泉源网

返璞归真( 34-5)

[ 7557 查看 / 0 回复 ]

C.S.Lewis

在"人理"后面是什么?

  让我们总结一下已经得到的结论。从石头、树木这一类的事物来看,我们叫做天理的东西不外是一种说法。我们说自然受有某些法则或律的支配,所指的只不过是自然行为的一种方式。所谓律可能并不真的存在,在我们观察到的事实之外或之上并没有什么在左右它。可是从人来说,事实却不是这样。

  "人理'或是非之理的确存在于人的行为之外和之上,这也就是说,在实存的事实之外,还有一种东西,是真正的律,不是人发明出来的,人心里也明白应该遵守这个律。

  现在,我要讨论一下,我们从这总结中对宇宙,也就是我们居住的世界,能得到点什么认识。人自从能够思想以来,一直想明白宇宙到底是什么,是怎样出现的。粗略地说,有两种看法,一种叫做唯物主义的看法。持这种看法的人,认为物质和空间乃自然而有,一直存在,谁也不知它们怎样来的。物质照某种固定方式活动,像我们这种会思想的人之类的造物,也是偶然发生。有种东西偶然击中太阳,从而制造出行星;又有一些构成生命的化学物,在极之偶然的机会中,刚好气候适宜,在这些行星中的一个里头出现,因而在这个地球上出现了一种有生命的物质。又经过很长的一系列的偶然,这些有生命的东西演变成像我们人这种东西。

  另一种是宗教的看法,这种看法认为宇宙的后面有一存在,远超过我们所知道的一切东西,胜过人的意志。这就是说,这存在是有知觉的,有目标的,有喜爱的。根据这意见,宇宙一半为了我们不知道的目的,一半为了要造成像这存在一样的被造物,像它一样有意志,因而出现。请别以为这两种看法,一种早就为我们持有,一种是逐渐形成的。事实上,凡是有会思想的人存在的地方,就有这两种看法出现。同时请注意,我们不能像通常说的,用科学来找出那种看法对。科学靠实验,靠观察事物的行为,每一则科学陈述,不问看来如何复杂,到头来只不过想指出:"我一月十五日清早两点二十分钟将望远镜对住天空某一部分,见到什么什么,"或者"我将这种东西放进试验管,加热到某种温度,发生了如此如此的现象。"不要以为我这样说是反对科学,我只是指出科学的任务罢了。一个人越有科学头脑,越会(我相信)同意我所说的科学的任务是如此;很有用,也很必要。可是,为什么天空会有那些东西在那里呢?这些科学观察到的东西后面,有没有一种什么特别的力量在那里呢?这种问法是不科学的。要是那里有一种"后面的东西",不是永不让人发现,便得循不同的途径让人发现。说有这种东西存在,或说没有这种东西存在,都不是科学有能力提出来说的。真正的科学家通常也不说这种话。通常只有新闻记者和普及科学小说家,从教科书里头找来一些似科学实非科学的一鳞半爪,大说一通。归根结底,仍是常识问题。即令科学发展到十全十美,可以说明全宇宙中的每一事物,可是对"为什么会有宇宙?""为什么宇宙会以现在的方式发展?""宇宙有意义吗?"等等问题,显然仍旧无法解答。

  这样看来,岂非绝望?幸亏在全宇宙中有一样东西,而且是唯一的一样,我们可以从它那里得至比外在观察更多的资料。

  这东西就是"人"。我们不止观察人,我们就是人自己。我们可以说有内幕资料,知道内情。正因为如此,我们知道人能发觉自己受一种道德律的支配,这律不是人发明出来的,也不能不理它,而且我们知道非遵守它不可。

  无论是谁,若像研究电流、蔬菜一样,从外面来研究人,要是他不懂我们的语言,是没法从我们得到资料来了解我们的内心;全靠外面的观察来认识人,决无法取得证据,证明人有这种道德律。他怎么能得到呢?他凭观察只能见到我们外在的行为,而道德律所管辖的是人应该怎样行为。同样,要是在可以观察到的事实的后面,例如前面说过的石头或者天气的后面,还有一种力量,我们单靠外在的观察,永无法发现这律。

  问题因此陷入这样一种情况;我们想找出宇宙究竟是不是偶然发生,抑或后面有种力量使它成形,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

  而这种力量,要是存在的话,不会是一个可以观察到的事实,而是一种实体,这实体创造事实,若只凭观察这些事实却发现不到它。要解答是不是确有这一种力量存在,只有靠研究人。而我们研究人的结果,的确找到了这个力量。

  让我们倒过来说:要是在宇宙之外有一种左右宇宙的力量,它不能像宇宙中的事实那样出现在我们眼前;就像我们可以见到一间屋子的墙、楼梯、火炉等等,却见不到设计和建造这房子的建 师一样。唯一能叫这力量出现的方法,是从我们里面去找。我们里头是不是感到一种影响力,一个驱使的力量,要我们照某种方式去行动。而这正是我们在自己里面所发现的。

  这岂能不引起我们的怀疑?因为从唯一的可以找到答案的个案中,你得到的答案是"肯定";而在其他找不到答案的个案中,你却知道为什么找不到。假设有人问我,要是我见到一个著蓝色制服的人,从街的一头走来,在每家屋门口放一个纸袋。我怎能 出袋里头装的是信呢?我的答覆是:"因为那人放在我门口的同样的纸袋,里头装的是信。"他听后不同意,他说:"可是你没有见过他人接到的纸袋里面装的东西呀。"我会回答说:"当然没有见过,也不应该那样做,因为那些信不是写给我的。我只是根据我可以拆开的信封来说明我无权开拆的其他信封中的内容。"关于宇宙后面的那种力量的解答也是如此。

  我有权拆开的唯一信封是"人",我拆开它,特别拆开的是我自己时,我发现我不是靠我自己来存在,我受一条律的支配,那"人"或那"物"要我遵守某种方式行动。我当然不会说,要是我走进石头或者树里头,我会发现和存在我里头同样的东西;就像我不会说,这条街上每家人收到的都是像我收到的同样的信件。但我应该可以在石头里发现,石头得服从地心吸力。

  发信的人写信给我,希望我里头的人性之律会叫我去收他的信。

  同样,我们抛出一块石头,也会希望石头顺从石性之律跌落地上。从收信和石头跌下来这两件事,都应该叫我们看出,在这事实背后,有个"发信的人",有个力量,或是引导者,或是总指挥。

  别以为我急于想把基督信仰中的上帝推出来。从现在到介绍基督教的神学,其还有好长一段路得走。我说到现在,只说明了有种左右宇宙的东西,从我看来,这是一条促人走正路的律。要是我走错了路,做错了事,这律会让我觉得不舒服,会告诉我得对所做的错事负责。我认为我们应该说,这力量不像我们已经知道的任何事物,它是有意志的。其他我们知道的东西都不外是物质,物质当然不会给你发命令,教你做什么。

  物质也不用有意志,更不用像人。

  下一章我们试进一步来认识这律和这力量。但请注意,一百年来,推销上帝的言论可真不少,这可不是我要做的事,千万别以为我要推介什么。注注:本文原为电台广播,因受时间限制,我只说了唯物论和宗教论两个观点。在这二者间还有一种叫做"生命力论"或者"创造演进说"、"意外演进说"的哲学。其中主张此说、警语连篇的当推萧伯纳,但最有深度的应推法国哲学家H伯格森(Hd Ⅲ Berz Son)。主张此说的,认为地球上的生命从最低级的形状"发展"到成为人,其间的小小变化,不是由于"偶然",而是来自一种生命力的催动,要达到它的目标。

  对提倡此说的人,我们得问,他们所谓的生命力,究竟有无意志。如果有,这个"让生命发生,并趋完美的意志"其实就是上帝。那么,他们的主张便和宗教观一样了。要是不是上帝,那么没有意志的东西何能"催动",何能有"目标"?这就成了此说不能成立的致命伤。许多人觉得"创造进化说"有吸引力,因为它可以给人相信有上帝存在的舒服感,但是用不箸去承当一切比较不这样舒服的后果。

  你身心舒畅,太阳照在你身上,而你不想去相信整个宇宙只是原子的机械跳跃,愿意想像有一种巨大的神秘力量,在时间里载著你不断在地壳上翻滚向上,当然很愉快。可是,假若你打算做点卑鄙低劣的什么事时,那股所谓的生命力,因为它是一种盲目的力量,没有道德感,也没有意志,你不会像专门找你麻烦的上帝来干涉你,生命力变成了一位驯伏的上帝。你要他的时候,可以叫他出来,不过他不会干涉你做什么。你得到有宗教信仰的一切快慰,但不用付出代价。你能说"生命力说"不是这世上异想天开的人最伟大的成就吗?



来源: 中国学院传道会
   
 
最后编辑quanyuan 最后编辑于 2009-12-03 00:26: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