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上帝在哪里?

[ 5503 查看 / 0 回复 ]

上帝在哪里?

我生长在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中,从小到大,所接受的完全是无神论的教育。在医学院读书的时候,中国的改革开放刚刚起步,我的生活目标也紧跟随那个时代的脉搏。从大学到在医院工作期间,我所崇尚的都是“个人奋斗”,因为我只相信自己的能力和才华,相信只有自己才是生命的主宰。

在那个时候,我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集中在为自己所设定的人生目标之上。为了将来发展顺利,我在大学期间就积极要求入党,并且一直都是学生干部。做了医生以后,我更是刻苦钻研业务,在骨科专业知识和手术技巧方面都有很好的发展。与此同时,我更是非常注意人际关系的建立,努力给自己营造一个良好的生活氛围。因此,我的人缘一直很好,无论是在所工作的医院还是在社会上,很多人都愿意和我交朋友。此时,我的前途似乎是一片光明。我自己更是变得飘飘然,人也变得非常骄傲,彷佛整个世界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什至非常自信地为自己设计好了未来生活的每一步。

《圣经》上说:“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言16:18)还有:“骄傲来,羞耻也来。”(箴言11:2)就在我为自己的“奋斗”成果欣喜得意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彻底地改变了我的命运和信念。1997年5月12日,当我在也门共和国执行援外任务时,因游泳跳水摔断了颈椎,并从此成为了一个四肢瘫痪的人。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

转眼之间,健康没有了,多年来苦苦经营的一切也随之烟消云散,此时,我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拥有的一切。躺在病床上的我,剩下的只是悲伤、痛苦、绝望和无奈!突然间,我意识到人的力量是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现在,我实在看不到自己的生命还有任何意义,也找不出任何理由,让自己继续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精神崩溃,心灵也彻底绝望了。什至,我还对守在病床前的妈妈说:我不想活了,找个山崖,把我扔下去吧!

人们常说: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就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上帝开始了在我身上的工作。有一天,在医院的康复治疗室里,我遇到了一位来北京讲学的日本康复专家──矢谷令子教授。矢谷教授感受到了我内心的极度绝望,就耐心地开导和鼓励我。回到日本以后,她给我寄来了一本英文自传体小说──JONI,(就是以后我翻译的《上帝在哪里》)。后来才知道,矢谷教授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

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根本没有心情读任何东西,更不要说是一本英文书。但是,神却通过了特殊的方式激起了我对这本书的兴趣,让我耐着性子读了下去。这本书吸引我之处是因为主人公琼妮的遭遇和我相同,因为同样的原因受了同样的伤。在书的开头,琼妮和我一样,纵身跳入水中,她的头撞在水底,全身立时失去了活动能力……

这个小姑娘后来怎么样了呢?今天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好奇心驱使着我一页一页地读了下去:经历了同样的绝望和挣扎之后,我看到琼妮在家人和周围基督徒朋友的帮助下,从无助和痛苦中一步步走出来,挣脱了绝望的束缚,并重新认识和接受了耶稣,她的生命也由此获得了新生。我还看到了她是如何找到了自己属灵的喜乐,因而可以战胜悲观忧郁……我的心灵深深地被琼妮的故事所吸引和感动。虽然那时对书中出现的许多《圣经》经文还无法完全理解,但却隐约可以感受到了这些话语的神奇力量。琼妮的故事在我的内心激起了一丝美妙的感觉──那就是所说的“盼望”,她的经历也给我阴郁的生命里带进了一缕阳光。

我的经治医生碰巧发现我在看这本书,就鼓励我把它翻译成中文,以鼓励更多的病人。在这个时候,神开始了在我身上的工作。那时,受伤不久,我的身体仍然非常虚弱,以前也不什了解《圣经》,更没有翻译的经验……尽管如此,内心里却有一种力量在驱使着我,让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

自那以后的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之际,我和母亲在病房里轻轻地进行我们的翻译工作。我半卧在床上,用微弱的声音一句一句地读出来,母亲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录……由于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工作时间稍微长一点,我都会满头大汗。每到这个时候,妈妈就要一边记录,一边为我拭去额头的汗滴……非常奇妙的是,我们仅仅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超过12万字的初稿。虽然以前从未读过《圣经》,但我们的译文却还是非常准确。想来如果不是圣灵的工作,这一切都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之后的出版过程中,我们又不断看到了神迹的发生。按照规定,作者在出书以前,必须要预先向出版社支付一笔费用。出这本书,我们需要预先支付两万元钱。但因为治病,我们家已经花掉了所有的积蓄,要到那里去找这两万元钱啊?同时,我一直无法联系到作者琼妮,版权的问题也无法解决。然而,经过了不断的努力和诸多朋友的帮助,这一本满是神恩典、荣耀和救赎的书终于在1999年与读者见面。考虑到书中主人公琼妮和我所同样经历过的厄运和困惑,我决定把书名定为《上帝在哪里》。

自从出版以来,《上帝在哪里》深受广大残疾朋友的欢迎,温暖了无数绝望孤独的心灵,并也曾经多次再版。现在,这本书已经成为我们残疾事工不可缺少的工具,帮助我们向残疾朋友介绍耶稣的爱。

在伤后不久的那段时间里,我不但要面对自己严重的残疾,更要面对许多的人生变故:婚姻破裂,许多以往的好友也离我而去,家庭生活也因我的瘫痪而变得拮据……然而,上帝最了解我的需要和内心的愁苦,并不断地派来他的天使来关心我、服事我。正是有了这些基督徒朋友的爱和帮助,才帮助我们度过了那段最困难的时期。

因为翻译琼妮的书,我开始更多地了解和认识《圣经》,开始思考自己过往的生活态度和人生目标,人也开始学会谦卑下来。回顾所发生的一切,我已经开始慢慢在自己的身上看到神的恩典,体会到了耶稣的救恩,因为他正在医治我那曾经自私和自负的灵魂。

1999年的深秋,北京的一位弟兄专程来鞍山探望我。在他的引领下,我和母亲手拉着手,一起来到了神的面前,接受耶稣基督做我们的救主。

苦难是要显出神的作为

上帝赐福给谦卑的人。从此,我的生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一个孤独的行路人,因为相信每时每刻,都有圣灵在陪伴着我;我也开始学会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并试着从《圣经》找到安慰的话语,就像保罗在《罗马书》里说的:“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 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从保罗的启示中,我领悟到了这样一个事实:今天,我们在世上所经历的喜乐也好,苦难也罢,都应该在上帝的美妙计划之内。上帝的计划最终要使那些诚心爱他和信靠他的人受益。只要我们能够认识他,全身心地爱他,那未来永恒的喜乐必定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上帝是爱我的,我对此似乎深信不疑。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会允许这样严重的残疾发生在我的身上?最后,还是耶稣的话语帮我找到了答案。在医治了一个瞎子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门徒们的质疑的:“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 神的作为来。”(《约翰福音》9:1-3)

由此,我开始逐渐变得认同自己的身体状况,因为感觉到神似乎要用我的残疾来完成他的计划。我开始逐渐形成这样一个意念──我的事故就是上帝在我身上计划的一部分。在我这个破碎的生命上,上帝可能有他自己的目的和计划。上帝要我借着身体的残疾来认识他,也要使用我这个破碎的身体,将基督的爱和大能向更多有需要的人显明,因为他要“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2003年8月10日,我和母亲在香港受洗,成为了正式的基督徒。

重寻生命的意义

自从翻译了《上帝在哪里》以后,我和琼妮成了很好的朋友。在我的心中,她一直是我生活的榜样、灵命成长的导师。因为我们都是四肢瘫痪,所以有很多共同的东西可以很容易地交通,分享彼此间的痛苦与喜乐。除此以外,她对上帝的信心和她在残疾人事工方面的成就,也一直在激励着我,帮助我更好地看到了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在过去的日子里,她所创建的“琼妮之友”残疾人事工影响了世界上许多残疾朋友的生命。

同样,四肢瘫痪的身体从来也没能阻止我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要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看到身边许多残疾人的痛苦和绝望,我萌生了在鞍山开展残疾人事工的想法,因为我希望把自己曾经得到的爱传递给那些需要的人当中。与此同时,我也在《圣经》里得到了同样的启示:“你摆设筵席,倒要请那贫穷的、残废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路加福音》14:13)

经过了多年的预备,终于在2005年,在众多朋友的支持下,我在家乡鞍山开始了自己的残疾人事工──鞍山市助康会(www.anshanbethesda.org ),所服事的人群是居住在鞍山市及周边地区的残疾人口。我们致力于向那些饱受残疾影响的人们传递神的爱和耶稣基督的福音,并尽力帮助满足他们在身体、社会和灵命方面的需求,使得这些身处痛苦中的残疾朋友和家人有机会认识上帝,给予他们绝望的心灵以盼望;事工的目标就是要将活的盼望传递给鞍山的残疾人,使他们可以看到自己的生命并非没有意义,帮助他们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回顾过去十多年走过的路,我感谢神让我借着这场事故认识他,感谢他带给了我永生的盼望。我真的希望天父能够知道:我愿做一个爱他的人;我愿随时听从他的召唤;我坚信耶稣基督就是我的救主。

 
来源:中国基督徒见证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