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教育无法解决的问题

[ 5013 查看 / 0 回复 ]

教育无法解决的问题

作者:陈小小


十多年前进入神学院受装备,是因上帝赐下网络福音事工的呼召。但心底深处另有个奇妙的念头,认为每个准备要当母亲的基督徒,都应该好好受造就,才有力量与智能养育敬虔的后裔。我认为家庭是一个最小的教会单位,荣耀服事上帝。

在道学硕士毕业前三个月,我怀了孕。怀孕期间我的座右铭是:「神、动、果、奶」。「神」就是要倚靠上帝,随时祷告;「动」就是要运动,每天走路30分钟,以利自然生产;「果」就是每天吃水果,孩子才有均衡的营养;「奶」就是母体和孩子都需要的基本钙质。

我不太吃水果,也很少喝牛奶,屁股更总是坐在书桌前,完全没有运动习惯。但为了孩子,我愿意改变自己。我一边做这些,一边盘算着孩子出生,我每天要带他们读圣经,甚至我还要教他们希腊文、希伯来文,盼望他们比我们更有机会成为华人圣经学者,服事上帝。(因为圣经学者需要英文、希腊文、希伯来文、亚兰文、拉丁文、法文等语言能力。华人在语言上起步太晚,很吃力。)

毕业后半年生子。网络事工在家抽空找时间上网做,我主要身分是全职妈妈。我用《周历手册》每天记录着孩子的成长。我用儿童圣经,讲故事给他们听。不仅如此我还订阅育儿杂志,细读基督教或坊间各种教养书籍,不下30-40本,还去图书馆借教育有声书(录音带)来听。我还知道若许可,不要只生一个,两个孩子才有互动。所以又生了第二个。我自认已经打造一个最佳的环境,来养育孩子,一定可以养育出好孩子。


教育无法解决罪恶的问题

然而,某日我心血来潮帮孩子整理书包,赫然发现里头有不属于我们家的文具用品。我耐心地跟孩子谈,确定是偷窃。我教导不可再偷,陈述偷窃的种种不好。但,过了一周还是偷。我再耐心用各种理由开导,也照着教育书籍反省,也带孩子去买喜欢的文具,也为这事祷告。过了几天仍继续偷。终于,我用圣经箴言,「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远远赶除。」动手管教,但令我震撼的是,孩子还是偷,甚至还把老师的文具也偷回来了。

刚好我们租的房子要拆除,得搬家,孩子跟着办转学。到了另一间学校,新环境重新开始,孩子就没再偷了。事后总整理,我想是因为原来读的国小,家长们经济条件大多比我们强,学生们使用的文具都很漂亮新奇,所以孩子忍不住诱惑。而后来转到的学校,中低收入户家庭占班级的一半,所以没有甚么好物品会引发觊觎之心。

这件事让我极为震撼,因为我知道事情并没有结束。总有一天,孩子还是会遇到各样的吸引。他们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想到十诫最后一条「不可贪心」。

有些版本写得更详细,深入道出贪心的细目:「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也不可贪图人的房屋、田地、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一定是物品,就像现代社会层出不穷的「外遇」,不就是拿了不属于自己的爱情吗?

我看过那么多的教育书籍,坊间没有一本针对「罪恶」的问题。所有理论皆是假设:「人是一张干净的白纸」。你给他甚么,他就会是甚么,但我亲身的经历(也包括一些重视孩子教育的好友)却足以推翻这个假说。施教者要面对最大的问题是「罪恶」。那不是任何教导或任何理论可以解决的。

孩子的事,也瞬间让我忆起童年。我回想起自己第一个恶,也是偷窃。当时我读幼儿园。某天看到老师打开抽屉,里头满是色彩鲜艳的色纸,好像向我招手。我就趁老师不注意时,迅速伸手拿了几张,藏在身后。马上我整个人心脏狂跳、呼吸急促。老师看到我脸色不对劲,走过来才发现我偷拿色纸。老师没有责备我,只有把色纸放回去,跟我说「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喔」。我就觉得好惭愧、好惭愧,也觉得深受老师宠爱的我,怎么会让老师失望?我决定以后绝对不要再偷了。

但事情就结束了吗?并没有。只是没有再偷色纸而已。我的罪恶之路才正开始。

上了国中,我偷的东西是「分数」──作弊。我在升学班,每天至少考2科。成绩好的一天会被打两三下,成绩差的一天20-30下。因为考卷太多,老师没时间批改考卷,要同学们互批考卷。我们就开始互相掩护作弊。

有天老师对全班吼着,「曾经作过弊的,给我滚去走廊」。只见全班60个人,一个一个慢慢走出去,只剩下3、5个同学在教室内。

我印象最深的是自己站在走廊上的感受。起初是羞愧万分,但之后却是一股轻松从心底深处漫开,似乎是为我有机会公开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老师发现问题后,适时调整,他们就不再考那么多试。考试会帮助我们成绩进步,但过多的考试不仅不会让我们成绩进步,反倒让我们陷入作弊的罪恶。

后来,我在大一升大二的时候信了耶稣。有一次小组聚会主题是罪恶。那个晚上就好像国中在走廊的感受,每个人都有机会把埋藏多年的罪恶公开,偷拿父母的零用钱、作弊、沉迷电动、情欲......。但更棒的是,公开之后,可以求耶稣洁净。


耶稣才能解决

然而,即使如此,我还是深信教育可以改变一切,教育可以塑造出完全人。直到我成为父母、师长(主日学老师),才深深地了解,罪恶的问题,只有耶稣才能解决。

哪个家长或老师会教小孩这些坏事呢?没有!有哪个学生会不知道这些不好?大家都懂。但是为何有时会不受控制干下这些事?这就是教育无法解决的问题。甚至,这些也不是宗教教育可以解决的。只有真实地信靠耶稣,成为祂的百姓,才能解决。就像耶稣名字的意义,就是「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教育或宗教教育只能把人带到水边,但要不要喝水,还是端看这个人的决定。

当然,绝对不是要否定教育或宗教教育的功能。但,更重要的是,得认清教育不是万灵丹,教育无法解决一切的问题。唯有人心真实的信靠耶稣,才有脱离罪恶的力量。

我们父母师长最要紧的事,不是不断地教育,因为已经教过的,他们不是不懂,听多了反而更加生厌。我们要做的是,背后默默不断地为孩子祷告(这也许是一生都要持续不断做的事),让圣灵在他们的心里动工。他们打从心里真实地悔改,成为耶稣真正的百姓,才有能力出黑暗入光明。

教育无法解决的问题,耶稣能解决。

来源: 传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