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流浪 归回 阳光

[ 8055 查看 / 0 回复 ]

流浪 归回 阳光


作者:吴蔓玲


第一眼看见翠霞,很难不被她身上散发出的阳光气息所吸引。 她丈夫原在五、六个小时车程外的一所著名神学院教书,而最近两人有感动,要放弃稳定薪水、为人师表的职位,响应呼召来我们这个小地方植堂。

翠霞出生于基督教家庭,父母都是忠诚的信徒,不过父亲是浸信会信徒,母亲是灵恩派信徒。 父亲觉得灵恩派教会太吵闹,而母亲觉得浸信会教会太死寂。 他们的解决之道是,每周轮流去浸信会教会或灵恩派教会,也就相安无事。 然而,对翠霞来说,尽管每周上教会,却从未感受到上帝的存在,基督教信仰只是父母的信仰,不是她的。 到了十一岁左右,她下了结论,人不可能知道上帝的存在,成了道地道地的「不可知论者」。

这个结论使她离上帝愈来愈远,而人也变得愈来愈叛逆。 十七岁就开始吸毒,十八岁离家出走。 别人是有家归不得,才离家出走,但她是有温馨的家庭,却定意要追求自由、梦想而离家。

之后,她加入了彩虹家族,成为彩虹族群的一员,追求解放和自由。 她自述在彩虹族群的生活:不洗澡,头发也不洗,留着自然的骇人发绺(dreaded hair),全身愈脏愈臭,你就愈「酷」。 尽管彩虹家族对外声称是「无组织」的国际组织,但是就某个程度,你必须要成为他们的自己人,才能知道核心族群往何处聚集,翠霞没多久就成为当中一份子。 他们每年在北美国家森林区搭帐棚聚集,约有二万人左右。

我上网查了一下,才知「彩虹家族」是追求「灵性」的嬉皮聚集,没有领袖,彼此之间也没有强制约束力。 他们不用金钱交易,都是以货易货,并且供应食物(包括烟草)给需要的人,为要创造一个人人贡献己力的共同体,倡导理想的和平、友爱、和谐、自由社会,与当前消费主义、资本主义、大众传媒的主流大众文化划线对立。 不过,政府往往为了治安和民生需求,在他们聚集时花费不少警力和物力。 突显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她就这样混了一年多,直到去了旧金山。 追求自由的她,把「去旧金山」做为她的朝圣之旅目的地,认为这是自己追求自由的最高峰。 到了旧金山,她坐公交车,问司机,嬉皮们在哪里聚集? 司机回答:「嬉皮山丘! 」

她去了,果真遇见许多嬉皮士,但她大失所望,发现自己梦寐的嬉皮圣地,居然不过尔尔。 旁边有个十四、五岁的嬉皮男孩邀她一起去附近的悬崖。 到了悬崖,大伙儿决定吸毒。 那时的她,吸毒是很普通的事。 她就一起吸毒。 当毒性开始发作时,她看见自己眼前那位卖毒品的男人开始外表有变化,似乎脱下一层外皮,变成另一个人。 翠霞盯着他看,心里晓得那就是耶稣,而他的两眼深深望着翠霞。

在那一刻,翠霞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深厚大爱。 也许你会认为那是翠霞吸毒看到的幻像,我乍听之下,就是这样想的。 翠霞描述这段感受时,情绪十分激动。 她又补了一句,从那一刻起,她不但人清醒,并且所有的毒瘾都断了。 我想,所有毒瘾立时都断,翠霞看到的耶稣应不是幻像!

她就打电话回家,晓得自己的母亲一定不曾停止为她祷告。 当她告诉父亲发生的事情时,她爸爸还以为她吸毒神智不清。 她父母为她买了一张机票回家,她在旧金山待了她流浪的最后一个晚上。 隔天回到家,倒头就睡,整整睡了两天。 三星期后,就去上学了。 尽管她离家出走之前,已经拿到两所大学的奖学金,但能够如此顺利就学,还真是神迹。

她笑笑说,因为她的头发肮脏,黏到一个地步必须整头头发剪掉。 她的父母花了一、二百美元给她买了顶假发,到现在她仍留着它。 就这样,她回来了。 耶稣成了她的最爱。 然而,因着那段流浪日子的轻狂,接下去几年,她接受了一些心灵医治,也接受赶鬼服事。 尽管她三言两语轻描淡写,我晓得这段重建的日子,并不容易,但她有爱她的耶稣、父母、教会家庭陪她走过。

耶稣在她吸食毒品时显现,并且还为她断了毒瘾,固然叫我吃惊,但最让我萦绕难忘的是,她那句「晓得自己的母亲一定不曾停止为她祷告」。

☆☆☆

要不理似乎无望的现状,仍执意相信上帝的信实和良善,执着祷告,并不是一件易事。 忍不住想起去年为小贾斯汀(Justin Bieber)祷告一事。

小贾斯汀是加拿大人。 其实他刚出道时,并没那么叛逆,写的几首歌词看得出基督信仰的痕迹,也很孝顺,并且作公益从不宣传。 他的母亲是爱主的基督徒,单亲抚养他,带他在教会长大。 但随着成名,他变了。

虽歌唱事业已有国际名声,但到处惹事生非,诸如:在国外喷漆涂鸦、被告偷窃、诈欺、吸食大麻、被控酒后驾车、拒捕、无照驾驶等等。 他恶名昭彰,甚至白宫网站贴出请愿案,要求取消他的绿卡、把他逐出美国,而目前已超过廿七万人联署(注一)。 真是惹人嫌!

去年年初,教会祷告会时,大伙儿有感动为小贾斯汀代求。 好在祷告会的前几天,我已对付了自己对他的嫌恶、不满、论断,认为他就是随波逐流、无望的负面想法。 而祷告会当场有几位姐妹主动先向主认罪对他的论断和缺乏爱心,才开口为他代求。 这些全是在圣灵感动下的自发行为。

还记得那天我们花了不少时间与精力,在主面前,为小贾斯汀的灵魂各方代求,并且祝福他且求主保护他走在上帝的心意里。 我们就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般来代祷。 记得当天有个祷告,就是求主为他预备属灵益友,陪他在主里成长。

老实说,我那天的祷告并不是信心满满,只是顺服感动代祷。 之后,的确注意到有关小贾斯汀的新闻似乎渐渐销声,我还问小贾斯汀迷的女儿,他是否不写歌啦? 女儿回答,他还有创作写歌啊! 其实,我心里想问的是,他怎么不闹事了? (我不能这样子问,不想没事找麻烦,因为小贾斯汀迷们认为所有的恶搞新闻都是媒体夸张不实的指控。 )

直到今年暑假看到新闻,才知原来他去年12月在纽约Hillsong教会受洗归主,是卡尔‧伦茨牧师(Carl Lentz)一路陪着他成长,并且为他施浸。 小贾斯汀曾上传几句话描写自己的心境:「有些事你只能在人生低谷中学到,而不是在山顶上学到。 」而下面还有几句说明文字:「有时候我们质疑自己怎么待在目前处境,而不在自己想要在的地方? 在旅途中学到的一些功课,不是你在目的地可以学到的。 最棒的还没来呢! 」(注二)

我相信上帝不仅听了小贾斯汀母亲的祷告,还感动其他一些上帝的儿女为他代祷,让更多人有份于享受上帝奇妙的作为。

☆☆☆

说到为浪子、浪女祷告,想到自己曾不只一次听见有弟兄姐妹,为浪子祈祷时,求主让浪子摔到人生谷底,教训他,好叫他回转。 这样的祈祷叫我担忧,我相信这样的祈祷是出于爱人心切、恨铁不成钢,但会为恶者开大门,来攻击我们所代祷的人。 圣经清楚指出「生死在舌头的权下」(箴十八21),话语是有能力的。 我宁可祷告时,连门缝都不让恶者有机会钻进来。

保罗指出,是上帝的恩慈领人悔改(罗二4)。 我们大可放心把儿女交在上帝手中,求主保护引导,上帝的意念和作为远高于我们的想法(赛五十五8-9),不要用我们的有限思维告诉上帝该怎么做。 耶稣能在翠霞吸毒时出现,并为她断根,祂必有妙法带我们所深爱的浪子和浪女们回转,再恶劣的景况,祂都能带人脱困。

圣经岂不明白地告诉我们:「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那寻求祂的人。 」(来十一6)这里的「信有神」,是指信祂的属性。 为浪子和浪女祷告的我们,就是站在相信上帝的属性(慈爱、公义、信实、良善...... )并相信祂必成事的基础上,在神面前代求。

我还在学习这个代祷的信心功课;然而,愈学愈看见上帝的丰盛恩典,祂的确是以慈绳爱索引领祂的浪子、浪女们归家。



注一,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deport-justin-bieber-and-revoke-his-green-card。
注二,http://www.inquisitr.com/2223109/justin-bieber-finds-himself-in-christian-faith-with-hillsong-church-there-are-some-things-you-can-only-learn-in-the-valley/


来源:传扬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3-07 11:21: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