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因病误入泥潭

[ 513 查看 / 0 回复 ]

因病误入泥潭

张蒙恩

我生长在一个教师之家,父母都是中学教师。他们老实纯朴,善良勤劳,总是同情弱者,乐于助人。在我眼里,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自小我就习惯听从父母的话,总认为父母说的话肯定是不会错的,当然也包括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及信仰。

妈妈病急不投医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妈妈被检查出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且心脏的两个瓣膜关闭不全,需要动手术换掉。当时我才十岁,两个妹妹更小。那时候手术的成功率没有现在高,父母考虑到我们年幼,怕出风险,决定吃药维持。自那以后,在我印象中,妈妈总是很艰难地呼吸,常常住院。看到她在病痛中煎熬,我们三姐妹很小就懂事了。每天我早早带着妹妹们去学校食堂买早餐,然后领她们上学。我们一起做家务,诸如做饭、洗碗、洗衣服等,尽量减轻父母的担子。日子一天天过去,父母终于盼到我们三姐妹都上了大学,成家立业了。

1999年2月,在我和先生带着两岁的儿子从日本回国探亲前两年,父母在国内已经练上一种功。因妈妈心脏病复发多次被送往医院急救,我小妹的一个学生家长听说后,便来我家宣扬一种转法轮的功,妈妈很快就被此功法及其教义所吸引。也许是邪灵控制人的作用,妈妈在那段较长的时间里没有发病,两个妹妹在这之后也相继加入他们的练功行列。我们一回到家,全家人都迫不及待向我们传讲他们的大法。先生对此反对,我也觉得是天方夜谭。不久先生一个人去了美国,我和儿子继续留在父母身边。日子一久,经不起他们软磨硬缠,反正先生又不在身边,我就这样信上了这种功,每天随他们一起练。因为遵守大法的教导,每逢遇到感冒生病,我都坚持不吃药,不看医生。

家庭卷入内战中

同年9月初,我带着儿子来到美国与先生团聚。初来乍到,我和儿子感觉处处新鲜,暂时不再练任何功了。新鲜劲一过,我赶紧又练起功来,还是坚持生病不去医院看病。为这事我跟先生没少争吵过,有好多次都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到后来为了孩子着想,都做了一些让步,我就趁先生不在家时练功。虽然他总是晓之以理,但我把他的话全当作耳旁风。随后两年我因为要读书,又生了第二个孩子,才无暇顾及练功。在此期间,我们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

但是在国内的家庭并不平静,因中国政府将我们所练的功当作邪教打击,到处抓捕。我们全家除我来美国之外,无一幸免都被捕入过监狱。父亲及我小妹在出狱后被转化不练了,但是妈妈和我大妹仍很坚定。

2002年12月我父母来美探亲。那时候我们住在加州,先生失业后,在他们到来前又找到了一份在密西根州的工作,他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坐飞机辗转于两州之间;而我又和妈妈一起练功了,过了一段时间父亲也重新加入练功行列。

2003年3月我们全家搬到密西根州。我和父母三人一有时间就关着门讨论和练功,常常冷落先生和孩子们。不满情绪慢慢在先生的心里酝酿,但他还是忍耐我们,尽量安排父母跟团旅游,有时开车带我们全家出行。好不容易熬到同年12月,也就是父母来美探亲一年该回国的时候,先生本指望他们回去后,小家庭恢复正常生活,但没想到整装待发时,跟父母一起练功的几个人来我家劝说他们留在美国,不要回去了,回去可能不安全。一想到他们又可能坐牢,我心里也不寒而栗。父母在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终于被他们说服,决定继续留下来,我当然表示支持。

但晚上先生下班回来,一听这事整个人都愣了。他马上鲜明地表示反对,并陈述他们留美之后所面临的困难;可是我们三人心意已决,没有丝毫动摇。长期累积在先生心里的不满、愤怒、委屈及压抑,终于如火山喷发,第一次对我父母说他们练的功是个邪教。平时一向温和可亲的父亲一听此话便一改常态,第一次拍着桌子对先生训斥。先生后来跟我父母赔礼道歉,但他强调只道歉对我父母的态度,而不是为说邪教的话道歉。后来他态度缓和下来,对我父母说,他只是不希望我被影响,又解释了他们继续留下来后无医保等现实困难。但父亲的态度斩钉截铁,他和妈妈申明他们不可能生病,随后他们还立下字据表示,今后即使看病,费用也与我们无关。先生最后摊牌:如果他们执意想留下,希望今后分开住。我一听心里觉得这是在赶我父母走,于是提出我要跟他们一起住,这时候先生真正地绝望了。

意想不到阴转晴

晚上先生一个人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干脆起来在客厅走走坐坐,随后就开车出去了。第二天早上他如常上班,却在上班的时候忍不住流出泪来,并与他同事表示晚上回家要弄个鱼死网破。同事劝说他至少要看在孩子们的份上,千万不要冲动。他同事下午赶到我家看望我们,并告之情况。父亲怕矛盾激化,就赶紧打电话给一个一起练功的朋友,把他接走了。先生的另外一个同事是教会的一位姐妹,听说此事之后就连忙给牧师打了电话,下班之后就陪我先生一起去了牧师家。先生刚来密西根州时人生地不熟,也是这位姐妹带他去这所华人教会的。去教会好几个月,他虽然还没有信主耶稣,但对基督教的信仰很感兴趣。晚上我和妈妈都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以为一场恶战就要来临。

正当我们焦急又惶恐地等他回家时,电话铃响了,是先生打来的。万没想到,他在电话里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他说他已在牧师家吃过晚饭了,正在回家的路上。到家后,他告诉我们他已经决志信主耶稣了。以后几天,他简直与从前判若两人,变得温和,不再咄咄逼人了。他从不能接受我父母到主动关心他们,一切变化让我感到太神奇了!我们也安排父母搬到了老年公寓。

从那以后,我对教会紧闭的心门渐渐打开,而且因孩子们喜欢去,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去教会。在教会的慕道组一待就是几年,上帝的话语如涓涓细流滋润我心,先生的言传身教对我也有很多帮助,我渐渐疏远了练功。我开始思考:世上肯定有一位最高的神在主宰著我们,但到底是基督教所宣扬的三位一体的上帝,还是我们所练这种功的创始人?要一下子放弃原来的信仰,还需要一些时间及充足的理由。

上帝赐给我女儿

2005年我又经历了一件事,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上帝的存在。那年元旦,我们全家人回国探亲归来,我意外地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当时我心里真是懊恼透了,估计先生跟我也是一样的心情,因为我们本来计划只要两个孩子,一想到怀孕过程的辛苦及今后的抚养,我就害怕。好不容易我盼到第二个儿子快四岁了,可以开始自由地做我想做的事情,潜意识里我想到堕胎;但已是基督徒的先生知道不能堕胎,我也很犹豫,他想把这件事暂搁一边,不去做决定,先祷告再说。第二天是星期天,当我们开车去教会经过一条小路时,有人举着一个很醒目很大的牌子,上面用英文写着:“停止堕胎”,我们都不约而同地看到了。我的天啊!上帝怎么知道我们的问题?我心里不由地一惊。就在这时,我八岁的大儿子问:“爸爸,abortion(堕胎)是什么意思?”先生跟他解释说:“就是一个妈妈怀了小孩,但她不想要了,提前把小孩取出来。”儿子说:“那怎么行,这不等于杀人吗?”从那一刻起,我们顿时明白了,是上帝要赐这个孩子给我们。真是感谢上帝,借着儿子和举牌子的人告诉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件事,这个孩子我们要定了。因为我们已有两个儿子,我想起在怀孕之前,曾经和先生开过玩笑:如果能百分之百地保证第三个孩子是女孩,我还是愿意要的,没想到这第三个孩子竟真是女儿。上帝的恩典何其大,每当我看到我们那健康、活泼、可爱的小女儿,我就会由衷地感谢上帝。

妈妈病危我醒悟

2006年4月18日那天孩子们不上学,我正带着他们在图书馆借书,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让我赶快回去,说妈妈只能呼气不能吸气,快不行了。我脑袋一嗡,急忙带着孩子往父母的公寓赶,边哭边给先生打电话,他让我赶紧拨911。公寓里有个老人已帮他们拨通了911,我和先生赶到时救护车也同时到。救护人员马上将妈妈抬进救护车,她一路上由于严重缺氧已昏迷,且小便失禁。经过抢救她终于苏醒,医生告诉我们说如果再晚一分钟,就很难抢救了。其实妈妈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呼吸困难,爸爸和楼里几个练功的老人聚在一起对她发功。妈妈整晚未眠,艰难地熬到第二天中午,实在不能呼吸了,才让爸爸打电话给我。这事促使我想一个问题:妈妈这么死心塌地跟着她的师父练功,为什么她所练的功不能帮她病得医治,反而恶化到病危?在此之前,就在我们住的城市发生过一件事,另一个练功的人因拒绝上医院而病死在家里。可怜第二天就是这位年轻母亲的30岁生日,无论她的两岁儿子再怎么哭喊,也不能唤醒他的妈妈了。

从这以后,我开始怀疑所练的功,并尝试跟着邻居基督徒夫妻一起聚会查考圣经。终于在5月5日晚上,我完全向上帝打开心门,接受主耶稣作我生命的救主。先生別提有多高兴,他边说哈利路亚赞美主,边激动地拥抱我。从此以后,我们夫唱妇随,家里的气氛变得和谐快乐。每当领圣餐的时候,我的眼泪就会忍不住流出来。在约翰福音三章16节里讲到:“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每想到耶稣基督为了拯救世人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就为之感动。我这个以前不认主的罪人,上帝竟顾念我,不撇下我,耐心地等着我悔改,给我这么大的救恩。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早点接受这么好的福音!

称颂永远归真神

妈妈出院后,仍然坚持不看病,不吃药。2007年5月她又开始肺积水,呼吸困难。我们多次提出要送她上医院,但她说:“你们別害我,影响我修成佛。”后来她全身开始浮肿,我们看到她这样白白受苦,真感到痛心又无能为力。7月我和先生在一个夏令会上迫切为她祷告,求上帝开她的心,愿意去医院就诊。营会结束后我们直接到父母住的公寓,很高兴妈妈真的愿意求医,住院后便被安排动手术换两个人工瓣膜。父母担心没有医疗保险,医药费会很昂贵。上帝再一次显出祂的奇妙大能,就在妈妈做手术的当天,她的医疗保险批下来了。上帝总是能做奇妙之工,一次次让我们看到上帝在眷顾我们,借此慢慢开导我们的心。不但如此,祂还不断地差派教会弟兄姐妹热切地为妈妈祷告。好多弟兄姐妹来到父母身边,用上帝的话语不断安慰他们。特別是妈妈做手术那天,我和爸爸在等待室焦急不安地守候时,教会的一位弟兄早早来到医院陪我们,给我们买来午餐,为我们祷告。担心害怕的八小时实在漫长,这位弟兄的陪伴带给我们很多心里的平安。

妈妈由于身体太弱,恢复极慢,进进出出加护病房多次,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期间所受的痛苦折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爸爸也日夜陪伴她辛苦至极。我每天带着孩子跑医院给爸爸送饭,上帝借着妈妈的病痛让我们一家人更团结,更懂得互相关爱。在妈妈住院期间,热衷于佛教的小妹从中国来到美国,一见面就跟妈妈讲佛经,但就在当晚,先生给她介绍圣经和主耶稣时,没想到圣灵那么快就进到她心里动工,她当晚就随我先生做了决志祷告。感谢主耶稣,第二天她就给妈妈传福音,告诉她只有信耶稣才能得救。

上帝一直保守妈妈,也在父母心里动工。从心脏手术之后,时隔十年的2017年6月,妈妈临终前终于决志信了主耶稣,然后安静地回到天家,这给我们莫大的安慰。如今,父亲也愿意随我们一起去教会,我们仍然在为他早日信主耶稣而祷告。

这么多年来,上帝都带领我们全家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如果没有来自上帝的平安和保守,我们真不敢想像这段艰难岁月如何渡过。“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慈爱的天父爱我们每一个人,“祂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诗篇103:10)“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诗篇103:3-4)感谢上帝应允我们一人得救,全家蒙福。愿所有的荣耀和称颂都归给我们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的主——独
一、全能、慈爱、公义的真神!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8-04-09 10:09:0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