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向死而生」与「向生而死」

[ 5265 查看 / 0 回复 ]

星学


向死而生:身体生下来,就一步步迈向死亡。向生而死:老我死去了,就一瞬间开启新生。

「向死而生」与「向生而死」施洗约翰曾经指着主耶稣说过一句话:祂必兴旺,我必衰微。此言亦寓意了一个信主的人「死而后生」的铁律:人若非先死去旧我,就不能得到灵魂的新生。正如「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12:24)基督徒「朽老」的故亡,是重生新婴的诞辰,从此「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的天路历程。

古人亦云:向死而生,意味着人生便是一步步逐渐成为故物的过程,很有一丝悲观的味道。有态度积极些的后人就此别出了「面对死亡好生修行,以便更好活着」另类诠释,图增一抹乐观的色彩。老庄道家则认为「出生入死」:死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存在着。基督徒却更加彻悟:向生而死,因为灵魂的得救需要「殒后复生」;老我的殁灭并非魂魄的终结,反是灵命的起始,开启了真生。基督人新生命都具备哪里些灵质上的生理特征呢?依据自己蹒跚走过的这段不算短的心路历程,粗浅体会如下──

不重人看,重神看

相由心生,信心该由相应的行动展现出来。新生命的言表是内心圣灵果子的漫溢,上呈神,下示人,将主的圣洁神性彰显在人间,做个上帝毫无瑕疵的「透明器皿」。

纵观芸芸众生一世,多为虚荣心所趋使、名利慾所诱惑,追求被人「另眼相待」;往往在身不由己地活给别人看,以大众世俗的审度来校正自我的内外状态与装束。由于「众口难调」,大多出力难讨好,故在各个方面活得疲累不勘。

新造的人」则明了「我必衰微」之理,不落窠臼俗套,证主传神不求自个的益处,只求众人的蒙恩得救。人咋样看待自己无所谓,孬与好较之永生之道来至暂至轻,不值得萦怀心动,因此身心轻省喜乐。说白了,天父怎样看待每一位才是真格的。祂虽肉眼难见,却无所不在,我们的气息、存留都在于祂。在生活工作中我们宁可得罪人而毋冒犯神,也不介意人的聒噪「表扬」,单单喜爱主的无息首肯。毕竟百年之后要向上帝「交账」,而非跟同归于尽的人「交差」。

要自警的是,别只是「在眼前事奉,象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象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西 3:22) 。故不图世人的回报,避免坠入人情世故、弹冠互悦的景况,与法利赛人同流,后者是耶稣曾严词斥责的。


不重名份,重实效

要默默地于上帝在天摆设的筵席「虚位以待」之下,表里如一、始终不渝地服侍神与众人,为了得那将来属灵的荣耀冠冕。

般旧生命的载体,无不追逐官职地位、一个劲地往「高处走」,并且有劳心劳力、阶级之分。一旦权力在手,或欺下媚上或中饱私囊,被名所累、权所坏。可是在天国里的新人,生命的价值在神眼里都是平等的,教会内无阶层、品级之别,主内皆兄弟也。所做的各项事工亦不分轻重贵贱,在主的目中统统属于圣举,只是分工归类有别而已。主所应许的奖赏与报答暂时是一个“ credit”(功绩 ),天使都记着账呢,未来在天上才会兑现,故没有现世可见的实惠高回报。

服事中莫囿于「论资排辈」,能做就做,多多益善;也不在乎「师出有名」,能成即是、神皆悦纳。牧师、执事、会众均系蒙恩的罪人,同为君尊的祭司,不存在孰高孰低,「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就是基督;你们都是弟兄」 ( 太23:8)。传道者不能以老板自居,把职场「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那套搬来;资深信徒不可以老大自恃,慢怠轻视初入教的。归主不分先后,清早进园子跟傍晚进的所得工价一样多,还可能「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 20:16 )世人多以外在身世取人,耶和华衡量人心。新生命跟从主就得丢掉沽名钓誉的幻想,无声地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走苦路;靠着圣名去艰苦搏击世俗老我,方能愈加近神。「耶稣本有神的形像,却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式样,卑微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2:6),早已为我们树立了杰出的楷模﹗


不重经验,重恩赐

全然由着圣灵的带领,依靠神加给的恩赐来行事为人,不再以血气来做天国的工,不再自诩自己的一技之长。

凡人的老我之躯,皆是仗着自己的本领从事,纵横捭阖,越有资格和阅历就越有权威和能力,越能相对把事办得好一些。因此就顺势促成了不少人今生的骄傲,造出盲拜的假神来。主内的新生命靠的是神的灵在心里感动,以及浇灌下的恩赐来过活、服事,非自己经营打拼来的,故能摒去可当作一己夸口的资本。这些恩赐神既能赐予,也能收回……赏赐的
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祂的名才是应当称颂的。

在神国里,人的区区特长与巧能属于了了小技,微不足道,不能承受和胜任神国的事工。圣灵及恩赐能让「初生之犊」不畏虎,在旷野闢道路、在沙漠开江河,行出人间奇事来。但事成「盛名」下应当谦卑如耶稣:祂把自己所行医病赶鬼的神迹之果效功劳,均归功于卑微受者对上主的信心;故我等不可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只照着上帝所分给各人的信心,看得合乎中道( 12:3)才是。可惜血肉之身极难能如此,仅以使徒为例:主尚健在他们就开始争地位了,雅各和约翰甚至还让母亲领着来向耶稣讨「座次」,但得到的回答却是「你们中间谁愿为大为首,就必作你们的用人」( 20:26b)。圣俗天壤之别即在此显明了。

你若有教导恩赐,就去带查经,授人以渔;若有烹煮恩赐,就去操持饭食,授人以鱼;若有唱诗弹琴的恩赐,就以天籁之音来赞美颂主……,这些均是同等份量的事奉。由于来教堂的慕道友,有的就是因着预备爱筵的辛勤劬劳而被感动;有的因着美妙曲歌的催人泪下而被摸着;有的因着内容丰富的儿童班吸引了孩子而被拴住……最终殊途同归、灵魂得救了。故此,跟世间的喜在人前镜下出风头之情形迥异,在神眼里「幕前幕后」皆「英雄」,合奏「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之谐功。


配戴荣耀冠冕

世人都爱唱低吟「勿忘我」,信主的新生代却该有忘我之精神,以基督的心为心,把荣神、炼己、益人作为首任。愈忘记背后脱胎换骨撇遗下的蝉壳,便愈能努力得着前面基督形象身量。不图世上虚浮的荣华虚誉,只心存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强。属灵的服事越多,越轻视一己的属世名份,「我必衰微」才能「祂必兴旺」,不令愚顽的自我变为成圣得胜的绊脚石;倒要以主耶稣作房角石,根基稳固扩展圣殿与帐幕,重在带领更多的人归主;联络肢体,俾使众兄弟姐妹生命益加坚立。这方为衡量一个基督徒新生命成熟度的晴雨表,自测冷热的温度计。

如此就能将原本「向死而生」的人生苦短悲戏,华丽转身化作「向生而死」,重生复活的永乐喜剧,活生活现在天地大舞台上供天使和世人观看。已在永生中的信徒各适各位,乐在表演其中,期盼着未来帷幕落下,人子降临接见颁奖,能戴上那已为我们存留着的荣耀冠冕。



重点经文
20:26
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
2:6
他本有 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


摘自《宇宙光》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3-05-19 23:33:0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