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半攤還要救人--超人醫師徐超斌搏命守護台東

[ 5170 查看 / 0 回复 ]

記者張嘉慧/台東縣報導       


「超人醫生」徐超斌:「我很窮,但我心靈很富足!」      (照片提供/徐超斌)

來到台東達仁鄉,沒有人不知道這位「超人醫生」!出身名校醫學系,卻捨棄都市醫院的高薪,回到醫療資源落後的家鄉行醫。很多人笑他傻,但對徐超斌而言,這是無法割捨的情感,更是無法拋棄的使命。
台灣城市醫療資源豐,以台北市為例,平均每60多人就擁有一位醫師,但在台東達仁鄉的4千多位居民,卻只有一位「徐超斌」醫師。他捨棄大好前途,跑到窮鄉僻壤,與受苦的人站在同一陣線,守護他所愛的同胞。39歲那年,卻因為過勞,病倒在急救站,從此半身癱瘓,這個苦難,幾乎要將他打倒。但想到信仰的上帝,一個轉念,難以接受的苦難成為了越挫越勇的轉捩點…

跌倒,原來是上帝的磨練! 跌倒與磨練,都是讓人生邁向完全的踏腳石。 (照片提供/徐超斌)


「如果連我都不回來,還有誰會回來?」掙扎大半年,2006年,徐超斌決定辭掉台南奇美醫院急診主治醫師的職位,收拾好包袱,回到有「台灣非洲」之稱的台東縣達仁鄉,這處被大家遺忘的醫療沙漠。

多年來,徐超斌親眼目睹許多鄉民因醫療資源不足,只能等死的場景,他立志用一生來改善當地的醫療環境,不再讓病患枉死。

現為台東縣達仁鄉衛生所主任的徐超斌,一手建立24小時急診服務,每週開車巡迴各部落看診,一個禮拜的里程數可以環台一週。偌大的達仁鄉,只有他這麼一位醫師,大半夜病患一通電話,捨棄睡眠出門看診,拼命三郎的他,成為人人口中的「超人醫生」。

但如此日復一日,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難以負荷。一天行醫途中,徐超斌病倒在急救站,左側身體從此癱瘓。他埋怨神為何讓他倒下?病患以後該怎麼辦?病榻中的徐超斌,最記掛的還是部落村民。

縱使心中滿懷疑問,當下沒有答案,這場苦難,幾乎要將驕傲的他打敗。但神的杖落在身上,一定有祂的理由。如今回頭看,答案已經很清楚,「這讓我更能貼近病人的『心』。」徐超斌說。

視病猶親 只剩單手也要行醫


視病猶親的徐超斌,願意繼續守護這地的鄉民。這是他無法割捨的情感,也是無法拋下的使命。      (照片提供/徐超斌)
在哪裡軟弱,就在哪裡剛強!徐超斌感謝神為他存留右手右腳,修養半個月的他重新振作,繼續翻山越嶺行醫救人,現在達仁鄉的居民都很依賴他。

如此在自己的崗位上堅持,是因為他從未忘記病倒當時,有許多人默默為他流淚禱告,「是病人教會我如何做一位好醫生!」他體認到,醫療不只是醫治身體上的病痛,更包括心靈的撫慰,多為病人設想、多做一些,即使只是簡單的叮嚀或建議,病患內心都會充滿感激。

視病猶親的徐超斌,願意繼續守護這地的鄉民。這是他無法割捨的情感,也是無法拋下的使命。 (照片提供/徐超斌)


「病人是醫師最好的老師,當越用心去了解每一位病人,專業的成長也越快。」學會醫病更要醫心的徐超斌,時常在看診時關心病患的日常生活,視病猶親的他,真心愛上這塊土地的居民。當2009年6月在達仁鄉衛生所服務期滿,有許多醫院、診所高薪延攬,徐超斌依然堅定選擇留下,照顧這群需要且信賴他的病患們直至如今。

勿忘初衷 凡事相信

很多人笑他傻,即使認同,也不免會問上一句「後悔嗎?」

「我的生活很窮,但心靈很豐富!」其實徐超斌的選擇,正如同使徒保羅所說:「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饑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這個秘訣就是「有神萬事足」。

他時常回想剛考上醫學院,入學前一晚,外公對他說:

路瓦(徐超斌排灣族名字),上台北後記得一定要謙卑與人相處,切記兩個人生原則:當稍有成就時,要往前看,因為還有很多人比你更好、更優秀,這樣就不會得意忘形;當遭遇挫折、失意時,記得要往後看,因為還有更多的人活得比你更辛苦,這樣就不會灰心喪志。

徐超斌:「愛的使命,我用生命來背負!」      (照片提供/徐超斌)

徐超斌從未忘記當醫生的初衷,以及外公的教誨。多年來守護著達仁鄉,期盼將心中的理念與精神如同種子散播出去,落地在每個需要的土壤生根發芽。最近他發起了興建「南迴醫院」計畫,並進行籌款成立「南迴方舟基金會」,希望未來集結社會愛心人士響應偏鄉醫療需要,「南迴沿線沒醫院,這份需要,我不想再等了!」

不管耳邊出現多少負面聲音,徐超斌還是選擇相信神的愛大過一切:「我願意相信,即使再次倒下也無悔!」

我活著,只為能再擁抱達仁鄉的居民!只剩右手右腳的我,活著是否還能感動別人,這才是我念茲在茲的!-徐超斌

来源:今日基督教报
最后编辑葡萄枝 最后编辑于 2012-08-26 20:43:5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