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假如没有耶稣 第十一章

[ 6935 查看 / 0 回复 ]

第十一章 基督教对道德的影响


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使徒保罗(腓立比书一章 27 节)

      十九世纪时,伦敦时报曾大肆抨击海外宣教士的一些作法。这时有一位经常旅游的人士写了封信给报社编辑,批评报纸的态度;他说,若是一个旅行家有这种态度更是不可原谅——因为万一有一天他被抛弃在一个不知名的岛上,他一定得虔诚地祈求,并且感谢宣教士的教导已经早他一步来过了!这位写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后来与基督教信仰有所敌对的人——达尔文!再怎么说,他仍然知道信仰可足以「利用」的无形价值。

  在历史的记录里,基督教对野蛮民族的教化是首屈一指的,不但在过去的世代里有很多的贡献,并且如今仍在持续进行中。真是无可匹敌!今日我们社会里的「文明」行为举止,追根究柢大部份是源自基督教的传统。

  特别是西方世界的人们更是需要感谢基督教信仰所带来的福祉,因为它改变了未开化的民族和国家,使她们走向比较有人道的社会前景。这包括法兰克(后来成为法国)、盎格鲁撒克逊和声名狼籍的北欧威京海盗。甚至到今天,我们评定一种行为是否合乎人道,都是以基督教的标准来定夺。在历史上,基督教对全世界道德标准的提升,绝对是其它力量所不能比的。

犹太的根基

  公平而论,从多方面来看,基督教并没有发明道德标准,而是提升旧约的观点(参马太福音五至七章登山宝训)。基督教的道德律是以犹太教和十诫为基础;几千年来人类「对错」的准则即由此衍生。林肯曾说圣经是神赐给人最好的礼物,没有它我们就不懂得分辨对错。犹太教给了这个世界较高的道德观,是前所未有的。耶稣基督将此犹太基础加以扩大,然后推广至全世界。如果没有耶稣,我们势必生存在难以想象的低道德标准中,而我们的对错概念一定没有比今天部份的野蛮人好多少,因为我们自己也还是野蛮人。

  基督不只是带来较高的对错标准,还使其广传,许多文化因而得以提升。历史上有许多野蛮残忍的民族因耶稣基督正面的影响而文明化,若是基督没有来,我们可能还像当年的祖先一样茹毛饮血呢!

道德背景

  古代的犹太人被一些拜偶像(如摩洛、巴力和巴力的妻子亚斯他录以及安娜特等诸神)的异教社会所环绕。摩洛尤其残酷,他的信徒献上自己的孩子作为火祭。巴力是性欲之神,在他的敬拜仪式中有男女庙妓。亨利哈雷(HenryHalley)提到古代迦南人时说「他们的庙宇是罪恶的中心」。相对地,赐给犹太人的十诫比古老异教文化的道德标准超前有光年之久。事实上,十诫在三千四百年后的今日仍是合宜的。

  古以色列的神——也是基督徒的神,祂和古代异教的众神是绝然对立的;祂是圣洁的,祂审判人的罪——但是祂总是先给人们侮改的机会。下面对迦南众神中之女神安娜特(巴力的伙伴和姊妹)的描述正是一个对比:

  身为战争的女守护神,安娜特出现在巴力史诗的部份是充满血腥残忍的毁灭场面。不知是什么原因,她恶毒地残杀人类,老少一并地大规模屠斩。她欢喜地走在人血及膝之地——啊,甚至高及她的喉部呢,她一路凌虐亢旧地走着。

  古老异教的道德标准是极低劣的;迦南人的道德标准可能是最低的,而其它文化也好不到那里去。但是你会说,这一切因为希腊而有所改变;不对,并没有改变。希腊对人类有诸多正面的贡献,但是提升道德观却非其中之一。希腊众神和后来的罗马诸神均非无限,也非全能。他们没有全能上帝的概念;他们的神都是有限的。此外,那些神是不能爱的,在古异教徒的心目中,从来没有想到去爱一个神。众神是让人敬畏的,是可以求和解的,但却是不能被爱的。

  我们应该更进一步的了解异教在人们思维中所带来的混乱。对异教徒而言,遵循神的旨意和律法而活是全然难以想象的,因为他们的神行事无法可循。如果那些神有「法」,势必是没有启示给人类;因他们行事运作完全任意孤行。如果清晨起来,心情暴躁,则开始天打雷霹地惊扰人们的生活。律法是人的成就,不是从众神来的。这也是为什么苏格拉底只能按着雅典城的律法过生活,而想象不出更高层次道德观的原因。今天有许多人仍认为最高的道德标准是按着人的律法过日子,可说是连一点点的进步也没有。

  哲学也从希腊的黄金时期降格,到了基督的时代更落至最低点。伊比鸠鲁学派只不过是适度的感官文化,就是强调感官的最高享受。怀疑论和不可知论是异教世界里宗教和哲学的挛生子,而它们所带来的道德结果的确是相当丑陋的。

  诸神定了道德律,自己却不遵行;哲学家、道德家和伦理家所教的那一套道德观,今天很多人会觉得恶心。我们在前面几章已经读过有关古代许多不道德之事,如性变态行为、堕胎和杀婴行为的猖獗、奴隶制度盛行等等,皆是这些诸神道德律所结的果子。

罗马的酷刑

  那是一个残酷的世代,野蛮的暴政和专制的统治是其特色。就拿尼禄王为例,他接受了最好的外邦哲学教育,但是他却堕落到有史以来道德最卑劣者之流;他常故意改装去大逛妓女户。有位史学家说,尼禄会「对男孩猥亵......殴打、伤害、谋杀。」他有个情妇;他的妻子当然反对他与情妇交往。这种情形你会怎么处理呢?啊,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太太给杀了!尼禄正是这么做。当他的母亲也反对他如此行时,最干脆的方法就是把他的母亲也给杀了。当然,他不是全然没有感情的;在母亲的丧礼上,他低头看着她的尸体说:「我从来没有注意到,我有这么一位美丽的母亲。」

  终于他如愿娶了情妇。然而有一天当她也不顺他的意——唠叨他因赛马而晚归时;尼禄完全不顾那正是她怀孕的后期,便一脚踢向她的腹部,当场踢死她和腹中的胎儿。要记住,他可是当时世界的领袖呢!真是说尽了那个世代的残酷。

耶稣来了

  在这邪恶、淫秽、堕落、不道德的世界,圣洁无瑕疵的神独生儿子诞生了。基督教对于早期基督徒的道德观影响可说是巨大深远。首先,当时成为基督徒的人都是十分真诚的,明知追随耶稣可能被杀也要誓死跟从。从尼禄时代开始,法律就明文规定,凡是成为基督徒者一律处极刑。有些皇帝严格执行这条法律,有些则视而不见。总而言之,加入早期教会的信徒大都是非常反诚、全然委身的;对他们而言,追求永生是唯一的目标。第三世纪罗马的希坡律陀斯(Hippolytis),他是位长老又兼基督信仰教诲师,他说一位初信者必须经过一年时间在其生活起居和人际关系中加以观察,并同时进行受洗前的教导课程才行。三年呢!那时候可没有「简易的信仰」;这么做的结果是提高了基督徒的道德标准。

  杜兰指出,罗马人的道德标准自从征服希腊之后开始堕落,也就是说「征服者被被征服者所征服」!直到基督教影响来到,道德观才有了转机。「道德的崩盘始于罗马征服希腊,至尼禄时代达到谷底;此后,罗马人的道德提升,而基督教的伦理观对罗马人生活影响大部份是健康而正面的。」到了四世纪初,君士坦丁的时代,基督徒的比例仍是很少,才百分之五左右,听起来令人感到意外。

  杜阑说:「那些基督教小团体的敬虔信仰与端庄的生活态度,使得疯狂享乐的异教世界感到不安。」杜兰又说:「早期基督徒的道德品行对异教世界而言,十分具有谴责的作用。」

  基督教的道德标准比任何异教都高出许多;事实上,即便在今天还是比世界上任何道德标准高。没有人可以完全达到那个标准,唯有耶稣例外,所以祂才能成为无瑕疵的羔羊,替我们赎罪。但是,有成千上万的人努力想达到那个标准来讨基督的喜悦,透过圣灵的带领,他们发现自己的生命改变了。我想起一首诗歌,大意是「我并非全然如我所应该表现的;我并非如我所预期的;但是戚谢神我不像我过去那个样子。」杜兰对早期教会的道德特质描绘如下:

  在这段时期,基督徒给人的一般印象是:虔诚、相互忠诚、对婚姻忠实,以及因为拥有信心的信仰而得着的平安快乐。皮里纽(Pliny,异教徒)不得不向他雅努(Trajan,一位异教徒皇帝)报告说,基督徒过着和平、模范的生活。迦兰(Galen,另一位异教徒)描述基督徒「在自我操练方面十分上进,并且积极追求道德上的完美,因此他们不输给真正的哲学家。」

  早期教会时代有许多殉道者均得面对一个可怕的难关:罗马皇帝知道信徒不会为了苟且偷生而弃绝基督,于是把他的配偶或孩子,或是其父母带来,逼迫他们要弃绝耶稣,否则他们所爱的人就会死得很惨。我们在早期教会的文稿中看见这些信徒的祈求信函,信中要求他们的基督徒亲友不要为了救他们而弃绝耶稣,很多人因此而死。奥古斯丁说,圣经不会教导我们为了救另一个人的肉身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因为圣经并不把这转眼即逝的世上生命——这个有如轻烟,才升起就被吹走;有如青草,长出来就被割除的生命——视为应不惜任何代价加以保存的最高美善。早期教会时代的道德信念十分的强烈,基督徒宁可死也不愿说谎。

野蛮人的文明化

  基督教传给了希腊人和罗马人,也传给了野蛮文化中的人,甚至那些常来攻打罗马的民族。第一批对这些野蛮人积极教化的罗马人都是基督教宣教士。许多野蛮人是德意志民族,包括哥德人、法兰克人和撒克逊人。这些野蛮部族都是强暴好战的,在罗马帝国崩溃之前,他们就不断地攻打帝国边界的前哨基地。当这些野蛮人征服一地,他们往往是赶尽杀绝,城中男女老幼一个也不留,他们甚至摧毁敌人的武器和财物,「把活物和物品大批地献祭给战神」。如此全盘的屠杀和破坏让八世纪的基督徒作家保罗(神职人员)感到困惑,他在有关伦巴底族(Lombards)的历史中写道:

  看看两边各有多少人呀!为什么非得使那么多的人毁灭?让我们加入一场争战,他和我,让神所属意的得胜者可以拥有这些人,全然平安地拥有他们。

  此外,欧洲野蛮民族的法律不仅是按个人的罪加以审判,还会将此报复在犯罪者的亲属身上。康乃尔大学教授迪尔尼(BrianTierney)写道:「如果一个人被谋杀了,他的亲属有权利和义务向谋杀者及其亲人报仇。」幸而基督教信仰渐渐地渗入了这些文化和部族。在接受基督教之前,这些部族,特别是条顿人,非常的迷信。巫术对条顿人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历史学家察尔斯李(HenryCharlesLea)写道:「可能没有其它民族在日常生活中有那么多超自然的追求,或者可以说对自然界和灵界宣称具有如此大的掌控力。」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转,这些残暴的部族——我们大部份的祖先都是——因着基督的福音而改变了。奥古斯丁是把福音传给英国野蛮的盎格鲁撒克逊族的人士之一(不要和希坡的主教圣奥古斯丁搞混了),他远赴英国向盎格鲁撒克逊人传福音之前在罗马磋跎了一阵子,「显然因为他听过不少有关英国人野蛮的行为而有点怯步。」但是他的宣教成功了,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些野蛮人被基督改变了;尽管改变的过程是渐进的,不是一夕之间发生的,但是野蛮民簇的文明化对基督教和基督而言是一个精彩、荣耀的得胜事迹。

北欧的威京人

  最能显示福音改造力量的例子可能是北欧的威京人(The Vikings),他们生性特别的残暴;这些斯堪第纳维亚民族的早期祖先向来抢劫掳掠,直到福音在他们心中生根才告终止。如果没有耶稣,很难说这些人会结束他们的残暴行为。第九、十世纪时,威京人出海大肆掳掠,欧洲大部份海岸都受尽侵害。他们在春季播种,然后出海抢夺,收割时再回来。被肆虐之地的基督徒如此向神祷告:「上帝,救我脱离北方威京人之手。」宗教机构(例如修道院)是威京人最喜欢抢夺的目标物,因为那儿宝物多,而且往往防卫脆弱。威京人奸淫掳掠、滥杀无辜,连孩童也不放过!剩下的东西他们通常放一把火给烧了。他们的战士在战场上凶残无比,今天英文的「狂暴」(berserk)就是源自他们的「战士」(berserkers)一词。

  是什么改变了这群人类的祸害?是耶稣基督改变的。福音总算传到了威京人,当然不是没有受到抵挡,刚信主的他们也不是没有暴力,因为他们一开始并不知怎样才算是好。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有许多斯堪第纳维亚人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于是开始停止可怕的掳掠行为。实际上,每一位挪威人、丹麦人、瑞典人,甚至于许多的英国人,都是这些残暴好战之徒的后裔。

  公元 1020年,挪威人召开了历史上第一次全国性的聚集,在这次由国王奥勒维(KingOlav)主持的聚会上,基督教成为他们的法律;挪威的史学家史汀(SverreSteen)记载到:「同时间,旧有的一些惯例、常规变成了不合法,例如血祭、巫术、奴隶制度和一夫多妻制等。」

  基督教提升了许多国家、文化、部族的道德标准,对世界文明有很大的贡献。虽然没有人能达到基督的完美——基督祂自己是唯一的例外——但是只要福音传到的地方,道德标准就提升了。1940年代纽约大学的历史教授瑞德博士(JosephReither)写了一本世界历史书,书名是《世界历史一瞥》(World History at a Glance)。下面一段文字就是他记录第九世纪时基督教接触野蛮民族,并使其文明化的情形。

  查理曼帝国瓦解,随之而来的是暴动和混乱。分崩离析的欧洲大陆四面受敌,北有威京人,南有萨拉森人,东有马札尔人和斯拉夫人;当我们思想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居然产生了一个伟大的文明,必然感到讶异。在这混乱的几世纪里,有一个机构远比其它单位有耐心且持续地努力对抗分崩和败坏的力量;在这众所周知的黑暗时代里,罗马天主教慢慢地约束暴力,并恢复秩序、公义和礼节。一位研究罗马天主教的杰出且具有批判性的学生说,在人类的历史中从来没有其它任何一个机构「对人类的命运发挥如此大的影响力」。

「道德」与「不道德」间歇交替期

  有时候神的灵会强力浇灌,使得所有的国家改变。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就曾改变了欧洲整个的风貌。但不出几个世纪,英国即陷入自然神论的低潮之中,说神已离开了大自然,让人们在不公义中煎熬着,大街小港中充斥着不法和罪恶。接着神兴起卫斯理和怀特腓德,他们开始祷告和讲道,神的灵浇灌在英格兰,使之再度有了大复兴,人们又重新回到神的面前。

  多年之后,同样的复兴发生在爱尔兰。威尔斯也有复兴,一开始是一个人祷告,然后有少数人加入,于是神的灵浇灌,就像祂在英国赫布里底(Hebrides)群岛的复兴所做的一样。当神的教会归正之后,神的圣灵在每一个地方都大大的震动,使群众归入主的名下,人们大量涌进教堂,数目多到只有站立的空间。

  在英国赫布里底群岛复兴的时期,神的灵降在一个城市,接着又降至其它城市,成千上万的人涌入神的国度。在许多城市酒吧不开,沙龙关闭,监狱内空无一人。你能想象吗?人们可以夜不闭扉!他们不需要狱卒来看守罪犯。神改变了人的心,使得牢狱空荡荡的!在美国的大复兴也是如此。

现代的宣教活动

  在基督教第一个千禧年的后期,我们的许多祖先摆脱了野蛮的行径转向基督;而在过去的两百年里,同样的情形发生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教会和各宣教机构派出基督徒到世界各角落传讲福音。他们带着妻小来到有残暴恶习的食人族和野蛮人当中,这些宣教士成就了不可思议的事迹。

  然而,很不幸的是有许多所谓的基督徒常常是冷漠的,即使在今天也是一样,他们连听听宣教的事工也不乐意。基督教的宣教工作只能在教会所募集到的极少经费下开始运作。在基督教世界中有百分之八十八的工人是在说英语的国家中工作,但是只有一小撮的人和极少的金钱在进行宣教工作,可是依我看,他们却成就了地球上有史以来的惊人成续。我相信基督教宣教活动是人类史上最伟大、最成功的一项运动。

  新几内亚的一个残暴部族原本会仅仅为了邻居触犯些许迷信的禁忌,就动不动地杀人,然而自从耶稣基督的福音传入,使得全族归主,他们开始敬拜真神救主,整个的改变的确令人感到震惊。另外,看见邪恶的阿库族向下游其它部落传福音更是叫人讶异,这群来自厄瓜多尔的印第安阿库族过去是从未让那些踏进他们领域的人活着离开的,1956年他们还杀了五位宣教士,当时甚至成为「生活杂志」的封面故事。目睹全族的人归于基督名下,若是达尔文在世,他会说「那是巫师的魔法棒施法的果效」;这真是一件精彩的事迹。从基督教对那些人生活上的改变来看,我确信基督教是一项超自然的事工。

卡拉巴尔的施勒塞

  威廉克理所做的事工是响亮的,远赴非洲的李文斯顿和内地会的开创者戴德生也是同样著名。不过在过去两百年里,除了这些有名的宣教士之外,还有成千上万知名度较不显著的宣教士,他们把福音传给原本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们。实际上,现代宣教活动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可以说,这些故事在在证明耶稣基督的福音可以改变人心,因此也提升人们的道德。在此我只讲一个故事,是关于卡拉巴尔的玛利施勒塞女士(Mary Slessor of Calabar,1848-1915)。她来自苏格兰,十几岁即成为基督徒,先在登第(Dundee)的贫民窟传福音,然后她认为神呼召她去非洲宣教,于是在1876年前往奈及利亚。

  她得知在非洲的中心内陆——越过奥克扬(Okoyong),大约在卡拉巴尔的地方——住了四百万的食人族,他们的残暴恶名使得政府军也不敢进入。这四百万野蛮人道德败坏,风俗恶劣,我们必须用点想象力才能想出他们所干的事。

  巫术和酗酒极为盛行。野蛮族流行拜物;他们杀死双胞胎,并把母亲赶到森林里让猛兽吞噬,因为他们认为双胞胎乃是人和魔鬼交媾的产物。他们当中大约有半数的人口是奴隶,只要有一个人死亡,他们就会吃掉其中的五十个奴隶,然后将另外的二十五个奴隶的双手捆到后面,再砍掉他们的头颅。未婚女于是个人财产,可以随意折磨奸杀。对女性来说,生活简直恶劣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小孩则被视同动物,往往任其自生自灭。

  施勒塞的心深深被双胞胎的命运牵引着——怎么会有人任其死亡或剁成块装锅呢?施勒塞往往抢救双胞胎,收留他们。起初,野蛮人感到震惊,因为他们认为凡是接触双胞胎者必死无疑,可是施勒塞没死。几年下来,她收留了许多的小「婴孩」,细心地照顾着他们。

  她对神的信心、她不时的祷告、她那得人心的面容以及她的爱心,终于使得当地人接纳了她。人们围绕着她、看着她;因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白种人,他们忍不住要触摸她的皮肤。

  她开始教导他们明白有关神独生儿子的故事,告诉他们神是如何地爱他们,深到甚至愿意舍命以救赎他们的罪。意外地,神开了他们的心,他们非常愿意听。各个部落的族长一个接一个愿意委身基督;长年来蹂躏他们的可怕恶习也一一废除,包括残杀双胞胎、婴孩、妇女和奴隶,下油锅灌毒药以作为审判,还有其它诸多可怕的风俗等。

  几百年来数个不同部落间的争战始终不断,每当她听到某一部落的战士要出去攻打另一部落时,她会光着脚穿越满是毒蛇和毒草的森林追上他们,站在一大群武装的野蛮人面前,喝令他们停下来。他们真的停了下来!透过她的宣教,伊博族成千上万的人成为基督徒,摒弃过去败坏的行径。的确,世界许多地方的道德标准均因为基督教而大大提升;而若没有基督,就没有像施勒塞这样奋勇去传福音的人。

现代人拒绝基督教

  然而,今日基督教的影响力已日渐衰退,特别是在西方的世界里;我们目睹越来越多类似「基督降生前」的光景。1992年发生在洛杉矶的暴乱就是个前兆,除非我们再回归向神。

  「我们的文明像一朵剪下了的花。」这句话是艾顿杜柏德博士(Dr. Elton Trueblood)许多年前说的。文明也许目前是美丽的,就如同今日科技进步所展示的光灿一般,但是由于它已脱离了生命的源头,最后终究是要败坏的。事实上我们也已经看见花瓣雕枯,叶片垂萎,许多地方已面临极度败坏的光景。

  特别是美国的伦理道德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几年前「时代周刊」登了一篇封面报导,标题是:「伦理道德到底怎么了?」同样的问题几乎在美国的所有新闻杂志都可以找到。对你而言,这有什么影响吗?好罢,就让我告诉你,美国商务部公布由于当今美国普遍有员工偷窃的行为,所以上架的消费品比原本应订的价格贵百分之十五。想想看,只要税捐增加百分之一我们就紧张得不得了,事实今天在美国所有的消费品早就都已加增了百分之十五的「犯罪税」!

  换句话说,美国人正在创造一个不讲道德、不谈价值的社会,甚至今天已自食恶果。我们在美国所看见的丑闻——在政府单位、在华尔街、在银行界,甚至在教会里——都只不过是内在道德腐败所冒出来的表面「脓包」而已。

「正在」做什么不等于「应该」做什么

  一旦把神拿掉,我们什么也没有,只能环顾检视人自己的经验。人文主义者的宣言说:人类的伦理道德都是由经验累积出来的,是以人的经验为基础的。他们不了解(那是每一位有智能的道德教师都知道的),「正在」做什么不等于「应该」做什縻。盖洛普可以对全美人口作调查,然后说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正在」做什么和什么;但是这并不是说人们「应该」做什么和什么。你可以做一个问卷调查,然后说百分之百的美国人正在犯罪;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犯罪。最近我们看见有百分之九十一的美国人承认他们说谎;但那并不是说我们「应该」说谎。因此,只要除去神的神圣启示和宗教信仰,你根本不能借着理性的方式来建立「人应该怎么去做」的法则。但是神是存在的;祂早已告诉我们什么是对和错,祂将圣灵赐给相信祂独生子的人,使人有能力来遵守祂的伟法。

结论

  耶稣基督的信仰在历史上对道德的提升贡献之大是其它任何力量所不能及的。如果没有耶稣生,十诫绝不可能传到犹太人以外的地区。如果没有耶稣,我们当中的许多人——盎格鲁撒克逊的后裔——很可能仍像过去一样茹毛饮血。如果没有耶稣,斯堪第纳维亚人可能仍像他们的祖先威京人一样,掳掠欺压邻邦;基督的福音立足之后才有改观。如果没有耶稣,许多亚、非、美洲的食人族部落仍在噬人肉。但是耶稣降世为人,祂大大提升了地上的道德和生活。西方世界许多人拒绝耶稣以及祂的对错标准,看来我们似乎已退回到古老时代异教世界的邪恶和难以形容的罪恶当中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