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儿子信主之后…… ——我的信仰历程

[ 6527 查看 / 0 回复 ]

儿子信主之后……
——我的信仰历程

文/赵悦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我出生在1953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时上初中,正是世界观形成的时候。71年参加工作,7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个40年党龄的老党员,又一直在市委机关工作。在这种生活背景下,接受的一直是无神论的教育,没有接触过任何宗教。

2014年我儿子来美国读博士,教会给了他很大帮助,是教会的弟兄姐妹把他从机场接来,又给他把宿舍生活所用一切都安顿好,使他很快步入正常的学习生活,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当他告诉我这一切的时候,我消除了担心和惦记,心里非常感激。虽然不知道教会是干什么的,但从教会对我儿子的无私帮助,我认定教会肯定是一帮好人。在平时与儿子联系中,我知道他经常去教会参加活动,可当他告诉我他自己要信耶稣基督的时候,我是极力反对。我说你参加活动可以,但不能加入组织,要知道你是共产党员,你毕业后如果回国,填写履历表都不好填。从那时起,他很少跟我谈教会的事,连决志信主都没告诉我。

2016年1月,我来看望儿子,儿子说带我去教会,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已经信主,我想教会给了他这么大的帮助,我要去看看教会是什么样子,要亲口对帮助他的人说声谢谢。抱着这个朴素的感情,我来到了教会。我看到教会是个高素质的群体,弟兄姐妹那种谦卑、那种无私奉献精神、那种对传福音的执着,深深感染着我,我非常喜欢这种环境、这种氛围。心想,在当今不良社会环境中,儿子在这里只能学好,不会学坏。可是当接触到信主的实质性内容时,我感到云里雾里。原来我接受的一直是无神论,现在有一位独一真神;原来大自然是自然形成的,现在是神创造的;原来人死如灯灭,现在不仅有永生,还有天堂和地狱,死后还要接受审判。特别对“人人都是罪人”很不理解,我感到这些理论和我头脑里的观念反差很大,不能接受甚至反感。信了就上天堂,不信就下地狱,这不是逼着我们信吗?不是诅咒我们不信的吗?如果出于自愿,我肯定来不了几次就不来了。但是在儿子的催促下,我不想和他闹矛盾,只好坚持每周五去校园团契、周日来教会。后来又参加了周三查经班,自己也学习了《人生何处去》、《辨明圣经的真理》、《游子吟》、《中信》等书刊的文章。

有一次在校园团契,教会长老举了个简单的例子,他说好比一件衣服,如果没有一位设计者,你把布、扣子、针线、剪刀放在一个筐子里自然碰撞,能成为一件衣服吗?自然界这么奇妙有序,如果没有一位创造者,你认为能自然形成吗?我想对啊,任何建筑物,别说高楼大厦,哪怕一间房子,没有设计者也不行啊。神的做工真的很奇妙,这么简单的例子,促使我不断思考到底有没有神这个问题,福音的种子开始在我心中发芽。我发现,我接受无神论的时候,就像一张白纸,就像刚上学的时候老师教我们这个字念“大”、这个字念“小”一样,就这样接受了无神论。究竟有没有神,从来没思考过。如果没有神,怎么有“神”字?许多名词是随着新生事物的出现而出现的,像“微博”“微信”,康熙字典里肯定没有。可这个”神”字从造字就有。如果没有神,怎么有“神”字?如果没有神,怎么出现的“无神论”?就像没有上,无所谓下,没有左无所谓右一样。从民间的现象看,我记得有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大声呼喊,“老天爷啊,你睁睁眼吧,这对我太不公平了!”那种呼唤,是对神灵的呼唤,不是指的刮风下雨那个物质的天。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有个香台,逢年过节烧香上供,那也没有什么偶像,像是敬天。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破旧立新,都砸掉了。日常生活中,经常听到有人说,“抬头三尺有神灵”。这些现象也说明,尽管国内推行的是无神论的教育,但民间不少人相信神灵的存在。

再从圣经的成书看,时间跨度1500多年,40多位作者身份不同、职业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各写一卷或几卷,合起来就是一本书。如果没有神的默示,是绝对不可能这样浑然一体前后照应的。特别是1000多个预言都能实现,大到巴比伦灭推罗、以色列复国,小到彼得鸡叫之前三次不认主。这些寓言惊人准确的应验,让我深信不疑圣经是神的话语。这些预言如果不是神的话,人是绝对预料不到的。这让我联想到,70年代80年代经常去党校学习,政治经济学最后一章“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是腐朽的、垂死的,最终走向灭亡。”改革开放以后也不学了,人家不但没灭亡,反而更强大。我们还学了人家的那一套。我们的学生教材也是,第三版、第四版经常改版。带点政治色彩的提法变化更快,换一任领导出一个新提法。而圣经翻译成多种文字,印刷多少亿本,从没修改过。因为神的话没有任何人能改,到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从这些方面,我思想逐步转变,从无神到有神,经历了180度的转弯。这个过程是,第一个月是儿子逼着来、听着烦;第二个月是儿子让来就来,听着不烦了;第三个月是愿意来,喜欢听了;第四个月是盼着来,越听心里越亮堂了。

对人人都是罪人,弄清了罪行和罪性就很好理解了。杀人放火偷盗抢劫、触犯法律的是罪行。人人都是罪人,指的是罪性,是从我们始祖那传下来的原罪,例如,私欲、骄傲、嫉妒、怨恨、发怒等等。像我们深恶痛绝的腐败分子,他们有了权力,在那个环境下私欲膨胀,走向了犯罪。其实在选拔任用他们的时候,也是挑选的优秀的。如果我们在那个位置上,也不一定不犯罪。有些人做得好,是因为自控力比较强,用法律约束自己没有犯罪,其实人人都有私心。我们没那个权力,有时羡慕有权的人,自己碰到事情请客送礼,这和贪污受贿一样,都是罪性的表现。所以人人都是罪人。我们不是因为犯了罪才是罪人,而是因为我们是罪人才会犯罪。

在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的救主这个问题上,有一次在福音班看耶稣在十字架受难的短片,使我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我看到耶稣被钉十字架为我们受死,血一滴一滴流下来,我的心疼得越缩越紧,好长时间松不开。最后耶稣在奄奄一息的时候,还为置他于死地的人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我的泪再也控制不住了。这时候不只是为耶稣受难心疼,更让我看到了神的伟大、神的胸怀,这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当时福音班的老师让分享,我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眼泪一个劲地流。我联想很多,神爱世人,连加害自己于死地的敌人都这么爱,除了神,谁能做得到呢?日本鬼子进中国的时候,烧杀抢掠,哪个人能原谅他呢?说他仅仅是个士兵,他在执行命令,这不是他的本意,没有人能做得到。也许我举这个例子太典型了,也许用得不恰当。在日常生活中,兄弟姐妹之间互相帮助,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这个能做到,如果我把你当好朋友,你却恩将仇报,打我骂我,有句俗话“惹不起躲得起”,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就不错了,还能把你当朋友吗?别说爱我们的敌人了。

我平时认为自己各方面做得都不错,上班的时候和同事关系融洽,谁家有事都乐意帮忙,谁家老人孩子生病都去看望,只要有机会,尽力推荐,让他们职务上得到提升。在家庭中,我和先生在两个家中都是老大,在孝敬老人问题上从不攀比,给老人买房,在弟兄几个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为避免矛盾,我主动提出我们一家买下来给老人住。我自认为各方面做得都很好,看了这个片子,我骄傲的心一下子坍塌下来。我感到在神面前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我知道这是圣灵在我心中动工,让我谦卑下来。我把箴言16章18节“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路加福音14章11节“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等经文抄在卡片上,装在口袋里,随时拿出来警醒自己。

在从思想上承认有神、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自己的救主的基础上,在去年5月份回国之前,我决志信主。回国以后,我找到了教会,坚持每周日上午去主日敬拜,每周二、四、六晚上去听道。这次来美国四个多月,不论周五去团契还是周日来教会,从没缺席过。只要有人带我,就参加周三的查经班,还加入读经群,每天学习圣经。就连去外地游玩,也跟儿子去了那边的团契和教会,感受与神同在的喜乐。这是我信主的整个思想转变过程。我感谢神把我引领到美国,在这个宽松的大环境中,来到了教会,投入了神的怀抱。我还要感谢教会的弟兄姐妹对我的帮助,尤其是校园团契和教会福音班的老师们苦口婆心不厌其烦为我传福音,使我走上了这条蒙福之路。

弟兄姐妹,在属灵的生命中,我还是一个咿呀学语的婴孩。我要在教会这个大家庭里,认真学习圣经,把神的话语作为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为人处世的大原则,活出基督的样式、过以神为中心、讨神喜悦的新生活。

赵悦 中国大陆基督徒。

来源:生命季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