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挣脱魔笛的迷惑

[ 3246 查看 / 0 回复 ]

挣脱魔笛的迷惑

作者:雯滴


魔笛手的故事
德国有个童话故事,说有一个穿花衣的笛子手一吹曲子,全国的老鼠便着了魔似地跟着他走。他把老鼠领到河中淹死,如此替那国解除了鼠患。


后来该国人民与笛子手结了怨,他再吹一首曲子,这次全国的孩子都如痴如醉、身不由己地跟随他走。他把孩子们引到深山,从此不知所终。


相传这个故事发生在1284年的德国,可见几百年前已有人看到在冥冥中有一种魔音,能叫人身不由己地走向同一个方向,做同一样事情。


一九六〇年代是一个现成的例子,那时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年轻人都闹得沸沸扬扬。那个时代的果实至今仍随处可见,俯拾皆是。

一、妈,您害了我!

有一位老太太,年近80,我们姑且称她莉莎,莉莎的儿子50出头。一天,他驾着大卡车下坡时,突然失控撞在一棵树上,车子侧翻,他没系安全带,被抛出车外,压在车下,拖行至山下粉身碎骨而死。


莉莎原是牧师的女儿,但不认识耶稣基督,不行祂的道。一九六〇年代在美国青年人中,尤其在大学校园内,兴起了波澜壮阔的反政府、反传统、反道德的浪潮。当年的莉莎正值青春年华,也随着大流加入了嬉皮士的行列,追求性解放、吸毒和反社会的自由,批判他们的父母和父母所信的宗教,否认有客观真理,指所有的道德标准都是人为枷锁。


时间飞逝,转眼莉莎已成为母亲。儿子从模仿中学习,也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饮酒、吸毒、荒淫、不务正业、不事生产,弄得浑身是病。有时他也会想,应该干一点活儿。这次他找到开大卡车的工作,不久就发生了车祸。


人生就是这样,该怎么活?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上帝都说了,但不服的人总自以为是。何况,在我行我素时,也不见得灾祸立即从天而降——上帝实在很有忍耐,不是人们一醉酒、一吸毒、一行淫、一做错事便立刻生病、家庭破碎、暴毙死亡。不是这样的,上帝委任时间作审​​判官,祂给我们回头的机会。但是很奇怪,很多人就是回不了头。那些伤害身心灵的事好像长满钩子,把人钩得牢牢的。有人斩手指也戒不了赌;有人家破人亡,健康都失去也戒不了毒。苦口婆心的规劝被看作迂腐落伍、干涉自由……,直到悔之已晚。


“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加拉太书6:7-8)上帝说:“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埃及记20:5)这些警告,在很多人的家庭中应验了。人不是活在真空里,我们被社会影响,也影响周围的人,尤其是至近亲人。


不知道莉莎的儿子曾否醒悟,察觉自己走错了方向?不知道他曾否心里呐喊,对母亲说:“妈,您害了我!”


二、主耶稣救了我!


格力(Greg Laurie)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他是私生子。母亲曾七次离婚,带着年幼的他走遍美国东西南北,远至夏威夷,可就是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他的新爸爸像走马灯一样不停地更换,把他搞得眼花缭乱。他在学校里永远是“新同学”,是没有根的浮萍,不知明日漂泊何方。


格力的妈妈对酗酒的男人似乎情有独钟,他们经常喝得烂醉如泥,把原本宁静安舒度日的家,变成烽火漫天的暴力战场。吵架、动武,无日无之。如果人生如戏,她的戏绝无冷场。


一天,格力听到客厅中轰然巨响,与平日高声嘶叫、吵闹摔杯盘的噪音不同。他慌忙走过去看,只见妈妈躺在血泊之中,这位新爸爸就像唐吉诃德那样,把脚踏在他妈妈身上,见了格力即喝令:“立刻回去睡觉!这是番茄酱而已。”格力赶忙逃回房中,爬出窗外,向邻舍求救,叫了救护车来,这才救了他妈妈一命。


格力亲眼看到妈妈的任性放纵把他和妈妈扔进了人间地狱,他觉得人生不应该这样,不应该活得那样痛苦和荒谬。那该怎样活呢?死后将去哪里?他不停地思索。


那是一九六〇年代,婴儿潮的孩子已长成轻狂少年。1964年,披头四(Beatles)的狂热现象征服了美国的流行乐坛,靡靡之音深入人心,成为反文化运动的​​前哨。就在文化大革命席卷中国的同时,嬉皮士运动在美国大学校园内如火如荼,1967年更达到颠峰,嬉皮士甚至成为《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青年人声称要改变世界,打破传统和既有秩序,不信任30岁以上的成年人,讹说人生的答案能在吸毒中寻见。格力当时是中学生,家里没有人教他。他比其他中学生都前卫,因他在家里亲眼看到成年人的世界是怎样荒唐,叫他不信任他们一点不难。他选择跟随当代的年轻人一同吸食大麻和迷幻药。


毒品并没有为他带来人生的答案,反使他变得颓废、消沉、呆滞、迟钝,心里越发虚空迷茫。他看到有人吸毒死亡,就对自己说:不能再这样下去!


一天,一个基督徒送了他一张福音单张,他把它收藏起来看——他不排斥宗教,还佩服耶稣,看过所有关于耶稣的影片,但看后总愤愤不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好人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他在校园里看到一个气质非凡的女生手中拿着一本圣经。他知道她参加一个查经班,于是站在边上观看,那些基督徒给他的印象确实与众不同。一位年轻的牧师站起来讲道,最后引用主耶稣的话,说:“不敌挡我们的,就是帮助我们的。”(马可福音9:40)牧师问:“你要敌挡耶稣吗?”格力不想敌挡耶稣,他尊敬耶稣,但害怕朋友嘲笑。挣扎了好一会,他终于走上前去跟着牧师祷告,求主耶稣基督进入他的生命。

一天,格力在校园里碰见一位基督徒,硬塞给他一本皮面圣经。格力觉得为难,因为他正要去一个吸毒的朋友家。他不想朋友知道他信耶稣,进门以前就把圣经藏在门前的灌木丛中。进去以后,朋友问他要不要吸一口,他说:“不。”这时,大门忽然开了,朋友的妈妈进来,手持圣经问:“这是谁的?”母子二人都盯着他,格力无法再隐瞒了。

上帝改变格力的人生。他开始读圣经,参加查经班,投入教会事奉。到街上传福音,碰到以前的损友也不害怕。


耶稣救了他。一个来自这种家庭背景的人,又有吸毒前科,按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的统计,他长大后应该成为酒徒、瘾君子,有暴力倾向、生活糜烂、不负责任;加上脑细胞因吸毒而受损,应该是一个一事无成、一无是处,没有能力组织家庭的人。要不然就像他妈妈那样,不断离离合合,在感情上不断受创伤;在身体上不住被摧残,未老先衰,不成人形,也许会变成街上的流浪汉。


但是,耶稣基督是救主,祂把格力从罪恶、败坏的家庭环境,甚至从不良的遗传基因中救出来。现在的格力是美国一间大教会的牧师、大布道家,曾向五百万人传福音,领了五十万人信主,出版过一百本书。他有一位贤妻和两个女儿。


耶稣基督没有嫌弃撒玛利亚井旁的淫妇,没有嫌弃曾被七个鬼附的抹大拉的马利亚,祂也没有嫌弃格力的母亲。格力蒙耶稣拯救以后,积极向母亲传福音,每次母亲都制止他,说:“别谈这个。”有一回,格力被圣灵感动,坚决地说:“我们就是要谈这个。”那次,他母亲认罪归向耶稣,一个月后离开世界。


格力也领了他一位继父信耶稣。这位继父与其他继父不同,是唯一的好人——也许他妈妈觉得这位继父不够刺激,偷偷地带着格力溜走,这是后话。这位继父把格力视如己出,将自己的姓氏Laurie给他。格力一直怀念他,作了牧师以后设法找到他,领他信了耶稣。这位继父很有信心,后来热心参与教会事奉。圣经说得没错:“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16:31)格力信了耶稣,他的母亲和其中一位继父也蒙恩得救。


破解魔法


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评论和著作,我们看过很多;但是有关嬉皮士的革命和性解放,对社会,以至于对世界所造成的影响,却因为以自由为名,而自由又是一个被神化了的名词,它所造成的祸害却往往被人们故意美化和忽略。


不过,事实归事实,上述第一个故事人物的际遇和结局,在美国社会已经越来越普遍。花衣笛手的魔法果然厉害!要不是格力信了耶稣,他的命运也不见得乐观。


但是感谢耶稣基督,祂是救主,能救我们脱离一切魔法,使我们不受辖制,不“随从今世的风俗”,不“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不被“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迷惑。上帝使我们与基督一同复活,逆流而上,做上帝要我们做的善事(参以弗所书2:2-3)。


来源:中信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6-08-07 20:33:2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