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生命的翻转

[ 3383 查看 / 0 回复 ]

生命的翻转阎颖


自我奋斗
我生长在天津,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们一生治学严谨,诲人不倦。我从小家教严格,勤奋好学。1979年我考入了天津市南开中学,这也是周恩来总理和温家宝总理的母校。南开中学严谨的学风和严格的训练给我打下了坚实的根基。1982年我以优异成绩考取中国人民大学经济信息管理系。1986年大学毕业时,我考进天津南开大学管理系研究生。1987年,我考入87-88级人民大学福特班,再度回到了中国人民大学。
福特班是由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邹至庄发起,在1985年组成的面向中国的经济学教育项目。该项目下的福特班在中国重点高校研究生中招考学员,由美国福特基金会出资,聘请著名欧美经济学教授来华用英语直接授课,每届为期一年,总共十年(1985-1995)。我在这一年里,除了完成福特班繁重的学业,还考了托福、GRE并联系出国,忙得不可开交。
1988年3月我拿到了美国爱荷华大学(The University of Iowa)经济系的录取通知并获全额奖学金。8月,在一个晴空万里的下午,我噙着眼泪告别了生我养我的土地和家人,带着40美元和一只皮箱,从北京只身飞往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留学寒窗
来到美国爱荷华大学,第一个来迎接我的是当时的学生会主席山林华同学(他就是后来在卢刚事件中不幸遇难的中国留学生)。他是个非常热心的人,一见到他,我就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在山林华和其他师兄师姊的热情帮助下,我的基本生活得到了安顿。
辛苦的留学生活拉开了序幕。我引以为傲的那点儿英文到用的时候才知道差的有多远!我们需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竞争助学金。美国学生的语言与文化优势自不用说,印度与俄国的留学生数理功底扎实,是中国留学生很强的竞争对手。我们不仅需要用英文听课、记笔记、写作业、考试,而且还需要教美国的本科生来维持我们的助学金。要教课并辅导美国本科生的专业课,对我们这些国际留学生是何等大的一个挑战啊!
更富挑战的是,我们必须在入学一年之内通过博士生资格考试,考试的淘汰率是50%;否则我们就没有资格继续攻博,学生身份将被中断。这好像一把刀架在脖子上,生计与身份的双重压力,外加异国文化的各种挑战,我真的觉得有点压得喘不过气来。关键时刻,我的男朋友梁兵也拿到了爱荷华大学的助学金,来到我的身边。我们约好等我一考完博士生资格考试就结婚。
那一年是我人生最艰苦的一年,因为读书废寝忘食,吃饭不及时,还落下一个慢性肠胃炎的毛病。我苦心竭力,终于一次性通过了博士生资格考试。看到身边的朋友被淘汰,我很有后怕的感觉,第一次感到了竞争的残酷。
考试完两天以后,我身穿长长的白婚纱走上了教堂的红地毯。那是我以前在电影中看到婚礼的样子,终于在1989年梦想成真了!牧师为我们主持了婚礼。那时我不是基督徒,连基督教教义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羡慕教堂的婚礼仪式。牧师对我们的祝福,我也是似懂非懂,可是上帝还是赐福保全了我的婚姻。


卢刚事件
结婚后,我们住进了学生家庭楼,和山林华做了邻居。1991年,我儿子出生后十多天,在我们身边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卢刚杀人慘案。我们所认识的卢刚竟然杀害了那些无辜的人,包括我们的朋友山林华!更令我们震撼的是受害者克莱莉副院长的兄弟们还给卢刚父母写了封公开信,对杀人凶手的母亲表现出真诚的宽恕与爱。这让我们很惊讶,完全不能理解。亲姊姊被无辜杀害,他们有一切可以仇恨的理由,而他们的信却充满了爱与关切。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基督教对我的人生冲击。那是什么样的一种境界和情怀啊?!而卢刚给他姊姊的信中充满了仇恨与自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当时的学生会主席高青林和她的先生华欣(后读神学,继而牧会,现任美国《海外校园》总干事)由此发生转变,成为基督徒。
儿子出生于我做博士论文期间,经济压力、论文压力、婆媳关系、夫妻关系、与导师的关系,多重的矛盾迎面而来,使我的人生进入了低谷。我不得不先在外地找了一份政府的工作,在经济上先站稳脚,再慢慢完成论文。
1995年梁兵博士毕业后,在俄亥俄州克里夫兰找到一份教授的职位,我随后辞去政府工作,随同他来到克里夫兰。经过多年的坎坷与奋斗,1996年我终于拿到金融经济学的博士学位,接着就职于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克里夫兰分行的研究部做经济研究工作。苦尽甘来,我们终于在美国实现了五子登科(房子、妻子、儿子、博士帽子、车子)的梦想。


再思人生
三十而立,在美国拼搏多年实现了美国梦,我本应很满足、很幸福,可是我还想更加成功,事业占据了我的主要精力。那几年,我经常去美国不同的地方,以及台湾、韩国、中国大陆等地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和专业团​​体的活动,做演讲和专业考察。在全美经济年会、全美金融年会、留美经济学会、美国华人教授协会等组织里,我结识了很多留美精英人才。他们当中许多人后来回国发展,成为中国知名学者,有的已是中国政府经济与金融决策的关键性人物了。那时,一位师姊曾问我是否愿意回国做一个财经节目的主持人,我婉言回绝了。
因着事业,我的精力在家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轻,我甚至不知不觉走到了家庭问题的悬崖边。我开始认真地问自己,我的人生目标到底是什么?我一直打拼到底是要追求什么样的人生?
以前的我,就像许多人一样,把“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当成了人生的座右铭。我有些朋友甚至为了事业的成功,不惜牺牲自己的家庭和身体的健康。在我们周围英年早逝,或是事业成功而家庭四分五裂的人不计其数。他们的前车之鉴引起了我的深思,辗转反侧,挥之不去,无法释怀,我知道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了。在一位教会朋友不断地盛情邀请下,我开始接触基督教,每周出入教会。
从此我的人生观、家庭生活方式开始改变,我原来一切以事业为重的理念也在不知不觉地消退。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在几年寻找答案的过程中,我终于认识了上帝。2000年11月的感恩节,我身怀六甲,和先生、儿子以及尚未出生的女儿,一起在芝加哥特会上受洗归入了主的名下。


蒙福之路
2003年8月,我们一家从美国中部的克里夫兰搬到了波士顿西边的一座大学城(安城)。先生梁兵是专门研究对冲基金的教授,搬到安城以后很快就拿到了终身教职,并且不断地发表论文,后来成了一个有知名度的学者。
如果没有信主,我一定要与他比翼双飞。我一向很自信,也很努力,从不怀疑我的事业会功成圆满。但是上帝对我们家有祂自己独特的带领,祂的计划是我不能明白的,甚至与我的梦想完全南辕北辙,我却慢慢学会了通过祷告与上帝建立关系,顺服上帝的旨意。
安城是一个大学城,周围没有大型银行或金融公司,这对我的事业发展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限制。我曾在波士顿找到一家咨询公司,公司对我非常器重,也愿出高薪聘用,可是上帝却藉着一些印证明确地晓谕我不要去。祂的命令我不敢不从,要不然我就会变成约拿(圣经中的一个人物,因为违背上帝的命令,被大鱼吞入肚里,后来又被吐出来,再去执行上帝的旨意),我只好拒绝了这份工作。那时,女儿只有三岁,去波士顿工作就意味着我不能每天回家照顾孩子了,因为从波士顿到安城单程就需要一个半小时,上下班塞车则需要更久。
后来,我在康州的哈特福特市一家大保险公司做资深研究顾问,用数据分析的方式为公司解决各类疑难问题。我做得津津有味,得心应手,虽然每天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三个多小时我也没有怨言。可是上帝又通过祂的仆人再次对我讲话,让我看到家里的需要,照顾好祂所赐的产业——儿女。
那时儿子刚上高中,美国高中的吸毒、酗酒、自杀、同性恋、性泛滥、堕胎、变性等各种不良行为五花八门,应有尽有。青少年的逆反、不成熟和好奇,使美国的高中成为人生非常危险的阶段,误入歧途者无数,害人害己。
我顺服了上帝的带领,放弃了喜爱和熟悉的工作,回家按上帝的心意教养儿女成了我的新使命和新职业。我明白无论我的事业如何成功都不能弥补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失败。而在美国当前这个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社会环境里,要孩子不随波逐流,向上向善,没有父母亲付上极大的代价是非常难的。
美国的基督教在家教育(homeschool)团体历史悠久、资源丰富,而且遍布各地。和这些资深基督徒家庭在一起做在家教育,我的信仰被深化了,并且给了我看待生活全新的角度。藉着要把儿女带到上帝面前的需要,我与上帝的关系更亲密了。我渐渐学会从祂的角度看问题,不在乎名利与人的论断,而更在乎与上帝的亲密关系。藉着信仰的深化,我们的家庭关系也越来越亲密融洽。
我和孩子们一起学习上帝的话语,一起通过祷告来到主的面前省察自己的罪,一起回转归向上帝。我努力用上帝无条件的爱来接纳理解他们,努力跨越东西方文化上的鸿沟,和孩子们建立亲密的关系,成为他们的良师益友、知心妈妈。在儿子转“危”为安、平稳考入大学以后,我又与女儿一起做了五年在家教育。
在上帝的带领下,我与儿女们一起快乐成长。儿女的今天让我感到欣慰,不是因为他们都考上了名校,更宝贵的是,他们都看重与上帝的关系,善解人意,很有爱心,这是顺服所带来的蒙福,不是我可以预测,力所能及的。上帝是信实的,祂的爱无法测度!


父母晚年
2013年夏天,我回国安置近90高龄的父母,把刚查出患脑梗的父亲与患有心脏病的母亲,在高温酷暑下从天津搬到上海一家养老院接受护理和治疗。整个迁动过程,中国和美国教会的朋友们天天都为我们迫切祷告,我们也蒙了上帝极大的恩典与怜悯。从我父亲病情的诊断、全面体检、联系养老院、联系外地医保、父母的搬迁、房子的装修与出租,上帝步步看顾,天天保守,出人意外的帮助不断出现。每一天我都是靠着主的恩典度日,上帝的恩典够我用,祂赐给我信心并成就一切。
父亲是一位知名的科学家和教授,一生的学术研究成果丰硕。但最重要的是,在我们八年持续不断的祷告之后,父亲和母亲一起信主成为基督徒并接受了洗礼。
2016年1月,我的父亲寿终正寝。父亲走的非常平安,我们虽然难过却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在他离世的时候,他一生最引以为荣的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四个留美博士),全部都在他的身边为他送行。我们四人在他的遗体前,牵手为他的灵魂祈祷。
父亲的过世让我回顾过去,正视未来。我们在地上的时间真是屈指可数,功名财富没有一样可以带走。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性命与家庭,又有什么益处呢?人的灵魂是永存的,爱上帝爱人是人间最为珍贵的。上帝在我的生命中恩典无数,祂领我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带我走过人生的风暴,翻转了我的生命。祂赐给我属天的平安与真正的自由,所有的荣耀与感谢都归与祂!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7-02-25 23:01:3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