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心痛

[ 8020 查看 / 0 回复 ]

心痛


昨天,弟弟打来电话,告诉我说,他的高中同学、我的一位发小姐姐的弟弟,前几天因病去世了,终年只有四十五岁。我心下震惊!在我的记忆里,姐姐的弟弟一直是一副少年时的模样,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
   
我立刻打电话给姐姐。电话刚通,姐姐就在那边哽咽流泪了。我的泪水也止不住地流下来。

  姐姐的命运与我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我七岁失怙,她七岁丧母。当时,她的弟弟只有一岁多。这么多年里,姐姐如同他的母亲一般,呵护着他的生命,生怕他有半点的差池。特别是在他们的父亲去世之后,姐姐就完全担当起了一个家长的责任。

  姐姐对弟弟的看护,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而弟弟也成长为姐姐的骄傲。在弟弟去世之前不久,他刚刚被任命为一家知名央企在地方的一把手。而每周一次的家人欢聚,也成了姐姐生活当中最享受的时光。

    姐姐几年前离了婚,自己和读大学的女儿相依为命,母女俩十分相爱,这也是姐姐深感欣慰的地方。姐姐工作踏实努力,加之从小就独力支撑生活,所以,她的离婚并没有给她带来困惑与伤害,反倒是一种解脱和释放。她也把自己的业余生活安排得充实多彩。

    姐姐更多的心思,都放在女儿和对弟弟一家的关爱呵护上了。令人无法虞料的是,弟弟这时查出了白血病。我知道,为了挽救弟弟的生命,姐姐就算舍命也是愿意的。姐姐的骨髓配型成功,弟弟的骨髓移植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

    姐姐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弟弟因着她而得救了。谁知在治疗白血病期间,他的肝已经受到了伤害,随之肝部硬化、腹水竟至昏迷,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弟弟昏迷的那四天四夜里,姐姐片刻没有离开。她一直握着他的手,呼唤着,呼唤着……可是,弟弟仍是离开了她,离开了妻子和刚刚中考结束的女儿,去了。

    姐姐在电话里一再地说:我没办法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我救不了他啊!我听了,心为之痛,也为之碎。我想起我的父亲,最终也是死于肝硬化、腹水继之昏迷,我仍记得父亲临终时眼角那一滴黑色的眼泪。我想起叶子的丈夫汉克,最终也是死在这个病上。

    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啊。我深为遗憾却无可弥补的是,除了汉克是基督徒,我的父亲、还有姐姐的弟弟都没有信主。当他们的肉体生命消逝之后,灵魂也随之失丧了。每想至此,我的心痛就加倍,是剧烈的痛。

    此时的姐姐已经心力交瘁,了无生趣。我只能对她说:姐,我们活着,其实不是为了自己,因为活着是一种责任,活着,就是对亲人朋友最好的祝福。因此,我们必须好好地活着。

    姐姐是信佛的。两年前,因着我向她传福音的缘故,我们还闹了意见。记得当时姐姐生气地对我说:你信你的,我信我的,我才不信基督是救主哪!三十多年来,这是姐姐第一次和我闹翻了脸。但是,我不怪她,我爱她,我为她祈祷。当伤痛又一次袭来的时候,我只能为姐姐祈祷,渴望她能看到生命的脆弱与短暂,渴望她能看到面对生命的消亡,我们真的不能做什么,渴望她能放下内心坚强刚硬的自我,能够真正地认识耶稣这一位生命的救主,能够归在主的名下,也能够让我们的灵魂,将来永远与主同在一起。

  每当听到生命消亡的讯息,我的心里就焦灼急迫。救人灵魂真是刻不容缓、十万火急的一件事情。我们继续为亲人灵魂的得救恒切祈祷,因我们爱他们。




来源:蒙福女子--周雁羽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1-07-10 23:09:2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