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成长是漫长的路

[ 856 查看 / 0 回复 ]

成长是漫长的路
作者:璐璐

“您是爱我的母亲。您不完美,但没有关系;这不重要。您很在意我和我的未来;但您最在意的还是我的灵命,而这才是最重要。说实话,这是一个孩子唯一需要的东西(也许除了食物和水之外)。


在我的经历里,(那时的我)似乎到了毁灭边缘,但我其实知道,若要找到人生的答案,必须从神开始。箴言二十二章6节说:‘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也许,在一个在意儿子道路的母亲眼中,我已经偏离了正路;然而,因为教会和我所学到的,我从没有离神和教会太远。有一个根扎在我的生命里,使一个18岁、意气用事、沉溺网上游戏的孩子,不致浪费所有时间上网、找朋友,依然能够固定去教会。

多年属神的教导,有些事在我里面已变成固定程序,虽然礼拜时我总是打瞌睡;但日复一日,母亲,您总不停‘逼’我——纵使我对您、对全家、对神,都熟视无睹。您让我看到母亲牺牲的爱,像神的爱一样,永不止息。这无条件的爱,使我在大一的某一日,终于看到我对您和对神的罪疚多深。为此,我永远感谢您!我祈求,我永远不忘记这些帮我成长的人:教会,青年团契,干爹干妈、我的家庭,还有您和爸爸。”


儿子的信叫我汗颜。认识我多年的朋友都知道,我犯了不少错误。诚然,我不是一个完美的母亲。不过,我们确实固执地把敬拜神放在休息和娱乐之前,也在孩子们的学业和课外活动之前。神也赐给他们很好的青少年团契,他们每周至少有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在教会度过。我们也持续为孩子祷告,这方面我先生做得很好,多年如一日。


重读生日卡那天,我在灵修中读到马太福音十章37节:“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做我的门徒。”这句话再次让我震撼。我是一个缺点很多的母亲,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也在一天天成长。如果说孩子是风筝,神就是牵着风筝那根线的手。无论风筝怎么飘,只要与线相连,就会将他拉回来。


蒙福不因我好,乃因祂爱我


1991年8月底我来美求学,12月受洗归主。来美之前,我相信自我奋斗,认为只要努力,没有做不到的事。高考时,我是上海市文科第三名,上了复旦大学中文系,两年后转到新闻系,专业是公共关系。大三时,虽没有任何人事背景,我找到一家外资企业的实习工作,为同系的校友打通了这间公司的大门。来美后,才发现自我奋斗的人生哲学行不通,我非常努力,仍达不到目标。


那时我边求学,边打工维生,心态已谦卑不少。去到教会后,得到很多在异国他乡非常需要的关心和帮助。我开始觉得人是需要神的,我需要神。受洗以后,灵命依然幼弱,虽然知道我是罪人,却不追求在主的话里扎根,只对传福音充满热情。记得回上海探亲时,我向母亲传福音,反与她吵了起来。母亲说:“如果基督徒都像妳这样,我宁愿不信。”我感到十分挫败,回美后请教牧师,我到底是不是基督徒。


感谢主,我蒙福得救不是因为我好或配得,而是因为祂爱我。老二出生后,我选择留在家里几年,陪孩子成长,因此开始有系统地读圣经。在家呆了两年,将圣经从头至尾读完三遍,也读一些灵修书籍,如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竭诚为主》。就是那段时间,我的灵命成长了,也更多参与了教会事奉,真体会到:神的话是生命的灵粮。如要成长,不能不勤读神的话。


在事奉中成长,在成长中事奉


事奉给我带来成长。我所学到的功课有两大方面:一是原谅,二是谦卑。藉着事奉,神造就了我。


两大功课


原谅是我信主后一直要学的功课。有一次,我参观婚礼,牧师证婚时特别强调,说结婚并不像童话里所说的,两人从此就幸福快乐地生活。婚姻其实是一个不停原谅对方的过程,因为爱的同义词就是原谅。神对我们的爱,体现在主耶稣在十字架所带来的赦免。


我觉得牧师讲得非常好,不过我对原谅的学习不是在婚姻里,因为我先生对我的原谅一定多于我对他的原谅。我的原谅功课主要是在教会和朋友中间。马太福音六章15节:“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我慢慢学会,做主的门徒,原谅不是一个选项,而是必须的。


我的另外一个还在学的功课是谦卑。柔和谦卑是主的性情,作为基督徒,我们要学基督的榜样,要有主的性情。这个功课却很难,有两个原因:


一是人都需要被认可,需要的强度不一,但人人皆有。不认识神,或觉得神对我们的认可不够的人,就会去寻求人的认可,去讨人欢心,让自己觉得棒。这些都不是谦卑。


二是人没有自知之明。神因为爱,常给我们很多祝福,可我们就把这些看作自己的功劳,以为自己了不起。这时候,神出于对我们的爱,会提醒。可能让我们遇到挫折,可能有朋友忠告。感谢神,我常获得这样的提醒。使我记得,不要在意人的认可,而要求神的喜悦。


事奉、成长相交织


我和先生最初在教会的事奉,主要是开放家庭,后来我们也参与带领小组查经。主日他会操作音响,我就帮助牧师翻译。说实话,起初事奉的出发点并不伟大,也不完全是为荣耀神;但神不计较,反通过这些不单纯的“摆上”赐福和建立我们。


比如我们开放家庭,是因为我们很喜欢周五晚上的查经,那时我们是唯一有小孩的家庭,我嫌带孩子和玩具出门麻烦,就邀请大家来我家。多年就这样沿袭下来,神却赐福,让我们和孩子蒙恩。没有这些经历,老大上大学后很可能真会离开神。


还有我的翻译。我的英文口语其实不好,但是教会小,“一个萝卜一个坑”,你不做就留了一个坑;况且我没有其他才华,只好硬着头皮上。记得我们公司曾请一个印度裔来演讲,讲完后,我向同事抱怨他口音太重,我听不懂。同事却说:“妳的口音比他还重啊!”我大吃一惊,我的英文这么糟吗?感谢教会的弟兄姊妹那样包容,这么多年就让我在翻译的位置上事奉。神借这个事奉,给我恩典,后来我的上司说,妳的英文没什么口音了。来教会的美国朋友,也听懂我的翻译。神很信实,我们在小事上忠心,祂就将大事交托,赐我们能力,帮助我们胜任。


继续依靠神


今年初,我因怀疑有卵巢癌而需做一个手术。手术前,一度觉得自己安排好的人生失控了。我在日记中写道:“我的未来失控了。但是,谁的未来不是失控呢?我们每一天为之奋斗的东西,譬如学业,事业,金钱,安全,不就是为了能对未来多一点控制力吗?然而,又有谁能真的控制明天?主掌管我的明天,我心已足。”


感谢主,手术后发现肿瘤是良性的。这个过程,又一次让我学习谦卑,学习放弃要控制明天的欲望。我要记得,我不能倚靠自己,要倚靠信实公义的上帝,把我的手放在祂的手中,让祂牵引。

(作者为信主24年姊妹;慕苏访编。)



来源:《传》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7-01-03 22:36:1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