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人心中的七种渴慕 第四章 (转载)

[ 14643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毕迈可牧师


第四章 为大的渴慕


这个游戏有许多不同的版本,大概全世界所有不同的族群的孩童都玩过。在美国中西部,这个游戏用的是一捆稻草;在西伯利亚,用的则是路边刚刚铲过的一堆雪。任何有小孩聚集,或人类本能作祟的地方,就有人玩这个游戏。它有很多不同的名称,在我生长的地方,叫作「山大王」(King of the Hill)。

这个游戏可以许多人一起玩,也可以由许多组织严谨的队伍一起玩。但即便是最棒的那支队伍,队长也可能在游戏结束时,沦为叛变的受害者。那种想要成为游戏中最后一个站定山头的赢家·「占山为王」的欲望,强烈得让人无法抗拒,使得到最后,由于每个人一心只为自己,连最佳盟友也可能彼此背叛。

这个游戏从孩童时期开始,但大多数人一辈子还继续玩下去。也许玩的方式不是用力推挤别人,而是另一种你死我活、无所不用其极的心机。於是乎,「山大王」成了委员会里的大王、学院的大王、家里的大王、甚至教牧委员会的大王。人的内心都有为大的渴望,无论是争取公园一角一个小土坡的掌控权,或是对於一群我们蒙召来服事对象的掌控,我们通常都有着相同的动机:我们想要为大。这个欲望长久以来经历过不少的重挫。当人们不计代价的想要满足为大的渴慕时,它让许多人做出一些不圣洁的事。碍于成人应有的客套,我们极力掩饰为大的渴慕,将这压抑于潜意识、或伪装的谦卑之中,但我们里面一直因为别人被肯定、自己被忽视而忿忿不平。

我要向你挑战,以另外一个方式来思考为大的意义—也许你是生来就注定要为大呢?我不是说应该高傲或是看不起别人,好让自己看起来最棒;我是说,也许让你在永恒里头为大是神计划的一部分呢?你是要像我们小时候一样,一边爬上小山丘,一边把别人推倒,还是,让神用不属乎现今文化潮流的方法,来成就他在我们身上的计划?

让我透露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给你—你想要为大,是因为你原本就应当为大。但这并不是说,心怀骄傲的去追逐世上的名誉、掌声没有错,因为把其他人推下山头到底不对;在会议室里中伤别人仍旧是错的;为了自己的晋升而向教牧委员会咆哮,也仍旧是错的。一如他永不改变的作风,也如同我们对神的一切所知,神有一个更好的计划来满足你为大的渴慕。伟大的神在你的灵里放进了对为大与成功的渴慕,所以为大是包含於神对你的呼召之中。耶稣从来没有为了人想要为大而斥责人;他只是斥责人以错误的方法达成为大的目的(路11:43)。我们无须为神给予我们为大的渴慕而悔改;要悔改的只是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错误心态。

我们为了享有伟大与尊荣而被造的,每一个信徒注定要为大,远超过我们所能想象的程度。保罗形容神为我们所预备的伟大,是人想都没有想过的,他写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让我告诉你:我毫无羞愧的想要在神面前为大!我要在永恒里富裕!我鼓励所有属神的人都把这个当作是个人的目标,为大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达成的。放弃你假冒的谦卑,但要记得,为大的唯一途径是透过耶稣的十字架,以及活出柔和谦卑。


耶稣的应许


启示录是在耶稣复活升天、回到天堂与天父同在的六十年之后所写的。非常可能在这六十年之间,信徒都曾群聚火炉旁想:「如果今晚他出现了,他会说什么?」约翰在拔摩海岛上得到启示。耶稣升天的六十年后,他给了小亚细亚七所教会鼓励与指正(启2-3)。对老底嘉教会,耶稣赐下令人吃惊的应许—为大。他说:「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启321)这是圣经中让人万分希奇的一段话。没有人能在神的面前坐著!所有活物在神面前不是敬畏待立,就是俯伏敬拜。这是我所能想象中,最让人震惊的一段话了。我们真的知道我们的身份吗?

神赐给我们、也就是祂的新妇,一个超越最高等级天使的掌权地位,以满足我们为大的渴慕。「被赎者要与耶稣一同坐宝座」,这个开启解答了我们想要成功的呼求。耶稣的门徒要与耶稣一同坐宝座,这个应许对约翰来说一定很陌生。在美国,我们有一定的礼仪规范,有些事就是不可以做的。你想,假使你去白宫,即便是受邀而去的,也不能坐在总统办公的位子上,把脚翘起来,这实在是太放肆了—那把椅子是属於别人的。礼拜天在教会里占了别人的座位还情有可原,但你绝对不会在总统的办公室里占用总统的座椅。

就算将这个错得离谱的例子,乘上亿万倍,你还是无法想象和耶稣一同坐在宝座上是什么景象。当约翰从主那儿领受到这个启示时,他可能犹豫了一下。「坐在他的宝座上」,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意思就是我们会和祂一同掌权作王。我们会协助管理一个永恒的国度—神的国度。在管理这个永恒之城时,我们将被委予重任。这意味著在受造界中的掌权顺位上,教会将独占鳌头。当基督新妇坐在新郎的旁边时,没有什么会比她更大了。当耶稣邀请新妇坐上宝座时,祂会说:「你本来就是为此而造的,你是生来就应当为大的」。

当约翰思想这些时,他可能回忆起,耶稣在三年公开服事期间所说的一些其他的话。我可以想象约翰一边想、一边微笑著:「六十年了,我还在拼凑这些话!」约翰或许想到了有一天耶稣在一个山坡上的讲道,那天下午,耶稣讲了许多深奥的道理,但其中二段话突然浮现:

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太512
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
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太519

那时,耶稣就已经在为这个启示铺路了。我们生来就注定为大,只要我们选择为大,我们就能做到。当耶稣在永恒里,让我们以耶稣的伴侣、新妇的地位坐宝座之时,想要为大、想要高贵、想要成功的渴慕就都成全了。身为基督新妇,在永恒之城里,我们享有最高荣耀权柄的地位。罗马书8:17说,「我们和基督同作后嗣」,这正是他对我们所怀的意念。

一个社会结构中都有掌权的阶级,一般而言,只集中在一小群人手中。这群贵族通常控制了财富、权力,甚至包括土地。要打进贵族阶级的机会并不大,通常必须是生来就是贵族。另一种加入统治阶级的方法就是藉著婚姻嫁入豪门。身为基督徒,你已经藉由婚姻,以一个显赫的途径、一个特殊的途径,掌握了财富与权力。藉著成为基督的新妇,你已经拥有极大的权力,你是永恒之城里王室的一份子,神永恒王国里高层统治阶级的一份子,你就是王室成员。这并不是说得救的人地位与神同等(撒但的这个谎言一直在许多伪宗教里得逞),但,你在世上将会以君王和祭司的身份掌权。

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於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510

这一切都过于沉重,叫人难以真正的接受。耶稣要我们为大?成为君王与祭司?身为君王,众圣徒在永世里,将负起审判的责任,也有权柄来掌管世界。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野心,所以无法理解这怎么可能成就。我们还没有超越童年「占山为王的那个瘾头」,因此,耶稣要在天父面前拣选我们成为神国的后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在我们完全准备好来胜任这个角色之前,似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幸好,耶稣永远有办法,他一定会先提供准备的过程,才指派我们去做事。以斯帖这个获选进宫的年轻犹太女子,先花了时间准备,才去觐见王(斯2);提摩太也先花了时间和保罗学习,才开始他的服事。通向为大的途径所要作的主要准备工作,和我们天然人会做的,是完全不同的。

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佣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太20:26-27
所以,凡自己谦卑像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太184

虽然以今日西方的文化来看,仆人和奴隶的身份令人感觉很陌生,但是这个概念用来解释为大,仍旧十分贴切。仆人留意主人的心意,即使他们忠心的扮演他们的角色,他们终其一生也依然是仆人。耶稣把这个观念翻转过来,说:唯一通往真正为大的道路,是自己成为仆人。我们对自己在世界上的角色根本搞错了,以为我们要极力发挥自我。因为我们相信「一生只有一次机会」这个错误的观念,所以认为如果不努力把握每一个契机,就会错失良机。我们追求今生所能达到的最高地位,以为这样是为了最终美善的目的—这便驱动我们的力量。但我们常常错得离谱了。

一位有钱人来见耶稣,想更加知道应如何跟随他(太1916-30),这位年轻人意识到,他的生命还有缺乏之处。虽然他在同侪眼中已经很了不起了,然而从天国的角度来看,他仍有所欠缺。这位年轻人不仅懂得理财,也懂得犹太律法;他并不是一个叛教者、表里不一的恶徒。当耶稣告诉他一些诫命时,这位年轻的财主向耶稣保证,他都忠心的遵守了,但他确信自己还是少了些什么。

他是对的。耶稣告诉他,如果他要作完全人,就要变卖所有分给穷人,这样,他就有财宝积攒在天上,然后,耶稣叫他来跟随他。耶稣说这些话不是为了募款,他是要向这个人以及他的门徒指出一个道理:钱财与地位会使人难以调整自己的生活来全心的追求神。圣经说这人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耶稣利用这个机会对他的跟随者指出一个重点。

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太19:23

耶稣并非指责财富或社会地位,他只是指出一个重点:这个人在情感上过於投入在今生的事物上,以至於无法为了存到永世的事物,作任何的割舍。这个年轻人位高权重、有许多下属,在他心里,他已成功,算是为大了,而这些成功是他一点也无法放弃的。今天,我们一直活在一种紧张压力之下—不断的权衡我们今生的任务与在永世的长期任务。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无论你现在正在做什么,这大概都不会是你在千禧年或永恒里要做的事。

在国际祷告中心,我们有五种不同的实习制度。无论何时,都至少有三百位以上各个年龄层的人,有已婚也有未婚的,在中心作短期的实习。其中有人是大学生,休学一个学期,全时间追求主;也有退休人士,把他们的休闲时间投注在祷告室;还有已婚的夫妇从远地搬来,为了要给子女一个七天二十四小时全时间祷告的成长环境;甚至有一个夜间团队,我们称之为「夜间之火」,由一群彻夜在神面前服事的人所组成。这些人的生活环绕着祷告室、课程、服事以及和宣教中心有关的事工。

我们的实习人员通常不上台,他们极少在特会中献诗或是在会众面前讲道,他们在开始实习之前就知道这一点。这些实习人员前来服事、学习几个月,他们了解,实习的目的在於学习我们做事的方法,以及让神来塑造他们的心。有趣的是,在实习一段时间之后,其中有很高比例的人,由於在见习期间所展现的为仆精神,最后留下来成为全职的同工,以后扮演领导的角色。开始时选择卑微的路,开拓了以后宽广的路。

我把今生的生命看作是七十年的实习(诗90:10),为了就是预备永世里我们在地上的生命。我们下一阶段的生命始於千禧年国度,这是我们被指派的主要服事,它将持续一千年(启20:4-62:26-273:215:1022:5;路13:24)。人生「七十年的实习」会决定在永世里,我们在神的政府中的服事将要参与到什么程度。我们的生命现在有多少爱、多少温柔谦卑与启示,决定了我们在神的政府里有怎样的职分和工作(太7:1419:3020:1626-2722:14)。我们在永世里的服事,不是取决於我们在今世有多少外在的成就,而是我们里面的成长。我们七十年实习期间所作的抉择,决定了我们会在哪里、以及如何,执行下一阶段的任务。在我们现今的生命与下一个阶段的境遇之间,存在着一种动态的延续性。

大多数的人就跟那位少年官一样不了解这点。他们深信自己必须在今生就达成为大的渴慕。因此,他们一路推挤、戳刺,想要攻上山头,但很显然的,大多数人都到不了那个高峰。少数人从世界的标准来看好像达成了,直到后起之秀将他们从布满灰尘的宝座上推下来。更糟的是,当他们走到生命的尽头时,却发现他们浪费了今世的时光,来追求他人眼中的成功,而失去了在永恒里为大的机会。

我毫无羞愧的想要为大,但不仅是在今世的七十年而已。事实上,我宁愿放弃今生的成功或他人的赞扬,好使我在永世里能够为大;我乐意将同侪短暂的肯定,来交换我王永恒的赞许。在为大的渴慕上,我和世界上任何人都一样;我只是决定专注的寻求另外一个时空里的为大罢了。

所以,究竟这七十年的实习要如何决定是否成功?哪些事可以保证,我们为大的渴慕,真的能在重要又永存的领域里得到满足?无论我们的事工或禾场的任务有多重大、多荣耀,那都只是我们的第一份任务,也是暂时性的任务。我们之后的任务不是取决於我们第一份任务有多重大,而是我们从中学习到多少温柔谦卑。绝大多数的人在今生孤注一掷,极尽所能的希望别人将他们的第一份任务看得很重要、很成功,并希望得到同事、同侪的肯定。耶稣曾说过,财主要为大很困难。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因第一份任务的财富而分心了。他们被短暂的权势与成功所俘虏,以至於无法拥抱一个能让他们在永世里为大的生活方式,第一份任务消耗了他们所有的精力,使他们无法看清下一个、永恒的任务。

神给了我们一份永远长存的礼物,就是为大。它和我们的事工有多大、银行存款有多少、多少人喜欢我们、或是多少人因我们的祷告而得医治都毫无关系,乃是凌驾於一切今生的现实之上。


了解我们在神那里的产业


天父为耶稣计划了一份惊人的产业,要给他一位永恒的伴侣—基督新妇。当信徒们理解到他们其实是耶稣的产业时,他们的生命会活出属天的内在力量,也会毅然决定要全然属他,保罗祷告,希望我们了解身为耶稣产业的丰盛荣耀:

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他。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真知道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费1:17-18

我们要将我们的心打开,来了解成为神的产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你和我都拥有丰盛的荣耀,因为我们是他渴慕的对象;我们是他的产业,我们是天父为耶稣所拣选的。耶稣要我们成为他的产业并且与他一同掌权。当我们的心被属天的启示所触动,我们便进入了神丰盛的荣耀里,或是说,深深的进入了浩瀚丰富的真实荣耀之中。亲爱的弟兄姊妹,光是这一点,我们在神里便是成功的。当我们了解我们是耶稣的产业,我们就拥有一份庞大的财富,一份永远夺不走的财富,永远安全。

那寓意深远的为大,是我们原本就有的,当我们的心与之连结时,它将改变我们情感的运作方式。我们的里面变得更加坚固,因为我们对自己在神面前的为大与价值都更有信心。我们的为大,并不是建立在外表上我们的事工有多庞大、或我们多有钱这些事上。我们里面有不可震动的稳定性,因为我们知道在神面前我们有寓意深远的为大命定。因此,我们不至於因为今世的事工微小就自卑,我们会安心等待。我们的心安稳,乃是因为另一种真实身分—身为耶稣的产业而拥有丰盛的荣耀。

当教会掌握到,我们是神宝座荣耀尊贵的继承人这个真理时,我们的生命将能展现出属于的内在力量,并且坚定的决志将自己完全交托给神。藉著与耶稣的婚姻,你会得到无法形容的财富与权力。国王与乞丐不同,因为国王的仓禀与宝库内极其丰富。他们不在乎是否得到别人的赞美,因为在他们的帝国里,他们对自己的权力地位极有信心。我们常耗费极大的情感精力,来建立自己的成就感与重要性;其实,真正为大的礼物,早已包装在新郎基督耶稣的启示里赐给了我们。



愿意的心


大多数的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梦想:拥有极大的权力、只需工作很少的时间、有很多休闲娱乐的时间、优渥的薪资。随著时间的流转,这些人在毕业后进入现实的社会,残酷的觉醒才临到:亲戚家族企业提供他的「管理职位」,不过是收发处的小弟;那份业务员的职务,结果是完全要靠自己赚取佣金(最后很快变成赚不到佣金)。原本期望空降山头,却发现自己要从基层开始,也没有人愿意与他共事、一起冲刺。在这样失望的处境之下,他们受到考验—倘若没有完美的机会,该怎么办?应该无视於较差的工作机会、继续期望完美的工作,而还是卷起袖管,从基层好好开始?

如果你只相信今生,那么,也许在你还有筹码时,等待一个更好的工作是合理的想法(虽然完美的工作很少会从天而降)。但是,如果你将今生视作永世前的实习,你会发现那些我们常做的低层工作,事实上对我们的心和头脑都是宝贵的训练。那些在低层工作所学到的技能,将是我们高升之后宝贵的资产。事实上,如果我们这么想,还有什么道理要从高处开始呢?

我们有一位服事的领袖就是从圣经学院一路上来的。暑期间,他的同学们都在拓荒植堂,而且希望这些教会,在他们开学以前就増长到千人以上的规模。他却选择了一份仅有的暑期打工机会,一个城内唯一由服务员来加油的加油站。当他在帮人加油的同时,他的同学们正在讲道,不但如此,他是城里唯一做这份工作的人。

当他后来回忆这份工作时,他会告诉你,这份工作事实上对他的服事有很大的帮助。几乎所有人都要加油,那个暑假,他观察加油站川流不息的顾客,这使他对人性的理解,远超过他在大学心理课程所学的。他对每一位顾客一视同仁,有时,他会给顾客意外的惊喜,将破旧的车子当作跑车一样的礼遇,主动帮这些顾客清洗挡风玻璃。他学到,在自己想要的工作来临以前,先好好的做好目前的工作。简单的说,他学到:要好好的做好每一件小事。

圣经曾提到,有一次耶稣对一群人讲道,那群人以为耶稣将会推翻罗马与以色列政府;他们期望神的国马上降临,并且希望能在神国里有一份具影响力的职位。他们就如同是第一世纪里的大学生,梦想能找到完全的第一份工作。耶稣意识到他应该强调今生的次要性,告诉这些人,在将来的国度里,为大的奖赏有着极不一样的标准。因此,耶稣给他们说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关於一个要求严格的主人,给了仆人不同程度的职责,最后主人告诉他的仆人:「好!良善的仆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耶稣用这个例子说明了一项重要的原则,就是要愿意在最基本的事上努力工作(路19:17)。

耶稣告诉我们,现在把小事做好,将来才有做大事的机会。这不仅在物质界是真实的,在属灵的领域更加真实。在今生作一个甘心乐意并且谦卑的工人,在永世里必会得到权柄。我们对为大这个概念,最直接的感觉往往急躁又不完全;谦卑虽然与这种感觉有所抵触,但我们看见,谦卑这项原则在耶稣的教导中一再出现。



忠心


在永世,决定为大有一项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忠心。有一句古老的谚语说,通往地狱之路,乃是由人自以为是的善念所铺出来的。这句话的确很中肯,但同时,另外还有一条路,一条到不了任何地方的道路,也是这样形成的。你可以随便问一位领袖,他们一定都看过很多义工怠忽职守,例如:主日学老师旷课缺席、圣餐餐盘没装圣餐,或是垃圾没有人清理,这些还只是违背忠心的小事,不忠心还可能严重到员工背叛雇主,已婚的配偶彼此不忠等。

很多人常问我们,对於国际祷告中心的草创时期有何感想,我的回复是:「一点一滴的累积、举步维艰、手忙脚乱。」当时领敬拜的人还要清理会堂、带祷告会的人还要负责音响、负责音响的人还要作招待。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有许多事要做,但做事的人却很少。一位带领敬拜的弟兄过来问我:「我帮得上什么忙吗?我什么都可以做」。我很想说:「让我来祷告看看」,这样听起来比较属灵,但是我需要人手来做事,所以就直接问他:「你能帮忙管理会堂的清理工作吗?」老实说,所谓的「会堂」不过是停车空地上三辆连结在一起的办公拖车,可怜的用板子连在一起(那时我们有几间会议室和四间厕所),而「管理」清理工作其实没有什么好管理的,意思就是自己去清理。葛瑞,刚刚提到带敬拜的弟兄,於是就开始清扫厕所、捡垃圾。他以微笑为标志,在一个低微的位子上服事,但却是满心欢喜。

时光快转到七年后的今天,国际祷告中心从几位实习生,成长到今天的四百位职员、三百位实习生,还有三百位圣经学校的学生。葛瑞还在领敬拜。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录制了几张专辑、也到其他国家服事,但希奇的是:他还在清扫厕所。我们的规格已经成长到包含四个不同地点的许多栋大楼。虽然他现在有一批实习生和其他人帮忙,他还是做着七年以前我请他帮忙做的事,在安排同工的工作时段与采购肥皂之余,他还是在修理堵塞的马桶。七年如一日,他的笑容从不间断,这真是令人希奇!

在国际祷告中心服事了七年之后,葛瑞和他的妻子宣布,他们将花更多时间从事国际性的事工。他们的恩赐打开了他们欧洲服事的大门,这意味著他们每一次服事,将有二、三个月的时间在国外,这使得他很遗憾的必须交出七年前他所自愿负责的工作。我想,葛瑞就是耶稣在马太福音二十五章里面所讲的那种人,这个故事讲到人们对於责任的不同反应。

有一个主人分派仆人去负责不同的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再回来查看他们的情形。当他发现某一位仆人表现得特别优异时,那位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21

那天,当葛瑞将工作交接给继任者时,我们在同工会议上请他上台,会议室当场爆满了掌声,表示对他服事的感谢。我很喜欢和新来的同工分享这个故事,告诉他们,原本这份工作葛瑞和我都以为只会做几个月,而葛瑞一自愿,就忠心的做了七年之久。同工们由衷的为他喝采,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位在天国里为大的人。



抵挡自我抬举之心


自我抬举是人类极普遍的经验,以致於我们常常难以自我警觉,因为这对许多人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小学里有一项重大的传统就是班长制度,大多数的班级都有这种作法。孩童由某种特定的方式、或随意的被选出来成为当天的班长。无论是如何挑选出来的,这是一个令孩子们兴奋的角色,他可以带领全班同学背诵效忠国家的誓词、去吃午餐、下课时离开教室,和放学时走到校车候车区。

对一年级的所有同学来说,这一天,这位班长是与众不同的。有时,他会带着一顶像徵荣誉的帽子或是皇冠。毫无疑问的,那是属於他的一天,如果有任何一位小孩因为生病而错过了当班长的机会,那简直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事了。那些本来在他执行任务时会在旁加油的孩童,这时马上开始觊觎班长的位子。

从小学一年级到老人安养中心,人们的行为并没有什么改变,无论是七岁、七十岁,还是其中任何一个年龄,永远有人想当班长。表面上,其他人对你当班长表示高兴;只是,你一旦午餐时突然生病,他们会马上举手想要得到这份工作。这种事见怪不怪。当耶稣和少年官才没讲完几句话,西门彼得马上和耶稣讨论起来。

西门彼得为他和少年官之间的差别作了一个结论。「耶稣,」西门说:「我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你了,然后他切入正题:「将来我们要得什么呢?」即便西门表达了放弃捕鱼的意愿,他还是婉转的想要位份。「要记得啊,耶稣我们将一切都撇弃了...所以,何时得奖赏呢?」

我猜想耶稣回答时脸上可能挂着笑容,不是因为彼得的不认主(耶稣知道彼得最终在服事上会成功,而且做得轰轰烈烈),而是因为耶稣知道彼得必须先经历些什么样的事,才能了解耶稣接下来要讲的道。

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太19:30)

我猜门徒都点头称是,一直到耶稣转身之后才互相讨论:「他刚才说的是什么?在前的要在后?在后的要在前?他到底在说什么?他把领导结构完全弄颠倒了!」

这点,他们是说对了。耶稣的确翻转了领导结构—为大的整个过程在那句话中完全翻转了过来。几个世纪以来,人们所做的与耶稣的教导背道而驰,并且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好几个世纪。他们夺取自以为理当得到的权柄,急急忙忙的登上领导的位子,而不是静候时机成熟,等人派他们去坐这个位子。为了强调重点,耶稣在下一章又再次重申:

「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20:16

每一个人都有为大的呼召;与基督一同掌权,乃是每个人都可能实现的命定。然而,耶稣知道,许多人不能抗拒自我抬举的试探。当他们在七十年的实习期间把自己放在前面时,他们在永世里却将是在后的。正如圣经所说的,一切都回归到马太福音20:26所描绘的为仆的概念:「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

倘若我们误以为在耶稣再来以前,世界上现存的一切,到千禧年时都将变得无关紧要,我们就不能了解这简单的道理,以为耶稣并不关心我们在今生的心态。尽管今世与千禧年这两段时期,有著截然不同的特徵与变数,但我们今生的行为与我们在永世的位份,两者间却是延续不断关系密切。我们在今生所形成的态度、行为、特质等等,都将会带到永世。

那个钉在十字架上、临死前求饶恕的强盗,耶稣告诉他说他会进天国。当他真的踏进天国时,他一定很惊讶(路23:43)。我可以想像,这个曾经作过强盗的人走在黄金路上,对他所得到的衣袍、所受到天使的迎接,必然感到万分惊讶。当他问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时,一位天使告诉他「你不明白,在这里,你是一位王」。这个强盗看著天使,目瞪口呆的问「我是王?」他说,「如果早知道我是一位王,我绝不会作强盗」。

许多人过著强盗般的生活,窃取他们所不配得的荣耀、想要累积为大,却浑然不知他们的命定本是为大。今天,我们在所有情形下,对所有人都要谦卑以待,竭力活出在永世命定为王的样式。为大是你的命定,这是神给你的恩赐。
最后编辑幽谷百合 最后编辑于 2013-02-02 09:27:1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