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进化论无法解释DNA的起源

[ 4397 查看 / 0 回复 ]

进化论无法解释DNA的起源

邹坚峰


人奇妙的生命如何而来?圣经清楚地晓谕我们:“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27)但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却认为,人的生命来自于自然选择的进化。达尔文曾经假设在某个温暖的小池塘里有各种氨气、磷酸盐、光、热和电流,然后经过化学反应生成第一个蛋白分子。在他的晚年,他对地球早期原生水中的简单化学物质产生出原始细胞的想法并没有加以发展。
近些年来随着生物工程学科的建立和发展,已揭示了生命蛋白分子产生的奥秘。我们知道生命体是由器官组成,器官是由细胞组成,而细胞是由蛋白分子组成。大而复杂的蛋白分子是地球上一切细胞的基本建材,在细胞中蛋白分子有着广泛的功能,从细胞所有结构需要的框架、细胞骨架到酶等等。蛋白分子差不多承担细胞内所有功能的责任,比如清洁抗菌、制造能量等,对最初生命的形成具有无法替代的重要性。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科学家了解到,即使是最简单的细胞,也是由数千种不同类型的蛋白分子构成。

那么这些蛋白分子又是由什么组成的呢?蛋白分子是由称为氨基酸的更小的有机化合物串联而成,在细胞单元里这些结构是极其错综复杂的。就组成蛋白分子的氨基酸,现在已经被发现的就有20种。这些氨基酸常常形成几百个单元长的链子,就像英文的26个字母,如果得到有意义的排列,你就得到句子,如果排列不正确你就得到乱码。这种长链折叠起来成为有功能的蛋白质,因此蛋白分子是由氨基酸相互排列在一起而形成的,之所以能成为某个特别的结构,具有某个特别的功能,是由它们的排列次序决定。如果氨基酸的排列次序不正确,就会成为一个没有用的链,在细胞中将会被销毁。

那么到底由什么来产生氨基酸的精确排列,以至能形成一个有用的蛋白分子呢?今天的研究发现,细胞中另一个大分子储存了这些氨基酸排列系列的指令,它叫DNA。这是由四种不同的碱基排列而成的双螺旋体结构,其中隐藏着丰富的信息,这四种称之为碱基的化学物质的排列次序成为生命遗传的密码,被称为生命的语言,它经过高度压缩后被组装成当今宇宙中最精致的信息系统。
现在我们可以来看看一个蛋白分子是如何产生的,科学家借助电脑模拟,神奇地揭示了这个过程。当我们透过一个细胞膜进入细胞核,可以看到紧密缠绕在一起的DNA双螺旋链条,这时一个分子机器移过来首先解开一部分的DNA双螺旋,使合成某个蛋白分子所需的DNA遗传信息暴露出来。另一个分子机器及时过来拷贝这段DNA遗传信息,形成另一个大分子,叫做“信使RNA”。当拷贝完成后,这个携带遗传信息的细长RNA分子,穿出了细胞核孔,到达外面被带至细胞质中,固定在一个叫核糖体的工厂里,这时候翻译过程就开始了。在核糖体内部,一个分子组装流水线开始工作,一些氨基酸从细胞的其他部分被搬运过来,按照RNA分子拷贝的DNA信息,将这些氨基酸一一对号入座排列起来,并常常会形成几百个单元的链条。当链条组装完后,它离开核糖体,到一个桶状的机器中,卷成精确的形状,然后被释放出来,由另一个分子机器携带到需要它的特定地方,这样一个蛋白分子就产生了。
由此可见,DNA在蛋白分子遗传复制过程中的关键作用。没有DNA就没有自我复制,没有复制就没有遗传,没有遗传就没有自然选择。因为按照定义,自然选择不能在第一个细胞产生前起任何作用,而只能作用在能够自我复制的、可以遗传给下一代的细胞中,所以要使自然选择发挥作用,必须先假设已经存在DNA。在没有假设DNA存在之前,就不能用自然选择来解释DNA的起源。从顺序上看应该是先有DNA,才有自然选择,因此DNA的起源成为自然选择一道过不去的坎。

我们不禁要问,世界上第一个DNA分子是怎样产生的呢?或者第一个蛋白分子是怎样产生的?在原始海洋中,很难想像在一个极其微小、如细胞这样的容器中,怎样能聚集几百种不同的成分,而这些成分都是构成生命自我复制所必须的?很难想像对于没有已经存在的遗传物质的指令帮助,氨基酸以及那些碱基能够自我排列成生物学上有意义的序列。这就像把一盒拼图游戏的500块拼板同时抛向空中,散落回地面上,这些拼板刚好相互镶嵌,一块不错地拼出一幅万里长城的图案来,这种或然率该有多小?难度该有多大?一个构成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需要的全部DNA序列,如果打印出来,至少要用几百张纸,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一盒拼图游戏的拼板。
DNA结构中存储巨量信息,以双螺旋中四种碱基的排列来表达,在已知的宇宙中没有一样东西能比DNA储存的信息更多,传递信息更有效率。人体中一套完整的DNA含有30亿个碱基,对DNA分子编码区的分析表明,这些物质的特殊排列方式可以传递详细的指令或信息。这些排列方式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它的正确有效性又具有独立特定的模式。

所以在细胞这样微小的结构中,有这样精密协调的机器装置在运作,明显是具有智慧的设计和创造的特征。地球上起初的生命不可能是在一个温暖的水塘里随机形成,而是由智慧设计创造而来。当我们在细胞中或在DNA分子中发现一个富有信息系统的时候,即使我们不能观察到那个系统最初形成的过程,我们也会推断出智慧在这个系统形成中所起的作用。世界上第一个生物遗传分子DNA是上帝的作品,而非自然界随机的产物。难怪诗人感叹道:“耶和华啊,祢所造的何其多!都是祢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祢的丰富。”(诗篇104:24)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7-03-26 20:59: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