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无语问上帝(十二)

[ 4638 查看 / 0 回复 ]

无语问上帝(十二)

作者:杨腓力

15
羞怯? 智慧?
   


我的计划是对上帝的存在与否,做史无前例并且是一劳永逸的科学验证。根据现有的状况来看,似乎有他存在的迹象,但这些迹象又不够清楚,模棱两可,因此也不能证明什么。比方说宇宙神奇好了,这些神奇并无法说服那些对宇宙神奇最熟悉在行的科学家。至于这到底是不是证明了科学家的固执愚蠢,还是上帝成功地隐藏了他自己,就无关紧要了。
                                            ——————
柏西《第二次降临》

 

如果要一劳永逸解答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没有比趁着耶稣身在人世时再好的时机。耶稣尽可能利用这个时机平息所有的批评与误解。
 

例如,倘若我的朋友理查德是活在耶稣在世的时代,他就可以当着耶稣的面向他要证据。你说你是上帝之子?露一手给我瞧瞧!我们不必去查证结果会如何,因为耶稣在世时经常面对这样的挑战。宗教领袖们不时要求他显个神迹证明他是上帝的儿子。只是耶稣却常不屑且气愤地称他们是一个邪恶的世代。甚至在他生命危急时,也拒绝施行神迹以求自保。
 

为什么全能者要自限?也许我们可以从耶稣的第一个事件”——受试探这桩类似他预备公开服事之前的期末考事件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耶稣和撒但面对面的背景是巴勒斯坦崎岖、起伏的山峦,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强烈的对比。撒但要证据:你若是上帝的儿子,就吩咐石头变成食物,保护自己不跌伤,并获得万国的荣华。
 

我相信撒但的试探对耶稣说,不是演演戏,预知结局的测试而已,而是一次真实的考验。一个禁食四十天的人,怎能不垂涎食物?面对危难的人,谁不想保护自己?还有万国的荣华,不是原本就属于先知预言的那位弥赛亚所拥有?这三种试探对耶稣原属唾手可得,因为这三样其实本来就是他的,只是撒但要他采取快捷的方式来完成弥赛亚的计划罢了。
 
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的小说 《卡拉马佐兄弟》中,就以耶稣受的试探作主题。伊凡.卡拉马佐夫说,耶稣受试探是世上最骇人的神迹:一种内在自制的奇能。只要他在试探中臣服了,他立刻可以赚得来自撒但和以色列人的信用状,不必再受争议就能广建名声。依据陀思妥耶斯基的观点,撒担提供三种赢得信任的快捷方式——神迹、秘传及权柄——耶稣对这些一概拒绝。套用伊凡.卡拉马佐夫的话:你无法用神迹牢笼人心,火热的信心必源于自发,绝对不是建造在奇迹上。
 

当我再研读马太精简的叙述和陀氏繁复的重建,不禁困惑起来:旷野的试探和我的朋友理查德在他房里的苦求,究竟有没有不同?他不是也在求超自然的一线光芒,或者一丝声响,以证明上帝无可置疑的大能吗?再切身点说,这和我在遭遇急难困苦时,乞求甚至要挟上帝来显现拯救,又有什么不同?
 

一想到此,我当然要自辩,这中间本来就不同。理查德的寻求是真心的,我的境遇是有所需要的,我们只是求上帝帮助,并不是讪笑他或要求得到上帝的青睐。但是仔细思量,我无法否认这当中的相似处:同样要求上帝脱去包装,证明他的存在。对于这种要求,上帝一概回绝。
 

全能的上帝自我设限的另外一则相似的情况,就是当耶稣站在耶路撒冷,靠近撒但对他第三次试探的高山上,面对圣城大声喊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象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这种悲伤的呼喊,本质上就是神性内敛的表现。这位可以用一句话就毁灭全耶路撒冷城,可以召唤天军使之屈服的主耶稣,居然望着圣城而哀哭起来。
 

上帝退却了,上帝隐藏了,上帝哭了。为什么?因为他渴望的东西无法用力量权能来赢得。他是个尊贵的王,他想要的不是卑躬屈服,而是选择用缓慢、艰困的道成肉身,以至于死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爱。一种内在的征服。
 

麦当努对于基督走向人间的方式,作了如下的总结:他不以他圣洁的能力直接扛上邪恶的权势,也不是以强行的公义来摧毁罪恶,不以完美无瑕的王子之尊来统御人间,以臻和平;他宁可暂时凭让恶者展其长才,也不以强迫的方式,将耶路撒冷百姓聚拢于他的翼下,以救拨他们免于将来的愤怒(这愤怒是他全能的心灵所预知并深引为忧的);他情愿以缓慢但激励人的方式来作基础的协助与建造;教化人心、以弃恶向善;驱逐恶者撒但,而不只是控制它...........喜爱公义的方式,不是以报复来伸张,而是帮助公义滋长.............终其在人间的一生,他奋力抵挡的是那一蹴而就的快速成就——即使当地眼见老弱无辜或公义真理屡遭践踏之时。

神迹奇事
 

当然,耶稣的故事不只于此。不错,至少与旧约所彰显上帝的荣耀相比,他是受拘于人性,耶稣显得很自制,不愿用匆匆露一手的大能来征服民心;可是,又怎么来看福音书中所记载的,他的确行过三十多个神迹呢?当人目睹他喂饱五千人,叫拉撒路从坟墓中出来或叫一场仲夏的骤雨停歇时,就很难解释神性的内敛了。
 

但是,这位只要愿意,尽可天天行神迹的人,却似乎并不十分重视神迹的重要性,对他的门徒,他是行了神迹好证明自己的身份。(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即或不信,也当因我所作的事信我。)但即使当他行了神迹,他也不太高举这些。当他叫一位犹太大官的女儿从死里复活时,他严厉禁止人去宣扬。单单马可福音就记载七处地方,耶稣行了神迹之后,明明的吩咐当事人不可去告诉别人
 

因为他知道在摩西和以利亚的时代,神迹奇事所带来的效果是极其肤浅的。也许可以一时吸引群众,但却很少引发出长远的信靠。主所要的是真实的顺服与牺牲,而不是以把戏来招揽注意。(其实,他那个时代的怀疑者很像现代的民众,把他的能力曲解。上帝从天上说话,误以为打雷,另有一次,说他的能力来自撒但。耶稣遭遇最恶劣的仇敌之一,便是即使目睹铁证如山,但仍拒绝相信。有一次,耶稣的敌人遇见耶稣医好的瞎子,尽管瞎子明明见证耶稣的医治大能,有件事我不明白,以前我眼瞎,如今却得见!他们反而侮辱那人,带他去官府。另外,当拉撒路从死里复活后,这些敌人不但不信服,而且还威胁要将他治死。)
 

圣经的记载,显然很一致——我们所期待的,戏剧化的神迹,其实并不滋长有根有基的信仰。就连耶稣的门徒,虽然亲眼看见耶稣变像,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又令门徒大吃一惊,死亡已久的犹太历史人物摩西、以利亚在云中显现与他说话,并且天上还有上帝说话的声音。当时把他们吓得一一仆倒在地,不得动弹。
 

但是这样神奇无比的事件,带给彼得、雅各、约翰这三个与耶稣最亲近的门徒什么影响?他们是不是从此就不再怀疑而充满了信心?事实上,就在几星期之后,当耶稣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逃跑弃了他。
 

我读了一些有关神迹的书,就如耶稣行神迹,证明他是所有问题的答案一样,这些神迹也想让怀疑者闭嘴。但是我发现针对人对上帝失望的问题而言,这些证明大多于事无补。
   

他们对耶稣没有行的神迹更在意。为什么有大能正直行事的上帝,有时却不处理一些不对的事?耶稣医治在毕士大池边的瘫子,为什么只医一个?
 

有些线索可以在一本比较富有想象力、但基于一些因素而未列入圣经中,描述耶稣童年生活的书里寻得。在《耶稣基督童年福音》这本伪经中,刻意披露一些不为人知的耶稣的童年故事,正显示出世人所冀望他成为的人。根据这本古书,耶稣曾应要求变魔术以获得朋友的赞叹——这是真实的耶稣绝不会做的。伪经中的耶稣,具有受人眷爱、法力无边、邻家大少魔术师的魅力。当他的木匠父亲约瑟做坏了一件重要的木件时,只要耶稣一介入,上帝手指一触即刻使用权能修复。
 

这样神奇的耶稣,也就不会吝于彰显法力来复仇了。当邻近的大婶打伤耶稣的玩伴时,她竟神秘地掉入井中,撞上一个骷髅头而绝命。当耶稣走近一座城时,城内的众偶像竟纷纷解体,化为一堆泥土。
 

这些急切的行动,一点儿不像福音书中所描述的耶稣的性格。他施展能力,总是为了抚慰人的需要,而不是变魔术、自我炫耀。每次,当人直接求他时,他使医治。当听道的人肚子饿了,他喂饱他们,当婚宴的客人渴了,他变出酒来。当他的门徒建议他对拒绝接待的城施以报复时,他断然回绝。当兵丁来捉拿他时,他使出他的超自然能力(唯一的一次)——把兵丁被削掉的耳朵黏回去。总之,圣经正典中福音书的神迹,是为彰显爱,而不是能力。
   

虽然耶稣所行的神迹太具选样性,乃至于不曾解决每个人的失望,但却是他事工的记号,可从此预见将来有一日,上帝要为所有被造者行奇事。按田立克的话,神迹是宣告上帝国将临的星火已经点燃。那些经历神迹的人,比方那个被缒下来的瘫子(好象一个等待被擦试干净的灯罩),他们蒙受的医治,正是十足的证据,证明上帝他自己已造访人间。对其他的人来说,神迹也唤醒世人无可满足的期望,除非最后的新天地终结所有的痛苦与死亡。
   

耶稣对神迹所预期的效果也仅止于此。对那些选择相信他的人,神迹会帮助他们更相信。但是对那些存心要拒绝他的人,神迹的彰显并不会带来任何改变。有些事就只能相信却不能看见。



16  迟来的神迹
 

当法兰西的查理曼大帝首次听见耶稣被捉拿、受审的故事时,勃然大怒,手握着剑柄,剑在剑鞘中摇撼得扣扣作响,大喊道:如果我当时在场的话,我一定派军队去把他们都杀光。我们如今看来,会对这种忠贞的行动一笑置之,或会笑西门彼得,当时他真的拨刀要保卫耶稣。但是在这背后却隐藏了一个极深邃的问题。你可以说查理曼毕竟不在客西马尼园,所以无济干事。但是至高的上帝,耶稣的天父却在场,他又为什么不派兵解危,为他那所爱的,但却被定罪的独生子稍微动一动指头帮帮忙?
   

上帝为什么不采取行动?要想探讨对上帝失望的问题,就必须好好思想客西马尼园、彼拉多官邸,以及各各他这三处地方的情景,也就是耶稣被抓、受审、被钉死的三个地方。因为在这三个地方,耶稣亲身经历了跟我们对上帝失望很相像的情况。
 

这惨案发生时,耶稣在一个安静的园中祷告,他的三个门徒却在园外睡着了。园子内好像很平静,但外面地狱的势力却正嚣张。门徒中的一位已成了出卖者,撒但正得意地领着一大队军兵,带着刀枪向这园子走来。
   

我心里极其忧伤,几乎要死,耶稣这样对他的三个门徒说。虽然他曾经宣称有权柄吩咐天军来保卫他,但他这时却没有任何行动。他以血肉之躯活在这世界上,也要按着死亡的律受肉身之苦。这种苦使他到一个地步,俯伏在地,祈祷可否另有出路,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
 

而上帝依旧沉默。
 

到了彼拉多那里,全能者的自制依旧。上帝以耶稣的身份,真真实实地被捆住双手。有人嘲笑他会行神迹;当拳头落在他被蒙住眼的脸庞时,还喊:说啊,是谁打你的啊?上帝的儿子却不抵抗。人吐的口水,从他的络腮胡流了下来。
 

下一幕在各各他,我们每逢受难节必演出、讲道、作画不知多少次,恐怕都麻木了,很难加以想象。如果你记得对上帝最感失望的时刻,你就能想象这种光景。上帝明明可以使用大能做一些事——如医治癌症、生个健康宝宝,或是换回破碎的婚姻等,结果却事与愿违。祷告了半天,得癌症的还是死了,或是孩子生下来还是脑受损伤了,离婚协议书也出现在信箱里。各各他山就是这样。我的朋友理查德跪在公寓中祈祷上帝的那晚也是一样。你可以想象这段没有神迹的时刻。
 

那时每个人都渴望看到神迹:彼拉多和希律王以前就听人绘声绘色地说过,现在多么想看到神迹;跟随服事耶稣的妇女们想看到神迹;躲在暗处的门徒们想看到神迹;同样被挂在十字架上、一个快死的强盗也想看到神迹;甚至连辱骂他的人也说: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上帝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
 

然面没有拯救,也没有神迹,只有沉默。查尔斯.威廉斯回顾这一幕时,说:在基督最无助的时刻,抛来的嘲讽竟是他救得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这个定义下得跟中世纪学者的著作一般精确。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耶稣终于出声了,这句引自诗篇的话,发出了最深的失望。天父上帝转背不顾,或至少看起来如此,只容让历史照样运转,让世界一切的恶胜过一切的善,致使大自然都震撼起来;地大震动、盘石崩裂,坟墓也开了。整个太阳系也不寒而栗,虽在午正时分,遍地却都黑暗,日头也变黑了。

星期日的清晨
 

两天之后,像地震闪电般的,耶稣复活了,这下可以还上帝清白,完全解决了对上帝失望的问题了吗?
 

时机多么不凑巧!倘若耶稣直接在彼拉多的殿廊中显现,给他的仇敌重重一击,那该多好!然而,复活的主虽然显现多次,却是只向信他的人显现。据我们的查考,没有一个不信者曾经在主死后再看见他的。
 

连那两个看守坟墓的士兵,应该最有机会看见复活的耶稣的,却因吓得浑身乱颤,甚至和死人一样。而且还跑去将所经历的事报给祭司长,并且收受银钱,把这桩事隐藏了起来。金光闪闪的银钱似乎比复活的上帝之子来得更重要。两个亲眼见着复活神迹的人,只有带着不信死去,成为复活节所遗忘的人。
 

今天,在全世界的日历上都记载着耶稣的三个节日——圣诞节、受难节、复活节。但只有受难节的情景,是在大庭广众下公然发生的;也就是当上帝显得最无助时,历史却一一地记载了下来,这也是最多群众观看、最多细节描述的情景。四福音书合起来花了三分之一的篇幅,描写这段最失败的历史镜头。
 

耶稣一生最公开的一幕:在十字架的受死,正显示出某些神祗是透过能力来证明自己,这和藉由慈爱表明自己的上帝,两者之间有巨大的差别。别的强权,如凯撒大帝,用武力强制人拜他,就在耶稣的时代,有人因拒不拜凯撒而被杀。但耶稣基督从来不强迫人信他。他宁可用劝服,来吸引人归向他。
 

似是软弱,其实带来希望。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使徒保罗靠着上帝无尽的爱这样归结说:上帝即不爱惜自己的独生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当爱带来牺牲时,才最说服人。福音书申明说耶稣来就是为我们死。他自己也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要获得永恒的快乐,就得经历这段沉默的时刻,以及深处失望的代价。



最后编辑幽谷百合 最后编辑于 2015-06-14 16:12:0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