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努力付诸东流的日子 | 高洁《生命树系列》

[ 7478 查看 / 0 回复 ]

努力付诸东流的日子 | 高洁《生命树系列》

作者:高洁


小编:保罗·区普说,“上帝用试炼和损失来彻底改变我们的心。他的目标不是丰富的世上财物,而是在上帝里面有丰盛的希望。”

基督徒在外在可见世界中最大的挣扎之一,莫过于在与非基督徒朋友比较时,发现他们拥有的总是比自己更多,或他们拥有的是自己渴望却得不到的。它可能是家人的和解、期待的爱情、持久稳定的工作、温馨的家庭或者一个接纳又教导纯正的教会。但这些我们自以为让生活快乐的渴望,却并非上帝做事的目的和应许。当彼得说,“上帝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因此,祂已将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叫我们既得以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以与上帝的性情有份”时,他清楚地指明了我们快乐的所需和应许是在于脱离地上的败坏,与神的性情有份。

高洁(又名泥土)曾是个充满期待,又不知如何在堕落的世界生活的基督徒。她的眼光曾失迷在漂泊的城市和停滞的乡村里,她想要装备自己抵挡外在的压力和期待,她也竭力分辨内心要将一切心思意念都剖白。但神最终借着圣经让她失焦的眼光聚集在神身上,当她越花时间仰望基督,在认识上帝的事上越长进,她就越在”他面前得以释放”。

水墨写意讲究着墨的自由和奔放,胸中情意的激荡和纸墨三者间的交互,如舞如诗又不失格律章法。树总是高洁水墨画的主角,或枝丫横斜的一棵,或密密匝匝铺满纸张,她说自年幼便怀揣着这些图景异象,她说在树木里她看见了生命的涌动。我想,她是看见了那棵神殿中的橄榄树,永永远远倚靠神的慈爱。



在人生的旷野中画生命树

大学毕业后的两年内,我工作过度劳累,弄坏了身体和眼睛。不得不放下一切回老家休养。回到老家就像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家人的期待、世俗的压力、自我的追求、早期农村教会的光景、少年蒙恩时的感动里,其中还包含着成长中很多解不开的疙瘩和遭遇。我整个人像进入一个战场,所有根本的矛盾都来了,每天在各种思想和外力的冲击中度过。从小到大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一触即发,整个人变得激动易怒易哭,害怕见人,害怕被问起,更害怕随之而来的各种外界的声音和出谋划策,痛苦到没办法专注在任何人事物上。

我只想一个人安静下来修整生命,于是每天在以泪洗面的祷告、读经、听讲道录音、思想神的话、日记、写字画画。同时,为顺应压力,我开始为大大小小研究生、企事业单位、公务员等做考试准备,凡试必考,想速速改变现状走出苦海。每天都有各种声音进来在脑海中缠绕争战,有苦说不出,日记成了倾诉记录内心感受的地方。

圣经对我而言,最开始是看不懂的。即使看懂的,也是字面的故事,和自己很远。我发觉要有真实的感受,就要经历,照着主的吩咐去行。开始行的只是其中的一句话,做了还会有不明白的事发生,然后心里就会有挣扎。这时就需要神的第二句话。人的安慰往往不对症,只有读圣经,读到那句能解答安慰内心的话才行,然后就照着第三句话去行的,以此类推。于是圣经就像一颗颗珠子,串了起来。最后所有的焦点都指向天上的父,一切在他里面就有了答案,心里的怨结也在他面前得以释放,只想在主里面靠主活着,其余的不想再去想了。

后来脑海中就有了一个又一个图像。我开始画很小的草图在日记本上,想通过画面表达感受。藉着考国画研究生,开始了水墨意象画。珍贵的起初意向系列——境界如画(原创)是考前在一个简陋的小屋里创作的。我静下心来,用笔记录下从小到大一直藏在心里的几个画面,觉得像放下什么似的很轻松。现在想来,这些画都是在我属灵旷野中画的,前后大概七年(2008一2015)时间。

此后被临时安排在文化馆工作,在体制里很压抑,就整天拎着画架出去写生。在公园里转来转去,看见有感动的就画下来。我特别喜欢掉光叶子的树,感受着里面涌动的生命的力量,画下来,就觉得很享受,《生命树系列》里很多作品都是这段时间创作的。

随着一年一年努力的付诸东流,以及神双手的干预修剪雕刻,我经历了很长时间爱什么就被拿走什么的日子,像剥洋葱一样, 被一层层剥去后,我只剩下主可以去赞美和仰望。但哈巴谷书 3章17-18节“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 的经文却将我的疲惫和心里一切高高低低的东西挪去。我心归于平静。我想这是神做这一切的目的吧,让人单单仰望他,所行的天路历程就是如此。

来源:《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4-24 08:34:5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