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身边的音乐

[ 220 查看 / 0 回复 ]

身边的音乐

作者:魏平

加西贝尔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小提琴家。他在纽约开的一场为时四十五分钟的音乐会,一张票二百美元,音乐厅几千个位置在几天之内全部售罄。人们不惜花大价钱、不远千里开车来纽约,专程来欣赏加西贝尔的表演。
这一天,加西贝尔脱下帅气的演出服,换上一件普通的T-恤衫,离开富丽堂皇的音乐厅,带着他那把从不离手的价值三百万美金的小提琴,来到纽约最繁华地段的地铁,在一群流浪汉中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打开琴盒放在脚边,开始演奏他在刚刚结束的音乐会上演奏过的六首小提琴世界名曲。

专业大师的演奏丝毫没有因为演奏地点不是在他熟悉的音乐厅而打折扣,加西贝尔神情专注,如清泉一般的音乐从小提琴家娴熟的手指和奔放的琴弓之间流淌出来,回荡在地铁站低矮而长长的空间。然而,优美的琴声并不能留住人们匆忙的脚步。衣冠整齐的上班族、背着沉沉的书包塞着耳机的学生、提着便当盒踩着高跟鞋的女士、抱着孩子背着婴儿包的妈妈、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形形色色的人们从加西贝尔和他悠扬的琴声旁边走过,仿佛这优美的琴声对他们免疫,仿佛激动人心的世界名曲只是如空气般的存在或者不存在。四十五分钟,六首曲子拉完了,只有六个人在加西贝尔的音乐面前短暂驻足,扔下几张一元或五元的钞票。一个五岁的孩子停下来好奇地打量加西贝尔和他的小提琴,却被妈妈匆忙地拉走,还加上一顿喋喋不休的训喝。

我不禁感叹,曾几何时,欣赏音乐已经变成一项只能用高价购买到的活动;曾几何时,忙碌的生活让人们不再能够听到身边的音乐,不再能够看到身边的美丽。人们从世界顶级的音乐大师和他的音乐面前走过的时候,学生也许正在苦思冥想下午要交的一篇报告,公司职员也许在焦虑公司下次裁员的时候会不会裁到自己,商人也许在懊恼昨日跟客户没有谈成的交易,妈妈也许在盘算要怎么安排今天的行程才能让孩子上完英文补习班再去学钢琴。也许这些人都在期待着加西贝尔下一次来城里的时候能够抢到一张音乐会的票,憧憬着到那个时候,总算可以歇一口气,慢慢地享受小提琴家的精彩表演。他们不知道的,却是加西贝尔的音乐就在他们的身边,不经意地、华丽地流走了。

记得我小时候,生活不是这样的。记忆中,人们的生活品质没有现在这么高。我们吃的是家里爸爸用爱心烹制的粗茶淡饭,穿的是妈妈亲手缝制的衣服,住的是单位分的小平房,出门靠的是两只脚。从城的东头走到西头,半个小时也就走完了。在慢节奏的生活中,人们细细品味时光的流淌。那个时候,我们认得街道上每一个商贩,知道街坊每一家大人和小孩的名字;那个时候,我们不需要做功课到半夜十二点,放学后三五个小伙伴们尽情地玩丢沙包、跳橡皮筋、捉迷藏,直到天黑了,妈妈熟悉的声音呼唤各家的孩子回家;那个时候,我们知道停下脚步,带着欣喜和愉悦,看身边的一朵野花悄悄绽放,让路边的一只老蜗牛慢慢爬过,听身边大自然奏响和谐的音乐。

而现在,儿时熟悉的街道早已被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取代,人们用钢筋混凝土为自己建起一间又一间的牢笼,隔壁邻居是谁都不再知道,也不再关心。我们吃的饭越来越高档,却不再健康;穿的用的越来越名贵,却与美丽无缘;开的车越来越高级,却全程拥堵,不再自由。几十年的时间,人们用勤劳和智慧打造出所谓的“高品质”生活,却惊讶地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早已沦丧为生活的奴隶。不再是我们享受生活,而是无休无止的“生活”耗尽了我们的时间、精力、思想、意志。我们失去了明亮的眼睛,去看见身边的美丽;我们失去了聪慧的耳朵,去倾听身边的音乐。

加西贝尔的小提琴曲声仍然回荡在纽约地下长长的地铁铁轨上。动听的小提琴声被无情地淹没在呼啸而来又飞驰而去的火车鸣笛声中,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中,嘈杂的人声中,更是淹没在人们紧张的生活中。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挣脱生活的怪圈,再次回到心灵的一片宁静;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停下忙碌的脚步,再一次找回就在我们身边的音乐呢?

救救孩子们!

来源:微信公众号 结果子的葡萄枝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