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永不裁员的工作

[ 6651 查看 / 0 回复 ]

吴安迪


从写《失业日记》(刊於《海外校园》65期),到现在快五年了。这五年中,我真是感慨万千。

从心动到行动

2003年底,微软研究院自然语言部重组,裁员一半。我蒙神的怜悯,在公司的另一个部门找到了职位,饭碗总算保住了。

我很快发现,新工作不是我喜欢的。但全家五口的生活,都离不开这份丰厚的收入,不喜欢也只好忍著。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什麽叫“为五斗米折腰”。过去那麽多年,我都是天天盼著上班,现在则是天天盼著下班。工作只是为了养家糊口,生活失去了目标。

这时,一份意外的电子邮件,打破了我的百无聊赖——一位半年前在会议上只见过一面的朋友,在信中告诉我,他们在做圣经的翻译工作,其中有一些计算机语言学问题,要向我请教。

我觉得很好奇∶中文圣经不是早就有了吗,为什麽还要再译?他解释∶现在我们所用的《和合本》是一个很好的译本,但毕竟是近一个世纪前翻译的。这一个世纪来,现代汉语经历了许多变化,很多当时的词句,已不符合现在的语言习惯了。为了让现在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更容易理解神的话语,喜爱神的话语,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新的译本。

当我告诉他,我是个基督徒,并且对圣经翻译很感兴趣後,我们的信件来往越来越频繁。不久以後,这位弟兄和两位同工到西雅图出差,我们见面了。我这才知道,他们多年来,以创办公司的收入,在亚洲地区传福音,成立了亚洲圣经协会。他们看到福音在中国大陆的复兴,看到中国13亿人对神的话语的需要,就决心翻译出一本更适合现代人的中文圣经。

他们不但到各处邀请既懂原文、又懂中文的基督徒参与翻译,更自己设计、制作了一套为圣经翻译服务的电脑软件。他们当场为我演示了这套软件,我看了以後的感觉,只能用“心花怒放”来形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麽好的圣经翻译辅助软件!译者可以用这套软件,瞬间找到需要的所有资料。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严谨的翻译程序,任何不符合原文,或与其它部分不一致的翻译,会立刻发现。

我觉得我的专长非常适合做圣经翻译。我的心动了!

他们看出我的激动,立即向我发出了邀请。我恨不得马上接受,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然而另一个念头,又很快地让我冷静了下来∶翻译圣经能养活一家五口吗?我们每个月的房贷,能付得起吗?女儿上大学的钱从哪里来?两个儿子将来怎麽办?留在微软虽然不理想,但毕竟吃穿不愁,并且有一流的医疗保险。

最後我决定,微软这边的工作不可轻举妄动,不如“安全”起见,我为他们做义工好了。

这义工一做,就一发不可收拾。我每天白天在公司上班时,就等著回家来上这第二个班。

我的家人对我这“工作狂”非常包容、忍耐,妻子也任劳任怨。不过长此以往,毕竟不是个办法,我的体力已接近极限,家人的爱心和耐心也不可过度支取。必须做一个决定了!

我清楚地看到,我在微软的工作,不是非我莫属的,换个人也许比我做得更好,而翻译这份工作,却好像是神为我量身定做的。我以前学过的一切,从语言学到电脑,从写作到圣经知识,几乎样样用得上。在这件事上,神的旨意清清楚楚,就看我愿不愿意顺服了。

我开始行动,但还是想脚踏两苹船。我想一半时间在微软上班,一半时间服事神。这样可保住微软提供的医疗保险及其它福利。然而微软的人事部门不同意,原因是我的另一份工作仍与电脑有关,与微软有利益冲突。於是最後一条退路也堵死了。

正在这时,亚洲圣经协会的王弟兄来到我家里,与我分享了翻译圣经中文标准版的异象,而且邀请我到亚洲几个国家,与宣教士见面。

宣教士们的献身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特别是老传道人,向我发出了挑战∶“为13亿中国人做点事吧!”是啊,这些宣教士能离开家乡,在异国扎根,为了福音,学会了中文、缅甸文、蒙文、柬埔寨文等多国语言文字,我作为一个蒙爱的基督徒,还有什麽可推托的呢?

感谢主,他不但让我愿意顺服,也让我们全家甘心顺服。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孩子,都支持我的决定;与教会王保华长老的一次谈话,更坚定了我的信心。我终於迈出了这一步。

当我最後一次从微软的办公楼中走出来时,心中充满了喜乐——一个新的旅程开始了!

从词法到句法

回头看过去这四年半的工作,真不敢相信,神会让我做这些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情。我是如此的不配,而神的恩典是如此的丰富。

翻译圣经,首先要懂希伯来文和希腊文,而我对这两门语言一窍不通。虽然我有专家可以请教,也可以用我们的工具迅速查询原文资料,但仍觉隔靴搔痒。於是我下决心学一点。我抱了一大堆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书回来。几个月下来,虽然单词没记住几个,但对这两门语言的词法和句法,有了较清楚的了解,与专家交谈时,也知道他们在说什麽了。

在学习希伯来语的过程中,我对一千年前马索拉学者在文本中加注的韵律符号(Masoretic accents 或cantillation marks),发生了兴趣。仔细研究後发现,这是一个十分规律的标点符号系统,而且可以用计算机语言表达出来。旧约希伯来文是没有标点符号的,犹太学者为了避免无标点可能造成的歧义和误读,就加入了这些韵律符号。然而这些符号非常难读,除了个别有造诣的希伯来文学者,其他人都望而生畏,以致於其信息不能充分利用。

我知道这些符号所代表的层次结构,是可以画成树形图的。一旦有了树形图,其结构就会一目了然。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把整本旧约圣经每一节的结构画出来,因为工作量太大了。於是我决心用电脑,把这件手工无法完成的事做成。

动手做的时候,真是心存畏惧∶我算老几?神为什麽要把这件前人从未做过的事交给我,这个才学了半年希伯来文的人呢?但想起耶稣召那些打鱼的人做他的门徒,我的胆子就大多了。

经过几个月的奋战,我终於编出了一套程序,全自动地把旧约圣经每一节的韵律结构画了出来,为翻译者在断句、排除歧义,以及诗歌体的分行等方面,提供了一个工具。感谢神愿意使用我这样一个不配的器皿。

做完韵律树後,我的“野心”更大了。我注意到,现有的原文分析,都停留在词义和词法这个层次上,句法层次的系统分析几乎没有。计算语言学界为了研究自然语言,创建了大量表述句子语法结构的“树库”(treebanks)。这“树库”,对《华尔街日报》和《新华社》报导这类时间性极强的文字,都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却没有对永远不变的神的话,仔细地分析过,这实在令人难以接受。我们不是要把最好的献给神吗?为什麽最好的技术没有用在圣经上呢?

就在这时,我有幸认识了西敏神学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希伯来学院的Kirk Lowery院长。原来他早就有和我同样的想法,但是一直找不到人来做。我们碰到一起,真是相见恨晚。

於是建造旧约希伯来文句法树库的工程就开始了。我在Kirk的指导下,写出了一部供电脑自动分析用的希伯来文语法。经过两年多的时间,用自动与手工相结合的方法,完成了这项分析工程。

同时,我又与希腊文专家合作,写了一个树库,以自动分析加手工纠错的方法,完成了新约希腊文的句法分析(这两个树库,正在我们的翻译工作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也能对将来的圣经研究和圣经学习的软件的开发,提供有用的数据)。

在做这些项目时,包括中文译文句子分析器、多层次翻译存储(multi-level translation memory)、希伯来文同义词搜索工具等等,我一直怀著恐惧颤惊的心∶一是怕自己没有足够的“身量”来做这些事,二是怕做不完或做不好。其实,我们整个圣经翻译团队都有这种感觉,因为深知这是神的工作,马虎不得。

然而,我们也知道,神真正看中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在基督里的顺服、愿意摆上的心。当我们愿意摆上的时候,神就赐我们在基督里的智慧和能力,使我们这些卑微的器皿合他所用。我因此常鼓励自己,如果可以做成这些工作,那麽就可以为圣经研究和圣经翻译工作填补几个空白;如果做不成,神也会看到我们的心。不管献在祭坛上的是一头肥牛,还是一苹小鸟,只要燔祭的香气,能靠著基督的血达到神那里就好。

从西雅图到奥林匹亚

顺服神,也给我们的家庭生活带来了很多祝福。刚离开微软时,很多弟兄姐妹为我们的生活担心。但是四年半下来,我们丰丰富富,毫无缺乏,神的供应总是够我们用的。当然,我们要改变原有的生活方式。房子本来请人打扫,现在全家大人、孩子一起,自己打扫;草坪原来请人修剪,现在自己动手;孩子可以穿旧衣服,生日和过节的礼物可以少买或不买,度假可以不出远门。感谢主,妻子和孩子对这一切毫无怨言。简单的生活还教育了孩子,使他们离神更近。

我们的女儿在高中期间,一度受同学影响,随波逐流,渐渐远离神,让我们非常担心。在上大学前的那个璁假,我们让她去亚洲,和宣教士一起生活了40天。弟兄姐妹的爱,简单而有节制的生活,让她的灵命得到了复兴。当40天後,她从机场出口向我们走来时,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女儿。

问起她这些天的感受,她只有两句话∶“他们真有爱心!”“生活原来可以如此简单,却如此开心!”上大学後,她积极参与学生团契的事奉,开始在信仰上有认真的追求。我们的担心,转为了放心。

离开微软後,生活上考虑最多的是房贷问题。西雅图的房价非常贵,房屋的贷款和地产税都高,让我们觉得很累。有一次,我们全家来到离西雅图约一小时车程的奥林匹亚(华盛顿州的首府),和当地华人教会的传道人蔡选青弟兄谈起这事。他说∶“你现在在家里上班,住哪儿都一样,为什麽非要住在微软旁边那麽贵的地方呢?到奥林匹亚来吧!”我听後觉得很有道理,因为我们非常喜欢奥林匹亚的教会,而且这里的房价,又比西雅图便宜得多。

然而,回西雅图後,因怕麻烦又不想搬家了,毕竟装修房子、出售、搬家,是头疼的事。於是我和妻子向神祷告∶“如果你要我们去奥林匹亚,就让我们很容易地把房子卖掉,不要花太多的钱和精力。”

神听了我们的祷告,为我们安排了一位爱主的经纪人,使我们能花最少的钱和最少的精力,把房子准备好,并算出合理的价格。结果房子上市後的第二天,就有五个人出价。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蔡选青弟兄的时候,他说∶“这些天,我们教会一直为你们祷告!”

我现在回头看时,才知道我们的房子,是在房价最高的时候卖出去的!我们还清了贷款,并用剩下的钱,在奥林匹亚重新买了房子。在眼前这一场由次贷危机引起的经济萧条中,我们不用再与房屋贷款打交道,真是神的一大祝福。

从今直到永远

有很多人问我∶“将来圣经翻译完了,你做什麽呢?”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圣经翻译还没有做完。新约圣经的中文标准译本,今年出版了,但是旧约圣经的翻译仍在进行中,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旧约译完以後到底要做什麽,我确实还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在翻译过程中所开发的各种工具,和积累的大量分析数据,可以用来做最好的圣经学习软件、最好的经文搜索软件、最好的圣经翻译软件。这些工作,只怕我这一辈子也做不完。微软和其它公司都可能裁员,唯有神国里的工作是“终生制”,只要我们顺服,神总是有工作给我们做;只要我们顺服,神的祝福就会一直伴随我们。

作者来自南京,现住华盛顿州。

来源:                                                                                                                 海外校园                                                                                                       
最后编辑quanyuan 最后编辑于 2009-12-23 09:29: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