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天边的乌云

[ 846 查看 / 0 回复 ]

天边的乌云
文/朱保平


小儿子豆豆两周岁生日前夕,我坐在电脑旁清理电子邮件,发现邮箱里居然还保存着两年前儿子出生后弟兄姐妹及朋友们发来的邮件,便如获至宝似的一封一封重新阅读起来。读着,读着,两年前的一幕幕景象犹如放电影一样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眼里不禁再一次溢满了泪水……

妻和我是在与主“摔跤”十几年、白白经历了许多人生的痛苦和挫折后,终于被主那难以抗拒的爱所征服,于1999214日“情人节”双双受洗归入主的名下。信主以后,妻和我一直讨论到底是否再要一个孩子,那时大儿子已经六、七岁了。2000年夏,教会里的几位姐妹参加了一个“真善美”讲座(Basic Life Seminar),主题是“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讲座结束后,她们便开始在教会里寻找还可以领受神的“产业”的姐妹,妻便首当其冲成了她们“施压”的对象。于是,每周五团契结束后的茶点时间里,她们都会围住妻问:“你怀孕没有?怎么还没有啊?”在这样的“巨大压力”下,妻和我终于作了一个重要决定:再要一个孩子。20015月,神赐给了我们第二个可爱的儿子。

老二一岁多时,妻和我又面临一个困难选择:是否再要一个孩子?就在我们为这个问题讨论不休时,神替我们作了主:妻再一次怀孕了。我们为神的又一次巨大祝福而感恩,同时也为第三个孩子即将降临而感到兴奋、紧张。

200355日,妻顺利生下我们的第三个儿子。在产房里,精疲力竭的妻和我一起感谢赞美主,为新生的老三祝福,把他交给主,愿主一辈子看顾他、使用他。我们给孩子取名“Ezra”(以斯拉),意思是“耶和华帮助”,愿神一辈子帮助他,他也能一辈子成为神的帮手。

孩子出生的时候,学医的我感觉他似乎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活泼,胳膊和腿的肌张力似乎都不好,哭声也比其他孩子弱。但当时沉浸在一个新生命诞生后的巨大喜悦之中,这些都没往心里去。当天下午,孩子的儿科医生来给他作例行检查。体检后,又让他去做血气检查,发现他血中的氧气不足。所有检查结束以后,儿科医生让我单独到一个屋子里去一趟。坐下后,她缓慢地、严肃地告诉我,她怀疑孩子患有唐氏综合症(Down Syndrome)。她说,根据体检及血气检查结果,她估计这种可能性有90%。当然,最后的结论要根据48小时以后的染色体检查结果。

她的话一个字节一个字节地从她嘴里刺进我的耳朵,我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其他的知觉似乎全部丧失了。大脑似乎变成了一团浆糊。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呢?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会临到我的头上呢?一定是她搞错了。也许,她不能分辨亚洲孩子的脸型,而误把正常孩子当成有问题(因很难只根据脸型来诊断亚裔儿童的唐氏症)。

回想起妻在怀孕时,因她已属高龄孕妇,医生询问我们是否要做羊膜穿刺,检查孩子是否有先天畸形。妻和我都坚决不要。因为我们当时有一个信念:无论孩子有什么先天畸形,我们都绝不会做人工流产。因为我们很清楚,人工流产乃是杀人,是流无辜人的血,是神所恨恶的大罪。既然无论如何我们也绝不会做人工流产,为什么要作羊膜穿刺呢?虽然学医的我知道唐氏症及许多其他先天畸形的危险性会随母亲年龄的增加而增加,但总觉得这样的事离我们很遥远。而且我们坚信上帝决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孩子身上。

脑海里浮现出多年前在儿科实习时的一个情景。当时在我所管的病房里,有一位因肺部多次感染而住院的“唐氏儿”,七、八岁了,还什么也不会。有一次查完房后,与我一起管那间病房的女同学咬牙切齿地对我说:“我真想把那孩子一把掐死。”

当我机械地走回妻休息的病房里时,妻见我的脸色不对劲,便问我:“怎么样?”我语无伦次地说:“医生怀疑孩子有唐氏症……不过这不可能,这只是她的猜测,具体结果还不知道。”“什么是唐氏症?”妻问。我断断续续地告诉她:唐氏症又叫“先天愚型”,是由于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里多了一条21号染色体所造成的。这样的孩子最大的问题是智障。还可能有其他先天畸形,比如先天性心脏病,听力低下、甚至耳聋,等等……

眼泪从妻的眼里涌了出来。我试图安慰她,可当一个人心里同样难受时,要想去安慰另一个人,是何等的难啊。不知过了多久,我喉咙干涩地说:我们祷告吧。如果上帝让这样的事发生,一定有祂的美意。也许,上帝会亲自医治他的。

接下来等待染色体检查结果的48小时,是我们一辈子最难熬的两天两夜。怀着一线“也许医生搞错了”的希望,我们几乎是在数算着每一分每一秒中艰难地度过。那天晚上,我从医院回到家中,把其他两个儿子接回来,十岁的大儿子吃过晚饭后便懂事地自己上床睡觉了。两岁的二儿子从来没有离开妈妈睡过觉,开始时还和我一起玩,后来当我企图让他睡觉时,他开始大哭:“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心里犹如刀绞,先是默默流泪,然后轻声啜泣,最后再也忍不住了,就抱着他一起大声哭起来。上帝啊,你不是掌握一切吗?为什么让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家?主啊,当我决定跟从你以后,一直火热地为你传福音,曾两次去参加海外短宣;就在妻怀我们第三个儿子的时候,我还为你大发热心,不远万里去德国短宣,带领了好几个人归于你的名下。主啊,你不是说,信靠你的人不至羞愧吗?难道你并不存在?难道我信错了?或者你并不爱我?也许,你是在惩罚我过去顽梗悖逆的罪?

我们俩哭了一个多小时,儿子终于睡着了,我也逐渐平静下来。坐在儿子床边,看着他甜甜的睡态,在这万籁俱寂中,我突然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巨大平安降临在我的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对我的心温柔地说:孩子,不必忧伤、害怕,一切都在我的掌管之中。相信我吧。

妻给我打电话,询问两个孩子的睡觉情况,从她的声音我知道她正在流泪。我告诉她:读一会儿圣经,你会得到安慰的。如果太难受就痛痛快快地哭吧。哭了以后会感觉到好些的。妻后来告诉我,挂上电话后她真的读了一会儿圣经,然后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稀里哗啦地流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也是一种莫名的平安。

第二天,孩子的情况陆陆续续通过电话和来探访的弟兄姐妹的口传出了医院,弟兄姐妹的爱像潮水一般涌来,把我们淹没了。他们纷纷送来各种美食、鲜花表达他们的爱心,帮助我们照顾孩子、做家务,同时用恒切的祷告托着我们度过了这难熬的两天。特别让我们感动的是后来听说的一件事:一位姐妹在探访过我们回家以后,关上门哭了好几个小时,比我们还伤心。几位美国基督徒同事也纷纷打电话安慰我、鼓励我,在电话里与我一同祷告。及至我们听见染色体检查结果时,我们的心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完全能够接受这一事实了。

回想到孩子出生前几个星期,我看见了一套关于祷告的讲道集,“Wisdom to Walk By”(“与智慧同行”),就购买了这套讲道集的CD。其中有一篇讲的是诗篇73篇。诗人看见世上恶人往往得志,自己敬畏神反而常受痛苦,心里忿忿不平,几乎放弃自己的信仰。但最后,当他在神的殿中跟神申诉、“讲理”以后,神让他明白了,所有这一切都掌握在那位全能者的手里,都有祂的美意。诗人于是吟道: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篇73:25-26

就在这难熬的两天两夜里,我一遍又一遍地默想着这篇诗篇,心里得到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主啊,是的,你是信实的,是掌管一切的神。我甚至还在母腹里,你就知道了我。没有一件事不是你预先知道的,没有一件事不是在你的允许之下发生的,没有一件事没有你永恒里的美意,没有一件事不是为我的益处。你知道我的一切软弱,在这苦难来临之前就已在默默地预备我的心。在这事发生以后你又让你的儿女环绕着我们,用他们的爱托着我们,让我们不至压力过大承受不住而跌倒。主啊,是的,我们所受的这点苦,与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况且,“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4:17

主啊,我算什么,竟蒙你如此的顾念和爱。主啊,求你赦免我的不信和小信,赦免我的骄傲。我原以为为你做了点事,你一定必须回报我。岂不知我的一切都是你赐给我的。我的每一口气息,享受的每一束阳光,喝的每一口水,感受的每一片亲情……都是你赐我的。最重要的,你竟让你的独生子走上十字架以偿还我的罪债,把我从罪恶中救拔出来,赦免我的一切罪过,使我能免受将来那可怕的审判。可是我常常忘记你的这一切恩典,忘记为你的恩典向你感恩。

主啊,求你赦免我,我因为儿子是一个残疾儿就在潜意识里嫌弃他。实际上,与主耶稣基督的完美相比,哪一个人不是残缺不全的呢?

主啊,是的,你亲手创造的每一个生命都是美好的,都是蒙你所爱、所珍惜的,包括患唐氏症的孩子。

主啊,我要凭你赐给我的信心和爱心接纳他,努力好好照顾你赐给我的这位不平凡的“天使”,让他也能够认识你,一生一世活在你的爱里。求你在他的身上显出你的荣耀,因为他也是你亲手按你的形象所造的。

当我们的心在主面前安静下来以后,我们决定勇敢地把这个消息,以及我们的真实感受,包括我们心中的挣扎,告诉弟兄姐妹及亲友们。电子邮件发出以后的几天之内,我们收到大量回邮,鼓励我们,安慰我们,表示要为我们祷告。我们的心再一次被弟兄姐妹的爱深深感动。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勇气把这个消息告诉尚未信主的父母。信写好后,在通过电子邮件传发给亲友们时,我仔细地检查收信人名单,把我们双方家人的邮址一个个挑掉。但挑来挑去,还是误把我一个弟弟的邮址留在收信人名单中。于是,通过他,我和妻的两边家里都迅速知道了这件事。原来这也是恩主的美好安排。这事促使妻的母亲和七十多岁的姥姥开始认真思考信仰问题,思考我们给她们所传的福音。很快,她们,以及妻的弟弟、弟媳就信主得救了。不久,我亲爱的母亲也决志信主。

一晃两年过去了。两年来,我们真切地体会了天父的信实。祂赐给我们的这个特别“天使”对我们全家不是咒诅,乃是巨大祝福。因为他比其他孩子容易生病,我和妻需要经常替他祷告,学习在一切事上都仰望、依靠主。这让我们夫妻俩与主的关系更加亲近,夫妻关系也因此更上一层楼。我们也常常在祷告里感受到主的信实。他的心脏本来有两处先天畸形,感谢主,比较严重的心房间隔缺损在他出生几个月后蒙主亲自医治,现在只需一个很小的手术矫正另一处的缺陷。他的智力虽然不及两个哥哥,但并没有滞后太多,两岁时即已开始走路,并牙牙学语。他出生时,我们曾担心他会给我们带来不尽的忧愁,不料他却给我们全家增添了无穷的欢乐。他的好奇心特别强,经常独自探索房子里的每个角落,特别是抽水马桶和垃圾桶。他最喜欢做的事之一是将录音磁带从盒子里揪出来用手捋,大概是想弄清楚为什么它会唱歌,常常让我们哭笑不得。他有很强的模仿能力,“If you are happy and you know”(“如果你高兴你就……”)那首英文歌曲里的动作,妻教了几次他就学会了;这是我们常常让他在人面前“显摆”的得意节目。最让我心驰神往的是晚上哄他睡觉的美好时光。常常是我给他唱着圣诗,看着他甜甜地睡去。他特别喜欢听的两首圣诗是“平安如江河”和“奇异恩典”,常常在我唱这两首诗歌时他的脸上现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咯咯地笑得像一朵花。

他对两个哥哥也是莫大的祝福。因为他的两个哥哥智力都很出色,如果没有他这样的弟弟,他们很难学会去爱与他们不同的人。现在一个与他们非常不同的弟弟就在他们身边,让他们每天有机会学习去爱他。我坚信这对他们的人格、性格发育都会有很大的好处。另外,因为有了他,我们有机会与许多人分享我们的信仰,传扬主耶稣基督的爱和祂的信实,以及祂在我们家的作为。

最后,对他自己来说,这也是一种福气。人生在世,充满各种烦恼,其中大部分是源于我们的争竞、贪婪、嫉妒、与仇恨之心。像他这样的孩子天生较少这些邪情恶欲,因而他的一辈子会比我们这些“正常人”活得快乐,也会较少犯罪。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将来在天上,他一定是更好的天国子民。

亲爱的弟兄姊妹、朋友们,当你在读这篇文章时,也许你正面临类似的挣扎。也许你正行走在人生的“死荫幽谷”,正在询问“神在哪里”?让我真诚地告诉你,两年来我们的经历证明:主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主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赛55:9),祂赐给我们的一切都是美善的。因此不要怕,只要信(路8:50)。祂永远爱你,也永远不会撇弃你。只要你愿意信靠祂,照祂的心意去做,祂就一定与你同行,一起走过生命的窄路。天边的乌云,无论多么黑暗,在太阳光的映照下都会变成美丽的朝霞。同样,有主与你同行,人生的一切苦难都会化为美好的祝福。


作者于2015125日补记:

从这篇文章写作到现在,10年过去了,小豆豆也已经成了12岁的棒小伙子。10年来,小豆豆跟着父母从美国搬到中国,从中国搬到土耳其,从土耳其又搬到非洲…每到一处,虽然有许多挑战和艰难,但神的信实一直是那样真实,几乎感觉到伸手可以触摸得到,神看顾的眼目从来没有离开过小豆豆。今天,小豆豆已经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他学会了读英文书,画画,弹琴,游泳,打乒乓球、做家务…最重要的是,每到一处,他都是众人的祝福。有父母因为生下了残疾孩子而愁苦,看到小豆豆的成长,他们心里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和鼓励;有母亲因孕检胎儿异常而内心纠结,看到小豆豆的成长而打消了堕胎的念头。在土耳其安卡拉上小学时,小豆豆成了班上最受欢迎的人。当他离开安卡拉时,班上的小朋友个个都哭得像小泪人一样,邻班的小朋友也跟着一起哇哇地哭,搞得小豆豆红着眼睛看着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下面的几张图片记录着神在这个孩子生命中的恩典。

作为小豆豆的父母,我们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我们也坚信,神既然在过去的12年看顾了他,在往后的12年、24年…还会一样看顾他。耶和华我们的主、我们的神是应当称颂、应当得到赞美的!哈利路亚!

来源:《生命季刊》第35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