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那个曾经迷信算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 192 查看 / 0 回复 ]

那个曾经迷信算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雅歌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篇》16:11
我是一个喜欢仰望星空的人,月朗星稀的夜空带给我无限的遐想;我也是一个心灵易于敏感的人,山川河流、风霜雨雪、花开花落……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心之所感,都能让我感受到上天赐予人类的福泽。
在很早的时候,我从课外读本里读到造物主这一可敬可畏的天地之主宰,人类的福泽尽都在他的恩手之中。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总是怀着一份与生俱来的渴慕。
在一个际遇里,我从一本奇妙而伟大的书中得知,我之前所知道的造物主就是奇妙的神。

奇妙的相
冥冥之中,我们的路已被定规,这个制定者就是奇妙的主。我和其他人一样,一毕业就卷入了求职的浪潮中,因为工作的各方面都不尽如人意,加之经历情感的失败,我难免有几分消沉与抑郁,被压制的内心总想找到心灵的慰藉或是解脱。
一天下班途中,我无意中看见一个摆地摊的算命和尚,他的揽客标语是:不问自知,能算姓氏能算未来。这些字眼一下子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便试试看他是不是能算出我的姓氏,果不其然,同时他还说出我感情工作不顺的事实,这让我更加信服,于是我便收下了他给我画的平安符并按他所说的数目捐了作为功德的钱。此后,他还要求我按时捐多少钱作为功德,要捐多少次才能消灾解难。这数目之大,令我愁苦,觉得自己的工资都要压在这上面了。
那天出门上班,走到公司所在写字楼的广场时,对面走来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由于我赶着上班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脸,但她竟然叫出我的名字——原来她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大学四年一直到毕业工作后都没有联系,想不到竟在广州遇上了——她的宿舍正好在我们公司的旁边。于是,我们约好下班后一起吃饭。吃饭时,我向她谈起自己的经历,当我说到算命这一环节时,她打断了我的话,她说她是信主的,不说这些,我便作罢。
饭后,她盛情邀请我到她的住处,我欣然前往。我看到她的床上放着一本圣经,我便告诉她,自己和圣经有过一面之缘——高考之后,我曾经买过一本英文版的圣经。当时只读到神说有什么就有了什么(参《创世记》1章),觉得读不懂就搁在一边了。上大学时我还把圣经放在包里带到学校,毕业时却把它当废书卖掉了。
于是,这位同学便向我传福音,说上帝创造天地万物,主耶稣为我们人类的罪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他被钉十字架,流出宝血,第三天从死里复活,要拯救我们脱离罪恶和死亡。她还说上帝爱我们每一个人。
我听后十分惊讶,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信息,我一直追问这是真的吗?她很坚定地回答:是真的,上帝爱我们!我说既然上帝这么爱我们,那我们也要爱他。我同学很惊喜地说她给别人传福音,对方都会问她信上帝会有什么好处和回报,而我却知道要爱上帝。当时,她就带领我做了决志祷告。那晚,我们聊了很久,谈了很多。

创伤得医
之后,我的同学邀请我周日去参加他们的主日聚会。
既然上帝这么爱我们,我们也要爱他;既然决志跟随主,那我先前得到的那个平安符又如何处置呢?带我信主的同学和我说,要把那个平安符扔掉,但一开始我不敢扔,好像惧怕什么要来找我似的,而她也知道我没有扔掉平安符,只是她不说什么,默默为我祷告。
一天下班回来,我坐立不安,好像没有完成什么事情,原来是平安符还没有扔掉,我最终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和力量,促使我下楼把平安符扔到垃圾桶。返回住处,我便跪下来祷告。当时我还不懂怎样祷告,而我祷告了些什么,我一直都记不起来,只是信主到现在,在无人时我都是跪下来祷告。
慢慢的,我参加礼拜聚会听讲道、唱赞美诗、读经、慕道学习,渐渐明白圣经上的一些真理,认识到算命这种邪术后面有邪灵的运作。我想起有位弟兄在没信主前拜假神,与邪灵的交往甚深,几乎弄得家破人亡。感谢主,借着一场重病,他和他的家人都认识并归向主,离弃罪,生命得到救赎与平安。他的经历让我时常回想自己走过的路,如果主不是在我万般愁苦的时候用他大爱拯救的手抓住了我,那我的后果恐怕会不堪设想。
读经、祷告、唱诗,使我的心中充满了喜乐和盼望,情感上的创伤也得到了医治。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的生命一步一步地走向生命之主——完成了我的慕道学习和洗礼。
当我认罪悔改,愿意将生命的主权交给创造我的主时,我知道我走的是一条恩典之路。虽然在这条路上我还会跌倒犯罪,经历高山低谷,但主的爱乃是一生之久,他的爱永远不变,他的带领满有平安!

奇妙的牵
与主奇妙的相遇见证了主恩的美善,而主对我工作上奇妙的带领,则能见证他的信实,他确确实实是我们个人的救主。
在广州工作的3年里,我总是会因为各种原因频繁跳槽,职业方向和定位始终漂浮不定。在我寻寻觅觅,辗转不定时,我的初中化学老师屡次打电话给我,邀请师范类专业的我去他的学校当代课老师。最初,我并不以为然,但身边一些认识我或者不认识我的都不自觉地认为我就是一名老师。于是,我心里便有了这样一个疑问:我要回去当老师吗?祷告一段时间后,心里渐渐有了这样一个念头:是该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了。在与教会的一位长者交流后,我决定离开广州这个对我来说繁华但不是心灵归属的地方。
我接受了老师的邀请,在他的学校当代课老师。相对于在广州,家乡的这个小地方从环境和待遇上来说实在给我很深的落差感,但我知道我回不去了。我想,既然选择回来,那就努力参加教师的竞岗考试吧,毕竟从事自己专业特长的工作会得心应手,但我深知这里面有主的带领和祝福。
于是,我第一次严肃端正地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祷告。祷告时,心里涌现这样一句话: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诗篇》121:2),心中充满平安和喜乐。
一个学期之后,区教育局就下发通知,要求收集代课老师的资料,满足条件的参加面试。刚好我是满足条件的,并顺利通过了面试,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待办理入职手续。起初,我还能安心工作,专心等候。但后面看着与自己同一期竞岗的人都陆续办好了入职手续,我难免会急躁起来。问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在办理中,请等待。至于别人为何能快速顺利办完入职手续,我不好妄加评论。求人,我不知道该去求什么人;祷告,似乎也没有回应。在等待中,我的信心难免会软弱。
有一次,在无意中联络到我父亲的一位老同学,是一位阿姨,她刚从北京回来,去帮我了解情况,结果负责人事管理的人正好是她从前的下属,办手续的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的成了。
奇妙的主有千万种奇妙的方法,他借着一些人带领我的脚步。让我尝到主恩滋味的美善。而今我每一时刻都借着祷告交托,在生活中见证主的恩典。

作者简介:归主将近十个年头,在教会做教导的服侍,职业上也是做教导的工作。工作之余喜欢以感性的文字丈量上帝赐下来的这条天路。

摘自《海外校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