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松布尔:我的宗教

[ 2721 查看 / 0 回复 ]

原创| 松布尔:我的宗教

编者按:文章《我的宗教》作者系本公众号2016年发起7.25赠书(中英文NIV圣经)事工的第一位获益人,自少年时代即自发开始寻找信仰的旅程。本文写下的时候,正是一年之后,2017年7月21日。


我原来打算四十岁前把信仰问题解决掉,现在看来,可能提前解决了。

        在选择信仰前,比较了主流的宗教,主要是JDJ、YSL、佛教。
        首先我观察了较为极端的YSL,因为我看到了他们的虔诚。那些所谓的恐怖分子,可以为信仰赴死,所以我想他们一定是看到了非常伟大的神迹。有人说他们是为了天上的七十二个处女,我想这个是无稽之谈了,在我考证了古兰经以后,并未发现这些描述。另外逻辑上也不成立,别说七十二个,给你七百二十个处女作为交换条件,你愿意搭上性命吗?更何况很多类似本拉登一样的石油大亨,他们在人间就可以得到这些,所以根本不可能只为这么点追求,就放弃当下的生活,而跑去住山洞里,和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对抗的。当时我非常喜欢YSL教的仪式感,在世俗世界里面,这种仪式感,显得非常的迷人,我喜欢这种重构秩序的感觉。但是当我深入理解那些所谓为信仰赴死的信仰世界后,我发现他们的很多极端行为,是和贫穷、绝望有关的,而不是真的为捍卫真理。比如很多基地组织成员是可以拿到高额工资,这对那些贫穷而绝望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诱惑,这就像:金三角地区种植罂粟、索马里海盗、童妓问题、血汗工厂问题。很多问题的根源,恰恰是因为贫困,而操纵他们的人,恰恰是因为金钱和权力的诱惑,但他们需要对自己的行为,有一个合理性的解释,于是就有了在YSL信仰表象下的恐怖分子。他们所有的仪式感,基本都是出于精神控制。人其实是很低级的物种,当你统一了意识和行为规范后,他们就会服务于你的目标。比如穿统一的服装,在同一个日子做庆祝,然后让他们相信他们做的事情是正义并且被许可的,同时稍微利用一下人的恐惧本能,那么他们会做出很多残害同类的事情。历史上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比如文革。而很多生活里预见的先天的YSL信徒,比如某些民族,他们的民族文化就是这样,他们并不是很极端,唯一能感觉到他们和我们不同的,就是饮食上有一些禁忌,但这些所谓YSL信徒,已经非常世俗化了,不能作为参照。所以 鉴于以上观察,我首先放弃了YSL。
        然后就是佛教了。
        佛教的终极追求是到达彼岸智慧,也就是“般若智慧”,他们追求的是“觉悟”,然后就进入涅槃寂静的状态。佛陀也叫浮屠,是一种音译,本意是“觉悟者”。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意思就是放下屠刀,相当于你马上就是觉悟者了。
        但佛教并不能算是一种信仰,因为它会把人导向怀疑论,它是一种观察外部世界的方法,但把这种方法当成真理本身,那就必然会让人陷入无止境的自我探索和修正中去。让我举个例子,这就像我们常听到的“你要努力学习”,如果我们只强调努力学习,对不对呢?对!这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如果把努力本身当成一种追求,必然会在某个时点,当你回头看的时候,会陷入“我努力是为什么?”的怀疑中去。当然,佛教很诡辩的给出了解释:语言是有局限性的,彼岸智慧不能描述,只能体会,所以释迦牟尼为了能够让人最准确的感知到彼岸智慧,他就告诉了你到达彼岸的方法,而不会告诉你彼岸是什么形态,所以你只需要遵循这个方法,你必然会准确的感知到彼岸智慧,进而进入涅槃寂静。这个相当于什么呢,就是你别问努力学习的结果是什么,你只管努力学习,结果你必然会感知到,你感知到的那个结果,就是我想要给你的。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如何确定我是不是已经觉悟了?佛说,你别问,你要问,说明你还没觉悟,你觉悟了,自然就不问了。于是,这个宗教,让人在自我怀疑中,可以一直延续至今。但这里可能会产生一个不好的结果,就是人在不断内求的过程中,会逐渐走向反人性。因为内求就是一个自我修正的过程,所谓自我修正就是要和自身的本能不断对抗,那么推向极端,就是反人性灭人欲,并视之为“修”。稍有偏差,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1.一切痛苦都是因为境界不够(但痛苦是人类的防御本能,我们必须承认他,并且解决他)
        2.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于你自己,因为环境是不确定的,你只能控制你自己(在任何情形下,会通过进入自我否定以求解决之道。对逆境通过二次解读,并归因于自我情绪管理问题,而不是客观分析环境,这个非常消极)
        3.不承认外部世界的客观存在,认为一切都是主观构建出来的。这种价值观,会让人走向封闭,并且形成切断与环境联系的倾向。
        综上,我认为佛教有反人权倾向,他不承认人的局限性,认为人可以超越人,进入无上正等正觉状态,而进入那个状态的方式,基本上都是有反人权倾向的(灭人欲,逆来顺受,对外部世界的否定)
        那么剩下的就是基督教了。基督教经历过几次改革后,我认为较为符合人类文明进程。第一,它承认人的局限性,认为人就是人,不可能成为佛、仙之类的。第二,他对人的痛苦、欲望等,都承认,因为你本身就是这样被神明创造的,只不过他提供了一个根本的解决方案,不是回避或者抑制它,而是要向上帝忏悔、赎罪。这个根本上和佛教的不同在于,佛教认为导致你痛苦的外部因素都是假象,是你解读的问题;而基督教认为那些遭遇是真实的,是有神明的计划在其中,你需要通过悔改和约束自己的行为和祷告,来让神明给你更大的权限去管理世界,这个是一种积极进取的承认客观世界和自我的状态。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那些圣经中的神迹和旧约故事,是真实的吗?有考古佐证吗?这里有一种圣经考古学,有一些学者在进行研究,但我想或许他们有可能会有一些预设结论后再去寻求依据的嫌疑,所以暂且不表,因此我对其中的神话故事权当励志哲学学习。因而最后推导出了我个人的宗教体系:
        1.神明是存在的(一种无形的状态,用无形的力量在掌管世界)
        2.神明不会满足个体需求,但是他启示了他创造的世界的规则。这个规则是可循的,只要遵循,就可以达成目标,反其道,容易失败。所以个体需求,需要通过观察世界的客观规则并遵循他来实现(当然,忏悔、祷告,感恩,也是规则之一)。
        3.它的启示,在圣经这本书里,因为这本书客观上被遵循以后,创造了很多优秀的文明,那么我认为这本书,哪怕当成成功学看,我想也是一本成功的成功学著作,是可以遵循的。
        4.这个世界有是非,标准在神明那里,不在人这里。

        综上,我的宗教:1.MSL般的虔诚 2.佛教徒般的探索 3.以圣经为启示标准 4.让神明掌管自己



注:文章经原创作者松布尔和公号“无用哲学园”授权发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