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 699 查看 / 0 回复 ]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基甸

2016年在巴西里约举办的第31届奥运会已经落下帷幕,全世界数以亿计的观众通过电视或互联网观看了体育健儿们奋勇争夺奖牌的比赛。奥运的新闻里,也时有谈到一些体育明星、金牌得主的宗教信仰。
这届奥运期间,录像转播里有不少基督徒明星赛前祷告、获胜以后感谢赞美上帝的镜头,新闻里也有某明星因为读了基督教牧师写的畅销书《标竿人生》而幡然悔悟,从低落、迷失中走出来的报道。
但更令我感动和深有感触的,是几位美国基督徒奥运女将的见证,即使她们只被少数中国人所知晓。

走出抑郁的马柔里斯


有一位美国女运动员叫海伦马柔里斯(Helen Maroulis,她是今年奥运会女子53公斤级自由式摔跤的金牌得主,也是第一位获得女子摔跤金牌的美国运动员。她来自马里兰州华人聚居的洛城(Rockville,是一名希腊移民后代。她取得金牌后,在社交网络贴上自己的照片,配文选自旧约圣经:耶和华啊,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要因你的慈爱和诚实归在你的名下。 (《诗篇》115:1)
身为基督徒的马柔里斯在得到金牌后,把荣耀归给上帝,而不是自己。她说她每次上场之前都会在心中反复告诉自己:基督在我里面,所以我什么都有了。马柔里斯在她的体育生涯中曾经历过很多磨难。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没能取得参赛资格。
但美国队还是请她一同去伦敦,不是去参加比赛,而是去做其他运动员的陪练。她开始不太情愿,经过祷告后,她同意了。因为她认为这是她作为基督徒能够帮助别人的一种方式,她相信这是上帝对她的另一种呼召。
今年的奥运会,马柔里斯终于参赛了。在决赛中,她跟日本名将吉田沙保里(Saori Yoshida)对阵。在赛前她谈到自己对吉田的看法。她说:上帝让我懂得,对手不是敌人,而是跟我一样为体育做出牺牲的女运动员。她愿意尊重对手,在赛场上有好的赛风。
在她拿到金牌后,她说:我流泪是因为能在今天得到金牌,有很多人为我牺牲。我想到我的父母,他们做出了牺牲,但没有人给他们发奖牌,我愿意把我的奖牌跟他们分享。当记者问她对自己在新闻中被抢头条,得了金牌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瞩目有何感想时,马柔里斯说:我不是靠着拿金牌让自己得到媒体的关注。在我走上赛场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价值了。
她在基督里有平安喜乐,不需要靠获得金牌或上头条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跑出喜悦的菲力克斯


美国黑人田径女运动员艾丽森·菲力克斯(Allyson Felix)在历届奥运会中总共获得过6枚金牌。今年的里约奥运会,她得到了4×100米接力和4×400米接力两枚金牌。400米决赛中,菲力克斯只得了银牌。她本来非常有希望得金牌,但在最后冲刺中,一位牙买加运动员猛力前扑,以0.01秒的优势胜出。赛后,菲力克斯说,她虽然失望,但仍有很多值得感恩的事。她说:今年确实发生了许多事情,但至少我还得到银牌,我没有在面临困难的时候放弃梦想。
在获得第6枚奥运金牌后,她成为获得奥运田径金牌最多的美国女运动员。她在推特上发了一张赛跑中的照片,配上李爱锐(Eric Liddell)的名言:是上帝使我跑得快。我跑的时候,可以感受到上帝的喜悦。
李爱锐是奥运史上著名的英国短跑运动员,电影《烈火战车》就改编自他的真人真事。前不久,国内有部电影《终极胜利》讲的也是他的故事。
1924年巴黎奥运会,李爱锐是当时世界上跑得最快的运动员。有一场比赛安排在礼拜天,他坚持在礼拜天敬拜上帝,放弃了得金牌的机会。但上帝给了他另外的机会,在另一天的比赛中,他获得了400米短跑金牌。后来,他到中国当了宣教士。抗战时期,他死在日本人设在潍坊的集中营,把他的生命献给了他所热爱的中国。
李爱锐认为,人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上帝,包括像他这样的运动员所拥有的体育天赋。创造万有的上帝不需要我们去为他赢得奖牌。对基督徒来说,上帝才是我们一生所要争取的最大奖赏。李爱锐深信,如果我们把上帝摆在第一位,上帝就会给我们最好的。
同样,菲力克斯也说:主耶稣在我的运动生涯中一直向我显现。我以前对我的人生有自己的计划,但并不是如今这样。我心想,好吧,这是一条不同的人生道路。但如果这是主的旨意,那我就要跟从。我一直努力为基督而活。

游出洒脱的迪拉多

玛雅·迪拉多(Maya DiRado)是一名美国游泳女将。这届奥运会,她得了两枚金牌(200米仰泳和4×200米自由泳接力),还得了一枚银牌和一枚铜牌。这届奥运会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前几年她在名校斯坦福大学就读经济专业,现已毕业,奥运会结束后她就要进入职场,开始工作。
谈到金牌和上帝,她说:上帝是大能并且真正在掌握一切的。但我不认为上帝会在乎我是否赢得奖牌。如果我们把上帝当成保佑运动员比赛得胜的神明,那样的神学会有点怪怪的。
听她这样讲,我不由想起有新闻说中国女排曾在奥运比赛前去烧香拜佛。其实很多运动员都容易有这样的迷信心理,因为他们多年辛苦训练,就是为了在赛场上表现出色,克敌制胜。而赛场上风云莫测,常常一个很小的失误就会让一名实力很强的选手跟奖牌失之交臂。
但迪拉多并不相信上帝保佑成功神学。她说:我相信上帝在乎的是我的灵魂,在乎的是我是否将上帝的爱和怜悯带到这个世界,我是否是一位有爱心、能支持其他队友的队员,我是否能给周围的人带来祝福,就像上帝这么慷慨地把他的福气赐给我一样。
迪拉多在采访中提到,她在青春期曾经历信仰上的挣扎。后来她在一间接纳她的教会中学习、成长,她问过很多问题,读了很多书,跟属灵导师有很多对话,才逐渐建立起真实的信仰。她说:从那时到现在,是很长的一个旅程,但耶稣一直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他更新、重塑我的过程。

溢出恩典的杰茜卡


今年残障人奥运会(残奥会),美国队有一位已经得过十几枚金牌的游泳女将,她从12年前就开始参加残奥会比赛。当年只有12岁的她,勇夺人生中第一枚残奥会金牌。本届残奥会将是她参加的第四届,也是最后一届残奥会。她就是杰茜卡·朗(Jessica Long),一个爱上网、爱做饭、爱听音乐、爱穿裙子、梦想有一天能当时装模特儿的金发女孩。跟一般女孩不同的是,她是从膝盖以下失去双腿的残障人。
杰茜卡坦承没有双脚游泳很难,不仅要忍受剧烈的疼痛,而且要面对他人对她残障的注目、议论甚至嘲笑。很多时候,她觉得做一名优秀的残障运动员实在是太苦、太难了。但她说,信仰给了她安慰和力量。
她在个人网站上写道:我是一名基督徒。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教我耶稣怎样为我牺牲。杰茜卡从父母身上学到什么是牺牲的爱。其实,他们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
1992年,杰茜卡出生在西伯利亚。她生下来就没有腓骨、脚髁和脚跟,被亲生父母送进了当地的孤儿院。1993年,美国巴尔的摩的公务员朗氏夫妇领养了她和她同样有残障的哥哥。
朗氏夫妇是基督徒,当时他们已经有两个孩子,却愿意像养育亲生儿女一样养育杰茜卡和她的哥哥。杰茜卡18个月的时候,在美国做了双腿截肢手术,安上假肢,可以自己走路。杰茜卡从小就表现出对运动的喜爱和天赋。10岁那年,她学会了游泳,她的手臂和上身力量特别突出,在同龄人的训练中很快便脱颖而出。不久,她被选进伤残人游泳队。
2004年在残奥会上夺得金牌以后,杰茜卡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明星。对很多美国人,特别是青少年和残障人士来说,她跟海伦·凯勒一样,是一个带来感动和激励的榜样和英雄。但杰茜卡并没有被宠坏的感觉,身为业余运动员,她一直自筹所有费用。但无论朗爸朗妈还是杰茜卡,接受采访时,他们说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他们把一切的荣耀归给上帝。

云彩般的见证人

其实,体育明星们也并非超人,他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软弱和挣扎。在运动生涯中,他们也要经历许多眼泪、伤痛、困惑和挣扎。上面提及的这四朵金花,靠着上帝的恩典,她们才能在胜利中保持谦卑,把荣耀归给上帝而不是自己;靠着上帝的恩典,她们才能在困难中依靠上帝,在磨难中学习成长。她们见证的不是自己,而是上帝在每个基督徒身上所做的工作,是上帝的荣耀。
体育明星在成功之时会面临很多诱惑,也很容易跌倒。那些在赛跑前在胸前猛画十架,或者号称已经悔改信主的明星,在私生活上屡爆不检点的绯闻,着实令人感叹。因此,我们不应该言过其实地吹捧任何明星,也不需要为明星的丑闻做掩饰。明星的成功固然不一定增添上帝的荣耀,明星的败坏也不能减少上帝的恩典,唯有福音改变人,才是真正荣耀上帝的见证。
这四位女运动员的见证,就是这样如圣经所说的云彩般的见证


作者现居美国,OC同工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7-02-25 22:54:4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