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感恩节 | 给出去的幸福

[ 180 查看 / 0 回复 ]

周四,是感恩节,这个节日虽然是美国人民的独创,但怀有感恩的心,却具有普世性。常有感恩的心,会使我们学会珍惜,学会付出爱。正如作者所说:“对贫穷的人伸出我们的右手,对破碎的人伸出我们的左手,在给予的过程中,我们不知不觉间就成了十字架的样式!”

1

星期六晚上,气象预报说,明天会迎来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我的牧师丈夫才开完会,回到家。简单用过晚餐后,他坐在沙发上休息,脸上布满了疲倦。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丈夫拿起电话,惊讶地叫了一声:“Tuwombe!”

Tuwombe是一个20岁的刚果男孩,他们一家是两天前从乌干达来的刚果难民,我们参加一个援助项目时认识的。

之前,有一位3岁的叙利亚小男孩被海水冲上岸,遗体无声地躺在沙滩上,这一幕让全世界落泪。每次想到这个画面,我的心都一再地被揪起来。看着自己的孩子,一个个安稳地睡在自己的床上,我觉得,有必要让他们明白:圣诞节不是等着拿礼物的节日,而是我们自己成为礼物的日子;只有在我们懂得与人分享幸福时,我们所拥有的幸福才有意义。

与丈夫讨论之后,我们全家一起加入一个称作“Welcome to America!Pack”的项目做义工。这个项目是用收集、购买一个家庭所需的基本日常生活物品,来帮助新到美国的难民,让他们有一个温暖的公寓和家。

这个目标对我们家来说,蛮有挑战。毕竟,4个孩子都还年幼;不过,想到孩子们能因此看到别人的需要,并学习如何去爱那些破碎、贫穷、孤苦的人,我们再忙、再累、花再多钱,也都觉得值。

按着机构的建议,我们拟了购物清单。从棉被、枕头到床单,从锅碗瓢盆到扫把,从浴帘、沐浴乳到毛巾,我们家的车库堆得满满的同时,我们的心灵也承载着满满的幸福。原来,给予不是失去,而是另一种获得。

2

6周后,我们接到通知,12月1日有一家暂时住在乌干达难民营的刚果难民,将会抵达芝加哥。在他们一家5口踏进政府为他们预备的公寓当天,我们要送达所有为他们添置的日常用品。星期四的那个中午,我们去学校把孩子提早接回,打算为他们上一堂学校无法教的课。

停好车,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气喘吁吁地爬上了4楼顶层的公寓。打开门,是他们美丽的一家6口:爸爸Moses、妈妈Nyirarugando、25岁的女儿Muwawe、20岁的儿子Tuwombe、18岁的女儿Ruth和15岁的女儿Joy。

在那个两房一厅的公寓中,我们两家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从此,我们成为他们在美国的第一家朋友。在拥抱中,我们分享着幸福和爱。

帮他们铺床的时候,我瞥见他们的全部家当就是5只小行李箱。他们从刚果到乌干达,再到美国,从逃亡到暂住的帐篷,再到将定居的城市,他们一生所珍惜的一切、想保留的一切,都只能有选择地塞进那只小小的箱子里。想到这儿,我的心不由地缩紧了。

丈夫介绍自己是教会的牧师,他们的儿子Tuwombe兴奋地回应说:“我的父亲也是牧师!”大家欢呼的那一刻,我发现,我们两家人的背景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似——我们都拥有耶稣的爱。

安顿好准备离开时,两家人围成一圈,手牵着手祷告,将一切的赞美与感恩都归给那位爱我们到底的主。



3

两天后,就是前面提到的星期六晚上,Tuwombe给我们打了一个电话,说他们一家人希望明天到我们的教会聚会!我与丈夫的第一反应是“明天不行”,因为时间安排上过于仓促,加上隔天有受洗班和圣餐,而且会议满档,感觉接待他们一家,实在有困难。

但是,这不是普通的礼拜日,而是他们到达美国的第一个主日!谁能拒绝一家难民想把在美国的第一个礼拜日献给上帝的心意呢?

短短几秒的犹豫后,我发现做一个“好心的撒马利亚人”与“自私的祭司和利未人”之间,常常只是一念之差。我问自己,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服侍上帝呢?难道不是把受伤的、贫穷的、破碎的人带到上帝恩典的桌前吗?主啊!我不要绕过受伤的人,我不要做只顾自己方便的祭司和利未人!主啊,让我在看到需要的瞬间,停下来,把自己给出去!爱,就是在每个不方便的时候,选择让自己被打扰。

我与丈夫交流了一下眼神,清晰地看到彼此心底一致的感动——我们愿意被打扰。

4

和他们一家交谈时,我才知道,他们曾在乌干达难民营住了18年。18年无边无际的艰辛生活与等待,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我无法想象。

随后,我又心疼地得知,这对夫妻还有两个已经成年的孩子,此时仍在乌干达的难民营中。其中一个已成家的女儿,这个月就是她的产期,但此刻,他们不知道怎么跟女儿联络,不知道宝宝是否平安产下,也不知道将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彼此。一连串的未知,让空气中弥漫着无奈的浓雾。

这时,台上的敬拜团唱起了“Niwewe Niwewe Bwana Niwewe”(斯瓦希里语,意思是“是你,是你,耶稣”)。那一瞬间,他们的眼睛穿过失望的浓雾,闪烁出希望的光芒。

摩西爸爸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他手握拳,不断捶胸,反复地说:“我们的歌!我们的歌!你们怎么会唱我们的歌?”原本害羞拘谨的妈妈,随着音符,绽放出美丽的微笑,并且开口和唱。渐渐地,孩子们也一个个地加入和声。那一刻,我听到了天上的音乐,是那么地圣洁、美好。

在赞美声中,我看到,希望在他们眼中跳跃,平安在他们灵魂里栖息,对耶稣的爱慕在他们心中燃烧。这一句再简单不过的歌词,让我们一同拨开浓雾,定睛仰望耶稣。

于是,我们看到了、记起了在他里面的活泼盼望。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也曾是个难民吗?一个灵魂的难民,被自己里面无休止的指控与争战追讨着,慌乱地四处寻找可依靠的避难所,直到在他的恩典中,被他亲自寻见、找回,我的人生才找到了希望。



5

领圣餐时,我们每一个受洗归入主名下的人,不分贫富、身份、出身,都走到恩典的桌前。

难民的家庭走在我前头,接着,我们拿着从同一个身体掰开的饼,从同一个身体流出的杯。主的身体为我们而破碎。当破碎的我们领受他的破碎时,我们每一个人便因着爱,奇妙地连结在他的身体上,不再分你我。

于是,在刚果难民一家里面,我看到了我们的身影;在我们的里面,我也看到了他们的身影。原来,这就是在基督里成为一体的图景;原来,这就是爱的模样——合一。

合一的美丽,是因为里面有牺牲、有放下、有包容、有饶恕、有给予、有接受、有爱、有被爱……

领了这么多年圣餐,我才明白,原来,领圣餐除了使我们省察自己与主的关系——十字架的那道直竖,也要我们记得:这份使我们连于主、连于彼此的恩典,呼唤着我们更深地去牺牲、去给予、去爱——这就是十字架上的那一横!

6

聚餐时,两位姐妹谦卑地把午餐端到桌上,服侍他们如同尊贵的客人一般;弟兄们围绕他们而坐,让他们感到倍受欢迎。一位姐妹注意到他们的几个女儿在下雪天只穿凉鞋,提议买雪鞋送给她们。许多姐妹瞬间脱下了鞋子、大衣,帮忙比划她们的尺寸。另一姐妹冒雪回家后又回来,只是想给他们取来保暖的大衣与靴子。

我的心深受震撼!因为我亲眼看到了许多人在不方便的时候,选择让自己被打扰、选择爱。

耶稣曾教导说:


“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参《马太福音》25:34-36、40

这就是教会:对贫穷的人伸出我们的右手,对破碎的人伸出我们的左手,在给予的过程中,我们不知不觉间就成了十字架的样式!

真正感恩节的意义不也正是如此吗?耶稣来,把自己给了我们;我们去,把自己给别人。


转自OC海外校园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