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逐光而行,却是扑火灯蛾;真光引导,方得眼明心清

[ 344 查看 / 0 回复 ]

逐光而行,却是扑火灯蛾;真光引导,方得眼明心清作者:马雪莲

每一个时代,都带着这个时代特有的印记。那些人类创造的美好与辉煌,在记忆中如烟花瞬间而逝。被裹挟在时代洪流中的芸芸众生,至终有几人能目光如炬、心明不惑?

我,已入不惑之年,却依然在岁月的长河中蹒跚而行。感恩的是,曾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并一路追随至今,似乎开始明白什么是光,渐有不惑之感……

01

我出生于70年代。那时,这块土地依然笼罩在WG隐约的回响中。儿时抄家已不常见,而地方guan当权,只要某guan提出一个莫须有的zui名,就可以将无辜者的家庭抄个底朝天。而具体的执行者,似乎是那个时代荣耀的象征。

底层百姓,唯一的微光是教育,以期出人头地。文化的光环在80年代闪耀并引导人们前行。大锅饭的破产,改革开放的大潮将经济挂帅推上历史舞台,宣告:这,是世界的光。

军人的荣耀,当官的权利,教育的光环,金钱的闪烁,每一个都在历史的舞台上向人们呼唤:我是世人的光。

70年代的我,在各种光中流浪而过。每一个光,都好像高原强紫外线一样刺入眼中,给生命留下深刻的印记。

90年代,在一切理想主义彻底破产之后,金钱洋洋得意彻底盘踞光的位置。虽然权利永恒的光环照耀引导许多人,我却在权势面前彻底闭眼。不,这不是我的光。

教育是父母在至贫穷的环境中依然选择并坚持的路,可以让我们这一代出人头地。当问及父辈为什么学习,答案是希望我能有更好的工作,能赚钱生存。虽然我喜好摆弄机械类物品,但做技术工人被视为走投无路的选择。

于是,我走了一条捷径:卫校。这是可以最快速度获取专业知识超越固有阶层的途径,这是可以提前几年开始赚钱养家的正途。医疗资源极度匮乏的时代,这是一个毕业必然有工作的选择。

02

毕业之际,改革开放的浪潮汹涌澎湃,广东是下海的最佳点。一份稳定的工作已无法满足我追求财富的梦想。

我怀着朝圣般的心情,背起仅有两套衣服、一本小说的旧背包,奔向了“大海”。很快,“大海”的本质将我淹没,这些本质在很快学会的词汇短语中展示得淋漓尽致:笑贫不笑娼、北妹——娼的代名词、包养、扣女——与婚姻无关的异性追求、二奶……

看着一个个曾经追逐海浪的同伴从单纯善良,几个月就变的唯利是图,我感受到极度的绝望。原来,这就是被金钱的光引导必然产生的结果,这就是“金光教”的本质---金钱之上、黑白不分。原来,金钱是最强紫外线,使人黑白已不能分清。然而,我要不要跟着一起瞎?这,是一个问题!

我当时瞎了吗?很想违心的说:我还是心明眼亮的!但事实是,我和同时代人是一样的天然微瞎。睁大眼睛追逐光源,寻求意义感的我,逐光而行。却发现这些光带我进入的却是灯蛾扑火的险境。这诸样闪瞎的经历,人生走到此时已经是半瞎之态。

不!我的人生也不全部都是被闪瞎的经历。

曾经,我看见,分清黑白的真光。十二岁那年,听见上帝说祂是光。认定并坚定跟随这光的我熟练背诵十诫,七宗罪,各种经文……我明白了上帝是爱,生命的意义在于博爱。我确定了这世界有绝对的对错,我分清了造物主所定的黑白。

那位告诉我上帝是光的老爷爷,曾为了信仰坐牢二十多年。作为领袖的他去世后,我看见有人就有江湖的场景。在权力的光、金钱的光的引领下,构陷、争权、利益,教会亦难幸免。

然后,我闭上了眼睛。或许,这并不是真的光。

在此金钱至上,笑贫不笑娼的社会,周围无数人迅速扔掉黑白,跟着光闭上眼微笑跟随。儿时背诵过圣经中的“十诫”进入脑海,如毋行邪淫(第六诫,淫乱的事情是禁止做的);毋愿他人妻(第九诫,禁止介入他人的婚姻关系中)。

利益驱使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利益面前是否可以出卖良知,构陷别人获取利益。圣经中的劝诫不放过我,让我看见对错,如毋妄证(第八诫:禁止做假见证冤枉陷害别人);毋贪他人财物(禁止贪恋其他人的财物并用非道德手段获取)。

睁开眼睛,黑白不分。闭上眼睛,黑白分明。瞎还是不瞎,在如同精神分裂般的撕扯中,这个终极命题榨干了我生命中所有的力量。

博爱与和谐世界的美好憧憬,在绝望的现实面前不堪一击。在恐惧万一上帝是光、地狱存在的拉扯下,我半瞎半明地生活了一年。

03 

在彻底闪瞎,纵身跳下之前,姐姐一通电话改变了一切。

通话很简单:离开那里来我这吧,我供你继续读书。

完全是从黑暗的深渊中,我被拉了出来。曾经因为金钱之光改变的人生路程,重新回到教育之光的带领之下。然而一切并没有发生本质的改变。在金光带领下跳入的大海,灼伤了心灵之眼的视网膜,看一切,都是黑暗与绝望的。

在教育之光引领下,我来到北京。清华、北大的学子自带光环在我眼前飘来飘去。我除了自卑之外,只剩下迷茫与无助。我重新回到教育怀抱中起点极低,而曾经的经历伤及肺腑、大脑、心灵。

曾经一起沐浴金光的同伴们,从大海中出来重新接受教育,成功率为零。曾有人断言说,我不到半年一定会打道回府,回到“金光教”中。并且,这一次的回归是彻底瞎眼,不再分黑白。

我不断挣扎在“为什么”这个问题上。为什么同样年龄,别人在象牙塔中无知加无虑?而我已经半瞎加心残!为什么要付出努力和金钱来学习?如果赚钱有捷径可走,为什么人要做正确的事情?如果没有绝对的正确,为什么……?

不断在“为什么”中动摇的我,似乎已经感受到金光的召唤:回来吧!

所谓睁眼瞎,就是看了却好像什么也看不见。那个夜晚,我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状态。我看着课本,茫茫然不知自己所读为何物。转而放松看小说,却也不晓得所看为何。有人说,心乱了,就什么都乱了。我想说,心眼瞎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04 

打开抽屉,这里是姐姐用来专门放置我绝不碰的书籍。这些被我反复拒绝的书籍——关于圣经的小书,居然是那个晚上我唯一能“看见”的书籍。

许多纠结多年的问题,一个个得到答案。纷乱嘈杂的心,越来越安静。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莫名其妙,不合常理。最终,一摞小书被我扫描完毕。放下,我心里在问:难道这是真的?

于是,我犹豫地做了一个简单的祷告:上帝,你若真的存在,我的后半生就交给你了。

在话语落地之际,我的心突然冲入一股平安,从来不曾经历或感受过的平安。所有的黑暗、绝望、忐忑、疑问……瞬间都消失。

我躺在床上,静静地与上帝聊天。那份思维上的通透,提出问题立刻能找到答案的惊喜,使我惊诧。瞎掉的眼、锈掉的心突然就痊愈了。

我知道,那时我是真的“看见”了。我也知道,上帝的确是真的!

那晚之后的人生,是我更多认识这个光的过程。而这个认识,直到今天依然在继续。跟着这光,走到今天。

那时我知道了学习的意义并非为了金钱,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并非功成名就。跟着这光,我不仅没有回头,而是在他恩典中完成零起点的语言学习,取得优异的成绩。

回顾这些年,我发现依然会有被奇怪的光闪瞎眼睛的危机。但每当我回到上帝面前,这光总是让我重新能看见、能分清黑白,能知道对错,并且有能力选择正确的行动。

最重要的,无论在怎样的绝境中,这光永远都会给我盼望与力量继续向前。这些跟随真光的经历,大概还能写成若干个见证的诗篇呢!

耶稣往前走的时候,看见一个生来就瞎眼的人。门徒问他说:“拉比,是谁犯了罪,以致他生来就瞎眼呢?是这人,还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既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而是要在他身上显明神的工作……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界的光。”……于是他去,洗了,回来就看得见了。

——圣经约翰福音91-7


(和合本修订版)


作者简介:

马雪莲,2002年开始全职服侍。国内神学院毕业,现圣经文学硕士在读。曾在西部跨文化服侍多年,现在北京服侍。


来源:今日佳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