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感恩的药片

[ 7821 查看 / 0 回复 ]

感恩的药片

杨迪


“妈妈,我要听下一集《密室》里的故事。还有吗?”十岁的女儿在我身边嘟囔着。“宝贝儿,哪有那么快呢?妈妈还在准备当中呢!”我边说边摸了摸女儿那张可爱的小脸儿。
自从我开始录制《密室》一书里的信心小故事以来,女儿对听故事开始产生浓厚的兴趣,她是妈妈最忠实的小听众。这些故事是通过中信手机应用程式里的〈信心园地〉来收听的,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可以用天父上帝赐给我的声音来快乐地为祂做工。在这儿,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先生带我去教会
26岁时来到美国。有一天,先生把我带到当地的一个华人教会,我感到十分温暖。还记得有一位台湾来的姊妹,见到我时用手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妹妹,这是一条蒙福的路。”我从小因为身体上有一些慢性疼痛,所以常常有悲观失望的情绪。每当疼痛加重的时候,我就会本能地向苍天发问,人为什么要忍受痛苦地活着。所以,当我听到有一条蒙福的人生之路时,我的心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我开始思考这条蒙福的路。教会里的姊妹告诉我说,我的生命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出现,是一位爱我的造物主给了我生命,还为我制定了美好的人生计划。祂与我同行,完全能够体会我在生命中每一时刻的感受。我虽然经历大小艰辛,但祂却使万事互相效力,将测不透的美意放在其中。祂曾在两千年以前,因着爱,奇妙地以人的样式来到了世间,让人们可以看得见祂,摸得着祂。祂为救我们脱离罪恶的辖制,舍了自己的生命,钉死在十字架上。然而,让世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祂在死后第三天,居然按照祂在生前所预言的那样复活了,这就是福音。祂的死而复活被许多人亲眼看见,后来被一些见证人写下来,记载在新约圣经里,一直传到今天,差不多两千年了。虽然我还不能完全明白这好消息里面的方方面面,但是心中却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感动。我感到好像有一道明亮的光照了进来,我虽然不认识它,但却无论如何也舍不得让它离去。
生命之光进我心
我开始反覆思考这个大好消息,很希望自己能够有信心去接受它。然而,常在我不经意之间,有个声音就会突然跳出来嘲笑我:“妳见过上帝吗?妳见过耶稣吗?妳相信人死了以后还可以复活吗?告诉妳吧,这都是无稽之谈。”我在这嘲笑声中挣扎,却又不想离开这道光。我虽然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但是我相信关于我的人生确实有几个事实:第一,我是有限的,这一点不言而喻。我不知道的事情不等于它就不存在,智慧的人应该在凡他不知道的事情上虚心。第二,我是有罪的,这个也毫无疑问。例如,我从小就喜欢嫉妒别人,会私下里说其他同学的坏话,不时还会撒个谎,上帝在人人都有罪的这一点上并没有说谎。第三,我有一天也会离开这个世界,谁也逃不出这个最悲哀的事实。人生难道就是走个过场,然后挥挥手和这个世界说再见吗?为什么人在离世时那么地心不甘,情不愿?似乎在世界的某个地方,藏着一把可以解决死亡魔咒的钥匙,可是全人类共同寻找也一直找不到它;除非那位掌握着人类生老病死的至高神站出来亲自告诉我们,而两千年前耶稣降临世间,不就是为了要告诉人们祂就是世人所寻找的那一位吗?祂不仅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也用自己从死里复活来证明了祂就是那一位。经过反覆的思考,我终于接受了这生命的光——救主耶稣。这生命的光是那么地明亮美好,以至于每次当我和别人迫不及待地说起祂的时候,心里就充满了极大的喜悦。

掉进失眠的深渊
后来,没想到在我怀上儿子的后期,睡眠成了问题。一天天临近的毕业考试,又加重了我失眠的问题。等拿到学位,生下孩子,失眠已到了失控的程度。每当半夜被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吵醒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办法入睡。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我每天都感到很难受,没有一点儿精神。儿子快三个月大的时候,我很意外地得到了一个工作机会。于是,连想都没想,我就带着疲倦的身体走进职场。这一工作就是八年半,中间又生了一个女儿。在那八年多时间里,病情时好时坏,但好的时候少,坏的时候多,实在苦不堪言。后来又有了严重的头疼症状,我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痛苦的深渊。到了2010年底,我终于撑不下去了,元旦那天,我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失声痛哭,我真的没有勇气去面对新的一年。这时候,有一个微小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孩子,妳就是赚得了全世界,如果赔上了自己的生命,又有什么益处呢?”(参马太福音16:26)是啊,有什么益处呢?我的这种长期亚健康状态再这么持续下去,是会出大问题的,我不仅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家人负责。在一阵艰难的思考之后,我终于想通了,如果此时有人对我说:“我以每分钟一万美金的工资来让妳继续撑着去工作,妳愿意吗?”我的回答肯定是:“不要!我不要!”于是,星期一上午我就迫不及待地跟老板说了我的健康状况。一周之后,我终于告别了那令我充满压力的工作。
我的家庭医生曾经建议我通过服用一些药物来控制各种症状。刚开始时我绝对不能接受吃药,我总希望通过身体自身的调节能力来慢慢恢复。后来医生对我说:“使用拐杖的人,是因为他们需要拐杖。”这句话帮了我,于是我开始接受药物治疗,我的症状开始得到改善,终于可以连着睡好觉了。可是,这种舒服的感觉仅仅维持了一个星期,另一个焦虑又忽然向我袭来。我听见一个声音对我说:“那妳就这样吃下去吧,妳就等着产生药物依赖性吧!”听到这话,我的心又猛烈地抽了起来。是啊,我该怎么办呢?

感恩的药片感恩的心
我左右为难,焦虑在不断地升级。我开始痛苦地祷告:“主啊,求祢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呢?”一天晚上,当恐惧再一次袭来时,不知为什么,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一幅特殊的画面。我看见自己成了一位盲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我把棍子的那一端交给了上帝。我对祂说:“上帝啊,请祢拉着我,带着我往前走,因为我什么都看不见。在吃药这件事上,我知道不管药物会对我明天的身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都在祢的手中,祢都会好好保护我去过每一天。”同时,我也忽然意识到,我的这种担心其实是一个有条件的假设。我害怕自己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因为天天服药而产生药物依赖性,可是,我又有什么把握知道自己还可以再活几十年呢?明天如何我都不知道,更别说几十年了。再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我靠着每天吃药度过了有质量的几十年,到那时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好好感恩呢?
那段时间,我的脑海里还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想起一个人,那是不久前因为癌症晚期而去世的一位教会弟兄。有一次当我想到他,心里就会出现一个很特别的想法;如果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医生走过来对他说:“我可以让你的生命继续下去,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每天坚持服用一些药物,绝对不能停,一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愿意吗?”到那个时候,他会犹豫吗?是啊,在这世界上还有多少病是没有药物可以治疗的。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竟然开始为自己有药可吃而感恩起来,我对上帝说:“上帝啊,祢对我真好,居然有这些药物可以帮助我控制多年的症状,而且还都是进口药呢!”从那时起,我开始称这些药片为“感恩的药片”,每天开始用感恩的心去拧开那些瓶盖。
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我的这段与恐惧交战的经历,后来竟然不止一次地帮助了同样进退两难的人们。看着他们心中又重新升起了对生活的美好向往,我情不自禁地开始为自己所受过的痛苦感恩起来。主啊,如果这是祢允许我经历苦难的原因,我要感谢祢!因为我没有白白受苦。
我还要感谢这位信实的主,在我痛苦挣扎的时候,祂安排周围的人安慰我。感谢我的牧者黄雅悯牧师和林素文师母,在我信心无比软弱的时候,安慰并鼓励我,为我祷告,祈求天父赐下足够的信心来托住我,好好地去过每一天。

我和中信
我终于走出了对吃药的种种担心和恐惧,我的心自由了。没有了工作上的压力,也没有了对吃药的恐惧,我走上了一条慢慢恢复的路。我惊喜地发现,我开始对过去熟视无睹的事物感恩起来,例如当我看见蓝天、白云、阳光的时候,我常常会被它们感动,甚至还想向它们问声好!

在家休养三年多之后,我开始联系中信的同工,我有感动想参加播音方面的事工。记得从小学开始,我的语文老师发现我嗓音音质好,读课文很有感情,就常常鼓励我进行朗诵练习。后来到了大学,我被推荐去主持大大小小的文娱活动,也总是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支持和鼓励。我鼓起勇气,给中信发了一封信,并附上四首录好的诗歌朗诵,中信竟然接受了我的请求!在同工胡台民弟兄的悉心指导下,两年来一起配搭完成了101首配乐诗歌朗诵的录制和〈信心园地〉栏目的创建,如今这个栏目已经发表了三期。那些大大小小的信心故事,与其说是在鼓励听众,还不如说是在鼓励我自己。我被播音事工所带来的极大使命感充满着,激励着。我的主,我的上帝,谢谢祢赐给我生命,赐给我一双信心的翅膀,让我即使是在风雨交加的夜晚,也仍然可以展翅飞翔。是的,无论是欢笑,是泪水,都是祢恩典的记号!


《中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