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这世上,需要上房揭瓦的褥子团契

[ 711 查看 / 0 回复 ]

查经路加福音5章,再一次感动于“褥子团契”。有人抬着褥子,有人被抬在褥子上,闯开人山人海,当着法利赛人和教法师的面,光天化日之下上了别人家的房顶,揭开一个洞,将褥子缒到目的地——耶稣面前。


这让我深深思想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团契”这个词。从褥子团契来看,一个团契的唯一目标是到耶稣面前;一个团契的唯一联结是爱;一个团契一往无前的动力是信心;一个团契的唯一特征是同心。


褥子团契里有几类人也很值得细细琢磨:

1、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坐在耶稣旁边;
2、许多人——围在房子周围;
3、抬褥子的人——在褥子四周;
4、被抬的人——瘫在褥子上。


法利赛人和教法师从加利利各乡村和犹太并耶路撒冷来,远道而来的他们,坐到了耶稣最近的位置,但他们的自定身份是“嘉宾”乃至“主人”,要对一个声名鹊起的木匠的儿子加以评判。房子周围的许多人,就像今天电视节目的观众,内心各有想法。抬褥子的人是瘫子的帮助者,是深爱瘫子并真心希望他病得医治的人,他们不计一切代价要将瘫子送到耶稣面前。被抬的人就是瘫子,他本人渴望到耶稣面前,顺服并信任团契的人,任由大家抬着他“上房揭瓦”并缒下,其间甚至要冒着被摔下的生命危险。


圣经对这段情节中唯一主角的描述值得注意:“主的能力与耶稣同在,使他能医治病人。”没有主的能力,耶稣就只是木匠的儿子;有了主的能力,耶稣是能医治病人的神迹成就者。人性与神性统一在耶稣身上,他体会人的所有软弱,包括死亡;他胜过人的所有软弱,包括死亡。为此,我们这些人有了盼望,我们一样可以有主的能力,我们也可以医治病人,但要仰赖一样,就是耶稣看见褥子团契时用的那个词:信心。“耶稣见他们的信心,”这个信心的结果是“你的罪赦了”。显然,一个团契的鲜活盼望是以爱为底色的信心。这让我想起另外一句话:“爱能遮掩许多的罪。”


这个记载在圣经中的褥子团契还有一个特点,非常值得我们今天的团契和教会学习,那就是真实。他们将自己在室内的关系坦然地暴露在了世人面前:在室内,抬褥子的人也是这样围在瘫子面前,爱他,照顾他,这样的关系是肢体关系。抬褥子的人需要相同的步调,相同的用力,相同的目标,而绝不能有凸显自我的心。被抬的瘫子,也要甘于被抬,被暴露,渴望被医治。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认同,接受被爱也是一种能力和素养。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注重自我张扬的时代,能够坦然接受被爱尤其困难。


所以,在一个团契中,我们要能够做抬褥子的人,也要甘心做被抬的瘫子。多数时候,抬褥子相较被抬更容易,抬褥子的人展示的是健康、有力的美好形象,这也是为何如今许多的团契和教会中,人人都争相要做那个教导和帮助人的人,被教导和被帮助的往往都是慕道友、初加入教会者。包括牧者在内的教导者从来给人树立的是“高大上”形象,他们口里也会偶尔提到自己是罪人,但他们绝不愿在团契里暴露自己的软弱和罪,因为他们需要以一贯健康的生命来服众,以维系自己服事者的“权威”。殊不知,这样的服事已然喧宾夺主。


褥子团契,不是要谁服在谁之下,而是要彼此顺服,互为爱的管道;不是要彰显谁比谁生命更好,而是亮出自己软弱的底色,相互抬着到耶稣面前寻求医治和赦罪。关于褥子团契的感动,依然有很多很多,今天的分享不过是皮毛,权当抛砖引玉,甚愿约瑟的家是一个褥子团契,即或线上线下彼此不见,但我们灵里纪念,相互扶持同行,竭力地奔向共同的一个目标——耶稣面前。


转自

约瑟的家

百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