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与耶稣同行苦路

[ 4925 查看 / 0 回复 ]

与耶稣同行苦路
文/约格.辛克牧师(Jorg Zink)

约格.辛克牧师简介:德国杜宾根大学神学博士,德国最受欢迎、著作最多的新教神学家之一,同时也是资深的宗教媒体工作者,畅销书作家
基督宗教传统将耶稣受难的最后一周宣告为他根本的道路,这道路适用于所有的慕基督徒,于是“耶稣的道路”就变成了最后日子的痛苦之路,成为“十架之路”。

“凝视十架越久,重担几乎就被卸下一半”

许多世纪以来,默想这条路的意思是,不只让这一周的独特事件从身旁经过,而且要让它穿透自己,在思想中与它同行,并以实际的方法去练习。

因为对于你有一天也会面临的受苦之路而言,这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决定它是否能为你带来自由、救赎或治愈,决定是否有一位伴你同行或走在你之前的人,决定这条路是否能通往一个复活的清晨,或甚至决定,这样受苦是否能为别人赢得安慰。

你常会问,为何我们可以毫无遮掩地面对一位在十字架上受苦之人的痛苦面容。因为我们愿意面对现实,许多人的死亡也带有十字架刑罚的恐佈性。基督宗教信仰就是以非常不感性的态度来看待人的幻想。时间不断流逝。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不愿意前行的人,就会被别人从身上踏过。他一辈子都会被时间拖着走。

但我们基督徒却愿意自己走。所以,苦路的故事是你学习接受自己命运的最高学府,而且也代表着你内心对下一步路途的所有抗拒与不满。

第二,任何一个严重受苦的经验中,总包含着孤独的经验,这是别人几乎无法陪伴我们的。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些经验中会遇到那位对我们的命运还抱持期望的人。于是我们凝视着受苦的基督,就是在我们生命最沉重的路段上,以同路兄弟陪伴我们的那一位。

在瑞士作家迈耶的诗中,饱受痛苦折磨的胡滕说:“我凝视十架越久,我的重担几乎就被卸下了一半,于是不再是一个人的受苦,而是两个人:我那戴着荆棘冠冕的兄弟与我同在。”

第三个原因,凝望基督的十字架或许能让你获得安慰人的能力。但安慰不是跟对方说:一切都会否极泰来。安慰是你心里知道:有一个人在你身边。他会给你一句有用的话。你能和他对话。你可以让自己越来越像他。他告诉你,你道路的意义是什么。他引领你到达你自己的目标。在他身上,你与谜般的上帝,那位如同兄弟但也让你受苦的上帝,相遇。

安慰的意思是,作为一位健康且无痛苦的人,应与基督一样,扮演路上同行兄弟的角色。我们今天之所以要费劲的理解十字架的含义,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操练十架之路。

陪伴我们穿过这些问题的黑暗国度

默想时,我们特别能够在这样的路上更认识耶稣基督,因为他和其他伟人不一样。他既比他们强,又比他们弱。比他们的要求更高,却又比他们更简单。比他们更崇高,却又比他们更卑微。他将上帝影响的力量带给人,与人一起生活,并身感病痛者和软弱者的无力之苦。

他带来自由,但自己却为了受束缚的人而被捆绑。他不使用暴力,而是向它低头。他有伟大、影响深远的日标,且不避开他计划中必要的牺牲。也许在他身上,你可以看到什么叫“不做伟大的斗士”,而是“做一个人”,做一个有雄厚背景但又简单的人。

也许你也可以看到,在他周围的世界如何从一个争斗、受苦和施展权力的世界,转变成上帝国。

自古以来人类向上帝提问:全世界到处都有人受苦,不只人类,甚至所有生灵都以隐藏或公开的形式受苦,这无限度的受苦到底有什么好处?或为什么会碰上我,我到底做什么,才会碰上这样的处罚?或为什么我呼求上帝时,他不回答?他哑了吗?聋了吗?还是死了?或者为什么没有人问过我们人类,我们是否愿意活在这地上?

这些经常被天真地提出来的问题,其实有其值得深究的原因。那些敏感和喜欢思考的人特别容易陷入多愁善感的心境。草率地向他们谈上帝的爱,并没有多少意义。因为他们所寻找的,不是言语上的安慰,也不是所谓的治疗,而是穿越黑暗问题的关卡,并攀升到一个类似救赎或释放的境界。但耶稣来到上,并不是为了回答我们“为什么”这种问题,而是为了陪伴我们穿过这些问题的黑暗国度。他并没有说:这就是解决方法!而是说:我在这里。我会和你同在,直到世界的终了。

我建议默想十字架的众多苦路之站,直到复活。如果你愿意一起走,那么上路吧。

忍受误解

我看到“进入耶路撒冷”的这一幕。耶稣骑在一头普通的驴子上,和许多来过节的朝圣者一起往耶路撒冷走去,往上进入汲沦谷,然后再往上到圣殿广场的南面墙,接着步行走上石阶,到圣殿的前院。

当耶稣经过这段路时,沿途响起了欢呼:他来了!那位被神所拣选的。愿上帝赐福给奉主名来的君王!但被欢呼的那个人却知道:这些群众的欢呼和他所看重的事并不一样。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

这些年来他一直宣讲,可是结果是什么?甚至连他最亲近的门徒都对他旨意的内涵以及他真正的意图一无所知。他知道,这一切会以另一种方式结束。没有任何欢呼。只有毁灭。

也许从这幅画面你体会到,对你自己而言,要真正理解在你身边的某个人,是多么困难的事。对你而言,他是这么深奥、如此陌生。也许你也因此能够明白,对别人而言,要了解你、理解你真正的意图,也是非常困难的事。

我们的世界里到处充斥着散布毒素的误解和无知,充斥着不当的欢呼和无知的怨恨。到处都是攻击,这显示,没有人了解别人。而你知道有哪一条路可以让我们以和平来面对争执、怨恨和误解吗?.耶稣在登山宝训里曾提过,想起来了吗? 对于无端攻击你的人,你不能为自己辩护,也不能藉着陷人于不义,来与他缔结和平。你只能走自己的路,带着友善的态度,且没有任何斥责,并信赖那一位将你的特质和本质赐给你、并预先指示你道路的上帝。

清洗污秽的脚

这时已经是傍晚了。耶路撒冷的某个大房间里。疲惫、饥饿、风尘仆仆的客人靠在躺椅上,等着吃晚餐。原本要端着一盆水,穿梭于客人之问,忙着帮他们洗脚的奴隶却不在。于是耶稣就系上围裙,替在座的每一位洗脚。

房间里充满着尴尬的沉默,直到有一个人发出抗议,但之后他又欣然接受这样的服务。这幕演出的意义在哪里?大家都不知道,于是就只好称赞耶稣的谦卑。

但事实上,这一幕主要描述他在那些日子里所走的整段路,并为接下来的晚餐立下一个标记:有权威的人,在其随从前面低头。有荣耀的那一位,屈身进到争权夺位的喧嚣之处。在那里,他接受了那些沽名钓誉者,以及自己丧失名誉的痛苦。

事实上,他不是伟大的领导者,而是大家追猎的牺牲品。

你感觉如何?你做得到吗?在完全与自己名声、尊严以及自我尊重感矛盾的情况下,去做一些事,卑屈于一些刻意凌驾你之上的人。你做得到这件事吗?你能为基督活出这样的形像吗?而我们只能在其卑微中真正理解这位基督。

让自己被喂食

大家上了桌。洗脚的水盆已被撤走。主人拿起一个面饼,擘开,一片一片分给同桌的人。他拿面饼当作比喻说:就像这面饼要被咀嚼咬碎才能让你活下去一样,我的肉身也会被打破和杀害。就像我将酒杯盛满酒递给你们,让你们喝一样,我的血也会如此倾流。

在此,我并不想谈圣餐的深层意涵,而只想谈这个过程。在座的客人不能说:我自已也有面饼。相反的,他必须接受别人给他的那一片。他们所接受的,不只是一片面饼或一口酒,而是一个生命的奉献。因为他们需要,所以就有一个人献上了。

我不知道你在参加圣餐时的感觉如何。你站在那里,得到一片不起眼的薄饼或一小片面饼,并因此而感恩,因为在这面饼中隐藏着一个牺牲,那是有一个人为你而献上的,且你要让自己欢喜接纳它。

小时候,别人喂你进食。也许有一天,当你老了的时候,别人又会再度喂你进食。在这段期间,如果你去操练一个老人的无助感,不但有好处,而且更要知道,我们一辈子里,每一刻都从外界接受我们生活所需的东西。并且明白,这要赐给我们的救恩,我们无论如何都只能被传递、被馈赠、被大方赐予,并且了解,我们的骄傲只会成为一种阻碍。所以,我们应该将圣餐理解为一个记号,它引领我们懂得简单、感恩地领受一切。

放弃自己的意志

汲沦谷山腰上,一个橄榄庄园里。许多来到耶路撒冷并到处找一个晚间落脚处的过节人群中,有几个男人进了这个庄园并躺在自己的外衣上。耶稣离开他们几步之遥,开始祷告:我的父亲哪,若是可以,求你不要让我喝这苦杯!可是,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旨意。

第二次他再去祷告。第三次也是,他祷告说:父亲哪,若是这苦杯不可离开我,一定要我喝下,愿你的旨意成全吧!汗珠如血滴一般,自他的额头落到地上。

在耶稣挣扎到最后一句话:愿你的旨意成全时,一个绝望的人之摇摆不定却变成了一条回家的路。这位我们认为已离开了我们的上帝,成为等待我们的父亲。藉着我们将自己的意志转向上帝旨意预示的方向,我们就不必再费力去对抗我们的命运,而是接受它。

如果你想体验到上帝的旨意就是你的力量,那么你就必须带着深深的惊叹、穿透性和敏感性,就像在整个十架之路上所需的一样。

让自已被绑

一群武装的人涌进了庄园,有火把、长矛、利剑包围着这个孤单、没有武器的男人。有一个人想要保护他,但耶稣却阻止这个人。他们将耶稣绑起来,带走。当暴力占上风时,如果在手腕被扣上手铐之前,个人的意志就已经被引入到更伟大的旨意里时,这是很好的,如此一来,双手就不会被迫紧握成拳,不会去自卫或挣脱。

你不会愿意将自己的自由献给施暴者,但却愿意献给赐你自由的那一位。当疾病主宰着你时,你不愿屈从于它。若有一位更伟大者在背后支持着你时,你才愿意这样做。当你不是被死亡,而是被生命战胜时,你才能甘心情愿走进死亡。

这个拿撒勒男人被绑双手中的自由,比我们自由活动的双手多更多。因为在这之前,这双手已自愿被绑,然后他又让自己因顺服上帝的旨意而被绑。

脆弱无比

几个士兵将耶稣拖到宫殿的地下室,将他绑在一根柱子上,鞭打他。接着,他们将这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人拖到上面去,到聚集的群众和统治者面前。统治者指着耶稣说:看看这个人。也许他的语气多多少少带有“这样也想做一个人”或类似的意思。

我们不知道,我们看到的是这位血流如注的人被虐待的形体。然后,我们将他与从古至今大家所梦想的漂亮、强壮、年轻、健康和有魅力的梦幻形像互相比较。

但你也知道:永远健康、能力杰出和享受幸福的人,这只是一个梦想而已。而另一方面:自耶稣以后,老者、弱者、生病、受苦、无助、扭曲变形等形像,这些都不再是咀咒。

在这些人身上反射出说这句话的人:谁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耶稣身上的形像是这个伤痕累累的人,这个人用最深刻的方式表现出人的形像。

自从耶稣之后,你就不必再勉强自己去符合任何理想形像,而是符合他,那位受伤的人。自耶稣之后,你就无法在看到以下的现象后仍能保有宁静,也就是,全世界还一直有人被鞭打、被虐待、被侮辱、被剥夺人性,而且几乎没有一个人为他所看到的现象而大声呐喊。因为他的图像就在你眼前,而且你无法避开他。

结束被上帝遗弃

三个人悬在三支十字架上,渐渐地,在长时间极大的痛苦之后,死亡来临。对其中一人而言,这是黑暗的深渊,对第二个人而言,是一丝微弱的希望,对第三个人耶稣而言,这是可怕地认识到,那位他深爱且信赖的上帝遗弃了他。

为什么?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

事实上,对许多愿意归属于上帝最亲密关系的人而言,上帝在决定性的一刻却是非常遥远。对于一辈子亲近他和信任他的人而言,上帝变成了陌生、莫名其妙、让人不认识的上帝。

但正是在这种被上帝遗弃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事物比耶稣的呼叫更有诠释和治愈的功效,他知道上帝没有遗弃他,如果有任何人可以代表上帝与他同在,直到世界的结束,那么,就是这位耶稣了。

十字架必须在我们内心找到其容身之处。如果它停留在我们身外,相隔两千年之远一或者只在远方受苦的其他人身上,或在某个遥远的基督宗教神学里,那么它对我就没有任何作用。

陶勒(德国多明尼各会神父,14世纪最着名的传道人和伟大神祕主义大师之一)说过:

“我以上帝本身的真理,向你说:若你想依照上帝的旨意成为一个人,那么所有在你内心的,你所依附及欲求的,都必须死亡。灵魂的力量越是与外界事物切割并涤净,它就越能从内在往外扩张延伸,上帝的话就越有力、越有神性、越圆满。如果一个人的自我不彻底死亡,就无法达到这个境地。我们首先必须抛弃生命,并以内在的死亡再度赢得生命,否则生命便无法真正进入我们内心,被赐予给我们。”

因为在十字架上,死亡发生了,且完成了。它以伟大奉献的标记,牺牲的奥祕出现在你眼前。这是无法战胜之爱的标记。我到底知道什么?我明白了什么?什么都没有。我的安慰是我能够说:我会知道,上帝会让我知道。的确,总有一天,我们会知道。然后一切都会很好。

复活

过了两天。在第三天。清晨。妇女和朋友们来看,惊吓,又再看。然后他们认出他来。听到他在死亡彼端的声音。观看他那来自另一个现实的形体。下午两个男人在路上。他们和一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客人共用了一顿饭。

稍后,湖边的黎明时分。他们的眼睛打开了。世界短暂地开启。耶稣不再被误解。他的行为产生了作用。他的旨意实现了。双手已自由。他的权利受到保障。但他受苦的形像仍在人们心中,作为他们路上的安慰。

复活是基督宗教信仰最重要的思想。不可或缺。保罗说,如果耶稣没有复活,我们的信仰就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我们也会像他一样复活,而我们所受的苦总会过去。所有你所看到的事,不再如此绝对。

没有任何一条路,像约伯眼中的路一样坎坷。它不停留在种种问题与抗争上。未来是开放的。你的道路继续往前,进到一个我们称之为复活的自由中。有一天,你会走上一条新的路,而你现在所背的行李,将会留下来。

上帝的光穿透一切

那些人与复活的耶稣相遇的最后一天。他们在山上道别。那是第一站开始的那座山,即橄揽山。耶稣祝福了他的门徒。他们满怀高兴、感谢、幸福。然后耶稣就“被接到天上去”。但那是什么意思?

在圣经《歌罗西书》中有描写。“天”是上帝慎重临在这个世界的一种表达方式。当基督到“天上”,这表示:他参与了上帝普遍临在这个世界。他在加利利和耶路撒冷这个小圈子所言所行,对世界产生了意义。

于是,在人的周遭形成了一个不陌生、也没有敌意的世界,一个这么熟悉的世界,就好像耶稣以前所在的世界,妤像它能够成为我们熟悉的世界,那个我们认识耶稣的世界。这是一个我们可以去爱,去保护,并以他的名去经营的世界。于是,这个地上会成为它原本一开始就应该成为的样子:上帝儿女的故乡。父的家。

如果这一站所显示的是真的,那么我们就必须信任将在这个世界终了后临到的未来。那么这整个世界就能够脱免于死亡。对我们而言,它像水晶一样透明,诉说着一个比它自己更伟大的现实,在它之内、之下、之上、之后的一个现实——就照你愿意的方法去诉说——诉说着那个原始的现实,这个现实就是:称上帝是永恒的,而其子民就是世界的。若我们曾经瞻望过耶稣,那么,我们将会看见,上帝的光穿透一切。


(本文由《境界》编者摘编自《辛克深度灵修之路》一书,台湾南与北文化出版社,2009年出版)

来源:网络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7-18 13:35:3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