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偷渡客的新生

[ 171 查看 / 0 回复 ]

偷渡客的新生

彭自钢

偷渡进了监狱

2000年6月20日在经历了千辛万苦的偷渡之旅后,我终于到达美国西雅图。一下飞机,因为没有合法入境的手续,我被直接从机场送到移民局,然后由移民局关进了联邦监狱,从此在监狱里开始了长达两年多漫长的等待。经过上庭、上诉,法官判我有欺骗罪(因为我背不出我的身分证号码),我输掉政治庇护的案子,等待被遣返回国。因我被判欺骗罪,终生不能享受美国任何移民条款的福利。2001年2月妻子郑红榕也偷渡来到美国洛杉矶,她很快申请到了美国的政治庇护,并获得合法身分。我高兴万分,心想也许我可以通过她申请出狱。

2000年正是偷渡的高峰期,大量中国人被关在联邦监狱等待遣返。因为我们人多而且不要命的抗争,使移民局十分头痛,还惊动中国领事馆多次派人来监狱探访我们。移民局找到一对华裔宣教士夫妇,每个周末风雨无阻到监狱里给我们传福音。不少人都在监狱里信了主耶稣,包括我。信主后我每天在监狱里读经,祷告,寻求主耶稣的帮助。

终与家人团聚

一日清晨我们正在吃早饭,狱中一名中国同胞和一名外国人因看电视换频道发生了争吵。他俩约定去没人的房间单挑,我们目送他们去打架,不想惊动狱中的警察。可是就在他们去的半路上,那个老外在楼梯上对同胞暗下毒手,将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所有的中国人看到这一幕都一拥而上追打那个老外,可是半路又冲出一名黑人拳击手,一下将我们冲上去的人全打趴下。我们像发疯似的拼死还击,很多人被打得头破血流,狱警全部冲出来镇压。最后我们所有人被关在房间验伤,凡身上有受伤或打架痕迹的都被关进更小的铁笼45天。监狱领导非常担心我们这群不听话、爱闹事的中国人,因此更加快了遣返速度,甚至将不愿回国的中国人打安眠针送上飞机,由两名移民警察送回去。

上帝感动宣教士打电话给移民官,说我的妻子已经拿到合法身分,请求是否可以不遣送我。宣教士的妻子也打电话到中国领事馆,请求缓发旅行证。

感谢主耶稣!经过移民官一个星期的考虑,2002年8月5日我终于从铜墙铁壁般的监狱被释放出来。当囚车从监狱大门开出去,厚厚的大门在电闸的带动下咣当一声重新关上时,我流出了激动感恩的泪水,因为我深知是主耶稣拯救我脱离这完全没有希望的困境。

释放后我便去纽约和妻子团聚,并且开始在唐人街的超市打工。之后妻子用她的绿卡身分为我申请合法身分,也为我们在中国的女儿申请移民美国。很快女儿的移民申请获批准,而我的却被拒绝,因为我之前的判决是终身不能获得任何移民福利。

真神奇妙医治

出国前我和妻子生活在她的家乡福建,那里人们多敬拜各样偶像,我也入乡随俗,初一到十五跟着烧香,供奉偶像,甚至在每年春节的时候参加抬偶像的游街(俗称“游神”)。每四个人抬一个偶像,半小时换一次人,走到各家各户的门口,人们都以放鞭炮欢迎。晚上七点到十二点长达五小时的游行期间,我从不让人来换班,以显我的虔诚之心;然而沉重的偶像却将我压得腰椎间盘突出,并且耳朵因为长达五个小时的鞭炮声,致使耳膜震穿,至今听力都受影响。长达六年的椎间盘疼痛,时刻就像有根针刺在背后,大腿发麻,腰间常常流汗,试过各种治疗方法总不得医治。来美国之后,关在监狱两年多,我天天求主医治,每日锻炼,感谢主在我出狱时疾病完全得医治,至今17年没有复发过,荣耀归于上帝!

在纽约生活的那段时间,继我们在中国大陆的大女儿之后,我们又先后生下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分別取名为恩赐、恩惠。五年的纽约生活之后,2007年5月我们在印第安纳州买下一家中餐馆,有了自己的生意。

再次被关监狱

2009年9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餐馆工作,突然来了十几名移民局警察,拿着逮捕令将我从餐馆抓走,随即被关进芝加哥移民监狱,原因是我的案子仍没有终结,且被列在快速遣返的名单之中。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妻子和三个儿女万分恐慌,而我因为之前有过在监狱里两年的经历,知道该怎么做,那就是要全力寻求上帝的帮助。进监狱后我就开始寻找任何与圣经有关的阅读资料,我要知道上帝对我这次入狱有什么教导和旨意。很快我在监狱里找到一本《灵命日粮》,并从中领受到一段上帝的话语:“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4:6)之后我马上填写表格要求见移民官,在此同时,我也向同监狱的另外两个中国人传福音。我虽进入监狱,也要做主耶稣最喜悅的美事——就是传福音给別人。郑新就是我在监狱里传福音的两个中国人之一,我常带他祷告上帝,求祂帮助我们。

上帝听了祷告

我填表格申请见移民局官员的第三天就被获准,移民官问我要做什么?我就对他说:“我想知道为什么第二次逮捕我?因为当年西雅图那边的移民局特批释放我,而且在释放我之后的七年中我又生了两个儿女,如今经营一家餐馆。现在又逮捕我,当初为什么放我出去?”他毫不客气地对我说:“我这里是驱除出境中心,我的任务就是专门遣返非法移民回国,你的名字就在遣返名单中。”他翻着我的厚厚一摞档案说:“我的工作就是这样。”我无话可说,并且英语有限,表达不好就只有低下头很无奈地流下眼泪。我很无助,但又不想让那个移民官看到我沮丧的泪水。这时移民官忽然走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说:“我让你回家。”我惊讶地望着他说:“回中国?”他说 :“不,我让你回印第安纳的家。”刚才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一下变得和蔼可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和耳朵所听的,接着又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他说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办理我的案子,然后再释放我。望着那个移民官的表情,我突然想起见他的前一晚,上帝借着经文对我说的一句话:“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唯有上帝才能做奇妙的工作改变这位移民官之前对我的决定。与这个移民官面谈之后,我又回到监狱等待消息。我将这消息告诉郑新和另一个中国人,但他们认为那个移民官只是骗我而已,不会真的把我放出去。入狱第十天,也就是在见过移民官的一个星期之后,我真的被释放了。

我出狱时拉着郑新的手说:“记住多祷告,我能出去你也能出去。”感谢主,在我释放的第二天郑新也被释放了。郑新出来后,摔掉他家里一切的偶像,并且和他的妻子、两个女儿一同受洗归入基督的名下,因为他自己也经历了上帝奇妙的带领与拯救。

妻子完全不知道我将要被放出来的消息,她找律师想办法把我弄出来,在接到移民局请以前的律师电话通知她我将被释放时,她刚买好五千美元现金支票(money order)作为预付金,正准备寄给新律师,慈爱的上帝不让我花一分冤枉钱。

从芝加哥监狱释放出来后,我身上没有一分钱,因此从芝加哥的移民局走到唐人街,想打电话联系妻子给我寄钱,好坐车回家。走了近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到唐人街,突然我的双腿一软,两只脚完全失去知觉,然后就倒在大街上。我吓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大白天一个健全的大男人神智清醒地突然倒在大街上。我立马爬到街边的房子旁,抬头一看,正好是一间教会的大门口。我马上祷告:“主啊!救我!让我能站起来,我知道是祢在拯救我,是祢要让我知道唯有祢才能行这样的奇事。我相信祢,我承认祢的名。”很快我的双腿慢慢恢复知觉,然后可以站起来走路。我走了两步,再次停下来祷告说:“我会将祢奇妙的作为见证给我身边的人,来荣耀祢的名。”

我终于回到家了。

陷于困境之中

回家后,我马上拿着妻子的绿卡重新申请我的身分。明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要去试。不久, 移民局通知我打指模、问话,然后说通过了,我真不敢相信。在等待移民局最后审批结果出来的同时,我又花钱去找律师办理我的案子。我想双管齐下,加快案情的速度,结果适得其反。律师所办的一切手续被移民局全部退回,并且回复说我之前被判决欺骗罪使我不符合任何移民福利。律师很无奈地摇头说他也没办法,我十分懊恼,因为知道我错在哪里。明明申请通过的案子,因自己的聪明去阻挡上帝的荣耀。上帝在我心中多次提醒我,是谁在掌管你的案子?是你的律师吗?你前两次是怎么被释放出来的?是律师帮忙的吗?我真是糊涂,被自己的“聪明”陷在困境之中。七年的时间,我的案子就这么一直卡在那里不能改变。

从2000到2017年的17年时间里,我都有祷告,读经,每天在工作中都带着耳机听道,为着这个绿卡,我不停地向上帝寻求。2017年初妻子和大女儿双双考取了美国公民,我又用妻子的公民身分重新开始申请我的身分。妻子的同学和我有差不多的案子,请了纽约最有名的移民律师,花了昂贵的费用后终于拿到绿卡。还有一名当初跟我一起关在西雅图的弟兄,也是找了同一位律师,花了昂贵的费用最终拿到绿卡。当他们知道我要再次申请时,也劝我去找这位律师。妻子的表妹在一家律师所上班,她查阅后说我的案子没有希望,就算申请了到时候进去问话还有可能被再次抓起来遣返回国。因此妻子铁了心不管花费多少钱,一定要找那位最好的律师来办理我的案子;但是我告诉她,如果找律师我绝对不办,因为我不能亏欠上帝在我身上所做的一切作为,我不能把上帝的荣耀归在任何与上帝无关的人身上,唯有上帝才是拯救我的唯一途径与出路。无论大吵小吵,我都百般忍耐,只要不找律师。很快我就让大女儿帮我填写了办理申请表格。

终于拿到绿卡

在寄出申请表格后,经过大约半年的等待,2017年8月1日一大早,我终于进入移民局面试,大女儿在旁翻译。我遇到一位我们认为非常不友善的移民官,问了很多问题。我心里不断默祷,求上帝赐我当讲的话,我要把我的案子和上帝连起来一起回答。移民官问到为什么当初监狱要释放我出去,我就把在西雅图监狱时宣教士夫妇对移民局的请求告诉了他。当他问有没有参加任何团体时,我告诉他我每个星期天都去教会。问完后他说:“我现在暂时不能批准你的案子,因为需要继续审查。你回去等消息,如果获批准的话,绿卡将会直接从我们这里办理并寄给你。”

我们情绪极其低落地走回家,特別是妻子更是极其沮丧。就在快到家的时候,我们突然接到华人教会李牧师的电话,他要来探访我们。他在不知道我去移民局问话的情况下,在特定的时间来探访,真是上帝送来的安慰。

2017年8月18日我收到移民局绿卡申请批准的信。妻子拿着读不懂的英文信,除了惊讶,高兴,还是不信。三个儿女一次又一次将英文翻译给她说是获准了,她还是半信半疑。第二天,2017年8月19日我亲自从邮箱拿到盼望了17年的绿卡!妻子拿着绿卡,大声地说:“主啊!我的上帝!我从不敢在外人面前开口认祢的名,但以后我无论在哪里也要宣扬祢的名。祢让我看到很多次神迹我都不以为然;然而这次,祢在我受到百般拦阻中竟然成就了这么大的奇事。我完全地信服祢,永远承认祢的名。”一个常常对主耶稣唱反调的人,竟然开口大声地宣扬祂!

我拿着绿卡,跪在我家的大厅祷告谢恩:“我的上帝,祢是守约施慈爱的上帝。祢让专心寻求祢的必寻见,而且让一切求告祢名的人都不至羞愧。祢按着祢的应许,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丰丰富富将祢的恩典赐给了我。我愿一生跟随祢走永生之路,感谢祢我的主!感谢祢赐给我绿卡。”

我将喜讯告诉西雅图的宣教士夫妇,他们激动万分,惊讶感动地说:“自钢,你是我们看见最多神迹在你身上成就的人。”宣教士立刻带着我在电话中祷告感谢上帝,就在我收到绿卡申请获批准的前一天,他还发微信跟我说:“不要灰心,要祷告,要凭信心写上帝在你身上的见证。”

众人因此得福

我打电话给我70岁的父母。他们和我分离20年了,每日都期盼我能在他们有生之年有机会和他们团聚。他们每日都为我祷告,在听到我收到绿卡的消息后激动地打电话通知我的三个姐姐,通知教会的弟兄姐妹高声地感谢主。我的父母,因我的遭遇都信了主,而且带领我的姐姐、表姐、舅舅、阿姨、表妹,家族十多人信主,甚至筹建了我们老家镇上的第一所教堂,并且每年不断装修改善教会的环境。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先后有40多人信主,每个礼拜都有近40人聚会敬拜,由我的舅舅讲道,风雨无阻地参加主日敬拜。上帝恩待我家乡的弟兄姐妹,他们竟然将一个不信主的白血病末期患者带领信主,扶着他进入冬天冰冷的河水中受洗。很多未信的人站在河岸观看这将死之人怎么得医治,他们甚至相信他会死在水中,因为他已面无血色;然而上帝大显神迹,竟将他全然医好,震动了家乡各乡各村,让教会在家乡有了更坚定的立足之地。

主耶稣啊!我要见证荣耀祢名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纵然我写下所有的一切也不能表达我对祢的敬畏与赞美之意。唯愿我能每日寻求祢的话语,寻求祢的面,一生跟随祢走永生之道。愿一切荣耀归给我们的主,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阿们。

来源:中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