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祷告——却无语 (译文)

[ 15451 查看 / 2 回复 ]

  我曾请教一位教会的长老,他有没有过在祷告时,感觉不到神同在的经历。

  “没有,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

  我被击垮了。我在罪和绝望的重压下,曾不只一次的呼求过神,却只感到神不在那里。

  我想起诗篇的作者也曾绝望地呼求神,用的是和耶稣在十字架上同样的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诗篇22:1

  我认识一些诚恳、敬畏神的好基督徒从未有过被神离弃的经历。我也认识一些诚心、敬畏神的好基督徒有过多次找不到神的痛苦。

  “耶稣对你有特别的爱,”愁闷中的德蕾沙修女在给她朋友的信中这样写到,“至于我,静默和沉寂是如此的深重,我看却看不到,我听却听不到。”有一段时间,我对人很缺乏爱心,所以我把德蕾沙修女的灵里挣扎归咎于她以善工为基础的信心。

  这些年来,神让我谦卑下来。神用的一个方法就是让我面对我论断过的那些人经历过的磨难和试探。我曾经以为和神亲近是由于我的作为、我的公义、我有份量的祷告。但在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我是如此的低沉,以至于我无法用言语来祷告。

  你有没有过,跪在地上,或在暗室的床上,或在教堂的跪凳上,绝望地想抓住神,却不知用什么言辞才能表达在灵魂最幽暗的时刻,对神战兢敬畏,呕心泣血地渴求。

  我曾自以为熟知祷告技巧。多年来我一直从事公众讲演,练就出了词章华丽、抑扬顿挫的雄辩口才。这让我认为这就是神所要的——华丽多彩的词藻串连起来恰如昂贵项链上的珠宝。

  然而,这些年来,我遭受了丧子之痛,毁掉了一个婚姻,令很多人对我失望。有多少漫长的黑夜,我要祷告,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更别提在脑子里编出正确的词藻了。有时,我深夜躺在床上,或躺在地板上哭泣,希望眼泪能弥补我祷告不出的言语。

  一次,在一家简陋旅馆的楼上,在绝望的重压之下,惟一徘徊在脑际的念头是从窗口跳下去。就在此时,我找到了从那以后一直帮我的祷告:
  “求你。”

  “求你。”神知道我们做过的事,也明瞭我们所要祈求的。更重要的是,神知道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如果能用一个词——一个圣杯来倾倒心中所有的渴望——能找到一个比“求你”更好的词吗?

  “求你,”我在那昏暗的旅馆房内一遍遍默念着,“求你”。

  没有天使歌唱,没有光芒闪烁,生活中破碎的事也没奇迹般地修复。但我没有从窗口跳下去,我没有放弃希望神仍然爱我、仍然爱我的孩子。我记起了诗篇22篇这段章节:

  《因为他没有藐视憎恶受苦的人。也没有向他掩面。那受苦之人呼吁的时候,他就垂听。》

  我有一位朋友在车祸中丧失了妻子和孩子。他告诉我,他在绝望深渊中的祷告是“帮助我”。
  我们做父母的,在听到孩子呼喊“求你”、“帮助我”的时候,有谁不会跑过来呢?能有哪位父母爱孩子胜于天父爱他的子女呢?

  确实,不在于祷告词句是否正确,而在于来到神的面前。如果只因说不出所谓“正确”的祷告词,就迟迟不来到神的面前,或干脆放弃寻求神,岂不是很令人羞愧么。跪在那里一遍一遍低语着“请求你”,或“帮助我”,或“耶稣”,岂不远胜于不来到神的面前向他恳求么。

  我知道一些基督徒以神默示的祈祷词——诗篇祷告;也有一些人颂读早期圣徒的祷告词,如曾同伊斯兰争战的大马士革的约翰的祷告:

  “不论我愿与否,主啊,拯救我。救一个好人,不算什么;怜悯纯洁的人不足为奇,因他们配得怜悯。但求主广施怜悯在我这罪人身上。”

  天地的创造者并不要我们独出新裁。带着“忧伤痛悔的心”,诗篇51:17告诉我们,这是神所看重的。这也是我们祷告的焦点:不在于“正确”的词句,而在于“端正”的心态。

  主啊,虽然我们不堪,求你教我们如何祷告。



原文见《生命的触动》2011 十月刊
作者:Tony Woodlief
最后编辑幽谷百合 最后编辑于 2012-02-22 19:55:06
TOP

主啊,虽然我们不堪,求你教我们如何祷告。
TOP

回复 1# 幽谷百合 的帖子

是啊,求主帮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