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我们的快乐去哪儿了?

[ 718 查看 / 0 回复 ]

文/晨牧


1
法国艺术家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有幅名为《舞蹈》的作品,画面的色彩单纯而强烈,五名舞者手拉手踏着节拍,尽情地绽放着生命的激情和活力。
3年前,我辞去工作,进入美术学院进修。当时在艺术鉴赏课上,接触到这幅作品,心中莫名地感动起来。老师让大家谈谈对这幅画的感受。
我说,“蓝色的穹苍,绿色的大地,红棕色的人,他们舒展身体,快乐促使他们舞蹈,舞蹈又激起他们的快乐,想必得知自己被创造者珍爱,才能舞得如此释放吧。”
受我的影响,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谈起了“快乐”这个话题。有人说拥有一切,实现梦想也不见得能获得快乐。“我们的快乐去哪儿了?”有人悻悻地叹息。
“快乐缺失症”在这个时代竟然作为病症,让不快乐的人们通过各种艺术疗法,尝试让人的大脑、身体和心灵协调一致,从而唤醒快乐感,对生命产生一种愉悦感。
说到这种愉悦感,大家热烈地说起快乐的旧时光,比如儿时在田野里奔跑,在溪边抓鱼,在野地里追逐蝴蝶,被妈妈抱着看露天电影,在一场雪时收到恋人的礼物……
“那时候,真是很容易满足啊”大家嘘唏时光的流逝,惊叹心变得迟钝而粗糙,难以感知快乐,“所以才要多多刺激感官,不能让心老去。”一个同学说,日本有个近百岁的老太太,活得有滋有味,兴致盎然,她的快乐秘诀就是,“时刻对生命充满好奇!”
所以大家从童年往事,谈到“好奇心”,又谈到“满足感”,谈来谈去,觉得“快乐”来得快,走得也快。
突然有个同学转向我,问道:“你刚才说被创造者所爱,怎么讲?”
我从那幅马蒂斯的画谈起,告诉他们这些画上的舞者让我想到上帝造人时的画面;我猜想舞者知道自己被造得完美,也对自己被爱的身份有充分的确认,所以才快乐地起舞吧。
在我看来,快乐不是主题,身份才是。我们要问的不是快乐去了哪里,而是我究竟是谁?为何存在?


2
我给他们分享了一段自己服侍孤儿的经历。那时,我们为所服务的孤儿们举办生日庆祝会,同时也邀请志愿者带他们的孩子来参加。
分发礼物时,孩子们非常开心。后来,我发现那些有父母在旁边的小孩,不久就把礼物搁一边,乐呵呵地去玩了;而孤儿们则不然,他们把礼物袋紧攥在手里,或放在身边,时不时地摸摸瞅瞅,努力地看守好自己的礼物,就像看守难得的快乐。
这些年来,无论给他们办多少场庆祝会,送他们多少礼物,制造多少欢愉的气氛,当外在的活动停下来,他们脸上的快乐也随之黯淡——原来这些自幼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丢失的不是快乐,而是被爱的身份。他们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被爱,就不会真正地快乐。
作为老师,我们极尽所能地让他们感受到被爱的滋味,却无法为他们找回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血亲之爱。
说到寻找血亲之爱,我就想到我的爸爸。在某种程度上,爸爸和那些孤儿有相似之处。
大概20岁的时候,大学寒假期间,我随爸爸去参加基督徒的周日聚会。我们沿着一条大河,走去那里。当时太阳还没升起,天是灰白的,大地是枯黄的,四周冰凉而沉寂,隆冬的寒冷覆盖着整个大地。
当太阳渐渐升起,金黄而温暖的阳光从河那边的树林喷射出万丈光芒,那一刻,河面上的积雪泛着金光,四围的野地里渐渐腾起白色的雾气,凌乱的杂草间响起了鸟鸣,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心中无比舒畅。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爸爸突然唱起了一首古老的赞美诗歌《万福泉源歌》,他的声音轻缓极了,我可以想象到他脸上的那份愉悦。
其实爸爸一生都是不快乐的,他出生在动乱年代,出生8个月后,生父就离他而去,母亲后来带着他改嫁他乡,继父对他相当冷漠无情。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父亲常常讲述他悲惨凄凉的童年,那是与孤儿无异的生活,只有当他说起自己的生父,一个颇有地位才学的人,那时他的眼里才闪现出一些快乐和盼望。再后来,他费尽心思地寻找海峡那边的父亲,就为给一个流落的儿子寻找爱自己的慈父。就在爸爸寻找生父的失落里,却听到上帝正以慈父之心寻找失丧的他,他的心随即融化,因为没有谁比他更能懂得寻找的苦楚和悲伤,没有谁比他更为得到一个被爱的儿子的身份而欢欣鼓舞。
信了耶稣后的爸爸,与之前判若两人,总是笑盈盈的,满足得很。那天清晨,和爸爸走在晨光铺满的河堤上,我思考爸爸快乐的缘由,想来只有一个:“知道自己被上帝所爱!”这也是通向真正快乐的唯一途径。


3
说到找回被爱的身份才是真正的快乐,还有个故事不得不讲。
在我从事特殊教育工作期间,见过几个孤儿被收养的过程。其中有一个小男孩,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婴儿时就在儿童福利院长大,小的时候,院里把他的资料报送涉外收养中心,不知什么缘故,一直没有家庭申请收养他。直到入小学,才有收养的消息,从资料配对到最终收养,还要等几年。
那期间,小男孩常常攥着收养父母寄来的照片给人说,“看,这是我的爸妈!”他说的时候,一脸的自信和快乐。
有次我们去福利院,其他孩子蜂拥上来拿礼物,他却温和谦让地站在一边,我问他怎么不来拿礼物,他笑嘻嘻地说:“我爸妈家的玩具可比这些好得多,我干嘛要抢,还有,我们家的游泳池可大了,还有……”
他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着生动的欢喜,那样子就好像他已经得到比这些更好的礼物,已经在那个游泳池里快活地游过一样。仔细想来,他盼望的既不是礼物,也不是游泳池,而是与他的父母相拥,与爱自己的父母的相拥比这一切的快乐更值得拥有。
在等待与收养父母相见的那几年,小男孩开始自学英语,每天戴着mp3呜哩哇啦地背单词,我们见面时,他拉着我练习英文对话,他说他要学会父母的语言,让他父母为他骄傲。
就这样,那一天终于来到,我们同他一起见到了他的收养父母。已经上小学四年级的男孩,看看漂洋过海来接他的父母,一下子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他们,大声哭着说:“Mum, Dad, I miss you! I miss you……”
他的养父母更是泣不成声,他们脸贴着脸,泪水相融,像是久别重逢的亲人,空气中也弥漫着欢乐,在场的我们都高兴地哭了。原来相信自己被爱,竟有如此惊人的力量,从里面爆发出的喜悦,斗转星移,时光流逝,也不会消失。
正如《万福泉源歌》中所唱,“有时如羊,迷失正路,主如牧者来找寻。”无论这些孤儿的故事,还是爸爸的故事,当然还有我的故事,寻回快乐的途径只有一个:寻找,被寻见!
想想自己曾在仓惶中寻找那些无法满足内心渴望的快乐,就像在沙漠里快渴死的人等来的却是一块羊排,找到的永远都是“喜悦”的替代品,只有被上帝寻见,让他所爱,靠近他,喜乐的泉源才会恒久地滋润我。

OC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