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从工作体会到受苦有益

[ 4311 查看 / 0 回复 ]

从工作体会到受苦有益

作者:李作言

抗日战争时,我父母是年轻的知识分子,带着三个儿子逃难,落脚于大西南的四川。我和两个弟弟都生在四川。

日本投降后,父母带着我们六兄弟回到老家东北省昌图县定居。住了九个月后,东北便成为国共内战的重要战场。父亲认为东北是自己的老家,不想刚回来又离开,可是两星期后共军已经围城。当我们终于搭上老旧的飞机离开时,高射炮已在飞机四周炸开。为了减轻机身的重量,机长把所有行李都抛出机外,加速飞离东北沈阳。当我们抵达天津机场的时候,已经一无所有。

六岁以前,我们全家在战乱中从一个城乡逃到另一个城乡。父母带着六个儿子,经历极为艰苦的生存奋斗,才从东北辽宁逃到天津,再从天津乘火车到上海,终于搭上一艘破旧货轮,在1949年一贫如洗地逃到台湾。

幼年打工,贴补家用

初到台湾,生活极为穷困。父亲一人微薄的薪水实在不足以供养一家八口的基本开销。到如今我仍记得,母亲常为我们的学杂费举债,甚至当掉了结婚戒指。我从年幼就体会到贫穷生活中的挣扎,也促使我们兄弟六人认识到工作谋生的重要性。

为补贴家用,父亲用竹子编了几个鸡架子,养了20多只来亨鸡,我们每天早晨可收十来个鸡蛋。几兄弟分工合作,两个哥哥清晨去市场卖蛋,两个兄弟在家生火煮早餐,我和五弟到市场捡拾被丢在地上的菜叶和腐鱼回家作鸡饲料,然后再清扫并收集鸡粪,卖给鱼塭作鱼饲料。有时真想吃一个鸡蛋,但都忍住不吃,要等到过年过节才吃。

我们兄弟的校服满了补丁,每人都只有一套。因此放学后就立刻洗干净,挂在屋檐下晾干,以备明天再穿,然后我们开工糊火柴盒。每一百个火柴盒大约得一块钱台币。晚餐前一般能糊上五百多个,周末三千个。一星期下来,约赚两美元,对一家的生活费不无小补。困难锻炼了我们的品格,使我们从小学会勤奋和分工合作。就如圣经上说:“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时聚敛粮食。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仿佛拿兵器的人来到。”(箴言六6至11)

年轻吃苦,锻炼品格

中学时,我替有钱人做打扫、油漆、搬运、送货、守夜的工作,守夜时还一边做功课。有一次连续守夜三星期,几乎没睡,因此生了一场大病。我和三哥曾替美国大兵洗衣折烫,每次得一两块美金,对家庭经济很有帮助。这些使我们年纪轻轻就知道,要把工作做得好才能获得再次被雇用的机会。替美国大兵做事时,我们就抓紧聊天的机会,练习英语会话。

我大学时期半工半读,修剪校园内的草坪。1960年代台湾没有自动割草机,我得手握镰刀,在炎热的下午要割完约半亩地的草坪,我把这看为是训练体能和耐力的机会。我所负责的草坪在女生宿舍外,有些女生看见我汗流满面,常送一些冰水鼓励我,使我越割越有力,同时也领略到正面鼓励的作用。

回想起来,这段半工半读的过程虽然艰苦,却加强了我的沟通能力,锻炼了我的体魄和品格。年轻人吃苦其实很有益处,因为太顺利的人生没遇过挑战就会视野狭窄,对很多事都不懂处理。难怪圣经上说:“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马书五3至5)困难能塑造我们的品格,使我们变得老练成熟。

留学奋斗,培养专业

大学毕业后,我得到一份助教奖学金,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读研究院。因为经济不允许坐飞机,我就坐招商局的货轮去美国,经过许多港口。一个多月后终于抵达乔治亚州,再乘灰狗巴士,经两天两夜长途跋涉,终于在1967年的3月到达明尼苏达州。一只皮箱,一小纸箱的书,开始了在美国的奋斗。

开学以前,我在校园里找到第一份工作,在美国各地的实验站(Experiment Station)帮助农学院收割冬麦及种植大豆。冬麦的麦须又长又坚硬,手掌常被刺得血渍斑斑。我一直工作到开学,开学后找到另外的工作,便每月按时寄回家一百美元,帮助家用及两个弟弟的学费。

研究院开学后,我在世界有名的梅约医院(Mayo Clinic)找到一份与专业有关的工作,在工作中学到临床试验的基本知识,包括设计电脑化的病历表、统一数据编码、品质管制、统计数据分析、写报告,及​​与医生、流行性病理学家等专业人士沟通、讨论、分析及检讨。因为刚到美国,英文能力有限,要花很多时间精确地了解资料的内容,才能与各位专家沟通。只有一边努力,一边祷告,求上帝赐给我聪明智慧和健康。经过一年的学习和挣扎,终于奠定了日后在药界发展的基础。

1970年我转到匹兹堡大学。当时匹兹堡华人教会的牧师是游宏湘牧师,我和妻子瑾华刚到那里,还没找到公寓,游牧师和师母就接待我们到他们家住。我从小信耶稣,初时跟父母去教会,很单纯就相信了,没有怀疑,不过也不上心。可能因为一直都半工半读的缘故,全部精力时间都投到学业和工作上,对真理也不渴慕。后来虽接受了洗礼,大学时代还是不常去教会,但是上帝的道已经撒在心里。到匹兹堡后住在游牧师家,看到他们夫妻的爱心、喜乐和待人的诚恳,心里十分感动。两星期后,我们找到公寓,就在游牧师家的对面,因此经常到他们家参加学生团契。心里的道种开始得着浇灌和滋润,渐渐萌芽,对真道感悟日深,知道怎样过教会生活。因此除礼拜天固定参加礼拜以外,有时也招待单身的学生在我们公寓聚餐及团契。我和妻子的灵命开始增长,对上帝、对教会都渐渐投入委身,多年后更担任教会的长老。

努力工作,学无止境

回头说我在匹兹堡的学习。在学习期间我找到一份工作,帮助国际开发署(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进行一个大型的临床试验,测验一种新药(PRO-CON)。当时我是该团队的唯一临床统计师,要和很多专家、教授沟通,因此必须加倍用功,彻夜学习专业名词,并练习英语沟通能力。压力虽然很大,但也锻炼了我清晰沟通及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

毕业后我在医药公司工作的头两年,因需处理人际关系和企划、有效地管理及利用人力资源,以及劳资纠纷等许多法律问题,因此又到宾州大学商学院进修,白天上班,每周两晚上课。1982年,公司提升我为统计及资料处理的首位华人副总裁,负责管理临床试验、药品研究与开发、分析研究与开发、品质管制、毒理学、生产制造、环境卫生保护、法律及订价依据的统计及资料处理。在此职位六年半中,不但学习到专业的深度,更经历开发药品过程的整个广度,这实在是极为宝贵的学习经验。

风暴突至,另寻出路

1987年9月的一个星期四早晨,和往常一样,我八点准时到达纽约市曼哈顿的公司,其他员工尚未到,我安静地​​处理文件及计划一天的工作。这时电话响起,是一位在纽约证劵公司工作的旧朋友打来的,问我公司为什么解散。我听得莫名其妙,放下电话后千头万绪,想到上星期才雇用了三位职员,他们刚辞去旧工作,把家也连根拔起搬到这里,孩子刚刚换了学校,现在不到一星期,却要辞退他们?我如何向他们交代?又怎样面对部门里的其他员工?我前面的路该怎么走?未来的职业生涯如何?

想了一阵,我去见我的上司,他也不知道,上星期他才刚聘请了一位副总经理,于是我们一同去见公司总裁。总裁很不高兴,大声回答:“都是谣言!”岂知当天下午二时左右,我们每人办公桌上都放了一纸备忘录:公司宣布九月底正式解散。消息是真的!在公司每服务一年,只换得一星期的遣散费,公司就这样把员工们解决了!我在公司工作了九年半,公司只付九个星期的遣散费就把我打发了。

我1978年中旬加入这家公司,近十年的努力好像全白费了!复杂的思绪不断涌上心头,更有被欺骗的感觉。这时,上帝的话及时提醒:“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上帝必与你同在。”(约书亚记一9)总公司要求我协助公司结束事务,一直留到年底。办公室里空荡荡的,难得有如此安静的时刻。就在这段日子,我开始了计划找新工作或创业的准备。有两位同事想和我一起成立顾问公司,但当我把企划书写好还尚未开始之前,两位同事都找到了新工作,他们就不愿再冒险和我一起成立公司了。

我向银行交涉,得到一份保证文件,在有需要时可用我家的住房做抵押;再加上卖出我所拥有的股票资产,一共筹得了30万美元,我就用这笔资金作为新顾问公司的创业基金;将我家房子上面的阁楼装修成办公室,雇用了两位职员,用十万美元买了一部快速中型电脑,以及资料储存备份系统;做了一份简单的收入及支出规划表,假定自己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尚可生存一年。

我白天联络可能的客户,安排拜访行程,一天下来常常要面对毫无所获的推销结果。下班后,到了晚上,办公室人去楼空,还得收拾清理,洗厕所,倒垃圾,事事亲力亲为。有时心情低落,怀疑自己是否做了正确的决定。一个人在阁楼里发呆,就祷告思想圣经的话:“因为上帝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摩太后书一7)再度提起奋斗的精神,设计及编排介绍公司的传单,编写标准作业程序,学习新的科技资讯,到了睡觉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感谢我的妻子尽力把家事及孩子们照管得很好,让我不必为家事担心。

上帝开路,创业成功

有一天,要去拜访一家公司,出门前安静祷告,想到耶稣说:“在人是不能,在上帝却不然,因为上帝凡事都能。”(马可福音十27)就心中得力。到了这家公司以后,秘书把我带入一位资深经理的办公室内,等了五分钟,他进来和我聊了几句后,问我计划做什么。一如所料,他说现在没有工作让我的顾问公司去做。可就在这时,他的上司突然走进来,看到我一怔,惊奇地问:“你怎么会到我们公司来?”原来他和我是旧识,曾一同共事。我答:“谈一些顾问工作的事。”接着他突然回头对那经理说:“不管他的薪水是否可能比你还高,你一定要聘请他到我们公司来。”然后再转头对我说:“欢迎你到我们公司来。”说完后匆匆离去,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怎能这样讲话?现在我想要的顾问工作连影子也吹走了!谁知过了一会儿,这位经理红着脸对我说:“我突然想到有一项企划,可以考虑给顾问公司做,大约价值36万美元,如果你愿意接受,我们就请你们公司做吧!”

感谢上帝!“在人不能,在上帝凡事都能。”“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廿一1)这笔生意从天而降,成了我们公司第一个大型工作。公司自此渐渐发展,不断成长。

后来我们测试的项目更包括​​Pfizer公司著名的产品威而钢(Viagra),由此奠定了公司的名声。1997年公司被颁发为年度企业公司,我被选为当年进入决赛(Finalist)的企业家之一。这些都是天父上帝的恩典,是我从来不敢奢求的。

将近十年,公司已成长为一中型企业。就在我们策划上市的事时,上帝早为我们开了道路,有四家公司提出高价收购我们的公司。经过祷告和详细考虑,我们于1998年加入了一个小公司后上市,次年我退出公司的运作。公司易手的价值超过我们所求所想,我们全家坐在一起感谢天父上帝的看顾和恩典。心里知道,钱财并不是我们的。上帝要我们做祂财产的好管家,因此我们忠心地将一部分股票捐给非营利机构、基督教福音机构及神学院。

从幼年工作到1998年,我工作了将近50年。退出公司后,我参加教会的短期宣教活动,探访泰北爱滋病儿童看护所,参加社区服务、监狱事工,帮助并鼓励一些朋友创业,教主日学(特别是讲授基督徒的工作观)。在授课时,常听到许多高级专业知识分子问:
“我的上司什么都不懂,哪有资格做我的老板?”“我的老板把我的成果拿去邀功。”“你怎样面对工作中的政治游戏?”“你为何要创业?如何准备?”

这些问题让我发觉,专业知识的深度不等于做人智慧的广度。工作不能只看见眼前,若从一生的职业生涯来看,每个岗位都能够扩充我们的度量,增添我们的智慧。感谢上帝带领我一生用正面的态度来面对穷困、学习和工作的困境,让我深深体会,只要走在上帝的路上,受苦是与我有益的(参诗篇一一九71)。

来源:中信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1-03 14:04:4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