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处丰富的挑战

[ 5036 查看 / 0 回复 ]

处丰富的挑战

作者:吕绍昌牧师



二○一四年的跨年,我正在亚洲,去了一个极为偏远的深山之中,是个短宣之行。我听说山上某个族群有需要,祷告中有感动,想去考察看是否能有些工作。在下榻的住处,房间里的温度仅有摄氏三度。没有暖气。厕所是蹲式的,却也打扫得算是干净了。要是在更高山上的寨子里,厕所不过就是一个黝黑的洞,架着两块垫脚砖头,往往与猪圈同处。白天如厕也需要带手电筒。如厕时需要勇气,还要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并非每个同行队友都有上这种厕所的胆量。

毫无疑问地,他们是贫穷的,说是家徒四壁一点也不夸张。这大片高山纵谷的确雄伟美丽,但没有太多能养生的田园。外面狭窄的街道两侧,难得有三丈平地,处处是残墙断瓦,漫天灰尘烟霾。年前的大地震,房子泰半倾倒,但到现在还在疯狂的建设。许多房子不需设计图,不需要环保评估与应力检测,更不需要向什么单位报请核准,没人知道这些新屋子是否能顶得住下一次的大地震。但当地人是乐观的,而且也有理由;毕竟这么剧烈规模的地震是百年不遇,下次大地震时,他们当早已不在人世。对这群祖祖辈辈都活在这片穷山恶水,却单纯乐天、信仰单纯的百姓,我觉得不可思议,不得不心生敬意。



购物狂潮

就在不久之前,我才离开了物质富裕的美国,看腻了感恩节与圣诞节的购物潮。近年来,感恩节购物,为争夺减价货品,有人大打出手,早已不是新鲜的新闻话题。我随便在谷歌搜索中键入“Black Friday Fights”,赫然列出两亿又一百万笔数据!并且图文并茂。有动口的,虽然横眉怒目可憎,但绝对算是斯文的;有动手扭打,拳打脚踢,各门武功都有,这也还算是客气的;有使用暗器的,有辣椒水,甚至电棒,奇袭赶退竞争者。业者也应对有道。乱归乱,生意不能停摆,于是请警察坐镇。打过头了,警察毫不客气的摁倒在地,反手上铐。近年来,这样的卖场武打片,年年上演。温馨感恩的佳节购物,竟然演变到不惜牺牲风度涵养的全武行,真够令人目瞪口呆了,不敢相信,这是富而好礼的美国社会。

争吵扭打的,其实都是升斗小民,无非是为了节省数十元,了不起数百美元的金钱,即可以不惜牺牲羽毛与风度。而坐捞巨利大型连锁商场的大老板们,内心可是喜欢这样的光景。不抢购,如何冲贩量业绩?近年来的统计数字可不含糊。从感恩节到圣诞节大约不到一个月的期间,零售业者的销售量却占了整年销售的百分之四十。所以,业者莫不挖空心思,无所不用其极的吹嘘广告、折扣促销,而消费者自然全力配合。有谁不喜欢便宜货?这现象一年比一年疯狂。开店的时间也由十来年前的周五清晨六点,提早到在昏天暗地的周五凌晨十二点开始,还真成了黑色的星期五。而去年,几家大连锁店更提早到感恩节当晚八点开店。


我想着今年初,五日在高山寨子中的新年主日崇拜,就在将近二千公尺的山坡上。虽然灰尘与蜘蛛丝遮盖,仍看得出教堂是砖房抹石灰,地板是水泥,讲台用他们喜爱的大花布披着,估计也是砖砌抹水泥的。若少了十字架与会众,这教堂其实更像农舍。将近百来会众,右边弟兄、左边姐妹,坐在一条条四条矮腿的长板凳上。依照美国标准,聚会冗长,中午到下午三点。也是哪,许多会友们得翻山越岭,走上两三小时才到教堂,怎能轻易就舍得离开教会?他们虽然贫困但知足,神是他们坚实的依靠。他们的歌声清澈,眼神明亮,祷告热切,讲道中有人受了感动,自然就唱起他们的歌。我顺服圣灵的带领,他们唱完我再继续传讲。许多歌,我听不懂,但能体会他们热切的渴慕神。



知道如何处丰富或卑贱

我想起一九九五年获得葛莱美奖最佳福音歌曲〈我知道谁掌管明天〉("I Know Who Holds Tomorrow" by Ira Stanphill):

我不知明天将如何,每一天只为主活。我不借明天的阳光,因明天或不晴朗。我不要为将来忧虑,因我信主的应许。我今天要与主同行,因祂知前面路程。

每一步越走越光明,像攀登黄金阶梯。每重担越挑越轻省,每朵云披上银衣。在那里阳光常普照,不再有泪流满面。在美丽彩虹的尽头,众山岭与天相连。

我不知明天将如何,或遭遇贫苦饥饿。但那位看顾麻雀者,祂必然也看顾我。祂是我旅途的良伴,纵遭遇各样灾害。我救主必与我同在,祂宝血把我遮盖。

[副歌] 有许多未来的事情,我现在不能识透。但我知谁掌管明天,我也知谁牵我手。

这群基督徒的渴慕与盼望,与我们富裕的平地基督徒并无任何差别,甚至比我们还更知足。

我来回在美国与亚洲高山寨子之间,坐了明亮干净芳香的抽水马桶,也蹲了漆黑刺激扑鼻的危险茅坑,有许多的情绪并不容易调和。然而,我坚信,保罗的经历与教导仍然可以指引我们今天的生活,提醒我们的世界观与价值观,无论在美国、在亚洲的穷山恶水中,都可以实践:「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裕;我已经得了秘诀,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或是饱足,或是饥饿,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我靠着那加给我能力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2-13)

克雷格‧布隆伯格在他二○一三年底的新书《富裕时代中的基督徒》中,有极深刻的观察与警言:

「物质主义,即崇拜『玛门』为世上最为大的善,可能是当今世界上,人心对耶稣基督忠心与否的最大竞争者。要妖魔化其他宗教或异端是非常容易的,因为我们无法接受他们的神学信条。但要看清楚我们自身纠缠在其中之世界观的弱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正如古代以色列人相信,他们在金牛犊的伪装下,仍然可以敬拜耶和华,在比较富裕国家中的基督徒认为他们能事奉耶稣,同时能敬拜金钱与拥有更多物质。基督徒们可以很快就否认,他们对拥有物质的依恋与敬拜神,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然而,当人比较所用在追求物质上的时间与精力,工作、管理、保护、渴望更多,并决定如何花时间与精力在国度事工上的努力,这类的否认听来是空空荡荡。」(第243页)

物质绝非邪恶,反而是神要赏赐给人的丰富。但人的罪,使人不一定能用物质来成就神的心意。物质与金钱,经常是一把两锋刃的利剑,能利己助人,也能伤人害己。要让金钱与物质达到神所应许的最大益处,秘诀在于要慷慨的给,甚至牺牲的给。

布隆伯格的提醒值得深思,「神通常不是要求富人与穷人互换位置,而仅要求富人从丰裕中拿出部分来。但富人必须不保留,而且诚实地认定到底盈余了多少。储蓄、投资、保险、退休帐户、以及过世后留给至近亲人的金钱,都可以展现出好管家的职分......,但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须定期地再评估他们的财务,并且决定在他们的情境中,到底什么才是讨神喜悦之道。」

一个只能处丰富的信仰,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一个强调处丰富的信仰,存在着令人厌恶的肤浅。

一个只能处卑贱的信仰,缺乏对神的认识。但一个乐意分享丰富而甘心处卑贱的实践,能摸着神的心意。(作者为基督工人神学院院长)

来源:传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