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反转人生——我家的救赎故事

[ 5822 查看 / 0 回复 ]

反转人生——我家的救赎故事

亚萨


我从小不招人喜欢。

奶奶告诉我,我出生以后,又黑又丑,日夜啼哭。我妈告诉我,在怀我的前半个月,刚流产过一次,大出血,母亲差点死掉。家里本来打算能生个女孩,结果还是个男孩。看着自己小时候留下的几张照片,塌鼻子、小眼睛、眉毛耷拉、哭丧着脸,的确没一点可爱之处。

小时候,我还是个“大舌头”,说话口齿不清,于是常常被那些同龄的“小坏蛋们”取笑。我又胆子极小,记得上学前班的时候,一个男孩将辣毛虫塞进我的短裤里。第二天早上我死活不肯穿裤子,母亲才发现我的屁股上起了一大串红疙瘩。

为了脱离孤立,我想方设法接近和讨好那些班上的小混混。父母对我很是不满,于是做了一个英明决定:让我留级。这让我内心更加自卑,在小学阶段我又转了两次学,经常被同学甚至老师当成“外来户”而受欺负和排斥,完全抵消了成绩出众带给我的快乐和自信。

为了自信一些,我高中时学了成功学。每天站在镜子前念叨:我是最棒的!但折腾几年后,我发觉自己把脑子都弄得不正常了,没有常人的喜怒哀乐,只有强行塞进来的所谓的“积极思维”,人生变得单薄、偏执和无趣。

但我哥哥就完全和我不一样。我偶尔也会想,我要像哥哥那样就好了。

哥哥


哥哥大我3岁。他皮肤白,眼睛大,鼻子挺,性格活泼,人见人爱。


他三四岁就会仰着脑袋,在大人面前表演背唐诗、学各种动物叫,或是打拳、吹牛,总引得大人们一阵喝彩。上学后,他就成为学校里的活跃分子,每逢学校有什么活动,他总是主持人。

他胆大灵活,总能引来一群跟随者,最铁杆的粉丝就是我了。小时候过年,他敢用压岁钱偷偷和很大的孩子们一起赌钱;稍大些后,就常常和大人们打麻将,赢了就带我一起去小卖部买东西吃,输了就让我把自己的钱也给他。

他的成绩也好。从上小学开始,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当班长。后来考上了中央司法警官大学。

大学毕业后,他去南方当了警察。很快,他就月工资上万,又找了一个漂亮女同学结婚。嫂子自己开了一个化妆品店,由于人手不够,就把我父母也接去帮忙。父母美滋滋地向邻居炫耀,意思是:终于可以离开农村,去大城市享福去了。

邻居们恭维说,你们还有个小儿子呢,他不是在北京上一所中央的干部学校么,以后更不得了啦。父亲在千里之外把这话转告给我时,我只听到电话里长叹一口气。因为我的选择,将他的设想完全打破了。


选择


与以往一样,我上的大学也是我父亲选择的。被邻居们一说,我爸一听乐了,那就是它了。于是,我上了这个大学。

到了大学后,我发现仅有的那一点点梦想也破灭了。大学不是象牙塔,而是一个充满竞争和焦虑的小社会。想做学问吧,没路;想玩吧,没钱。这时我的“成功学后遗症”发作,整天大脑都是混混沌沌,上课总是睡觉,因为我精神一集中就困倦无比。晚上我又睡不着,总是看闲书到凌晨一两点,才能勉强躺下,而且再也进入不了深度睡眠。我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向大脑诉说着疲乏,一种无法用水解的干渴、烦躁、枯竭感觉攫取了我整个人。我实在是了无生趣,不要说升官发财了,要不是怕父母难过,我早就自杀了。

在最焦虑、不安时,我在书摊买了一本旧圣经,用来打发晚上的无聊时间。有个同学偶然发现了,就邀请我去教会。我怀着看看热闹的心态去了一次,然后我做出一个选择:信主。

当时,我信主其实只因为一个原因:在礼拜聚会中,我睡着了!而且睡得特别香甜,就像婴儿一样!这是我久违多时,渴盼已久的感觉啊。周围友善的陌生人的目光,让我感觉很温暖,很独特。我心灵好像回到了一个永恒安宁的家,我决定跟他们在一起!

得知此事后,父亲非常生气,威胁要和我断绝关系,以阻止我自毁前程的愚蠢行为。于是,陆续发生了很多事,但最后,我竟然没有被他从主身边拉走。对于一贯胆小,顺从父母的我来说,也算个奇迹。

这还只是他们一连串失望的开始。由于没有入党,我就有借口不去考公务员了;接着,我又找了个他不中意的对象——一个学历家世都一般却热心服侍的教会姊妹。父亲说了一连串反对意见。我当时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小声却坚定地说:我已经决定了,这只是通知你们而已!父亲一时愣住了。回过神来他非常愤怒。以至于后来我筹备婚礼的时候,他连一次电话也没有打过。明显,他并不看好我们俩的婚姻。

婚姻


我哥哥结婚是没有正式办婚礼的,他们去民政局花了9块钱领了结婚证,摆了两桌酒,就算结婚了。父母也没钱,打心眼里认为老二结婚也只能走这个套路。

所以,当后来他们参加我们在北京举办的一场200多人出席的隆重婚礼时,着实吃了一惊。尤其是得知我们需要的仅仅是前一天的排练和当天“出席”一下仪式!其他的诸如场地布置、采购、司仪、婚车、接待、证婚、唱诗班、后勤等等,都有教会的牧师和弟兄姐妹来热情地无偿提供。我父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毛主席不是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他们仍然认为,我不应该“沉迷”于信仰。回去后,父亲不时还会打电话过来,他一直试图说服我,直到我哥哥和嫂子的家庭变故突然爆发。

一日,我母亲无意中发现我嫂子落在家里的手机。母亲一时没忍住就打开了……结果发现嫂子和另外一个男子的暧昧短信,于是告诉我哥……于是乎,二人闹起离婚来。过程中,却揭开一件更震惊的事:我哥哥这些年赌博,输了很多钱,不仅把房子变卖了,还欠了一百万的债!原来,我哥哥的同事、上司,个个爱打麻将,而且输赢很大,我哥本来就好这口。十赌九输,他也没能逃脱这个规律,越输越想翻本,结果就越陷越深。谁能拯救他呢?


拯救


我突然意识到,有人能救,那就是耶稣!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就是活生生的见证吗?我和哥哥的境遇,像是一场戏剧:论口才、论长相、论人际关系,论工作,论收入,我明显都不如哥哥。但只有一点:我有主,他没有。六七年下来,他大起大落,从春风得意,到房子卖了,欠着巨债,婚姻频临破碎,人生一片黯淡;我虽然慢一点,却靠主的恩典一步一步走得稳固、顺利,同样有了妻子,孩子、房子,生活得平安蒙福,越来越光明。

比这些更重要的,是奇妙的耶稣基督舍命流血的爱使我从被掳的无意义中得释放。也把我从罪和死亡的压制下救拔出来。发生这事后,我开始为他们俩以及我父母切切禁食祷告。

上帝开始回应。先是作为心理咨询师的妻子,在为我哥哥嫂子辅导后,他们决定不离婚了。然后,嫂子和母亲开始信主了。我哥哥由于工作的关系,还没有公开表示信主,但开始读圣经了。就连我父亲,曾经最为反对的一位,也会在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接受我们为他祷告。这一切,远超过我的所求所想。

哥哥虽然仍在债务中,还时常被催逼,但我们心里已经有了平安。我心里说:上帝啊,不求你救我哥哥马上脱离赌债,唯求你救他脱离罪债!今生的债务尚有还清的可能,但我们的罪债,除了仰赖主耶稣的宝血,是万万不能偿清的。


来源:海外校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