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人能寻找到上帝吗?

[ 426 查看 / 0 回复 ]

人能寻找到上帝吗?

马有藻

“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上帝。”(约伯记23:3)约伯几千年前的问题,也是几千年来人心灵深处的一个问题:“上帝在哪里?如果找不到,我怎能相信祂?”

寻找上帝是人的天赋

世界各地不少古迹胜地都与宗教有关,古庙宝剎、庵堂寺院、宏伟的教堂、古色古香的宗教建筑,比比皆是。若往欧洲旅游,仿佛进入西方的宗教气势里面。若到中东游览,满街满巷都是圆拱金顶的寺院、瘦削的尖塔,无数市民一日三次匍匐于地膜拜。若往东南亚一游,映入眼帘的是奇异的巨型人物塑像,各式各样古怪的神像,恍如进入童话世界里;扑鼻而来的是佛香缭绕,传入耳际的是晚钟梵呗;一群群善男信女,如潮水般涌至他们的神像前合十膜拜,附近的占卜摊位客似云来。
是的,宗教感是上帝安置在人心中的“天赋”,加尔文称之为“道的种子”(semen religions),是自然的禀赋,而非由教育、偶然、遗传、环境产生的一种感觉,或由自然现象、风雨雷电背后的超自然力量而导致的恐惧感。人是“有灵的活人”,有敬拜上帝的本性。人在直觉上就知道有上帝,这种本能是其他动物所没有的。

中国人寻找上帝的游戏

知道有上帝,但上帝在哪里呢?有限的人就去寻找无限的真神上帝,于是找出各种假神宗教,诸如“真如”、“太极”、“无极”、“阴阳”、“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大梵”或其他名字。照理说有钱人应更容易找到上帝才对,因为他们烧的祭品比穷人更多,但事实上他们也找不到,于是不停地寻找下去,历世历代以来都是“人寻找上帝的游戏”。
人类原始文明开始时的宗教,都是“一神信仰”。随着社会变迁,他们纯朴的一神宗教渐渐演变,成了后来的多神、邪神,甚至无神信仰。人找不到上帝,便自己造出一个上帝以填补心中的“宗教空洞”。印度教和佛教都创立了很多神,回教本来是多神教,后来删除众神,只剩三个,又从三神中选出阿拉。
中国人寻找上帝永远是包罗万有,见庙就拜,见佛烧香,多多益善,包容心极大,认为凡宗教都是好的,都是劝人为善,不分彼此。其实佛教不同于道教,道教不同于回教,回教不同于儒教,儒教不同于印度教,且这些宗教还互相排斥、反对,所以实际上并没有“殊途同归”的宗教。若说宗教大同即是“同归于尽”,因为他们都没有找到永生的路。
中国人所拜的假神多不胜数,下列十个中国神祇是其中之“佼佼者”,因他们深入民间,深得民心:门口土地神张明德、守门二将军秦叔宝与蔚迟敬德、恭喜发财神赵公明、为食灶君神张子郭、南极老人寿星公姓名不详的四百岁老人、纯阳真人吕纯阳吕洞宾、天后娘娘女海神林默娘、红面武圣大关刀关云长、有求必应黄大仙黄初平,以及救苦救难观世音妙善公主。
他们有一个共通点,原来全都是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他们在尘世时也无法摆脱人间的痛苦,无能力助人脱离苦海,因他们自己亦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惟有靠后人在文字上“加增”他们超凡的能力,他们才可以救苦济世。他们的能力是受后人的幻想力加以“册封”而有的,不是本身之能;人的幻想力不强,他们的“神仙力”也不强。其实这些“上帝”的性情与人无异,贪食,受贿,痴恋,忠奸不分,他们的行径甚为荒谬怪诞。
他们全是济助中国人的,“地方性”能力很大,但没有“普世性”;他们多是“单项冠军”,不是“十项全能”,更不是全能。他们没有创造天地万物的历史,只有搭救人的“传说”,却没有为人牺牲自己的“历史事实”。
中国人的“上帝”被指望的多是为人消灾救难,却不能解决人的罪性问题。
中国人的“上帝”,功利色彩较浓,受人的贿赂,且胃口也不小。他们住的地方是人手所盖的,吃的是人手所供奉的,冥钱也是人烧给他们的,他们的存在与人的“膜拜经济力量”息息相关。
中国人的“上帝”多是由人演变成的,有一个“神化”的过程,这是“被人抬举”的转化过程。后人将他们从坟墓里抬出来,放在桌上当“上帝”膜拜。中国的这些“上帝”都不过是虚构的,不真实的假神。奉他们为神明,向他们烧香下拜,向他们许愿,向他们献上祭牲,这不是尊敬的纪念,而是下等级对上等级的膜拜。
中国人啊!醒醒吧!不要在迷信的幻梦里自我蒙蔽了。

你知道上帝的住址吗?

寻找上帝有两个秘方,两样都要齐才能找到上帝。一是方法要对,二是地址要正确。

1.怎样寻见上帝——方法的问题:
寻找上帝固然不像人寻找物件一般,在这里找找,那里找找,好像上帝就躲在一个角落里。按定义说,人和一切物质都受时间、空间和能力所限制。若上帝也像人一般,被局限在这渺小地球上的一个角落,甚至让祂躲在浩瀚太空中的一个“黑洞”内,那么上帝还能称是上帝吗?
寻找上帝也不能用科学方法。科学是研究物质的学问,用来研究上帝却毫无效果,从来没有人用科学仪器去测量上帝的存在。常听人说:“我用望远镜看天空,到处找不到上帝。”或说:“我用显微镜看另一世界,也找不到上帝。”他们就下了结论:“上帝不存在。”
事实上,当我们谈到上帝这名字时,我们已经踏进另外一个领域——灵的世界。灵的世界与物质世界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但这两个领域有时相连,有时相分;而上帝所造的人并非一个不可以与祂相交的人。上帝造人时给人一个天赋,这就是人在本性中的“灵”。人的“灵”就是可以与上帝相交的部分,人却问:“人体中的哪一部分是灵?是脑袋?还是心?”你可以解剖人的身体,但仍找不到灵的所在,这并不是说人没有灵,乃因为灵不像物质般可以用感官触摸。灵是人的天赋、本能,能与上帝相交的那一部分就是灵。圣经说:“上帝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翰福音4:24)因此,人对上帝的寻求决不能凭感官的本能。人的灵好比一台收音机,虽然电台不断播出各类节目,假若收音机关了或机件失灵,那就什么声波也不能收到。收音机关了,像人运用自己的意志选择开关,选择是否与上帝“接通”。机件“失灵”,可分为两方面的障碍:一是道德的障碍,二是理性的障碍。人因道德的脆弱,使他不愿意收听真上帝向他发出的呼唤;在理性方面,人的骄傲也使他看不到上帝。故此,凡自负自满者总自以为是,若人能谦卑自己,客观地探讨基督教的信仰,上帝一定能被他寻见。

2.上帝在哪里——地方的问题:
凡认识上帝的人都可以明说,人不用到天涯海角漫无目的地去寻找上帝,因为他们知道上帝居住在何处。世上第一个闯入太空的苏联太空人格连少校不晓得上帝住在何处,难怪他说:“我在太空里找不到上帝。”很多科学家也说:“我在试管中找不到上帝。”“我在DNA中找不到上帝。”因为他们不晓得上帝的住址在哪里。凡属上帝的人都知道上帝住在哪里,“因为那至高至上、永远长存、名为圣者的如此说:我住在至高至圣的所在,也与心灵痛悔谦卑的人同居;要使谦卑人的灵苏醒……。”(以赛亚书57:15
上帝的所在就是谦卑、心灵痛悔之人的心中,这就是最主要与上帝相交的心灵。谦卑痛悔的人,上帝必住在他们中间,上帝必给他们这个可体会的主观经验;但上帝与人相交的范围并不停在这里,上帝还给人一个客观的经验,借着祂的话(圣经)及祂儿子耶稣基督,叫我们对上帝的认识可以更清楚、更完整。圣经说:“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14,18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从今以后,你们认识祂,并且已经看见祂。……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翰福音14:6,7,9)上帝没有叫人用书籍或科学方法去寻找祂,反而差遣祂的光辉、祂的真像临到人间寻找人,使人可以从耶稣口中的教训听到上帝的声音,从祂身上看到上帝的慈容,在祂的工作中看到上帝的怜悯。

究竟谁找谁?

基督教和別的宗教不同,世上的宗教都是人寻找上帝,基督教恰恰相反,是上帝寻找人,二者的分別很大。人找上帝会迷路,会找错对象,但上帝找人绝不会弄错。上帝差遣耶稣基督降世人间,让人知晓祂是寻找人的上帝,请听主耶稣说:“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加福音19:10)主耶稣来到世上,不是“劝人为善”,而是“救人向善”;祂先拯救你,再给你力量行善,你便能“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了。
世界上什么宗教都不能把罪人“劝”为善,就算教主“亲自出马”,“御驾亲征”,都不能将人改变过来。有罪的人怎可以宣布別人无罪释放?要死的人怎可以对人说“我有永生之道”?惟有主耶稣才有真正的力量将人拯救过来,祂有绝对的神权赦免人的罪,祂有永生可以赐给我们,因为祂是永生的上帝。
圣经把人喻作羊,而把上帝比作好牧人。羊一定要牧人带领,否则必会迷途,这是羊的天性,也是人的天性。牧人找羊并不艰难;若要羊找牧人,那是异常困难甚至永不可能的。全本圣经就启示这一个真理:耶稣到世上来,祂是好牧人,到处寻找迷失的羔羊,也愿意为羊舍命(参约翰福音10:11)。虽然上帝极渴望与人相交,为何很多人还是找不到上帝?原来问题不在于上帝而在于人。人不肯开启接受的门,上帝就无法进入。人只开启头脑,用理智、思想去解释上帝,讨论上帝,研究上帝;而心门却紧紧关闭,拒上帝于万里之外。耶稣说:“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启示录3:20

摘自《中信》
最后编辑齐鲁 最后编辑于 2018-08-27 19:28: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