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肩负十架,脚走天涯(译文)

[ 13859 查看 / 0 回复 ]

(亚瑟布莱斯特背负十架环球布道的故事)

    一生中,他肩扛着十二英尺的十字架,走遍了全世界传讲福音。他的足迹踏过七大洲、五十三处战争冲突之地;他冒着雨雪风暴,穿越丛林沙漠、跋山涉水,行程达38,201英里,脚踪遍及三百一十五个国家、群岛和部族。他和贫民一起祷告,也曾和总统、达官显贵、王子以至教皇一起祈祷。

    这位出生于密西西比州的布道家,虽然在四十多年的时间里,徒步环绕地球创造了布道旅程最长的吉尼斯世界记录,却从不爱谈及自己。他说:“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耶稣,为了人们都能认识耶稣,知道他在各各他十字架上为我们做的牺牲。”

    布莱斯特现年七十一岁了,他坐在位于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家中窄小的书房里,回顾他一生的事奉。靠墙立着两个破损的十字架,屋里布满了照片、地图和从世界各地带回的各种各样小物品,述说着他一生的旅程;布莱斯特本人也是他一生的写照,高个子、身体健壮,思维敏锐、声音洪亮,手中摆弄着一把二尺长的砍柴刀。

    就是用这把柴刀,他劈荆斩棘穿过世界上最危险的丛林——中美洲的达里恩地峡(DarienGap)。但是他为什么要去那里呢?

  “因为神要我扛着十字架徒步从北美洲走到南美洲,”布莱斯特轻描淡写地回答,“穿过那丛林是唯一的路径。”

    不过他知道,甘愿为了基督扛着四十五磅重的十字架,行走上万里的路程确实不寻常,有些人甚至认为他发疯了。但是他就真这么做了。没有受到任何人的邀请,他徒步行过波兰,人群过来拥抱、亲吻圣洁的十架,表达他们热忱的信仰。在西班牙,他遇到暴力示威,人群从他肩头上举起十字架,而法西斯当局则把他关入监狱,

一切为了爱

    布莱斯特既向聚集的人群布道,也向孤独的灵魂传福音;他曾在大教堂、体育场祷告,也在夜总会、摔跤竞技场、妓院和酒吧祷告。他一视同仁,为强盗、军阀、政府领导人、恐怖分子、圣徒,芸芸众生代祷,从巴解组织的阿拉法特,到梵蒂冈的约翰保罗二世。不论在哪里,他扛着十架行走就只有一个目的,即传扬神的大爱。

    “人们曾问我:‘你怎么能拥抱像阿拉法特和利比亚独裁暴君卡扎非那种人呢?’但我走遍世界,就是做一件事:向所有的人发出邀请:到耶稣这里来。这是耶稣给我们的命令:出去,邀请每一位人!带来病患、瘸子、瞎子,不仅是眼睛失明的,而且特别是心灵失明的。去,得到他们!为他们祷告,告诉他们:‘神爱你们。’之后的一切我都交给神了。”

    他至今生活在这个原则中。而他是在那中美洲的丛林里切身体会理解了这个原则。朋友们劝他不要去,“你会死的!”然而在他书房的墙上挂着那张在丛林深处拍的照片,这照片也是他写的书《十字架》的封面。照片上的他生气勃勃,笑容可掬。

    虽然面对毒蛇、黑豹、毒蝎的威胁,蚊虫、蚂蝗的叮咬,瀑布、急流的险阻和百分之百的湿度,他硬是从荆棘中砍出一条路,宣告:“奉耶稣的名,魔鬼决不能在这丛林中杀死我!”他只带着一只背囊,里面装着几件必用品:水、圣经、柠檬糖、笔记本和两叠“耶稣爱你”的贴纸,抗着45磅重的十字架,独自奋勇前行。

    除了耶稣,“那丛林中只有我一个人讲英文。”他笑着对我说。

    但他哭过,原始部落的村民听不懂他的信息,“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所以我只有举着十字架演示,但我没办法让他们懂我的意思,我急得哭了。我想让他们知道基督在各各他为人类付出了生命。我闭上双眼,向神哭求:耶稣啊!求你帮他们明白!”

    “当我睁开眼睛,一位老婆婆也在哭,叫耶稣的名字。接着,全村人都哭了,小孩子也哭了,都在喊:耶稣!耶稣!”

    布莱斯特说,当时,他指指十字架,又指指天空;指指他的心,又指指村民的心,边指边说“耶稣”。后来他听说,几年以后有宣教士到了那个村落,向村民宣讲耶稣,却惊讶地发现村民们都已知道耶稣的名字。

    他向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又哭了,“我不能在那村落多停留,真不愿离开他们。”他继续向丛林深处挺进,却和一群白人不期而遇。这些人开着两部越野车,从南美洲的南端出发,要行进到阿拉斯加,他们讲英文。

    他们问布莱斯特:“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微笑着回答:“我在扛十字架。”

    “你从哪来?为什么要扛着十字架?”

    于是,他给他们讲述耶稣,讲述神呼召他从北美穿越丛林走到南美“十架之行”的经历。

    他们交了朋友,他们请他一起分享食物。“那是我几个星期来吃的最好吃的一顿饭。”几个月后,他回到了美国,收到一封他结识的朋友的来信,里面附着部落村民的照片,照片里村民们身上贴着布莱斯特送的贴纸“微笑吧,上帝爱你”。

    正是为此,布莱斯特决心走遍全球,他要全地的人都知道一个名字、一个故事、一位主:拿撒勒人耶稣。如今,他虽然不再远行了,他仍然在宣讲耶稣基督。

出人意料的呼唤

    布莱斯特上过圣经学院,不过他没有毕业,因为他外文过不了关。他学外文很吃力,也想不出学外文有什么用。随后,他听从神的呼召到了好莱坞。那是六十年代的事,他在日落大道向嬉皮士、帮派分子、妓女和瘾君子传福音,去关心那些生活在绝望中的人。他开了一家咖啡屋,取名“神之家”,就在一家夜总会旁边。他布道和福音单张的信息简单明了:上帝爱你,他知道你的名字;他要更新你的生命。布莱斯特在好莱坞的事工正日益展开的时候,神突然呼召他,去背负十字架徒步穿越美洲。

    “我从来不是个‘十字架’人。我从未佩戴过十架,车上也未挂过十架。”但在咖啡屋墙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十架。一个帮派流氓就因这个十架而接受耶稣为救主的。他明白了,“十字架终于让人看到了神为他们舍去了什么。”

    就在这时,他却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他才二十九岁,却突然患了中风和动脉瘤。医生劝他立刻做手术,否则会死掉。“躺在病床上,我做了决定,我宁愿死在神的旨意中,而不要活在神的旨意外。”他说,离开医院,为基督行进的决心“确定了我以后岁月的人生道路。我知道,背负着十字架,不论是生是死,我都有平安。”

    1969年的圣诞,他离别了好莱坞,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行走在美洲大陆。后来,广播里有关北爱尔兰内战的消息触动了他的心,他带着十字架到了北爱尔兰。随后,他的脚步走到了北韩、前东德、伊拉克、伊朗、苏俄和尼加拉瓜,这些局势紧张的地区,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安危。

    “他们为什么不杀我们呢(布莱斯特的妻子常和他一起旅行)?为什么丛林部落中的人不拿长矛刺穿我们呢?因为我们显示了十字架不是他们的敌人,耶稣上十字架是为了每一个人,不论他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或是犹太人。十字架不是用来敲击人脑袋的锤子;在十字架上人最劣根的罪性与神的真善美相遇;在十字架有希望、有好消息,有救恩。”

    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论断人。“很多基督徒忘了这一点。”他说,“他们对付出爱很吝啬,把十字架政治化,或扯进宗教辩论。但这是惧怕,惟有当你真正相信耶稣基督大能的时候,才能除去惧怕。耶稣说‘天上地下一切的权能都给了我’,所以,去。”

    所以布莱斯特去了。他吸引了众多人群和媒体报道,却常甘愿和一两个人独处安静地祷告。他并未因此富足,也从未感到缺乏,他的旅行全由奉献支持。每次他都祷告求神带领他和他的“移动”教会到要去的地方,每次他都顺服,不论那地方有多危险或多偏远。

    他说:“有时有人会停下车要我搭一段车。不过几十年来,在我上万里的行程中,最蒙祝福的时候,是我独自和神行走,让圣灵对付我,带领我的时候。”

    就这样,虽然布莱斯特曾二十四次在敌对基督教的地区因肩负十字架被拘捕,身现囹圉,但他的双脚踏入了一些从未对基督教开启的大门。

    比如,有一次,阿拉法特知道了布莱斯特在耶路撒冷朝圣,或说是行走祷告,他把和以色列的战争暂且放下几小时,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和这位朝圣者见面。布莱斯特把马太福音的登山宝训读给阿拉法特听,不久两人都眼含泪水,阿拉法特对他说:“毫无疑问,圣经的大能远胜过枪炮和刀剑。”

    回顾往事,布莱斯特学到的最大功课是什么呢?每天问神两个问题:今天你要让我向哪里去?今天你要让我接触什么人?然后就迈出小小的第一步。布莱斯特说:“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一生的目标。”他最近的一次旅行是在去年圣诞节去苏丹南部,在孤儿院和难民营传讲耶稣。“那些受到伤害、在苦难中的人在等待耶稣救恩的好消息。”所以他的脚步从未停下。“我们周围有很多事工可做。我的事工是肩负十架行走,我宁愿背着十架死去,也不愿舒服地坐在这里,后悔我没有去尝试。”


原文见《生命的触动》2012四月刊
最后编辑幽谷百合 最后编辑于 2012-07-22 20:36:4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