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艾得理传:全力以赴的一生

[ 6569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Lydia 姐妹

 


见到艾牧师之前,就听说他非常爱中国人,而且很看重祷告。遇见他,是在一个祷告的营会,当时经过艾牧师宿舍门口,他刚灵修完走出房门,脸上流露著与上帝深交后的平和宁静,让我至今仍印象深刻。


看完《艾得理传--全力以赴的一生》,才知道这位温文儒雅的剑桥绅士,有著一颗热爱中国的心,且在中国人当中服事,将近六十年之久。他的一生,走过中国近代史的风云际会,在时代的变动中,他关心的总是中国亿万灵魂的得救。他真是“一位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的外国人,一位比中国人更爱中国人的宣教士”。



让我们来看上帝如何使用一位全然摆上的英国人,给中国教会带来莫大的祝福!

一、 从剑桥大学到中国乡村
1911年,即中国脱离满清帝制,进入国民政府那年,艾得理生于英国。他的父亲因事奉需要,长年住在罗马尼亚,向当地犹太人传褔音。母亲则带著四个儿子留在英国受教育。父亲正直、敬虔、工作认真。母亲独立坚强,注重孩子们的灵命造就,后来一门四杰,都成了宣教士。



艾得理在中学时期,就积极参与教会服事。受当时中国内地会(註1)宣教士的感召,及戴德生传记的影响,对中国福音的呼求和亿万人不认识上帝的事实,产生深重的负担。他持续不断为中国人祷告,参加内地会办的“中国之友”小组,努力存钱,为宣教士奉献。高中毕业时,已确信上帝呼召他去中国。从此,中国就是他一生的目标。


在剑桥大学时期,他很快就成为剑桥学生团契的核心同工。对于在1880年代,“剑桥七杰”放弃大好前途,加入内地会,到中国传福音的宣教使命传承,更激励他以中国的宣教为终生的职责。



1934年秋天,艾得理乘船啟程前往中国,航行五週之后,终于抵达上海。在安徽经过六个月的语言训练后,就到河南乡村服事。刚开始时,他每到一家探访,就指著他不会讲的东西问:“那是什么? ”以致于有一个老太婆对人说:“你瞧这个人,长这么大了,还不认得这,不认得那的。”



除了语言及四声变化的困扰以外,村民的思维方式,教育水平的落差,都使得他这位剑桥高材生即使竭尽所能地传讲福音,听者却仍满脸疑惑。这些传道初期的挫折,使他一度灰心消沉。后来上帝赐给他一位优秀的语言老师一齐同工,帮助他了解文化的差异,学习全新的沟通方式,渐渐度过这段困难的适应期。



艾得理和他的同工,骑脚踏车一村又一村地旅行佈道。卫生环境差、飢荒、土匪侵扰,没有什么困难能阻挡他们心中的热忱。“看到村民认真听福音,就是乡村佈道时最令人兴奋的事。”



二、二次大战到国共内战
1938年春天,艾得理与来自美国的宣教士德忠玉结为夫妇。1940年,河南感受到日军入侵的威胁。日军飞机不断轰炸期间,艾得理、怀孕的忠玉及一岁多的小女儿继续留守教会,收留过路难民,保护避难的会友,并抓住各样的机会传褔音。这当中,他们的第二胎男孩,因早产而于生下三天后去世。



当他们的休假年来到,艾得理全家带著仍惦念这块土地的心离去,因七年来对中国人的爱已深植心中。他们到达美国不久,日本偷袭珍珠港,亚洲战事扩大,艾得理只得暂时取消回中国的计划,留下来支援美国校际团契事工,在学生当中发出挑战,传递普世宣教的异象。



1943年,艾得理接受内地会的邀请,回英国负责祷告事工。他再度集中目标于中国,向英国近四千位代祷团契的会员,定期报导消息,并提供代祷事项。中国因著战乱,大量学生由东向西流亡迁徙,为学生的得救祷告,并训练他们成为领袖的时代已经来到。



1945年,基督徒学生联合会在重庆诞生。同年日军投降,艾得理再度受差派,到中国支援学生事工。重返中国后,他在中国历史中几个重大时刻成为目击者。不到四年,政权易手,宣教士自由出入的时代也随之告终,中国教会的音讯,沉寂了将近二十年。



离开中国之后,艾得理接受重任,加入美国校际团契(IVCF)六年,在全国各地奔波讲道,举办训练营会,以在中国的经验,激励年轻人为信仰付代价,装备自己、献身宣教。



三、亚洲巡迴及重返中国
1956年,艾得理抵达香港,担任第一届国际学生福音团契(IFES)远东区总干事,在亚洲十几个国家巡迴,鼓励基督徒学生组成校园团契,为基督作见证(1957年台湾校园团契的成立,也是艾牧师促成的。)十二年间,他马不停蹄、行踪遍佈各地。


1968年,他接受新的挑战,在新加坡成立“门徒训练中心”,以师徒的方式,培育亚洲基督徒领袖。第一届的学生中,有曾任海外校园宣教部负责同工的李秀全、林静芝夫妇。他们很庆幸当年能直接从艾得理的言教及身教上,领受灵命、生活、神学、事奉各方面的调教。他们记得当校舍雨后淹水,身为校长的艾得理总是以身作则,率先捲起裤管,清洗地上的泥巴。他亦非常谦卑,会把需要和学生分享,请他们代祷,一齐寻求上帝的心意和引领。



八年后,艾得理正式退休。这时,距他第一次抵达中国,已满四十二年。他即携夫人搬到加州柏克莱,继续投入中国的宣教事工。



此时中国,因毛泽东去世及四人帮倒台,一个新时代来临。艾得理深信上帝呼召他踏上新的服事,就是向众人传达上帝在中国教会作的工。他写了一本《今日中国教会》小册,报导中国教会在政治压力下挣扎生存的状况,和基督教在大陆复兴的近况。



他再次踏上了那片挚爱不渝的土地。多次的中国之旅,及对中国教会的负担,使他思考如何更有效地服事中国。成立祷告团契的构想浮现在他心中,他在柏克莱家中每月出刊,寄发“守望中华”代祷信。



1979年,海外基督使团(内地会自中国撤出后的新名称),在香港成立“中国事工部”,中国再次成为事奉的焦点。艾得理是北美支部的召集人,继续负责代祷信,鼓励发展祷告小组,在美国各地召开“中国事工讲座”(China Awareness Seminar),让美国信徒领悟上帝在中国奇妙的作为,并激起对中国的代祷和关爱。


1991年冬天,将近八十岁的艾得理,在加拿大华裔冬令营当讲员。讲完一堂后,他在雪地上跌跤,骨盘摔裂。

“如果你们能把我带去讲台,我还是可以把剩下的四堂讲完。”艾得理躺在病床上建议。
不行,那对他太痛苦了。冬令营的同工如此决定。


“那么拍成录像带好了。”这是艾得理的第二个建议。
就这样,病床上的录像带留下见证,这位全力以赴的宣教士至死忠心。



1994年5月,艾得理病逝加州柏克莱家中,葬于邻近的中国山(China Hill),与他一生服事的中国人,一齐等候主再来。



四、心灵震撼之读后感言
读完这位上帝忠心僕人的传记,我的心深受震撼:
第一, 这是付代价的生命。
艾得理持守心中的异象,即使身体孱弱,也从不放弃。他二十二岁申请当内地会宣教士时,差会医生对他的体力并不乐观,对他远赴中国给与“十分冒险”的评语。他到中国没多久,就曾昏倒路边,又常受胃病困扰。后来因辛劳过度危及健康,在香港及欧洲都曾因肺病住院。

然而他紧紧抓住上帝的应许:“你的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不论任何景况,都继续前行。一位宣教士同工说:“艾得理总是像腰束毛巾,随时预备接手做别人没有时间或心力做的事。”



第二,他的灵命扎根深厚。
艾得理注重每天个人的灵修祷告,因此能一生谦卑,职位愈高、责任愈重时,就愈加儆醒。在一封他写给朋友的信上说:“我盼望能花更多时间真实敬拜主,与主交通。早晨单独与主灵交,并和忠玉为孩子们、海外基督使团、国际学生褔音团契......门徒中心,及其他朋友的代祷,是我生活中的要事。我希望与主的灵交,随著岁月的逝去能更形深厚。只有祂复活的确据,真实的同在,及将来还要与祂见面的盼望,是我们生命的根基。”



第三,他与时俱进,不断接受新的挑战,开创新局面。
但他的成就,不仅在于各项事工的完成,更在于他属灵的深度,及在周围的人的生命中,所注入的深刻影响。他的真诚谦卑,在言谈举止中自然流露。与他接触过的人,常能得著激励与更新。正如戴德生的后代子孙戴绍曾,在本书序言中所写的:

“艾得理真是一位在基督里的人。”



註1:“中国内地会”为英国人戴德生在1865年所创办,多年来感召了数千位宣教士前往中国内地,传扬基督的福音。1951年撤离中国以后,改名为“海外基督使团”。
註2:《艾得理传 - 全力以赴的一生》,原名 “Reaching for the Goal -The Life Story of David Adeney ",written by Carolyn Armitage, published by OMF IHQ, Ltd. 译者黄从真,台湾校园书房出版,1994。
(刊登于举目杂志)

来源:佳美的脚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