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设计耐克,把上帝带进时尚圈(下)

[ 375 查看 / 0 回复 ]

设计耐克,把上帝带进时尚圈(下)

时尚就是成为上帝赋予的独特自己

随着“Fear of God”越来越被人熟知,洛伦佐开始吸引更多的追随者。他的成功已经为他在Instagram上赢得了超过50万的粉丝,而且他有机会与新一代有影响力的牧师合作。小里奇·威尔克森(Rich Wilkerson Jr.)牧师在一篇关于时尚的文章中说,每个人都应该做自己,都应该走出去,成为上帝赋予他们的独一无二的自己。

威尔克森牧师认为洛伦佐对时尚的态度是他作为一个基督徒对文化产生更大影响的一种方式。洛伦佐表示,名声不会转移他真正的使命。“有些人,当他们开始购买奢侈品时,他们开始穿得越来越不像他们自己。我想说的是,你可以买到奢侈品,但仍然要做你自己。”

“不仅是那些和我有着相似审美情趣的人,或者和我在同一个地方购物的人,还有一群更年轻的人开始注意到我在做什么。我感到有责任找到一种方法来接触那些年轻的人群,给他们我认为市场上缺少的东西……我看到很多孩子在商场里,他们在寻找一些毒品,也在寻找一些很酷的东西。”

虽然洛伦佐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但他不想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与名人合作上。“我不可能仅仅为了做衣服而做很酷的衣服,我需要它是有目的有意义的。”他提供给年轻人的不仅仅是服装,他想要触及年轻人的生命并激励他们。

当贾斯汀·比伯邀请洛伦佐为他在2016年的“Purpose”巡回演唱会设计商品时,洛伦佐的事业得到了很大的推动。这些商品几乎立即在全国各地的快闪店售罄。尽管洛伦佐的客户里众星云集,但他不想让名气分散他对自己使命的注意力,那就是精心设计服装,并与世界分享他的信仰。

他想利用这个品牌作为一个平台来分享他的信仰和积极向上的信息,但他知道,名气可能会分散注意力,让他的异象变得模糊。洛伦佐说:“我不想让任何人给我贴上标签,这样他们就能对自己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有所期待。”当被问起对自己成为名人有什么看法时,洛伦佐表示:“我从不希望我的职位超过我的使命。”

2016年10月,洛伦佐和他的团队来到洛杉矶市中心的贫民区,把一些最畅销的服装和鞋子送给一些无家可归的人。当媒体询问他的动机时,洛伦佐回答:“我们与Vans合作推出了75到100双这样的运动鞋,这些运动鞋原本是要送给名人和有影响力的人的。然而,我遇到的人比我的鞋子还多,我真的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每一个如此渴望得到这双鞋的人其实并不需要它们。与此同时,这双鞋的售价为100美元,但在网上转售的价格在500至700美元之间。我觉得这双鞋失去了价值和意义。”

洛伦佐想到,如果自己能给予,怎么敢把它给一个不需要它的人呢?“我在洛杉矶市中心工作。每天上班时,我都会经过这些无家可归之人住的地方,他们睡在帐篷和睡袋里。我们可以给予,却忽略了身边的人。我告诉我的员工,我们要把这些鞋子和衣服打包给需要的人。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来,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如果你认为这是自我推销,那也没什么。我认为会鼓励更多的人去做一些好事。我知道我的使命……我不想成为一家价值1亿美元的时装公司。我没有任何投资者,也没有任何合作伙伴需要我负责,如果我想把所有这些东西都拿去捐给市中心的贫民区,我可以做到。”

“终极奢侈”就是自由地顺服上帝

谈到耐克“Air Fear of God1”研发时,他说:“我本来可以做一双旧耐克鞋,但我们努力做了一些新的东西。我真正擅长的是形状和轮廓,如果我能帮助改变篮球鞋的形状,并与耐克合作推出一款新鞋,我们或许可以一起改变文化。”

洛伦佐的目标不仅仅是给名人穿名贵衣服和漂亮的运动鞋。他想用他所做的来产生影响,他想让人们知道他们所穿的高端设计的真正来源。他说:“我必须真正知道这种恩典从何而来。你很快就会迷失在这样的想法中:是你的天赋让你成功了。如果认为这是通过你自己的意志,或你自己的天赋,你能够让这些事情发生,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事实恰恰相反:这只是通过顺服而得到的。”

洛伦佐表示,他不会拿多少钱来推销“Fear of God”。说到未来时,他说,如果他发现自己被引领离开时尚行业,进入一个更高的呼召,他不会感到惊讶。“我害怕留下时尚遗产,我希望我的遗产是我如何生活,如何爱我的家庭,如何尊重我的妻子。这就是我想做的。”

当被问及如何平衡自己的信仰与创造高端产品之间的关系时,洛伦佐说:“我觉得上帝呼召我们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祂赐给了我恩赐和才能,让我能在最高的水准上表达自己,而我只是想通过服装在最高的水准上表达自己。”“Fear of God”属于高端时尚品牌,这可能意味着如果你想穿它,你就得掏钱。但洛伦佐也很乐意和其他一些生产商合作,期望产品可以便宜一些。

洛伦佐相信他被呼召是为了自由。他问道:“你在银行里存了一大笔钱,你觉得自由了吗?这就是你对自由的定义吗?”洛伦佐认为,只有顺服上帝的时候才能够真正得到自由。顺服上帝,他就可以从行业的压力和其他品牌的期望中解脱出来。这种自由为他提供了“终极奢侈”:不担心别人怎么想,他可以自由地听从上帝的命令。

“我不认为上帝需要任何东西来影响或改变文化,上帝并不一定需要一个人或一个平台。祂只是需要一个听从祂话语的人。”

“我在自由地工作,我唯一的老板(上帝)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创意总监。我可以做祂的员工。”在洛伦佐的世界里,这就是奢侈品的意义所在。

(本文成文参考了今日基督教,及Relevant、The CUT 、Com Plex、Fast Company等网站资料,在此一并致谢)

来源:境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