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 6328 查看 / 0 回复 ]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静默


“上帝啊,求你拯救他们,求你帮助我的家人。”

终于,我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趴在办公桌上大哭起来。此刻的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爱就要付出流泪祷告的代价”。信主5年来,我第一次迫切地为家人能认识上帝祷告。

此时,我流着泪哽咽着:“我当如何爱你?”

消逝的亲情

小时候,我最最崇拜的人只有我哥,也最想亲近他。

听妈妈讲,我很小的时候不管去哪,我哥都会牵着我的手,我都会跟着他。他一直都“妹妹、妹妹”地叫着我。哪怕在他开始上学的那一天,我哭着喊着也要跟着去,最后没法,只能把4岁的我也送到了幼儿园。

爸妈不在家时,哥哥都会陪我玩,吓唬我,又哄我。每次假期走亲戚,他都会催着让我早点回家。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年冬天,我哥都会给我捂被窝。我从小体弱瘦小,极其怕冷,我哥却恰恰相反,所以小时候一直跟着他一起睡。他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也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有时,妈妈会罚他,我就甘心陪他一起受罚;他学武术经常穿脏白袜子、白球鞋,我就帮他洗。

我的整个童年,都有哥哥的陪伴和爱护,直到他小学毕业。

在他上初中之后,他好像一夜间就变得人高马大起来,连性情都变了。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晚上跑到网吧去找他回家,有时要找好几家才能找到。有时,我还会欺骗妈妈,说哥哥不在网吧。

也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街头的几个小混混,也许我根本不入他们的眼,也许我家就在街上,他们从没欺负过我,或调侃过我。去网吧遇见他们,他们也会帮我叫我哥。慢慢地,我再也没听到过他叫我“妹妹”,也很少再看到他的笑脸;而我,逐渐地开始怕他了。

初中结束,高中毕业,直到大学,我觉得哥哥好遥远,好陌生。他就像一座冰山,话极少,表情极严肃。渐渐地,家里也越来越冷清,家人都不会主动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更多的是命令、责备和要求,而几乎从未有过鼓励、安慰和拥抱。

直到我想逃离,逃离小镇,逃离这个家。

慢慢地,我也越来越封闭自己,开始独来独往,冷淡孤僻。虽然心里知道,我们都关心彼此,但要命的面子和自尊却使我们越来越远。

上大学报志愿,我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家,到了南京。

不久,我信主了。

走出安全区

信主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家很缺少爱,我们渴望被爱却都不敢说出口。我是那么渴望得到鼓励、得到拥抱,那么渴望与教会的弟兄姐妹相爱,可我却已经不会爱、不会表达,更不敢亲近他们。我就像站在一个四周封闭的玻璃房里,我们彼此能看见对方,却被玻璃阻隔着。而我,手里紧紧攥着一把锤子,只要我用力敲碎就可以出去,他们也可以进来。可我一直攥着,犹豫着,不敢去敲。外面的人着急地看着我,喊着我的名字,可我却迟迟下不了手。

后来,外面开始有人离开,我就慌了。我着急地用力一敲,玻璃墙碎了。外面的人拥抱我,接纳我,陪伴我,为我祷告。

在教会中,我开始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跟大家相处,一点一点地敞开自己。遇到伤害时,就赶紧回头找我的玻璃墙,渴望回到安全区,却发现——它已经碎了。

我只能跪下祷告。圣经中的一句话使我深受安慰:“他医好伤心的人,裹好他们的伤处。”(《诗篇》147:3)慢慢地,我心中有了平安。“爱里没有惧怕”(参《约翰一书》4:18),当体会到耶稣基督流血牺牲的爱时,我开始学习主动付出爱。当我在生活中经历到上帝真实的带领与恩惠时,不由得发出和诗人一样的感叹:“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诗篇》116:12)

为家人祷告

信主5年来,我一度幽暗破碎的心渐渐得到修复,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新心。家人也因我的改变,从最初坚决反对我的信仰,到后来允许我信主,直到现在尊重我的信仰。

我每日饱尝上帝的慈爱,感恩赞美。但我也越来越看到,我家支离破碎的亲情,哥哥、姐姐不幸的婚姻带来极大的愁苦,父母也陷入极深的忧虑和疲惫中。三个孩子,各处一方,一年从未打过电话,从未彼此关怀问候过。

妈妈和我说:“你多关心下你的哥哥姐姐,不要变得像陌生人”。这时,我才发现,我已经找不到姐姐的电话了。曾经,我无声地抱怨过,从不敢奢望三个人能在一起欢声笑语地聊天,从不想哪一天哥哥会再叫我一声妹妹,从不敢想我们一家人还能聚在一起分享各自的喜和悲。每次看到室友和姐姐开心地畅谈,都会觉得无比羡慕;每次室友的哥哥或弟弟来到家里做客,看到他们在一起流露出的亲情,我就不忍挪开视线,心里更是充满酸楚。

我对自己的哥哥、姐姐不敢有任何奢求,一切只能在心里偷偷地幻想。终于,在哥哥匆匆回到家,仅短暂停留,又匆匆离开后,我心中一切的坚忍顷刻崩塌。我问他:“你怎么这么狠心?”他以沉默回应我。我童年时心中的英雄不见了,亲密的姐姐不见了,他们心中只有生活的重担。

一个周六,我独自在办公室加班,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趴在桌上痛哭:“上帝啊,我们家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我还有家吗?以后真要如陌路人了吗?我当如何爱他们?要怎样才能改变?”

我内心深处渴望亲近他们,却又不敢,也不知从何开始。在教会中,我可以很自然地亲近每一位弟兄姐妹,关怀对方,一起祷告,可在家人面前,一切似乎都变得很难。

我只能迫切地求上帝亲自动工,求他当初怎么爱我,使我走出自己的安全区,现在也如何爱我的家人,让他们深深地被上帝的爱所触摸,我们才能彼此相爱。

“哦,我的上帝啊,我如此需要你,面对我破碎的家庭,我无能为力,只能求你帮助我,帮助我的家人。我爱他们,巴不得他们都能认识你,巴不得全家都来服侍你。可我无能为力,求你告诉我,我当如何爱他们?求你在我家施行拯救,求你把爱放到他们心里。”

我不知这个祷告何时会得到回应,可我深知,他们回转来认识上帝的日期虽然不在我的手里,但先以行动去爱我的哥哥和姐姐,是最好的开始!

来源: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