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因此我信

[ 7384 查看 / 0 回复 ]

作者:陈诗哥


上周我在一所大学做了一场讲座“你还相信童话吗?”听众中有位学生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做到相信万物是上帝创造的,而不是由进化而来的?

这个问题我分成两部分来回答。

一 因相信上帝而认识上帝

究竟是怎样相信,我也不太清楚。可能跟人的心性有关,也可能和上帝的召唤有关。相信,为什么会变成一件如此困难的事情呢?但最难的这件事其实也是最容易的事情。

认识上帝,可以通过《圣经》,也可以通过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我是两者结合。我是通过《圣经》的语调来认识神的。《创世记》里有这样的话:“神看是好的,”于是就有了这个世界。我觉得这才是神真正的语气,如此简洁明了。我由此认识到世界的本质和语言的本质:神看是好的。

如果我们不相信世界,我们是不可能认识世界的;如果我们不相信情人,那发生的肯定不是爱情;同样,如果我们不相信上帝,我们是不可能认识上帝的。

“认识”与“证明”不同。正如人没有能力证明上帝的不存在,我也认为人没有能力证明上帝的存在。证明本身就是有限的。人通过什么来证明上帝呢?通过理性。但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人若能通过理性证明上帝,那人也就是上帝了,甚至超越上帝了。显然人不是上帝,所以人是无法证明上帝的,人甚至连自身都很难证明。只能是上帝向我们显示。

那么,我们通过什么来认识上帝呢?我认为通过心灵与上帝沟通—这是一个很好的途径。上帝是一个灵。“心灵”便是心里有灵。

二 进化论中没有让我们站立的地方

我没有能力证明进化论的虚假,因为我不是科学家。但是,如果一个社会是建立在进化论的基础上,会发生什么事情?纳粹的哲学基础就是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若就其理论来说,进化论是一套没有同情心的理论,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如果这样的理论进入童话当中,会怎么样?但我们知道,进化论在儿童读物当中是普遍存在的,那些动物小说就不用说了。儿童长大之后,继续接受进化论文学的喂养,譬如《水浒传》和《三国演义》,这两部作品成为我们的传世经典真是我们民族极大的不幸。我举一个例子:《三国演义》里面,常山赵子龙杀入敌群,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嗯,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这个故事精彩不精彩?非常精彩!读得过瘾不过瘾?非常过瘾!但是,如果你很不幸,生错了地方,站错了位置,很不幸地站在“敌群”当中,成为了“敌人”,恐怕你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更不幸的是,在两军之间,没有不是敌人的。那么,在大地上,我们该如何站立?还有没有我们站立的地方?

在我们国家,喜欢读《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的人数以亿计,他们就是0—99岁的大人,甚至是0—99岁的老人。这些人,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对他们来说,究竟有没有不是敌人的呢?阎婆惜是宋江的敌人,宋江是李逵的敌人,李逵是朝廷的敌人,朝廷又是谁的敌人?是很多很多人的敌人。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自人类进入历史以来,没有停止过杀戮。为了杀得有道理,人类发明了很多理由。即使为了让一个故事更精彩,人就可以堂而皇之杀很多人。我们可以这样问:究竟是赵子龙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还是罗贯中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呢?

从罗贯中得意洋洋的语调中,我可以断定:是后者。

如果罗贯中从小读童话长大,我想,《三国演义》就可能不是这样写了。那么,《三国演义》的读者便是有福的了。

童话也注重故事,但故事不是首要条件。童话的首要条件是牧养人的心灵。正是这一点,克服了故事的恩怨情仇。因此,童话,对0—99岁的人来说,是一种挽救。


来源:蔚蓝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