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在有限和无限之间

[ 5844 查看 / 0 回复 ]

贾爱军


确信无神 深感无助

在小时候所受的教育,对其一生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很认同「适者生存」这个观点。认为,一个人活在世上,关键还得靠自己。只要自己肯努力,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只要自己肯吃苦,就没有达不到的目的。只要自己肯打拼,就能实现自己的梦。记得小时候,国内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了,人们敲锣打鼓地庆祝。各大媒体都发了特刊,说是,「人定胜天」。我也认为,人只要努力,就可以胜天。你看,咱们人造的卫星都上了天啦,还不算胜天?

小学到大学,我都比较顺利,个人的经历也让我对自己信心满满,更觉得只要肯努力,万事均可靠自己。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来到了美国留学。我是大学毕业后工作了十多年才来美国留学的,在我所在的学校是属于年龄偏大的。由于签证和机票的原因,我入学报到时学校已经开学近一个月了。到校的第二天,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我就去上学了。当时的班上只有我一个中国学生,其他人全是美国当地学生。记得那天老师讲的大多数单词我都熟悉,至少听过,可是有些本来熟悉的单词放在一起,意思又似懂非懂,而且老师的语速又快,那天的感觉真像是在坐云霄飞车。

生活上,为了节约经费,我选择了自己开伙做饭。当时的人民币和美金的汇率是8.21。到商店买东西,总喜欢折合成人民币计算,看到什么都感到很贵。更糟糕的是,两周后的一天早晨起来,突然感到牙齿疼痛难忍。我来美时随身带了不少中国药品,如牛黄解毒片,羚翘解毒丸,三黄片之类的东西。我开始时,以为是上了火,就吃了很多自带的药。几天后,牙痛没减轻,却开始拉肚子。在国内就听说美国看牙医很贵,所以只好忍着。一周后,半个脸都肿了起来,实在忍不下去了,只好看牙医。牙医检查后,说那颗牙必须拔去。费用9 0美金。记得那天走出诊所大约上午十点,我十一点还有课。牙医把一大团棉花塞进我刚刚被拔出的牙洞里,让我咬紧,说是为了止血。我就咬着棉花去上课。当时感到全身上下都在痛,也搞不清楚是拔牙的地方痛,还是拔牙的费用太贵心痛。那天我眼前一片灰暗,心情糟透了。那时语言和文化上的冲击,学业和经济上的压力,我深感无力,对人生充满了绝望,也对「人定胜天」的信条产生了动摇。

太太来美 初识主恩

数月后,太太来美陪读。我太太在国内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她是那种典型的职业妇女,非常独立。在国内时,她有她自己的社交圈子和朋友。可是来美后,这一切顿时全失去了。她一时无法适应新的环境,也无法找到自己的位置。而那时,我也处于「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境地,根本无法抽出更多的时间陪她。我太太是一个自尊心很强、感情细腻的人,她很快觉得她成了我的负担。因此,她整天闷闷不乐。由于心情不好,加上水土不服,她身上长了很多疹子。没工作,没朋友,她只好每天呆在家里,想儿子,流眼泪。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情也很沉重,却无能为力,精神压力大,情绪低落,也影响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听朋友说,教会可以舒解压力,建议我带她去教会。我却非常犹豫。在国内时,虽然听说过基督教,但是我从未去过教会。对教会的印像,仅限于从电影里看到的片段:十字架,蜡烛,穿著黑色或白色衣服一脸严肃的神父与牧师,白发苍苍的贫苦信徒,还有教科书里所写的,他们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思想毒药......」因此对教会有一种本能的抵触,觉得我等百里挑一的公派留学生「优秀人才」再怎么样也不需要「沦落」到那个地步吧。但是太太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加上朋友不断劝说,最后抱着去看一下、了解一下而已的心态,至少可以让太太多认识些朋友,以便尽快适应美国的生活,就带她去了教会。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去教会,却和我想象中的情形大相径庭,感觉到的是温馨、阳光、真诚和爱。太太很喜欢教会的氛围,让我内心轻松了不少,觉得她找到了精神的寄托,心想教会真是一个好地方,帮我省心不少。

去了教会后,太太回来经常说自己是个罪人。我心里暗想,你做什么事都按法按规,有什么罪呢?但我很高兴她会「自我批评了」,凡事她先检讨自己的错,我们之间有冲突了更容易解决。我也认识到很多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我们的关系一天比一天好。但那时我并不理解神的救赎。

有一天她告诉了我接受耶稣为其救主,报名参加了教会的受洗仪式。我大吃一惊,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太太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觉得她的做法相当幼稚可笑。去教会我不反对,可是受洗成为基督徒,心理上一下子接受不了。但是想想她去教会后的变化,也就勉强同意,因为有耶稣做她的「照顾人」,我可以省下不少时间用来读书和打工。

太太信主后,生命有了很大的改变,变得比以前谦卑、耐心,并对生活充满了信心的盼望。尤其是她发自内心的喜乐与平安,让我慢慢对主有了一些不同以往的认识,有时间也参加了一些教会的聚会与活动,偶尔也看看圣经。我太太与一些朋友也不断给我传福音,但是我觉得我又没有罪,不需要什么神来救自己,几十年的老观念根深蒂固。

圣灵感召 认识己罪

光阴荏苒,很快到了冬假。美国中西部的冬天异常寒冷,那年的积雪有一尺多厚。学校有一位从台湾来的赵教授,是一位非常爱主的弟兄。他热情地邀请我们参加当年在WISCONSIN州麦城(MADISON)召开的「美国中西部大学生冬令会」。太太非常想参加,我内心虽不愿意,但为了让太太高兴,勉强陪她一起去。我所在的大学中国学人很少,平时很难见到中国人。如果偶尔在超市见到一两个东方人,就倍感亲切。可是在那年的大学生冬令会上,却有几千名中国学人参加。在异国他乡看到这么多同胞,我很感动,一年多来的孤独感一扫而光。当年请的讲员有阮大年博士、黄存望牧师、李顺长牧师和梁燕城博士等。

就在冬令会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那么多有神同在的讲道,我也明白了神带我来这里的心意。圣灵真真实实地触摸并震撼了我,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不论我在哪里,神就在那里,一直在等我,不论我多么顽固,多么排斥,祂没有放弃让我这个游子回到祂身边。那一刻,神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罪在哪里。

人最大的罪,就是内心骄傲,把有限的自我凌驾于无限的真神之上,并以自己有限的思维和逻辑推理,否定神的存在。我对神有过追求吗?有过足够的了解吗?我何以能妄下结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神?「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一20) 我第一次感到「无神论」的荒谬,原来所信的在那一刻彻底崩盘,并强烈认识到,人之所以否定神的存在,关键是内心的骄傲。我只是神的被造物,想以自己有限的思维,弄明白无限的神,这怎么可能?「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社会上的许多罪恶,都是由于人们不信神,否定神所造成的:由于不信神,人们往往会把某些人当成神,结果形成了对某些人的个人崇拜,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极大灾难;由于不信神,人们不相信有末日审判,心里没有惧怕,所以做起坏事就肆无忌惮;由于不信神,造成了人的高傲自大,互相看不起,使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应有的相互尊重和信任;由于不信神,人们变得越来越现实,越来越贪婪;由于不信神,人们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可以疯狂地破坏和掠夺大自然,结果使各种自然灾害频频发生。我对自己说:罪的结果不就是死,不就是永远的煎熬吗?没有从神而来的爱,没有耶稣基督为我们准备的福音,我们还有什么盼望呢?耶稣基督不就是我多年来所向往和梦寐以求的吗?

我深深体会到,人这一辈子真是非常有限,有许多事情不在个人的掌控之中。人是被造物,神是造物主,是祂创造了天地万物,包括了人。和创造天地万物的耶和华神相比,我们人是太渺小,太微不足道了。在最后一晚,当大会主席呼召时,我举起了双手,走到了前面。几个月以前,太太接受耶稣为其救主,她的行动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而这一次,我自己的行动更出乎意料。现在回想起来,这是神的怜悯,祂用独特的方法,拯救了我这个罪人。祂用圣灵引领我,让我认识祂。

完全交托 喜乐永伴

信主以来,我自己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在主内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学会了交托,而不是按个人的感受与想法来度过生命的每一天。自从始祖亚当犯罪以来,人这一辈子,就会有很多的忧烦劳苦。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喜乐、不如意的。就像俗话所说的:「世上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短暂的、阶段性的快乐是有的,但从人性上看,人是没有长久的喜乐的。所以人常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为什么人难以拥有长久的喜乐?那是因为人的贪婪、骄傲和对神的背叛。但是信主后,我做错了事就向主忏悔、认罪;遇事总是会先祷告,求主带领,然后就尽本份,把自己该做的那一份尽最大能力做好,最后就是顺服主意。不管什么结果,都顺服,都感恩。神把我们派遣到这个世界上来,有祂独特的美意。神并在这个世界上,为我们每个人选定了一个位置。神为我们预留的那个位置,就是最适合我们的位置。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责任,就是找到神为我们预留的那个位置,并且按照神在我们心里的运行,忠心地把那个位置上的事做好。这样,我们才能成就神在我们个人身上的美意。

信主后,太太找到了她喜欢的工作,我也顺利毕业并且工作。几十年来,我与太太一直参与教会的事奉,每天都过得那么平安、充实,我们夫妻感情在主里不断坚固,也不断抓住机会向周围的人为神做见证。神的意念永远高过我们的意念,一旦我们把自己全部交托给神了,平安喜乐就一直陪伴。

诗篇第十六篇11节说:神啊,「祢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祢前面有满足的喜乐,在祢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让人拥有长久平安喜乐的是灵,不是任何物质的东西。而平安喜乐的灵,只有神才能赐给我们,是神使我得释放、得平安。感谢神!我愿意永远追随祢的步伐。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在加州洛杉矶工作,参与文字事奉。

自《使者》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3-06-30 22:28:5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