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沉迷游戏的人,究竟在沉迷什么?

[ 1567 查看 / 0 回复 ]

沉迷游戏的人,究竟在沉迷什么?
小约翰

前段时间,看新闻说长沙一大学生在“国庆”长假期间,在网吧玩了三天三夜游戏,结果中秋节凌晨中风昏迷,被送医院抢救。

而在网吧玩游戏,瞬间猝死的年轻人,我也听说过不止一次了。

前几天,我还看到一段视频。视频中的少年人跟爷爷奶奶要钱玩游戏,大人不给,他就拿两把菜刀要剁爷爷。

前些日子,我和一群年轻人在一营会中相遇。大家分组聊起一些话题,其中包括游戏上瘾。一初中生说他天天嚷着要姐姐给红包。我说要红包干嘛?他说:“买皮肤。”我说:“你的皮肤不是好好的吗?”大家哈哈大笑,笑我太落伍了。打听之下,这才知道,原来他是给一款游戏中的人物买皮肤。同组一位高中毕业生说,他有一周七天不睡觉打游戏的经历,实在困了就在座位上眯一下。“那时候,一玩起来,就不愿离开。”他说。

游戏为什么这么迷人?

我们得先了解一下人爱玩游戏之人的心理机制,乃至生存机制。这方面,绝大多数分析游戏的理论没说到点子上。倒是德国美学家席勒(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的剖析很深刻。

他认为,人爱玩游戏是人的一种根本冲动,这说明了人希望摆脱动物性、物欲和道德教条的渴望。从根本上说,游戏代表了人对无功利自由境界的向往。玩游戏是一种自由审美活动。其显著特征在于,游戏者只对事物的纯粹外观产生兴趣,也就是只对事物的形象本身无所为而为地进行观赏和玩味,这根本上就是一种想象力的畅游。因此,所谓游戏,也就是一种生存本质上的审美活动。人之为人,审美活动是不可或缺的。

席勒说得很有道理。说白了,游戏心理,其实有两个方面。

第一方面,游戏通过一个虚拟世界暗示我们这个现实世界是无聊和无趣的。人心渴望有聊和有趣,人心需要故事、传奇、趣味、快乐。但人心深处的这种渴望,这个世界提供不了。你需要在一个虚拟空间获得这个世界提供不了的东西。游戏是这个世界的补偿机制和提高机制。我们常常理解游戏只是补偿,但常忽略了它还是一个更高世界。因为它在更高的虚拟世界中给你提供了故事、趣味、传奇和快乐,这恰是这个冰冷、无趣的世界提供不了的。

这是一个被罪玷污的世界。这个世界本应有故事、传奇、趣味和快乐,但因为罪的泛滥,这个世界越来越冷漠和冰冷,成了一个可怕的“金字塔”。你在这个世界的任务似乎只是按台阶往上爬,你的价值取决于所在金字塔的位置。从金字塔底层往上看,看不到头的时候,人便会绝望。于是,人需要游戏所带来的某种替代性补偿。


第二方面,游戏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人需要成长。人需要成长和温暖的关系。人需要相信自己是“王者”和“英雄”。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游戏名就叫“王者荣耀”或“英雄联盟”。人需要让自己成长为传奇。

至今还记得,我初中时迷上了金庸小说,天天夜里看,很快就戴上眼镜了。为什么那么入迷?因为当时只有在金庸的小说天地,我才能活得顶天立地。一个灰小子,找到一本武林秘籍,拜个好师傅,练成好武艺,找个好姑娘,行侠仗义,逍遥天下,多美好。这种梦每个人都要做,只不过形式不一样罢了。

为什么人有这种需要?圣经说,人是按着上帝的形象造的,人之为人就必须得有真理、仁义和圣洁的追求,必须活得像上帝。用接地气的话就是:在这个世界少年人啥都不是,但在游戏的世界里,他们终于做了回英雄,当了回传奇,成了英雄和王者。这种机制是上帝造人的时候给的。

猪和狗为什么不玩游戏?马和牛为什么不沉迷和上瘾?这是因为它们没这种心理机制——只有人渴望活得更有风度、更有尊严、更伟大和更美好。

人之所以入迷和上瘾,说到底和人之为人的本质有关,不能不加分析就统统给否定和禁止。

所以,游戏是虚而非假。表面上看是虚,但是却又有很真实的东西,因为它会激发并在表面上满足人内心深处的饥渴

游戏的问题在哪里?

然而,游戏的问题在哪里?问题就在于你需要的是真实的故事、传奇、趣味和快乐,你需要的是真实的成长和关系。游戏是虚拟的,它用虚假的关系取代了真实的关系,从根本上来说,游戏不能满足人心深处的真实需要。

我一位亲戚的孩子非常喜欢打篮球。他后来迷上了网上篮球游戏,天天把“球员”买进卖出,倒腾来倒腾去,后来就只在网上打篮球,不愿出门打球了。结果,眼睛越来越近视,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网上篮球,其实不是篮球,只是编的一套程序。人在那边搞来搞去,其实都是虚的。遗憾的是,虚幻的东西反而取代了实际去打球的经历。

因此,游戏以表面很容易上手的快乐吸引人,最终以痛苦和幻灭结束。早晚,你要离开屏幕去面对这个不怎么美好的现实世界。玩游戏玩到最后,浪费时间,耗尽青春,却没催生出真实的故事、成长和关系。甚至,游戏反把创造真实故事、成长和关系的时空给挤占了。玩游戏时间长了,就会越来越单调、无聊,当初玩游戏的刺激和兴奋就越来越弱。这就迫使你不断升级。玩游戏就像吸毒一样,到最后不是人在吸毒而是毒在吸人。

怎么摆脱游戏的捆绑?

从上述分析而言,摆脱游戏捆绑的关键在于进入真实的成长、关系、趣味和快乐。一个人一旦有了更高、更真的境界和享受,就不易被肤浅和虚假的快乐所吸引。

很多人为什么会被游戏捆绑?因为很少品尝过更高的喜乐。所以,要解决游戏成瘾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应该去享受真实的成长和喜乐,让人的生命成为真实的故事和传奇,建造真实的成长关系。这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

打个比方,漫长暑期做什么?你可以挑战自己做不可能的事。就像两个月读100本书,写读书笔记,写完还要找人开读书会聊一聊。

有这样的计划,你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你就特别能享受更高层次的快乐,这绝对比玩两个月游戏更美好。

我在美国求学时,见过青少年暑期骑自行车从东海岸到西海岸,把美国穿越一遍。他们走一站就发一些图片,写旅行日记。这是青春成长的痕迹,多么美妙!

青春需要更高平台来成长,而不是只盯着单调、无聊的游戏

大多数游戏血腥暴力提醒人是关系的存在,那何必不在相亲相爱中得到满足?

还有,我们也要学会欣赏大自然。很多人不会欣赏,觉得人与自然是冷冰冰的“我与它”的关系。这就要从“我与它”的境界变成“我与你”的境界(马丁·布伯 语)!“我与它”表明这个世界在你看来是冷冰冰的,物质化的。“我与你”表示这个世界是造物主所造,人可以透过上帝的作品与上帝交流,这就全然不一样了。你去看看周围的山、水、花、鸟,就可以藉着这些和上帝对话。

因此,游戏最终只能达到“我与它”的地步,但你与上帝的对话,可以让你达到“我与你”的境界。

需要信仰上帝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境界呢?

我看过东方比利弟兄的见证视频,他讲到他过去吸毒。他说吸毒可以提供一种类似宗教体验的极致享受,让你觉得飞升到了天堂,时间不存在了,进入了“永恒”。这其实是永恒的赝品。满足人对永恒的渴望,只有来到永恒上帝面前才可以。

还是回到席勒的分析:人心最大的渴望是什么呢?其实不只自由而已,而是与无限和永恒交往的需要,人需要在无限永恒中被征服。

人最大的快乐不是去征服而是被征服。难怪金庸笔下武功最高的人叫“独孤求败”。我一个好朋友是登山家,他跟我讲,一流登山家都是渴望被征服,根本不是去征服。他推荐我看一部电影叫《垂直极限》,里面一流登山家都死在了山上。登山家想找一座山把自己征服了,最后死在山上,否则不过瘾。他们说登山家已经不怎么爬珠峰了,因为不太危险了。

为什么“蓝鲸”游戏那么盛行?就是因为它让你玩命。到了第40天的时候让你自杀,还说这是让你像蓝鲸一样“飞”起来离开这个丑陋世界。

所有游戏都是利用了人渴望敬拜无限的心理。有限的世界无法满足人心,而真正和无限打交道需要信仰上帝。

上帝是无限的,跟上帝打交道,信而追随,人生就充满了冒险、紧张和刺激,我们也会进入更高层次的喜乐和满足。


来源:O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