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无语问上帝(七)

[ 6125 查看 / 0 回复 ]

无语问上帝(七)

作者:杨腓力

08  无遮蔽之光
 
创世记以记载一个小家族定居在埃及地作为结束。而这个家族小到可以把所有儿子的名字都登载在圣经的篇幅里。但到了下一卷书出埃及记,开宗明义却出现了一大堆以色列人,在法老王的强制统治下充当奴隶。圣经中找不到任何其他地方,记载这当中四百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听过很多关于约瑟故事的证道,也有不少讲员谈到摩西出埃及时所发生的神迹奇事,但是从没听过一篇讲章是论到这中间的四百年历史。我们喜欢圣经中那些辉煌胜利的故事,而习惯于跳过一些沉寂的篇幅,我们的失望心情,会不会有些是源自这种习惯呢?我们总是急着要跳到那些奴身得赎的精彩故事。然而仔细想想!这段几乎是美国历史两倍的时间内,圣经却是无可奉告。上天对于人世间,毫无声响,一片寂静。你能说这些在埃及地的希伯来奴隶对上帝不失望透顶吗?
 

设想你是个希伯来人,也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从小你就听惯了上帝给亚伯拉罕的伟大应许;有一天你的国要成为大国,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安然度日——上帝不但向亚伯拉罕起誓说这些话,而且还一再地对以撒,雅各说。作为孩子的你,也许很顺服地背诵着这些应许,但难免会觉得像是在背诵神话故事一般。什么大国?你和你的隔壁邻居不是正在当世界最大国的奴隶吗?而且每天受羞辱、受鞭打,同胞兄弟才出生已惨遭毒手。
 

至于那块所谓的肥沃的应许之地,正坐落在东方的某个地方,听说还被四王五王分别占领哩!
 

四百年的沉默,到了摩西时代,突然出现了期盼许久、难以置信的变化。首先是上帝亲自在荆棘丛中向摩西显现,然后大声说:我的百姓受够了痛苦,现在要看看我怎么来处理。接着他施展了史上所见最雄伟的大能,以如此壮阔的手法,十次介入其间,使得埃及地无人不相信希伯来人的上帝真是活神。成千上万的青蛙、虱、蝇、冰雹、蝗虫,无一不证实造物主的可敬可畏。
 

之后四十年旷野的漂流,上帝耐心带领他的百姓,就像父亲背负子女一般,供养他们衣食住行的需要,每天安排他们的行程,并且为他们争战。
 

上帝不公平?缄默?隐藏?这些问题一定困扰过以色列百姓。直到摩西时代,上帝终于露面,罚恶赏善,亲口向人说清楚讲明白,并且显现自己,先是在燃烧的荆棘中向摩西显现,后来再以云柱、火柱向以色列百姓显现。
 

即使上帝如此直接的介入,我们从以色列人的反应中,仍可以领悟到任何权势都有其天生的局限:能力虽然神通广大,却无法控制爱。出埃及时有十灾的大神迹显出上帝征服法老的大能,但在民数记所记载以色列人十次的悖逆,也显出能力的无能,无法达到上帝最渴望的:他的百姓对他的爱和忠贞。即使展现十项全能,令人目不暇接,也无法使百姓来信靠并跟随他。
 

其实,我们不需要这些以色列人来告诉我们这个事实。环顾四周我们生活的时代,尽管有无法无天的强权势力,要让人否认上帝,诅咒家人,当苦力,甚至吃食粪便,杀害亲朋骨肉,这些都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但只有一件不在:他们无法强迫人来爱他们。
 

爱不是按权力法则而运作的,这一事实也许可以解释:为何上帝在运用他的能力上有时显得不够大方。他造我们来爱他,但是最壮观的神迹奇事——也是我们常常偷偷想看的——却无法培育出这种爱。就像哈尔说的:上帝的难题不是他不能做事,而是因为他爱世人。爱把上帝搞复杂了,就像爱让每一个生命变得错综复杂一般。
 

因此,当他的爱被冷落拒绝时,就连万物主宰的上帝也仿佛手足无措,就像一个父母失去他最宝贵的儿女时一样,不知道如何是好。圣经就有段记载,道出了上帝对以色列人的这种心声:
 

论到你出世的景况,在你初生的日子没有为你断脐带,也没有用水洗你,使你洁净,丝毫没有撒盐在你身上,也没有用布裹你。谁的眼也不可怜你,为你做一件这样的事怜恤你;但你扔在田野,是因你被厌恶。
 

我从你旁边经过,见你滚在血中,就对你说;你虽在血中,仍可存活;你虽在血中,仍可存活。我使你生长好像田间所长的,你就渐渐长大,以至极其俊美,两乳成形,头发长成,你却仍然赤身露体。
 

我从你身旁经过,看见你的时候正动爱情,便用衣襟搭在你身上,遮盖你赤体,又向你起誓,与你结盟,你就归于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时我用水洗你,洗净你身上的血,又用油抹你。我也使你身穿绣花衣服,脚穿海狗皮鞋,并用细麻布给你束腰,用丝绸为衣披在你身上。又用妆饰打扮你,将镯子戴在你手上,将金链戴在你项上。我也将环子戴在你鼻子上,将耳环戴在你的耳朵上,将华冠戴在你头上。
 
然而全知的上帝早已料到,以色列民会有悲哀的结局:我末领他们进入那地之先,他们所怀的意念,我都知道了。当他的子民聚集在约旦河边,跃跃欲试想着要有所改变时,上帝便让他们一尝当上帝的滋味。
 

上帝多么渴望他的百姓能存敬畏的心,常遵守我的一切诫命,使他们和他们的子永远得福。然而在旷野三番四次的背叛已造成损伤。上帝预告,百姓还会有一次严重的叛逆,也警告:那日我必离弃他们,掩面不顾他们。他的语气,带着放弃的、不如归去的味道,就如同一个吸毒少年的父母,面对孩子自我毁灭的情景感到无助;又如一个犯上酒瘾的女子的丈夫,听腻了堕落妻子永远是明天戒酒的那份痛心。
 

上帝接着派了一份奇特的作业给摩西,要他写一首歌:教导以色列人,传给他们,使这歌见证他们的不是。这首歌传达了上帝的心声:一个遭到遗弃的恋人哀伤的心。如此,在立国之始,还沉迷在跨越约旦河的陶醉时,以色列百姓就首演了这好像国歌般的奇特曲子,没有盼望,只有毁灭的宣告。
 

他们先咏唱那段蒙恩的时光,上帝从荒凉之地救出他们,像眼中瞳仁一般珍爱他们,之后便是可怕的背逆。歌曲预告他们会忘记那位生养他们的上帝。以色列民便是在这悲喜交加、响彻耳际的乐声中踏进应许地。
 

我像一头猎犬,沿着他们在旷野漂泊的轨迹,一路嗅着,想要找出任何线索。会幕中,上帝临在时所显出的光,百姓所吃的神奇早餐,以及一群心中不快的以色列民拖拖拉拉地沿着沙漠地,走向应许之地,却愈走愈泄气的四十年;世人对上帝失望的秘密因素,就在其间吗?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我们经常渴望上帝能够直接地显现、行事,但从以色列人惊人的失败记录来看,这种直接的显现只有带来一些坏处。他们立刻碰到的难题便是:缺乏个人的自由。要跟这位圣洁的上帝这么亲近,就得禁绝性行为、经期、血漏、某些衣服的质料、某类餐饮等;这些都可能逾越了他圣洁律例的范畴,成为选民还是有代价的。正如上帝无法与罪人一同居住一般,以色列人竟也发现,与上帝的圣洁是如此格格不入。
 

琐碎的小事好象最容易困扰以色列民,臂如他们经常抱怨的食物。除了几次例子外,他们在旷野四十年,每天吃一样的食物,每早晨隆下来像蜂蜜滋味的吗哪(原意为:这是啥东西?)。每日吃同样单调食物,比起为奴的日子,应该还算小事吧?可是听听他们怎么抱怨: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现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完全失去胃口),除这吗哪之外,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别的东西。
 

除了这些生活琐事,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存在,那就是上帝越靠近他们,他们就越觉得离上帝越远。摩西设下一些世细靡遗且不得有任何闪失的亲近上帝的条例,以色列人也可以目睹上帝在至圣山与民同在的迹象,但就是没人敢闯进至圣所。如果你想知道,以色列民与上帝享有怎么的一对一的关系,且听听他们怎么说:我们死拉!我们灭亡拉!都灭亡拉!凡挨近耶和华帐幕的是必死的。又说:不要听上帝和我们说话,也不要见那同在火光,恐怕我们死亡。
 

伟大的科学家牛顿曾经在一次实验中,因为注视由镜片反射的光而烧伤了视网膜,导致暂时失明。即使他接连三天把自己关在完全不透光的暗室中,那股强光的影像仍然无法从他的视觉中消失。他描述说:我虽然尽一切办法不去想太阳的事,但只要有一丝一毫有光的意念出现,就算我在暗室中,也仿佛看到光的真相一样。事实上,如果当时他注视那个镜片的反射光再多几分钟,恐怕就会永远失去视力。可见肉眼的接受力,是无法承受那无遮蔽的日光的。
 

牛顿的实验如同一个比喻,帮助我们更了解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日子所学到的功课。他们本来试图让宇宙的主,能活生生地在他们中间行动,到最后,千万个欢喜逃离埃及的民众中,却只剩两个幸存者。如果你只能勉强注视烛光而已,你怎敢正视阳光?
 

先知以赛亚说:我们中间谁能与吞灭的火同住?如果上帝把自己隐藏起来,也许我们应该为此庆幸,而不是大失所望吧?


最后编辑幽谷百合 最后编辑于 2015-05-10 16:13:3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