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网

一坨臭臭,震醒了我混乱的心

[ 456 查看 / 0 回复 ]

一坨臭臭,震醒了我混乱的心
作者:海云

教导低龄的小孩,时常把“大便”叫做“臭臭”,这是既萌又委婉的称法。然而,我从不信到相信耶稣基督的转折点,却和一坨臭臭有关系,说起来很难为情。但,却是事实。


不会轻易屈服
那年夏末,我如愿升入本市最好的大学,搬进新宿舍的那一天,漫步在香樟覆盖、红砖绿树的新校园,手捧油墨飘香的入学手册和选课指导书,感觉此后四年的大学时光,将引领我走上一条追求知识、真理、价值的人生道路!

我出生在标准的无神论三口之家,父母都是工程师,为社会主义国家建设效劳,我是标准的好学生,少先队队长、共青团支书,亲戚里也只有外婆上教堂。可是,一场“风暴”撼动了我们家的无神论本质。我高三时,爸爸得了一场大病,甚至连医生也回天乏术。当时,有人给绝望中的父母传福音,软弱之中的父母就像倒在黑暗中的人,摸到了一根不知有没有用的救命稻草。于是,父母渐渐被“基督化”了,作为我家最后一个尚未“沦落”的无神论战士,我要求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科学的态度、客观的思考去认识信仰、认识真理,绝不轻易“屈服”。
入学不久,父母为我介绍了一位同校的基督徒学长,带我参加大学生团契,为了不惹父母生气,我只好阳奉阴违。在感情上,和善良有爱心的弟兄姐妹在一起,的确感受到许多关怀;在理性上,他们为我提供了一个新的世界观图景,在这个图景里有上帝、有原罪、有救赎,在我看来那是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而且几乎无懈可击。

罪?我并非拒绝认罪,也不认为自己无罪,但是如果上帝不存在,我要向谁认罪?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若“日省吾身”“知错能改”,岂非“善莫大焉”?拦阻我接受基督的并非是罪,而是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以及即使存在,是否是基督教启示的这一位,圣经的世界观是否确实。换句话说,这一切是否是真理?

可是,上帝真的存在吗?这个问题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却与我的固有信念相悖。先入为主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是那样根深蒂固,要将这座巍峨的无神论大山颠覆,等于要否定整个自我,除非取而代之的是更进步的世界观,否则,我无法说服自己。


神迹还是幸运

某天下午,寝室别无他人,我枕在自己的手肘上,回想着关于信仰的种种,从床板到天花板蚊帐围绕的咫尺空间内,仿佛进行着一场杀气腾腾、短兵相接的激斗。

我回想这段时间自己身上发生着的一些小小“奇迹”,比如特别为难的事情突然有了转机,某些在心中一闪而过的心愿得到了实现,霎时间,我也有一种得到上帝眷顾的感觉;但我转念又想,这个世界有“偶然”,有“无常”,这也可以解释为“幸运”,不是吗?

高考期间,我曾祈求过这位上帝能够保守我顺利地考上理想大学,但是真考上了之后,我立即忘了这份“恩惠”,反将其解释为我努力奋斗的一种“必然”。教会的弟兄姐妹让我感动,让我看到信仰在他们身上的作用,可以无私无畏地去爱陌生人,但我马上又想到基督教会历史上的罪迹、污点和文学作品里批判的那些虚伪、邪恶的宗教徒。我甚至涌上一股热血,想立即跳下床,推开门,去揭发这一两千年来最大的骗局,或最终用心理学专业的途经去证明关于基督、上帝、救赎、奇迹都是人的精神幻想和心理作用。


世界究竟是什么

然而,在我里面,想要信耶稣的心愿在这段时间里也有所成长,倒不是受了教会的影响,而是对周遭、对自身有了更深的思考。我内心里分明地相信这个世界的真、善、美,如同阳光那样真切。进入大学之后,我感到周遭的环境和自己都在渐渐地改变。比如从小相信“谦虚是美德”,可是为了学校里的一些机会,我发现我也学会了言过其实地吹嘘自己;又比如,过去高中教育对男女关系是那样地郑重和保守,甚至“严打”早恋,可大学里一些开放的观念也在潜移默化影响着我。我既说不出保守的对,又指不出开放的错,这一点,才最让我感到愤怒和无助——我对是非完全没有辨别,在时代的层层巨浪面前,竟然连一个站立的支点也没有!

离开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体制教育,接受大学里知识的补充和思想的冲击,看到最纯洁美好的象牙塔里的糜烂,我坚守的理想主义早已分崩离析、片片殒落,露出残酷、残缺和丑陋的嘴脸。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吗?平凡、琐碎、枯燥,充满烦扰与苦难。作为人所能做的,只是不断地去适应环境,麻木良心,放弃理想,忍耐命运,渐渐衰老直到死去吗?可为什么,我的内心分明觉得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或者“应当”是美好的,有爱,有善,有珍贵的东西,也有可盼望的快乐、幸福。可是再反过来想,如果这个世界应该是美好的,为什么又有那么多假、恶、丑?有叫我难以忍受、深恶痛绝的东西?
如果世界是黑暗的,为什么我不能认同黑暗?如果世界是光明的,为什么在我里面也会有黑暗?如果世界是灰色的,为什么生活在这灰色中的我如此焦躁不安?

想到此,我猛地坐起身,深深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发热的脑袋,再看看腕表,差不多该喝点水吃点东西,再上个厕所,准备出门赶下一堂课了。

神圣的“惊天逆转”,就在这不经意的下一刻出现了——一道“金色的霹雳”。


被设计的蹲厕器

那是一条海马般伏在蹲便器半圆形遮挡上的“臭臭”,散发着浓重的异味,以至于整个盥洗室的空气都浊臭不堪。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立即掩门而去,但是那一天,我竟发了一会儿愣。

进入大学之后,新校舍里的厕所也是我的好奇之一。那几年, “独门独户”的蹲便器开始渐渐在大城市公共设施中,代替传统的沟渠式蹲厕,可谓一场“厕所革命”。那天下午的突然闯入,站在这污秽的一幕前,我眼前仿佛看到一位无知如我的学生或许也因为不知道蹲厕朝向,所以就……啊!我突然顿悟到了蹲便器的正确用法!近两年又推出了新型马桶,增加了许多功能按钮,有时家主会在马桶旁贴一张使用说明,现在想想,为什么当年没有人在学校厕所里贴说明书呢?也许它看上去太平常自然了,所以最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它也是有设计的!

我的大脑如同分割成无数立方体,血管里澎湃着一种迎接新世界的兴奋感。

天哪!这个世界,是否也是有设计的呢?

这个念头一出,只感觉几千个问题在我的心里迎刃而解。纯洁本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样子,当人们按照设计师的初心在这个世界活动时,就呈现出快乐、智慧、美好、洁净,而当人们违背设计者的意愿时,就会造成痛苦、愚昧、丑恶、污秽。

我活在这个世界的烦闷不安正在于,我不明白它的设计;我甚至想不到也没想过,它是有设计的!

既然有设计,那必然有设计者。


寻找就寻见

史蒂芬·霍金有一本书,叫《大设计》,物理学家正在用各种理论努力去描述我们生活的宇宙,想要触摸宇宙设计背后“大设计者”的心,正如牛顿所说宇宙中那只“看不见的手”,正是“大匠人”的手。

但是,有设计的仅仅是物理意义的世界吗?道德、伦理、人文、社会……凡是牵涉人活动领域的世界是否也是有设计的呢?“人”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本身是否就是有设计的呢?正因为人不知道这个世界是被设计的,既没有大设计师的说明书,也不认识大设计师,没有按照他设计人的初心去做人、去生活,便造成了罪和混乱、苦难和悲哀。

一直抱着“世界没有上帝”观念的我,其实是迷失的;正如在厕所蹲错了方向的我,找不到对的感觉。固守己见不去改变,只是因为蹲惯了、懒惰了、将就了、双脚沉重麻木了、站起来换个角度的力量失去了。但是没有想到,当我把方向颠倒一下,从圣经的角度看世界、看自己,竟然感到从未有过的释怀、了然、清晰。自那以后,我便打开心去认识上帝。再后来的一切,就如圣经所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马太福音》7: 8)。

如今,我有时也会遇到未信主的朋友问我未信主时也问的问题,有我未信主时也有的烦恼,我却常常难以启齿自己最真实的见证。其实,那很臭的一幕给我最大的警示是,如果我不按照设计师的初心来做人,我的人生或许也会如那一幕一样污秽丑陋、浊臭不堪。

真理叫人得自由。因为进入了真理的开端才发现真理是无比丰富的,正如大设计师和他的说明书一样,是一本宏伟巨著,需要我们怀着一颗诚实的心,尽一生不断地研读,不住地寻求。

真理,就是基督。

来源:海外校园
最后编辑眼中的瞳仁 最后编辑于 2019-06-23 23:37:30
TOP