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当绿叶渐渐飘落

[ 1583 查看 / 0 回复 ]

当绿叶渐渐飘落

墨竹
午间的公园显得有些冷清,志伟看着远处熙来攘往的人群,心里有些怅然孤寂。
最近老觉得右边的头很痛,看了医生却查不出什么毛病,可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却不想起床,对十几年来熟悉的工作感到厌烦;不但倦勤困扰着,就是几十年惯常的教会生活也觉得乏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工作让他怀疑、虚空而莫名恐惧,这种心情又不想让太太知道。


无名的惊恐和迷茫

一阵冷风吹来,池边的树梢飘下了一片片绿叶,几只乌龟游过来翻弄着。志伟想:「我的岁月也就这样飘逝吗?」。大学毕业后换了几个工作,在这一间公司的时间最久,结婚、生了两个孩子、拿到财管文凭,兢兢业业爬到今天的位子,但是公司计算机化、信息化管理下,觉得自己快要被淘汰,压力从来没有减轻过。摸摸微秃的头发,扭扭越来越大的腰围,想想最近气喘嘘嘘,志伟的头又痛了起来。
家里的经济虽然稳定,但两个孩子大学都还没有毕业,万一这个头痛不是那么简单,而是.....那该怎么办?他和太太是大学同学,两个人相知很深,不必特别浪漫和激情,太太对他可是绝对信任,但过去忙于工作、进修,跟太太、孩子相处得并不深入。一眨眼,两个孩子相继上了大学,太太投身很多教会事工,现在一家人说话相交的时间也不多,这半年当中的情绪变化,他只能让自己静静地啃蚀着痛苦心灵,太太甚至没有察觉到他的力不从心;而公司最近不断酝酿外派他到国内厂,用「知难而退」的方式逼退的压力,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太太启口。
该离职吗?换跑道吗?还有机会展现工作魄力吗?当年的魅力依然存在吗?一连串的问号让他夜夜辗转难眠。
那一天我们在电梯里相遇,志伟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就快得忧郁症了。」然后眼睛盯着跳动的数字,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星期三中午,我们约在他惯常去的公园,我带着两个三明治。他也没什么胃口,一直说自己已经跟不上世代,眼看那些新进的年轻员工,计算机、手机像老朋友一样熟悉,担心自己被淘汰。


信神的人有所交托

我叫他看着我的眼睛,问他今年几岁?他说:「四十九岁!」,我再问他:「信耶稣和不信耶稣的人有什么分别?…….」。
暖暖的冬日下,上帝的慈爱飘在空气中,煦煦的阳光反射出一片片绿叶的光泽,也照亮了志伟的心房,他突然说:「我要到神面前,把这一切交给神!
」。
基督徒面对职场和家庭的问题,其实跟非基督徒差不了多少。事业、家庭、生理、心理、社会行为,到了中年一样受到考验。「中年危机」是生命过程中出现的不稳定现象,会让人不自觉地重估自己「上半生」的价值,并思想「下半生」的生活界定,在抓不住渐渐逝去的青春尾巴时,心中慌乱而惊恐;一时间模糊了奋斗的方向和目标,因此会变得懒散而无精打采,灵性也会松懈下来。


有神的人有使命感

如果,我们早有准备,知道「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后书四章16节),我们就可以不丧胆。因为认定自己是神的儿女,世上的工作是被分派去结果子,当赋予工作真正价值和目标,以最佳表现彰显上帝荣耀时,我们就像犹大国的但以理,职场生涯不再是单单追求金钱、名利、地位和财富,也就不致沦为工作的奴隶。
每一个人年轻时都怀抱理想,追求成功;但「成功」的定义是什么?一生的目标扎根在真理上,一生的果效就与神的恩典相称。人一生之中,学业、工作、家庭、事奉都有阶段性的危机,岂只是中年危机的身心灵有变化呢?有了神的同在,人生每一个驿站中的危机,必能凭着信心一一攻克跨跃,成为自我成长和祝福他人的阶段。



摘自《飞扬》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6-05-29 22:08:0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