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当权力堕落之时,如何践行公义?

[ 491 查看 / 0 回复 ]



期被热议的假疫苗事件,让无数的中国父母陷入困境。这起事件,是当下社会人们道德滑坡、欲望膨胀的一个缩影。那些有权有势者,为了一己之私而枉顾下一代的健康,终将付出代价。

权力的失衡,也体现在男女之间,家庭制度,乃至社会体系中。当权力堕落之时,如何践行公义?回到圣经,也许会给我们答案!

鲜明对比
人的日常生活离不开权力,社会运作亦不能没有权力。凡是超过一个人的地方,便会出现权力的运作。神便创造了权力,权力本身是中性的。但当人犯罪时,权力同样地堕落。

因此,在现实社会权力运作中,可以看见有强弱之分。人的本性是希望成为强者,因为强者带来极大好处和满足感。就算在人与人交往的普通闲谈中,如能控制整个对话的过程,便成为主导的强者。

在社会当中,有权有势者往往是非富则贵。而在夫妻及家庭当中,自古以来,男性都是以强者姿态作主宰。

究竟神的心意又是如何?从圣经中我们可以发现,神是站在弱者一边的,因为神不喜悦恃强凌弱的社会秩序。耶稣道成肉身是认同社会中被压迫的弱者。他经常指责那些恃强凌弱、欺压孤儿寡妇的人。

在旧约中,神本不愿在犹太人当中设立君王,而是当有需要,如外族入侵时神才兴起士师。后来犹太人希望强大,要设立君王的制度,先知撒母耳警告他们,这会演变成强权。果然言中。

让我们以圣经中没有强权的原则来看今日社会中的各个体系。

男女之间
许多人误解圣经,认为丈夫既是妻子的头,妻子要顺服丈夫,丈夫便可以做一个独裁的强权者。忽略了神也要求丈夫爱妻子如同自己,就是丈夫不能恃强欺压妻子。

耶稣当年生活在一个极度男性的社会,女性不单没有权力,更没有地位,甚至不能正式在会堂中敬拜,也没有独立生活的条件,必须依靠男人(父亲或丈夫)才可以生存。一旦失去依靠,甚至会沦落成为妓女。

而耶稣对待女性的态度是当时社会匪夷所思的。在四福音的记载中,耶稣与每一个女性的接触都犯了当时的惯例:

1. 犹太人的礼仪,是不在公开场合与女人谈话的,而耶稣却是那般自由地与她们交谈;女人除了自己的丈夫外,不可碰到异性身体,而耶稣经常接触她们。有一次,有妓女公然进入一个只有男性的宴会,跪在耶稣前,用嘴亲他的脚,用油膏、用泪水和头发擦他的脚。当场所有的男人,都怪耶稣竟然没有拒绝这不知廉耻的女人。而耶稣却以她信心的行为为美,并公然宣称赦罪,赐她平安。(参《路加福音》7:36-50

2. 在另一场合中,耶稣看见一个被鬼附着18年,病到腰弯得直不起来的女人。他竟叫她进前来,并称呼她为亚伯拉罕的后裔──这表示女人不再依靠男人才得到神与人立约的福气,因在神面前男女是平等的。

耶稣更在安息日医治她,重建安息日脱离重担捆缚得释放的原意。耶稣不但在公开场合与她对话,甚至刻意地用手按她,打破了男女之间的禁忌,而这些禁忌往往是刻意用来约束女性的。可见在这小小的事上,耶稣己确立了一个普世的原则,来表达神的心意──在男女之间是不应有强权的。(参《路加福音》13:10-17

3. 耶稣的跟随者们的成份更表明这“不恃强权的秩序”,其中有好些妇女用自己的财物来供养耶稣和门徒(《路加福音》》8:1-3),而当时的社会,只有男人养妇女,因为经济是权力支配的重要基础。

4. 在初期教会当中,女性同样可以有各样恩赐,可以作带领者,做开创的福音工作(《腓立比书》4:2-3),成为保罗同工伙伴,同样地受逼迫(《使徒行传》8:3;《罗马书》16:7),同样可以成为执事(《罗马书》16:1)。很明显的,神要在教会重建女人的全人地位,与男人平等,建立没有强权的秩序。

家庭制度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结构单元。在当时犹太人社会中,家庭更是教育子女、孕育文化、具有强权秩序之处,因此当耶稣批判强权现象时,往往说出一些看来是破坏秩序的话:“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兄弟、姊妹,和自己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14:26

当耶稣否定了血缘是维系家庭的唯一根源时,他提供了一个新的家庭模式为出路:“凡遵行神旨意的人,便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马可福音》3:35)这是一个以神的工作和心意结合的家庭,在这新的家庭组合中,只有一个父亲,就是天上的父(《马太福音》23:9)。

家庭制度是神创造的,本身并非邪恶。但当人犯罪时,家庭同样地堕落,需要救赎和更新。圣经并非教导基督徒抛弃自己的家庭,乃是教导家庭角色各司其职,不应存有强权霸道的现象。今日许多基督徒提倡家庭价值观是好事,但必须注意传统文化中,有推向强权霸道的倾向。

社会体系
一般来说,社会深受政治、经济和宗教体系支配。这三个体系,是带动社会运作的。正如其它体系,人犯罪后便堕落了,这三个体系也往往互相影响,造成社会中的强权现象。

例如悬殊的阶级制度、财富不均,便是许多强权建立的基础。人的阶级、身分、关系、影响力及权力,往往建基于积聚财富上。以致本来可以施行公正的社会力量,往往沦落为维护既得利益者。甚至宗教体系都会歪曲真理,容许接纳强权者用不公义手段,剥削、欺压弱势群体。

因此圣经的《利未记》和《申命记》中,神特别制定“禧年”来打破这强权的恶性循环。耶稣教导人免别人的债(《路加福音》6:34),人不能事奉神和金钱两个主(《马太福音》6:24),财主进天国比骆驼穿过针眼更难(《马可福音》10:25),初期教会的凡物公用、分享财富等(《使徒行传》2:44-45),都是针对财富不均的问题。

至于政治体系运作中,虽然民主政治有不完善之处,在没有其它更好的方法下,仍不失为切合神要我们去实践的无强权社会制度,因为权力愈下放,就愈能对抗权力集中造成的强权,并可减少滥用权力的机会。

终极实践
天国,就是耶稣颠覆强权的典范。在天国里,领袖不是高高在上管辖人的,而是去服事人的(《路加福音》22:24-27)。彼此间是一个无强权的关系,连以往是仆人、奴隶的也不再是奴仆(《约翰福音》15:15)。耶稣以洗脚作榜样(《约翰福音》13:1-20),以谦卑的身分来到世上(《路加福音》9:57-58),因为他不是要为自己或任何人建立强权的国度,登山宝训(《马太福音》5:3-12)才是他国度的写照。

因此当我们去实践社会公义,面对强弱悬殊时,要为软弱者增添力量,实在是符合神心意的。我们可以做的,除了大声疾呼外,进一步的如改善贫穷人的教育、制造就业机会、小额贷款的事工、社区组织行动等,都是一些可行的实质事工,愿更多基督徒和教会起来参与。也愿更多人藉着基督徒所作的,认识其所信的;藉着查考圣经神的话,来思考、反省、纠偏文化在我们心中形成的影响。


转自《海外校园》94期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