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无语问上帝(十四)

[ 5972 查看 / 0 回复 ]

无语问上帝 (十四)


第四部  全盘翻转的圣灵
18  转换

 
  第一天上班时,你的胃都揪在一起了。我能胜任吗?如果出错怎么办?老板会喜欢我吗?你瞥了一眼其他的人,他们正斜着眼朝艳阳望去,两腿交互换着,不安地以凉鞋的鞋边,来回在沙地上摩擦着。这一批共七十人,接到召集令要来参与完成一项作业。
 
  耶稣正在结业式上讲道。他看起来有点不安,他的讲词也带着警语: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群。不要带钱囊,不要带口袋,不要带鞋,在路上也不要问人安。当他快结束时,嗓门提高,要人注意:听从你们的,就是听从我,弃绝你们的就是弃绝我。弃绝我的,就是弃绝那差我来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人群散去,咽下疑问,分头去做被指定的差事。
 
  几天以后再见到耶稣,他好像换了一张脸似的。所有的严肃和警戒都不见了。他听了你的叙述,对你眨眨眼,鼓励你可以再做得精致些。他对医病、赶鬼、改变生命的故事,不厌其烦地听着。被派到那些山峦小村的危险差事真的奏效哩!耶稣太高兴了。大家开起庆功宴。听他讲道听久了,你会以为自己真行,可以踩踏蛇蝎,什么都不怕。
 
  你正报告到一半,他举手示意暂停,他忍不住了,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兴奋:我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他一说完,你还没弄懂他的意思,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席卷。刚才一定有一些重大的突破和进展。接着,他又躬身靠近,小声地说:从前有许多的先知和君王,要看你们所看的,却没有看见;要听你们所听的,却没有听见。

期末考
 
  约六个月之后,在耶路撒冷的一个小房间里,你和其他十二个人在共进晚餐。一股令人窒息隐秘的气氛充塞着。吃过的饭、佐餐的酒,都叫人禁不住头晕。事情一件件来得太快。之前耶稣很风光地被迎进城里,似乎你们所有的梦想就要实现,但此时的气氛却显得十分的不祥。
 
  首先是耶稣轮流为每一个人洗脚,使得彼得很不自在。耶稣的口吻也摇摆不定,一下子很叫人安慰,一下子又指责你缺乏信心,并且还说有人要卖他。虽然有些话实在听不懂,但有一件事虽然大家都不愿意,却很清楚的:他快要离开了,而且有另一位要来代替他,这一位他称作保惠师。
 
  整个房间突然起了骚动,好象疾风偃草。为了建国的行动,你们等着耶稣下命令,等了好几个月,如今他却把一切推给你,推给这十二个人!他环视了全桌人,最后说了:如今我把一个国托付给你们,正如父也曾托付国给我一样。

离去
 
  结果,你失败了——你们每一位都惨败,连彼得也是如此,他在背叛前几个钟头还夸下海口。耶稣在小房间的那晚又说:我已胜了世界!可是你怎么想,也没法子把接下来发生的事跟这句话连在一块儿。更甭提二十四小时后,目睹他赤身被挂在十字架上,他那虚弱的身子,在火炬下闪闪发光。这一位,还算得上是你家园的救主、万王之王吗?这简直是太难叫人相信了。
 
  那天是礼拜五。
 
  到了礼拜天,几近离谱、令人难以置信的流言,在哀悼的群众中间沸腾开来。然后,那个礼拜,你就见到他了。真的,你亲手摸到他的,耶稣!他做了一件没有人能做的事:他心甘情愿地赴死,然后又回到人间,从此,你再也不会怀疑他了。
 
  有四十天之久,耶稣显然可以自如地向人显现,然后又不见。当他显现,你会渴慕地听他解释所发生的这一切;当他离去时,你便和同伴开始策划新国度的事宜。想想:耶路撒冷终于要摆脱罗马的统治,获得自由了!
 
  过去,朋友无不讥笑你着魔于那个乡巴佬教师,如今你终于可以证明给他们看:再也没有人敢欺侮你,再也没有人敢欺侮以色列民。彼得、雅各、约翰是最内圈的人,当然分居高位,不过,建国总需要许多首长,毕竟你也跟过耶稣三年.........弥赛亚,真的弥赛亚已把你算入他最亲近的门徒行列。
 
  那四十天,没有一个人的炽热曾有稍减,怎会稍减呢?耶稣每显现一次就是一次神迹啊。最后,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他(大家都私下辩论过好多回了):夫子,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你屏息以待,等候某项指示——准备武器、作战计划之类的,毕竟罗马人不可能毫无抵抗就束手就擒。
 
  谁也料不到耶稣的反应。起初,大家以为他没听清楚问题。他竟岔开问题,说起邻近的国家和遥远的地名,他要你们往那儿去,为他作见证。只是要先回耶路撒冷,等候圣灵的降临。
 
  接着便发生了件最希奇的事。你们还站在那儿听他说话时,他的身子竟离了地,升到半空中好一会儿,才被一朵云彩给遮蔽,从此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三个景象
 
  这三个景象——差派七十个工人,最后的晚餐以及升天——处处表明为什么耶稣来到世上又离开的原因。的确,他来了,为要解决处理属灵公义的问题,并且向我们显示上帝的真像。但是他同时也是为了设立教会——一个能让上帝的灵居住的新处所。
 
  这就是为什么当那七十人回来向耶稣报告时,他会欢乐起来,听从你们的就是听从我。他事先已告诉他们,如今计划显然已奏效,他的使命,更是他的生命,已借着这些七十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而流露传递出去。
 
  在最后的晚餐里,耶稣的态度表现得更加急迫。这些门徒是他在世界上最亲近的朋友,而此时是他把整个使命托付给他们的时刻。尽管这些朋友尽是些很快表达忠诚,但又会很快否认他的人。他还是对他们说:父怎样差遣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明知他们不能领会他的意思,但还是相信这小群人会把他的信息传播到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他自己都没有到过的地方——地的极处。
 
  后来,耶稣的身体在众门徒惊讶的眼神中升上天去;但很快地,在五旬节,上帝的灵,就住到其他的身体中,众门徒的身体中。

19  风中的改变
      PBS
公司发行有关宗教的系列纪录片。搜寻历代各类神祗的图片或类似的抽象作品。又一项无趣的采访工作,有人说,够了。是谁出的馊主意?第一道菜的主角就是位肉眼不能见的!
 
  总算有人想出一个办法,安排一次与上帝本身的对谈,上帝的影像则被模糊处理。
 
  公元前14世纪,直升机出机拍摄西奈山顶。荒无人烟的地区,所以没有电视天线之类的东西要拆除。镜头拉到由阿拉伯游牧民族所饰演的一群古代希伯来人中。画外音:有关他们吃什么、穿什么。镜头盯住一个十二岁的犹太男孩。打断他的游戏,请他靠过来。
      “
介绍一下你们的上帝,他是怎么样的一位?旁白问道。
 
  男孩睁大了双眼,你是说........你是说........”他始终说不出话来。
      “
不错,就是耶和华,你们拜的上帝。
      “
他是怎样的一位?他喔?有没有看到那座山(镜头转向火山口,烟雾腾空,特写沉积岩。)那就是他住的地方。你千万别靠近,要不然你会死的喔!他很........他很........他就是很吓人的,真的很吓人。
 
  公元1世纪。摄影机出机沿着巴勒斯坦宽阔的地平线取景。同一批临时演员,饰演在沙漠边缘放牧的一群人。背景有绿洲。镜头摇近其中一伙路人,再聚焦倚着小树丛而坐的一名妇人。引她说话。
      “
上帝?我现在也还在摸索他长得什么样子。以前我以为我懂,可是自从我开始跟着这个老师学以后,倒是湖涂起来了。他说他就是弥赛亚,我那些朋友却嗤笑。不过,他喂饱5000人的那天,我倒是在场——他若不是,还有谁能呢?我吃了一条鱼。我还亲眼看见他医好一个瞎子。
      “
敢情上帝就是那位名叫耶稣的,就在那儿。
 
  公元20世纪。镜头移到美国一个小镇美丽的教堂,拍摄教堂座椅上会众的脸。旁白者发声:今日,上帝又是什么模样呢?
 
  圣经新约要我们相信,答案就是在那座平凡的教堂里,那群座椅上平凡的会众。上帝就在基督身上,是一回事,然而在我们身上?可能吗?要感受到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圣经从头读到尾,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一气呵成,好像我在科罗拉多那些下雪天所做的。
     
旧约描述这位有大能威严宇宙的主宰,充满圣洁、火焰,还有极深的情怀。接着的四福音书,记载耶稣在世的生活情形。但是从使徒行传下来,圣经就突然变成一连串给人的书信,给希腊人、罗马人、犹太人、作奴隶的、当主人的、男的、女的、老年、小孩等各式各样不同的人,但是却对读者有一致的认同,都称他们是在基督里的人。
      “
教会不是别的,只是基督切实在其中模塑的一群人。朋霍费尔如此说。使徒保罗就用基督的身体来形容这一群人。他看见有一种新族类。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表彰上帝自己。保罗还认为,这其实就是上帝一直以来要完成的目标。
      “
岂不知你们是上帝的殿,上帝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保罗在写信给哥林多那群混乱失序的人时这样说。对犹太人而言,上帝的殿是座建筑物,是上帝在地上居住的所在。难道保罗在这里所说的,是以为上帝搬家了?
 
  圣经中出现三个殿,把它们综合起来,可以看出其发展过程:上帝以圣父、圣子、圣灵三种位格显明他自己。第一个殿是所罗门王所建造的雄伟圣殿,后来希律王又重建。第二个殿是耶稣的身体。(耶稣曾说:所毁坏的殿三日内要被建造起来。)而第三个殿就是以人所形塑而成的殿。

托付
     
他似乎并没有做哪一样足以在创造物中代表他自己的东西。他乃是指挥我们慢手慢脚,笨拙地去做出他转瞬间就可以漂亮完工的事。
 
  创造,从头到尾都好像一场托付、授权。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位给予者。
 
  这三个阶段——圣父、圣子、圣灵,表达了上帝与人的关系亲密程度的进展过程。在旧约西奈山上,人们不敢亲近上帝,而央求摩西代表他们去谒见上帝。而到了耶稣的时代,人们可以自由自在地与他交谈,可以摸他,也可以害他。然后到了五旬节,这群曾经离弃耶稣的门徒们,竟然成为上帝居住的对象。而且不可思议地,耶稣居然还把神国托付给他们,还有我们。
 
  但是不谈也罢,有关圣灵的模棱两可的认识,还得与现实中教会刺眼的现况相调和。看看教会的光景,难道上帝的心意就是如此景况?
 
  任何托付都会带着冒险性质。作主人的就懂得这个道理。当你交托某人去做一件事时,你就必须放手。当上帝籍我们劝........”(保罗用语,哥林多后书529)时,他冒了极大的险——我们可能是一群极差劲的代表。贩卖奴隶、十字军东征、屠杀迫害犹太人、殖民主义、战争、三K党等等——所有这些都是打着基督的旗帜而进行的。上帝要去爱的世人、上帝要呼唤回归的群众,根本见不到上帝的踪影,因为挡在路中间的可能是我们自己的脸。
 
  然而上帝愿意冒这个险,因为他要世人透过基督徒来认识他。有关圣灵的教义,就等于是在探讨教会——圣灵住在我们中间。这种设计看来好像是上帝的愚拙,如同保罗在一处圣经说的,但布耶赫那对这样的愚拙,却叹为观止:竟愿选召这类人来作他的圣工........脑筋不灵光的、不配的、无能的、自命清高的、自命不凡的、怪里怪气的、疯疯癫癫的、胆小鬼、好色之徒等。
 
  但保罗接着却说:上帝的愚拙总比人智慧。
 
  身处于这群有瑕疵的、平庸的教会群众中,我们自己就是教会中那批脑筋不灵光的、不配的、怪里怪气的人,但仍期盼要调和成圣经所说,有关基督的身体那个伟大真理。不过圣经总是不会看走眼的。先思考两个例子。
 
  一、我们在世上代表上帝的圣洁。圣洁,超乎一切,构筑了人与上帝之间广大的距离,也就是至圣所布幔内的那片禁地。但新约坚定地表明,那次巨大的震裂已带来天旋地转的改变。全然圣洁的上帝,如今竟住在非常不完全的人里头。又因为他尊重我们的自由,所以圣灵就在我们的行为下。我们可以欺哄圣灵、让圣灵担忧,并且消灭圣灵的感动。如果我们选择走错,按字面意义,我们也就是挟持了上帝走错路。
 
  没有别处的圣经比哥林多前书6章,更有力地诠释了这奇特的真理。保罗痛责哥林多教会好色召妓的会友。他逐一驳斥他们自圆其说之词,最后,他肃穆地警告:岂不知你们的身子是基督的肢体吗?保罗义正词严的责骂,接着毫不犹豫地作结:我可以将基督的肢体作为娼妓的肢体吗?断乎不可!你即使不是圣经的教师,也能看出这么强烈的对比。但在圣灵的时代,上帝是把他的荣誉,甚至精髓都托付给我们。我们在世上体现上帝的道成肉身;临到我们的一切,也就临到上帝自己。
 
  二、我们在世上从事上帝的工作。或更正确地说,上帝透过我们来做他的工。不过当你要诠释时,张力就来了,奥古斯丁说:没有上帝,我们不能做什么,没有我们,上帝也不做什么。同样的思路,保罗也说: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以及另一句: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无论这两句难解之经文有什么其他的意义,至少都与一切都交给上帝的态度是相对立的。
 
  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时,上帝为他们奇迹似的预备食物、水,甚至连鞋子也没穿破。耶稣也一样经常直接满足人的需求。许多现代的基督徒说到那些令人振奋的故事时,都会有向往之情,甚至失望为什么上帝现在不这么做了?”“为什么他不神奇地供应我们的需要?
 
  但是到了新约时,上帝作工的方式就转变了。比如保罗被关在酷冷的牢房时,他转向他的朋友提摩太提出照顾肉身的需要:带那件外衣过来,还有书卷。还有马可,他一直于我有益。当他遭遇其他患难时,是借着提多的探望而得到上帝的安慰。当耶路撒冷遭遇饥荒时,保罗还要到处募款来周济解困。上帝仍满足初代教会的需要,如同满足以色列民,只是以间接的方式透过教会肢体来供应。而且保罗也没分别说:这是教会做的,那是上帝做的如果这样分,就是弄错了他一直强调的重点。因为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教会做的就等于是上帝做的。
 
  保罗之所以坚信这个道理,可以追溯到他第一次与神戏剧化的会面。当时他热心迫害基督徒,是个恶名昭彰的大捕头。但在往大马色的路上行走时,有大光照着他,使他三天瞎了眼。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逼迫你?逼迫谁?我不过是追捕那些异端基督徒。
      “
主啊,你是谁?扫罗终于问道,仆倒在地。
      “
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这个句子等于替圣灵所带来的改变做了一个总结。几个月前,耶稣才被处死。扫罗所捉拿的是基督徒,并不是耶稣。但是复活的耶稣让扫罗明白了:这些人就是他的身体。凡伤到这些人的,就是伤到他。这是使徒保罗永志难忘的一课。
 
  想到这里,我不得不联想这个道理会怎么应用在我个人身上。有关圣灵的真理背后有极重要的涵义,可以解决本书所探讨的问题。我的朋友理查德问:上帝到底在哪里?请显示给我看,我要见他。其实,这个问题部分答案应该是:如果你要见上帝,那么就看看那些属于上帝的人——他们是上帝的众身体bodies)。他是基督的身体。
 
  尼采对这个挑战曾如此说:如果我也信耶稣为救主,他的门徒一定会看到更多人得救。但如果理查德能认识一个像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一样的圣人,充满了仁慈与恩惠,也许他就会比较相信上帝,因为他很像上帝,也在做上帝的工。
 
  但是理查德并不认识特蕾莎修女,他认识的是我。而这又是关于圣灵最让人低头敬畏的教义。理查德也许一生永远不会在风中听见上帝的声音来回答他的问题,他也不太可能会在有生之年看见上帝,他能看见的就是我!


最后编辑幽谷百合 最后编辑于 2015-06-28 14:37: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