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伊丽莎白·艾略特:我们和上帝交换什么?

[ 1281 查看 / 0 回复 ]

伊丽莎白·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1926-2015)是20世纪最具洞察力和最受欢迎的基督教作家之一,著有《穿越荣耀之门》、《情欲与纯洁》等二十多本书。她的第一任丈夫吉姆(Jim)去厄瓜多尔宣教,被土著杀害;第二任丈夫死于癌症。


1956年,我在厄瓜多尔的丛林里,站在短波收音机旁,听到我丈夫失踪的消息。你可以想象我的反应并不属灵。我说,主啊,你一直与我同在,可是在等待了五年半之后,在我们结婚27个月后,我要的是吉姆(Jim),我想要回我的丈夫。


五天后,我知道吉姆死了。上帝与我同在,并不是吉姆与我同在,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吉姆的离去把我推到上帝面前,逼着我、催促我明白:上帝是我唯一的盼望,也是我唯一的避难所。


小女儿瓦莱丽(Valerie)两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已去世一年多。我开始教她《诗篇》23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逐字地教她,她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一个寡妇,试图教她的小女儿。女儿知道耶稣爱我,而她爸爸被一群野蛮的印第安人杀死了,她并不知道。我怎么解释,这首诗篇是什么意思呢?


我说出这些,因为也许这将帮助你们认识到信仰最根本的基础,那些不可动摇的事物。上帝是我的避难所,祂是吉姆的避难所吗?祂是他的堡垒吗?当宣教士们唱着“我们依靠你,我们的盾牌和护卫者”进入危险的领地,然后被杀死,我们如何理解这些?




爱的礼物同时是痛苦的礼物



我在费城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长大,父母就是传教士,因此常常接待许多宣教士。三四岁时,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她叫贝蒂·斯科特(Betty Scott)。她嫁给了未婚夫约翰·斯塔姆(John Stam),要去中国传教。


几年后,我大概六、七岁,父亲一天晚上拿着报纸告诉我们,约翰和贝蒂在一个中国村庄几乎被裸体游行,并被当众斩首。考虑到贝蒂在去中国的路上曾来我家的餐桌旁作见证,你可以想象这给一个小孩留下的印象。


我从小就听了许多宣教士的故事,等到我去惠顿学院读书,又听了无数的宣教讲座,看过成千上万张宣教幻灯片。后来我自己也成了宣教士。我们家有六个孩子,五个人成了宣教士,一个做了神学院教授。


我以为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要成为一名宣教士。然而,我作宣教士第一年就遭遇打击。当时我在厄瓜多尔西部丛林学习一门不成文的印第安语,那是科罗拉多(Colorado)部落的语言,他们是一个非常小的部落,从来没有书面语言。我祈祷上帝给我一个翻译,一个愿意和我一起坐下来一遍又一遍练习的人。


上帝回应了我的祷告,派了一个会说两种语言的人给我,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马卡道(Macadao)会说西班牙语和科罗拉多语。这很重要,因为我已经学会了西班牙语。我们一起愉快地工作了大约两个月。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跪在卧室里,边读经边祈祷,刚好读到《彼得前书》第四章,“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


就在那时,我听到了枪声。之后是尖叫,马匹奔驰,人们奔跑,一片混乱。我冲出去,听说马卡道被杀了。马卡道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同时懂西班牙语和科罗拉多语的人。我第一次面对可怕的经历。上帝没有解释,只是让我相信祂。


我想到了狮子洞里的但以理。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盯着家里墙上挂的那幅画:但以理站在狮子坑中。他的脸上有一道光,他站得又高又直。在黑暗中,你可以看到饥饿的狮子闪闪发光的眼睛。这幅画告诉我,这是一个信靠上帝的人。这张照片对我意义重大。上帝就在坑里,这并不是说但以理没有必要进坑,约瑟也不必进他哥哥们要他进的坑,不必被下在监里。


我生命中所学到的最深刻的东西,都来自苦难。从最深的水里,从最炽热的火里,产生了我对上帝最深的了解。我生命中最大的礼物也带来了最大的痛苦,例如,我的婚姻和做母亲。如果我们不想受苦,就永远不要爱任何人或任何事物。爱的礼物同时是痛苦的礼物,这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虽然我对这个问题在理智的理解上没有得到满足,但我得到了真正的安息。我想说,答案不是你对苦难解释得有多好,答案单单在于耶稣基督。当我得知丈夫失踪了,五天之后才知道他已经死了。从人的角度,我希望上帝把我的丈夫带回我身边。我意识到上帝并没有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但祂给了我一个明确的承诺:我会和你在一起。祂让我想起以赛亚的话,“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于是,我默默祷告,“主阿,求你不要叫河水漫过我。”祂听了我的呼求。


在可怕的现实面前,我们会问,上帝注意到了吗?如果是这样,祂为什么不做点什么?我想说,只有十字架才能接近苦难的主题。十字架被世人轻视,然而这个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最糟糕的事,最终被证明是最好的事。神的爱,就是神把祂的儿子耶稣交给我们,让祂死在十字架上,那份爱已经与苦难和谐地结合在一起了。只有在十字架上,我们才能调和这看似矛盾的痛苦与爱。我们若不明白神的爱,就永远不明白苦难。


“快乐不是没有痛苦,而是上帝的存在。”这是诗人大卫在死荫幽谷中发现的。他说,我不怕遭害。诗人没有天真到否认邪恶的存在、宣称我不怕邪恶。我们生活在一个邪恶、堕落的世界。大卫说:“我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我祷告主,求主指教我,那被高举的十字架是什么意思?这个基督信仰的伟大象征是什么意思?回顾这45年左右的时间,上帝实际上正在回应我的祷告。我渐渐明白这个象征就是苦难。基督信仰直面苦难,其他宗教某种程度上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基督信仰的核心就是苦难的问题。




你必须再学习一遍


在吉姆死后的几年里,我有机会和那些杀害他的奥卡族印第安人生活在一起十六年,了解他们。我住在一所没有围墙的房子里,每个人都住在没有围墙的房子里,这给了我机会去仔细观察白天和夜晚发生的几乎每一件事情。我也受到了他们最无情、最尖锐的审视,因为我在他们中间是一个怪物,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不仅怪诞,而且非常滑稽,常被他们模仿。我发现我被期待成为一个娱乐人物。但在我观察他们的家庭生活时,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就是他们从不抱怨任何事。


我的女儿瓦莱丽和印第安人一起在丛林中长大。有一天一个叫沃尔特(Walt)的人跟我说起瓦莱丽,“你的女儿从不抱怨任何事”。我意识到,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她和从不抱怨的印第安人一起长大。我们住在一个气候恶劣的地方,每年的降雨量很大,外出都是徒步,通常会被淋湿,泥会溅满你的全身,被虱子、泥巴、霉菌、蚊子和各种各样的不适所摆布。这让我们从这些人身上吸取经验,养成不抱怨的习惯,向主常说感谢的话。


回到美国后,我嫁给了一位名叫艾迪生·里奇(Addison Leitch)的神学家。1972年10月25日,那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天。那天,我一个非常亲密的朋友的儿子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另一位年轻女士来拜访我,她有一个三岁的儿子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医生告诉她,在孩子四岁之前他们无能为力,但他可能活不到四岁。我们坐在客厅里谈论着上帝通过这件事教给她的功课,其中之一就是接受和感恩。


就在那天,艾迪生因为嘴唇上的肿块去了医院。那天早上,我在一张草稿纸上写下了一行字:如何应对各种各样的痛苦?我不知道那一天将要发生的事,但我写道:第一,认识它;第二,接受它;第三,把它作为祭物献给上帝;第四,奉献自己。


但就在那天下午,医生告诉我们,我丈夫得了癌症。第二天晚上,他的身体有另一处出血。我们充满了恐惧和忧虑,这对我们俩来说都是非常真实的,我们必须到基督那里寻求庇护。


你可以想象我在那个时候开始和上帝对话。“主啊,我们以前不是经历过一次吗?你带走了我的第一个丈夫。主啊,现在你肯定不会带走艾迪生了吧?主啊,我测试不及格吗?我们还要再复习一遍吗?”主的回答是,你必须再学习一遍。


当我们再次去看医生的时候,确诊他得了两种癌症,这两种癌互相没有关联。当我们穿过停车场时,我丈夫开始引用格雷(Thomas Gray)的诗:“晚钟敲响了离别的丧钟。”他的第一任妻子死于癌症,他的父亲死于和他同样的那种癌症。


现在我该怎么办?哭泣吗?不断地问为什么吗?但是有一句经文告诉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着我的救恩。”(诗篇 50)现在有许多迂回曲折的途径来学习认识神,但也有一些捷径——感恩是一条捷径。提前感谢神,因为无论将要发生什么,你已经知道神掌管一切,你不是在一片混乱的海洋中漂流。


可是在痛苦中有什么值得感激的呢?因为上帝仍然是爱。这一点没有改变,神仍然是神。祂的主权没变,祂掌管整个世界,知道我丈夫会得癌症。在世界建立之前,祂就知道这一点。祂并不会感到惊讶。爱仍然会给我喜乐。


我祈祷上帝能带走我们的焦虑和恐惧,这样我就可以服事他人。那一刻,我想到了一首中文歌,这首歌是二战期间中国难民唱的:“我不会害怕。我不会害怕。我要向前看,勇往直前,不再害怕。”神使我想起《诗篇》56篇3节的话:“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这是一种有意愿的顺服。因为这里有另一种不同的视角:可见的事物是短暂的,看不见的才是永恒的。医生的结论是事实,我不得不相信,但神的话也是事实。


三年半后,我的丈夫死于癌症。我们必须看到罪恶、痛苦和死亡这些可怕的事实。我们应该以什么样方式回应?保罗说,我们凡事都当感恩。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听说过这样的人,他们经历过可怕的事情,然而烈火炼出了精金。我们也知道,有些人也经历了糟糕的事情,也许没那么糟糕,但他们却变得愤怒、怨恨、苦毒,而且通常很难相处。




改变我们的不是我们生活中的经历,而是我们对这些经历的反应。这应该是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之间非常明显的区别。




信仰里的交换原则



我鼓励你把你所经历的痛苦分享出来。乌戈·巴斯(Ugo Bassi)说:“衡量你的生命,要看你失去了什么,不要看你得到了什么。因为爱的力量在于爱的牺牲,受苦最多的人付出的也最多。”


如果我们接受了上帝想要给我们的东西,如果我们感谢祂,如果我们把这些东西作为礼物献给上帝,接下来就会发生我说的交换原则,这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原则。我把我的忧愁交给上帝,祂把祂的喜乐赐给我。我将我的罪归给祂,祂将祂的义归给我。我把我的死带给祂,祂把祂的生命赐给我。上帝能给我们祂的生命的唯一原因,是因为祂给了我们祂的死亡。


我们知道十字架不能免除我们的苦难。事实上,十字架是苦难的象征。事实上,耶稣说你必须背起你的十字架。我们需要修正我们的定义,就像门徒需要修正他们对荣耀的定义一样。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这就是十字架的原则。当种子落到地上,它就消失了,它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但我们确信,除非它掉到地上,掉到黑暗中,掉到未知中,掉到耻辱和死亡中,否则那颗种子永远不会发芽。但从那粒种子里,就会有大丰收,收获金黄的谷粒。这就是交换的原理。我给祂我的死亡,祂给我祂的生命。


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任丈夫吉姆22岁时写下的话:“为了得到自己不能失去的东西而付出自己不能保留的东西的人,不是傻瓜。”其实他是在转述耶稣的话:“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祂用我的软弱、我的失落、我的罪恶、我的忧愁、我的痛苦来交换我。当我们把这些交给祂的时候,祂就会给我们一些东西作为交换,这可能会喂养很多人。


我们住在新英格兰,我喜欢那里的九月和十月。我喜欢这个季节,一方面,这里有这个国家最壮观的颜色,那些枫树在秋天变成了血红色、鲑鱼色、淡紫色和难以置信的其他颜色。但是秋天的荣耀是死亡的象征,红色让我想起了血,那是死亡的象征。如果不是橡树释放了那些珍贵的小种子,那些橡子永远不会掉到地上死去,这样就不会再有橡树了,松鼠也会饿死。


你我吃的每样东西都意味着某种东西以某种方式死去了。餐桌上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们,有些东西死了,无论是玉米、小麦还是动物。所以生命源于死亡,这是宇宙的法则,也是交换的法则。


圣经中对痛苦的比喻谈到了修剪,最严厉的修剪才能结出最好的果实。烈火出真金,我已经从最深的水域中学到了我生命中最深刻的教训:向死而生。



(本文根据伊丽莎白·艾略特2019年2月的新书《Suffering Is Never for Nothing》翻译改写)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