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這才是教師的偉大之處

[ 1895 查看 / 0 回复 ]

這才是教師的偉大之處
張文亮2017-09-10 17:32:32


今日佳音

我們在世界,
就像個藝術家,
要在歪七扭八的
畫框上,
完成優美的創作。

看啊,教師
在現今的時代當老師,是幸運的,卻也是不易的。幸運的是,這是一個和平的年代,教師依然算是一個穩定的職位,依然有不少剛畢業的大學生們爭先踏入這一行業,在家長們的心目中也是頗受尊敬。不幸的是,真正搞學術、不以混日子為目的的教師尷尬於科研經費的缺乏,教授不如明星更受人愛戴和歡迎……如今更是有教師猥褻學生等等醜聞頻頻曝出。到底今天我們該如何來看待教師這一職業?身為教師又該如何定位自己的身份?

臺大教授張文亮曾寫過一篇關於教師如何定位自己身份的文章。現今讀來,依然令人深思和鼓舞。

“我們的職業,似乎代表知識的“權威”,別人只要用張單據,就可以全然撼動,連根拔起。我們的頭銜,容易得到眾人的“尊敬”,只要報紙負面報導一下,那些尊敬就成泡泡。我們的工作,在社會上比較“清高”,一旦落入試探,瞬間就很黯淡。我們的授課、作研究、上下班都較“自由”,這些自由都不是真自由。在司法之下,教授絕對不是自主的人,而是另一種型態的奴僕。教授,過去是長期被寵壞的人,高教風波在提醒人,我們是奴僕。既然是奴僕,“不可私拿東西;要顯為忠誠,…”(提多書二章10節)。

我們愛國,國家沒有用愛回報的必要;我們有對改革有期待,政治對我們沒期待。你看到教授在報章建言,在議會對施政者報告。我要清楚地告訴你,這個世界不會在乎教授的專業建議,不會傾聽知識分子的肺腑之言,只先在乎你與他們是否在同一陣線。你如果不想與他們同一陣線,請不要自表多情。政府是世界的組織,世界不是你的主人。要處處小心,處處有爪子,伴君如伴虎,即使你在號稱最自由的美國,也有許多爪子。

訂定法條的美意,不在使人走向公義,而在增加犯罪的阻攔。律法無法提供使人走向公義的力量,只在放置減少人犯罪的絆腳石。不幸的結果是,絆腳石又多又細時,一下子就使人摔跤。律法使人知罪,律法愈多的國家,人就愈易淪為罪。這在提醒我們,這世界非我家。

當耶穌將被釘十字架時,有個女人為祂傾倒香膏,立刻有人控告她,這是枉費。主耶穌說:“為什麼難為她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連這麼好的美事,都有人控告,可見我們無論怎麼小心,世界都可以找到控告的理由。學習不要將別人控告的話,吞進心裡去,有一天,主有祂自己的解釋。自己要思考的是,平日的金錢使用,是否為美事。

1990年有晚,我乘車到雲林,隔天上午要在斗六開會。我抵達時已經晚上十點多,到了旅社,詢問住宿的費用,才知道核發的住宿費太低。只好請求打個折扣,對方不肯。我走出大門幾步,對方仍說:“臺灣大學的教授,住不起斗六的旅社?”這句話,我當時無解,至今也無解。

後來,我睡覺的地方,床是百年前的木板架,棉被硬的打不開,床邊有痰盆,這裡符合可報的住宿費。後來我住過“國軍英雄館”,重回當兵的生活;住過“勞工之家”,與勞工們在地下室打乒乓球;住過“教師會館”,享受點教師的福利;住過招待所,有蟑螂四處爬。尤其,有晚住在新竹的某旅社,整夜抓跳蚤。


喔,要當老師:
隨隨便便的吃點,邋里邋遢的睡點,
什麼樣的床都可躺,任何的棉被都可蓋,
熱時吹風扇,否則自己來搖扇,
蟑螂可作室友,壁虎可當好聽眾。

我們在世界,就像個藝術家,要在歪七扭八的畫框上,完成優美的創作;像個表演者,在破爛不堪的舞臺上,伸展肢體;像個音樂家,在走音的鋼琴,補足音域的殘缺。我們不用自己的一生,去證明眾人皆知的腐敗;而是去印證,眾人未知上帝的榮美。

為學生,值得這一切。

文章來源:河馬教授的網站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