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大人哪,冤枉

[ 6654 查看 / 0 回复 ]

大人哪,冤枉

作者:吴蔓玲


受冤枉,又无法澄清,真是有口难言。更糟糕的是,要为此付上监狱服刑的代价。这正是雷纳德‧卡腾(Ronald Cotton)在二十二岁时所面对牢狱之灾的景况。他被判终身监禁,另加五十四年。这事件已成为司法科学教科书的范本,然而在范本的背后有个令人动容的美丽故事。



事件的发生

事情是发生在1984年。案件受害人之一是珍妮弗‧汤普森(Jennifer Thompson),她正值青春年华,已有论及婚嫁的知心男友,并对未来职场有美好的规划。那年七月的一个夜晚,不明男子闯入她的公寓,拿着刀架在她脖子上、强暴她。当时,她想着的是如何活命,并且立誓日后一定要揪出这个侵犯她的男人。整个过程中,她尽管害怕,却一直冷静地找机会仔细观察这个性侵者,努力记住他的面貌和身体特征。

她与那人斗智,找到机会脱逃。光着身子,披着床单,在黑夜里飞奔,那人紧追其后。她急促敲着附近一家仍有灯光的门,邻居开了门,救了她,并且报警。不过,那性侵者当夜又闯入附近另一间公寓,强暴了另一个女人。那是后来她才知道。

这事件毁了她原有的光明前景。她的男友挥不开这件事的阴影,不解何以她毫不抵抗,甚至还问她是否享受那强暴者的服务?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分手了。她努力从这事件的阴影中,再次站立。其中一件她矢志要做的,就是指认那暴徒,不让那坏蛋继续伤害任何女性。



矢志找到那侵犯者

从警方给的一些照片中,她挑出雷纳德‧卡腾。之后警方安排让她和一列嫌疑犯面对面,中间只隔一张桌子,她好紧张,怕那恶人会报复。这回她又挑出雷纳德来。一旁的警探称许她,说挑的是同一人。此后,她更是一口咬定雷纳德‧卡腾;而另一受害人说不确定性侵者的长相,所以全靠她的证词。

珍妮弗公众叙述那夜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惨案,不知道有多少回。然而,最有力的就是在法庭陪审团面前的证词。雷纳德可以感受到陪审团对她的同情;他想着,「我才二十二岁,但这辈子完了。」1985年一月,雷纳德被判终身监禁。珍妮弗欢庆自己的胜利,并且毋需再活在强暴者再度侵害的阴影下。



牢狱中求生存

监狱的生活不是外面人所能想像的。欺负新来的,是监狱文化,若是忍让,下场更是不堪设想,会成为被其他囚犯鸡奸或欺负的对象。监狱是个大染缸,许多入狱​​的人出狱后变得更坏。雷纳德入狱不久,就必须为生存而战,至少要打到不让他人再侵犯自己的地步。

面对遥遥无期的刑期,他向狱友们陈述自己是冤枉的,但是没人太认真看待,因为监狱里许多人都爱说自己是冤枉的。直到一日,一位狱友告诉他,一位叫巴比‧普尔(Bobby Poole)的囚犯私下吐露雷纳德那案子是他干的。

他们两人五官长得真像,就连狱卒们有时都分不清。雷纳德立即写信告知自己的律师,要求重审。这些辩护律师多半都是义务的,不见得有许多时间帮助那些已定罪的囚犯,但他的律师一直与他保持某种程度的联系。不过,这回他没等到律师进一步的回音。

生命的抉择

没想到就在这段时间,雷纳德的母亲中风,以致不能来看他。平时监狱里的日子当可忍受,但当亲爱的母亲生病,雷纳德就情绪失控,再也受不了。

雷纳德的姊姊要他为母亲祷告,但他只是让自己的愤怒和挫折感急遽上升。他怨恨整个歧视黑人的大环境,是他们诬陷他,以致在家人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无法伸手援助。狂暴的怒气像癌细胞般啃噬着他。眼前看不到半点希望,等不到律师的回音,他觉得自己像条被人抛弃在阴沟的狗,而真正干下这案子的人根本不在乎他人被冤枉顶罪。

愤恨之余,他趁便偷了一块铁器,把它磨成刀刃,打算杀了那害他冤狱的普尔。他把自己的计画告诉来探监的父亲。他的父亲年轻时脾气火爆,并且风流,不知留了多少种。雷纳德在监狱里还遇见其他从未谋面的同父异母兄弟们。他父亲并没有与母亲结婚,但是很爱孩子,常常抽空陪伴他们。后来,他父亲信了主,戒了酒,十分虔诚,甚至在教会担任执事。

父亲回答他:「雷纳德,你告诉我,你是无辜的。我相信你。然而,要是你杀了这个人,你就永远回不了家,一辈子属于这个地方。」探监时间结束,雷纳德思考着父亲的话,他想到自己若是谋杀普尔,那与其他犯罪的狱友差别又在哪里呢?隔天,他就把那把刀丢了,他不想卖它,即便在监狱里这把刀可卖卅、四十元高价,他不想有其他人受伤致命。

丢了刀子后,普尔就被转狱。雷纳德深思自己的处境,意识到尽管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但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怒气。就算其他人不知道,但他晓得自己和普尔不是同路人。他不要为普尔浪费自己的生命。这是他生命的转捩点。

他开始参加监狱诗班和读圣经。他父亲和姊姊鼓励他,要祷告相信主。父亲告诉他:「儿子啊,当没人帮助你时,主会是你的帮助。当没人聆听你时,祂侧耳倾听你。」

隔年,他收到律师的信函,告诉他法庭愿意重审他的案子。他好高兴,有这个机会。然而,事情的发展不如他预料。法官不接受另一囚犯指证是普尔干的证词,并且没有把这份证据给陪审团看。不但如此,另一位受害人居然也作证,说是他干的。他被判更重的刑罚,又回到监狱。



没指望中的盼望

这样的结果真叫人没了指望,生不如死,但雷纳德却仍旧抱着盼望,他倚靠的是那信实的上帝。他仍不断地写信给律师,要求帮助。后来,他的律师把他转给另一位律师。

监狱的日子里最难过的是,面对年岁老去的双亲,却无法尽人子之道。他父亲总是尽可能来探监,但有一天对他说:「我年纪老大,要是有一天身体情况不容许我来探你,我仍会一直为你祷告。」而那一天,终究是来到。

1992年,他的新律师写了封信给他,告诉他有一位律师兼法学教授同意看他的案卷,看看是否能够帮助他。后来,这位律师教授还找了另一位律师一起来帮他。

接下来的五年,这两位律师义务为他搜证,并且等待最佳时机再次上诉。几经周折,他们发现警方居然还留下一些性侵现场的床单和其他证物,一般而言,结案时都会销毁这些证物。律师们把其中一位受害者身上有强暴者留下的体液拿去与DNA采样比对,证明了雷纳德的清白。 DNA采样比对在当时的司法科学,还是一项新事。

错了十一年

对珍妮弗来说,雷纳德的无罪释放消息如晴天霹雳。十一年来,她努力拽开在黑暗中时而出现雷纳德的脸,与自己的丈夫建立家庭。但如今才知她错怪了雷纳德,害他坐牢十年多,最无法接受的是自己从受害人变成加害者。并且,她根本不晓得自己错在哪里?就算DNA证明不是雷纳德,但她整个人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刚开始时,她很害怕,怕雷纳德出狱后会报复她。一段日子之后,她才能开始思索,怎样偿还某人十一年的青春岁月?他是否憎恨她,甚至比她憎恨自己还厉害?不仅是她在纳闷自己怎么会误证,那两位当年办案的警探也不断反思和检讨自己的行政错误出在哪里。她没勇气面对这件事,整个人躲在羞愧中。直到两年后某日,她才停止哭泣,鼓起勇气要求见雷纳德,向他道歉。

这回看到雷纳德,她才意识到雷纳德比性侵她的男人要高上好几吋,她确知自己错了。她预想雷纳德可能会大骂她,但没想到,他很平静地告诉她:「我没有生你的气。我也永远不会生你的气。我只要你过好的生活。」雷纳德还说:「我们都是受害人。」

这次见面后,珍妮弗才真正从不饶恕的心囚中得释放。她想,若是雷纳德能够饶恕她,那她也能饶恕普尔。几天后,她写了一封信给普尔,但普尔一直没回音。



修正错误

雷纳德被冤枉下狱关了十年半。进去时正是为追求理想付出努力、奠定事业根基的年纪,但出狱时他已成为一个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工作经验的中年人。连驾照都必须要重考。前途更是一片茫茫。然而,他的律师不但还他清白,还帮他在那家为他DNA采样比对的公司找了一份工作。

照该州当时法律规定,雷纳德二十二岁到三十三岁的冤狱赔偿总共是五千美元。他的律师趁着电视节目的访谈邀请,向大众批露这个事实,节目主持人大吃一惊。之后,大家发起了运动,珍妮弗更是大力写信陈情。最后原有的法律修正了。几年后, 雷纳德获得了近十一万美元的赔偿金。

尽管珍妮弗已经得到雷纳德的饶恕和祝福,但仍过了一段时间,才能接受自己犯错误的事实,尤其是她听了一位爱荷华州大学教授演讲,解释见证人指证的记忆是会因资讯呈现的方式而受污染的。那一天,她彻底得了释放。

警调单位找出了改善的方式。现在,证人不再是隔着一片玻璃,检视站成一排的可能加害人,从中找出凶手,而是一个个叫出可能的嫌疑犯,让受害者指认;并且警方也不再同时给证人一堆照片,要他从中找出加害人,而是一张张照片分别给受害人看。并且要由不晓得案情的刑警给照片,如此一来,就不会说出任何误导受害者的暗示言语。

因为受害人指证时会有潜在的压力,下意识里急着从眼前所有的嫌疑人库中找出最贴近的可能嫌疑犯,但未必找出的是真正的加害者。以这个案子为例,普尔根本不在警探当初给的嫌疑犯人选内,所以珍妮弗就从中选出长的最像的,再加上警探露口说她两回选的都是同一个人,更加深她的确信。她的记忆在指证的过程中被污染,她把雷纳德深印脑海,认定就是他,到二审时,另一位受害人也是这样去认定雷纳德的。

美丽的情谊

许多美丽的人性浮现在这个故事里:雷纳德的父母和姊姊多年无怨无悔的支持和相信他的清白、雷纳德几位律师顶力相助、社会大众的支持改了雷纳德的赔偿金等。然而,它还有个出人意料的美丽结局。

由于此案特殊,许多传媒邀请雷纳德和珍妮弗接受访谈,从他们的经历谈论记忆的错置和陷阱、饶恕、信心的力量,以及DNA的神迹。而这些受访机会促成了两家人的友谊,孩子们也常玩在一起。

一回,珍妮弗的女儿听见妈妈挂雷纳德电话时回应说:「我爱你!」童言稚语问妈妈,真爱雷纳德啊?当然,他们之间不是所谓的男女爱情,而是日益建立如家人般温馨的情谊。珍妮弗认真地回答女儿:「是的。」

对珍妮弗来说,她从雷纳德身上学到了饶恕、医治和信心;对雷纳德来说,狱中的生活固然不易,但出狱后进入社会要自立自养,生活也是不容易。尽管如此,他觉得自己仿佛浴火重生,常抱着感恩的心珍惜身边的人事物,尽情把握且享受上帝所赐的一切。对他来说,上帝真是可信的,何足忧虑!



注:Jennifer Thompson-Cannino and Ronald Cotton with Erin Torneo, Picking Cotton: Our Memoir of Injustice and Redemption, @ 2009 Jennifer Thompson-Cannino, Ronald Cotton and Erin Torneo.

来源:传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